0%

【硬球】危险游戏

关键不在认识谁,而在想认识谁。


更新历史

  • 2023.01.25:完成初稿

读后感

这本书是标准的美式科普,只是包装了一个新名词,换了政坛领域的故事来佐证,属实是不符合“如无必要,勿增实体”的原则。但是如果硬要按照奥卡姆剃刀原则执行,可能 90% 的书都可以烧掉了(笑)。简单来说就是要搞定事情先要搞定人,如何搞定人,观察+行动,找准对方想要的,然后做公平的交换。

读书笔记

“硬球”是本书独创的一个寓意深刻的概念,既指政界人物为了胜出、权力和成就,而展开的讲求实际、大胆出击、不畏艰难、 “过关斩将”的竞争游戏,也指他们进行这种“硬碰硬”或者说“打硬仗”的激烈游戏时,所使用的各种巧妙有力的手段与技巧。

实际上,在任何一个领域都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原本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成功,但却终其一生都在犯一个又一个的政治错误。他们对于自己是如此眷恋、入迷,以至于彻底忽视了他们特别想对之发生影响的人们。他们不是广纳同盟,而是局限于一个人的单打独斗和孤军奋战。他们不是正面对抗或者迂回截击自己的对手,而是消极地听之任之、无所作为。在进行重大的讨价还价时,他们对细枝末节斤斤计较,结果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他们因为自身的缺陷弱点而畏首畏尾、束手无策,全然忘记了可以变不利为有利,从而扭败为胜。

一些人或许会说这些倾向都只不过是人之常情,是人性中固有的方面。但是,这些被说成为人类天性的倾向——例如,在需要向别人提出要求时瞻前顾后、优柔寡断,在面对挑战和反对时忐忑不安、一味逃避——其实是畏缩、退让的本能体现而不是领导才能的标志,说到底只不过是内心恐惧的反映。正是因为遵循这些所谓的天性,我们才自己给自己设置了陷阱。我们不断告诫自己不要出格,要低下我们的头:旧时代奴隶制的典型写照。

不论是当时还是以后的岁月,约翰逊成功的秘密就在于他有一双珠宝商一样的眼睛,可以看穿别人的自我。就像在道奇饭店时他不厌其烦地挨次向那些国会助手做自我介绍,到了50年代,这位未来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又同样热情满怀地对他的同事们表示个人的关切。即使在他身为总统之时,他也依然采用这套深入他人内心深处的方法,来争取别人支持新政以来最庞大、最具历史意义的立法计划,立法的内容包括医疗保险、民权、减税和贸易扩张,等等。对于这个一贯坚持政治零售的人来说,这些里程碑式的立法就是对他的嘉奖。当最后的胜利即将来临的时刻,约翰逊会拿出惊人的耐心和谦卑,逐个做议员们的工作。“肯尼迪总统会给五、六个人打电话,而约翰逊却会拿来19个人的名单,一个个打过去。” 众议院助手克莱格·劳普先生回忆说。这样辛苦的零售最终得到了红利:肯尼迪,这个想大干一场的批发商在国会山处处受阻,而伟大的零售商却春风得意。

关键不在认识谁,而在想认识谁。

在华盛顿像在大多数其他地方一样,营造一种职业生涯与展开一场竞选并没有什么不同。它与竞选的区别只在于听众的多寡不同。“零售”一词是对这种游戏的最恰当说明。在你向前推进的过程中,往往是一个你结交的人产生了重要影响。只要你得到他的支持,你就能夺标。

在政界和大多数其他领域,事情就是这么进行的。假如除了促使某个人将工作给你外,还有其它方法得到工作,这种好事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碰到过。林登·约翰逊在破旧的道奇饭店洗澡间里的传奇经历告诉我们,关键在于找到你的目标,然后全力以赴。

有人来找你帮忙,虽然事情在你看来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但要记住,对于对方来说,那件事情却非常重要,否则他就不会来找你了。

外行的政治家常常会犯的错误,就是对所有的人不加区别、一视同仁。而出色的政治玩家是不会犯这样迂腐的错误的。他们的眼睛总是会盯着那些真正能够促使问题解决的压力点。

现在,让我来总结一下:你是在哪个领域竞争,这一点并不重要;要想赢得各种盟友的支持,关键在于倾心关注他们的敏感点。例如,一个大学生要注意的是那个最主要的听众:教授。只要给予足够的留心,学生就能够搞清楚老师的想法和他特别关心的问题;你的课堂笔记不仅是那门课程的最佳指南,也是了解授课者本人的最佳指南。

在校园之外也同样如此。无论你在宗教和哲学上有什么偏好,你都千万不要做一个唯我主义者,也就是那种以为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存在的家伙。如果你专注于自我,你一定会失败。高明的政治家从来不让他的目光离开别人的自我。

如果你想交一个朋友,那就请他帮你一个忙。——本杰明·富兰克林

当你开口向某个人请求帮助的时候,你隐含的意思就是让别人在你身上下赌注。你争取到越多的人下赌注,你输掉的机率就越小——因而你的基本支持者网络就会进一步扩大。然而,很多人都克制自己不愿启齿请人帮忙,因为他们觉得那样做等于承认自己的弱小,他们认为坚持依靠自我才是力量的象征。这种“一切自己干”的心态,有可能是十分致命的。对于一个参与竞争的人来说,那样的心态会限制并孤立他,导致他没有同盟者。

一个人在被追求的时候总是会产生快感,高明的政治家都知道这个小秘密。他们懂得,当你向一个人提出请求时,并不等于你只是在要求他付出,你也把他想要的东西给了他:让他有了一个参与其中的机会。所以,那些四处争取资金和拉选票的候选人,其实是在向别人提供一个参与政治行动的机会,让他们成为他的成功的一部分。他做的事情就相当于让人们购买他的股票,在这个过程中他是在创建一个股东网络。

一个成功的政治家所拥有的资本,就在于他有能力接近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不仅要求他投自己一票,还要求他为自己付出他的时间、精力和财富。

人们是不会介意被别人所用的;他们介意的是不被别人重视。蒂普·奥尼尔曾经讲过一个故事,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失败的竞选经历。1934年,当时他还是波士顿大学四年级学生,就参加了坎布里奇市议会席位的竞选。选举日那天,他凑巧遇到一位女邻居,对方说她打算投他一票,虽然他并没有向她提出这样的要求。奥尼尔听了她的表白很吃惊,他说:“我在你的街对面已经住了18年,冬天在你们家路上铲过雪,夏天为你们剪过草,我觉得已经不必再向你提这样的要求了。”对方的回答让奥尼尔终生难忘:“汤姆(奥尼尔的昵称),有件事情你应该明白:人们喜欢别人求到他。”

人们喜欢自己能被别人所求——无论是要求他们出谋划策,还是提供援助,或者是对你给予任何形式的关注——都会使他们感到自己更有价值,感到自己的存在更真实。联系双方的纽带就这样得到了加固。正如你很难投票反对一个在你家沙发上睡过觉的家伙,你又怎么能打击那个你一直在为他出谋划策的家伙呢?曾在卡特总统手下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布什总统时期出任驻俄罗斯大使的罗伯特·施特劳斯,就是深谙这套招兵买马技术的一代大师。

我永远不会忘记一天晚上坐在国会山众议长办公室密室里时的情景,当时参议员鲍勃·多尔,一位在二战中失去右臂功能的人,他拿着杯子,对着咖啡壶,回过头问我是否能帮他转一下壶柄。作为政治上的对手,多尔显然是一个爱耍手腕、操纵他人的家伙。然而,每次我一想起他毫无异心地开口向我求助,就会情不自禁地对他产生一丝好感。

忠诚并不仅仅是一种美德,还是聚集政治力量的一幢大厦。我们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看到,拥有强大联盟的途径是:(1)了解他人的兴趣和愿望所在,(2)找出相应的道路建立对你有帮助的关系,以及(3)用相互支持和互惠巩固这种关系。不难看到,忠诚是这一支持网络的关键所在。

与带你来的人共舞”,这一法则还包含着两个重要推论:

第一,是你选择你的老板

当你在政界或其他领域谋求一个职位的时候,你一定要十分小心、慎而又慎。因为一旦你建立了某种忠诚关系,你就很难从中退出来。如果你不幸站错了阵营,你就会陷入霍布斯笔下那种狼狈不堪的选择(译者注:霍布斯是英国近代政治思想家,其最著名的著作是《利维坦》):要么赶快抽身、溜之大吉,要么就与某个人或某一事业一起葬送于沟壑之中,或许永远都别指望会有出头之日。

对于忠诚关系而言,最重要的是你要选对向谁效忠。一旦你上了船,你就难以做到无视船长的影响与存在了。一旦你选择了老板并为他服务,你就再也不可能拒绝他的指令和控制。

第二,最近你为我做过什么事吗?

人们之间的相互信任关系很容易被破坏殆尽,即使没有发生明目张胆的背叛行为,也有可能这样。在很多时候,人们还没有等到自己的盟友叛逃到敌人的阵营里,就早已对他们失去信任了。你去问一问任何一个职业政治家,他们都会对你说,选民们是多么爱反复无常、朝三暮四。

所以,聪明的政治家们总是不厌其烦地作出这种那种努力,来向那些支持他们的人显示自己是多么忠诚、可靠。

职业政治家会告诉我们,经常性地修补与选民的关系,对他们的政治前途是如何重要。当他们竞选公职的时候,他们就与选民们建立了一种共生共存的关系,并为长期保持这种关系而奠定了一个基调;就像他们走街串巷、挨家挨户竞选一样,他们也将在这样的基础上履行自己的职务,也就是说要回到人民中间去,向他们述职,倾听他们的呼声。尤其重要的是,要经常地、不间断地向他们表现自己的关心,从而不断地给彼此的关系注入新鲜的活力。

总是让你的敌人站在你的面前

宁愿让你的敌人站在你的帐篷内往外面撒尿,也不能让他们站在外边往帐篷里头撒尿。—林登·约翰逊

伟大的政治家们总是同他们的敌人、即使是最凶猛的敌人保持着对话和联系,而他们保持这种关系的理由也是非常充分的。首先,它能够显示一种强大的力量。当你轻松自如地同一个你恨不得要砍掉其脑袋的人闲谈的时候,没有什么比这更能使你的对手感到强烈的震撼和不安了。第二,它能够使你知己知彼。你和你的对手交流得越频繁、倾听他们的诉说越多,你就更了解他们自己的想法、他们对你的看法、他们对你这一方的看法以及他们对他们自己一方的看法,这样就更有利于你作出决策。第三,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是,也许有一天你会不得不和这个所讨厌的家伙,也就是你的敌人共事,你在这场决斗中的对手很可能是你在下一场战斗中非常重要的盟友。因此,任何一个聪明的政治家都不会关上同自己的那些敌人——即便是不共戴天的敌人——的对话与和解之门。柯克·奥唐奈是蒂普·奥尼尔长期信任的顾问,正如他所说:“你应该随时准备对话,与你的对手讲和。”

当吉米·卡特起用卡利法诺的时候,他遵循的是林登·约翰逊在任命艾德加·胡佛为联邦调查局局长的时候援用过的至理名言:“宁愿让你的敌人站在你的帐篷内往外面撒尿,也不能让他们站在外边往帐篷里头撒尿。”

但是,这位佐治亚州人却忽略了那个伟大的德克萨斯人所援用的名言中一个不可分离的的必然推论:“紧紧地拥抱你的朋友,但是你必须更紧地拥抱你的敌人——抱得他们足够紧,使得他们连移动一下都不可能。”

这一训诫不仅适用于政治,在所有的领域都是金科玉律。不论你是干什么的,如果你想雇佣最棒的人,请你务必要留意你的那些最强有力的敌人和对手。请你务必记住:才智就是才智,它不分敌友,无论你们今天的竞争是多么残酷激烈,但你永远也不要忘记,也许有一天你会需要你的敌人的帮助的。实际上,如果你不能和你的对手顺便在别的什么地方做点交易的话,这才是令人不可思议的呢。此外,雇佣你的对手还能显示你的胆量和魄力。它不仅能够增强你的名声和决断力,而且往往还能削弱你的对手的势力。

如果一个商人不能和他的竞争对手坐到一起讨论事情,那么他肯定算不上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因为他白白扔掉了一些黄金般的机会:不仅丢掉了能帮自己扩大财富的宝贵财源,也因此错失了非常有用的人际交往。在你的对手的公司里感到不自在,这并不会大大伤害你的体面:如果你连谈判桌旁边都不去,你就很难进行交易了。

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人是决不会拒绝通向对手的道路的。他们不但不会回避自己的敌人—高傲地宣称“我是不会搭理那些家伙的!”—相反,他们会重用他们:这样才能密切注视他们的企图,揣摩他们的感情并在心理上震慑住他们。特德·索伦森就见过杰克·肯尼迪是如何用这一招对付那些对他说三道四的政治评论家的。“当有人想攻击他的时候,杰克·肯尼迪总是让他的对手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他的意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