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像火箭科学家一样思考】探月

火箭科学思维要求我们保持第一天的心态,不断向黑白世界中引入色彩。我们必须不断地设计思想实验,去“探月”,证明自己的错误,与不确定性共舞,重构问题,即飞即测,并回归第一性原理。


更新历史

  • 2023.01.03:完成初稿

读后感

这本书其实是借着火箭科学把各类鸡汤又串了一次,所谓新瓶装旧酒,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但人这种健忘的动物就是需要时不时提醒一下自己,不要被自己的成功绊倒,未来还有很多挑战呢。

读书笔记

火箭科学家们要想象那些无法想象的事情,解决那些无法解决的问题。他们将失败转化为胜利,把束缚转化为优势;他们认为小事故只是可以解决的难题,而非不可逾越的账号;他们前进的动力不是盲目的信念,而是自我怀疑;他们的目标不是短期结果,而是长期突破;他们知道规则不是一成不变的,已设定的东西可以更改,他们能开辟出一条新的路径。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都会遇到复杂和陌生的问题,在没有明确指导方针且时间紧迫的情况下,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人才会享有非凡优势。

只有当我们敢于牺牲确定性答案,敢于冒险,敢于远离路灯的时候,才能真正实现突破。如果你故步自封,就不会有出人意料的发现。唯有那些领先时代之人,才敢于与伟大的未知事物共舞,并在现状中发现潜伏的危机,而不是满足于现状。

确定了什么东西真正值得警觉之后欧,你可以采取措施减轻风险,方法是从火箭科学的规则手册中调用两个规则 —— 冗余和安全边际。

宇宙飞船的设计要满足一个条件:即使出了故障,它也能正常运行,也就是“有故障而不失效”。

在看到一条清晰的道路之前,你就要开始行走。

你不应把现状试做绝对不变的,而是应该敢于大刀阔斧地改变它。你不应让其他人的愿景塑造你前进的道路,而应该放弃对这些愿景的所有忠诚。你要破解现有的假设,直至找出基本组成部分,就好像你在丛林中砍出一条道路那样。

揭露无形规则的最佳方式就是违反这些规则。第一性原理思维并不只是为了找到某种产品或实践做法的基本组成部分,并创造出新的事物;你还可以借助这种思维方式寻找内心的“原材料”,打造出新的自己。相应地,这也要求你去冒险。

简单事物的失效点较少,复杂事物更容易失效。这一原则既是适用于火箭科学,也适用于商业、计算机编程和人际关系。

削减是为了保持整体,减少是为了增加,约束是为了释放。

我们只要思考,就能取得突破性的成就。思想实验把这种向外寻求答案的做法内在化,即只向你自己和你的想象力寻求答案。

我们没有把好奇心变成常态,而是等到危机来临时才变得好奇。只有在被解雇时,我们才开始思考其他职业规划;只有我们的企业被一位年轻、斗志昂扬、充满渴望的竞争对手扰乱时,我们才会把员工召集其他,花几个小时做些“创造性思考”,但这样做只是徒劳。

思想实验就是你自己的现实扭曲立场,你自己选择的冒险游戏,你的紫色蜡笔。

要让苹果和橘子建立起关联,你必须先收集它们。你收集的东西越多样化,输出的信息就越有趣。

“探月”迫使你根据第一性原理做出判断。如果你的目标是做微小的改进,那就可以保持现状;但如果你的目标是做出 10 倍改进,就必须改变现状。探月思维使你跟你的竞争对手处于不同阵营,而且往往是完全不同的阵营,使那些老牌玩家和惯例做法落后于潮流。

“探月”的主要障碍存在于你的大脑中,而社会几十年来让你形成的条件反射,强化了这一障碍。传统观念诱使我们相信,低空飞行比振翅高飞更安全,惯性滑行比高飞更安全,小小的梦想比胸怀大志更明智。

馊主意头脑风暴!好主意和馊主意就好比是表亲,而伟大的想法就是它们的邻居。

容易做的事情往往不重要,重要的事情往往不容易做,要先搞最难的部分。


当我们不假思索地启动应答模式时,最终会去追寻那些错误的问题。当我们急于找出解决方案时,就会倾向于自己的判断,相信最初的答案,而更好的答案却被视而不见。

与创造力较低的同学相比,最具创造性的艺术专业学生在准备和探索发现阶段所花的时间更多。即使已经花时间从不同的角度来研究问题,更具创造性的人也会带着开放心态进入解决方案阶段,并随时准备对问题的最初定义进行修改。

想要找到战略,不妨问问自己:这个战术要解决什么难题?为此,你不要追寻方式方法,而要专注于原因。三条腿的着陆器是一种战术,而在火星上安全着陆是战略;恒温箱是一种战术,拯救早产儿才是战略。一旦你确定了战略,就会更容易使用不同的战术。

5 美元挑战法:学生分成几个小组,每组得到 5 美元资金。他们的目标是在两小时内尽可能多赚钱。赚钱最多的小组根本不使用这 5 美元。他们意识到,这 5 美元是一种分散他们注意力、毫无价值的资源。他们忽略这 5 美元,从更广泛的角度重构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从一无所有起步,能够做些什么来赚钱呢?”

我们可以采用一种极其有效的方法重构问题,即接受一个想法,然后把它倒过来想。

容易摘的果子早就被人摘完了。你无法通过抄袭来击败比你强大的竞争对手,但你可以做截然相反的事情来打败他们。

不要采用惯常的做法或行业标准,而要重构问题。问问自己:如果我反着来呢?

在得到所有证据之前,千万不要推理,否则将会犯下严重错误。人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扭曲事实来适应理论,而不是用理论来适应事实。

当我们以假设打头阵,带着脑海中闪现的第一个想法去做事情时,这个假设更容易成为我们的主任。它使我们的思维固化,对周围的其他选项视而不见。为了确保你不会爱上单一假设,请多制造几个假设。在理想情况下,你孕育出来的假设应该相互矛盾。

在正确的测试中,你的目标不算是发现所有可以顺利进行下去的东西,而是发现一切有可能出错的东西,并找到极限点。确定物体极限点的最佳方法是破坏这个物体。

“快速失败”这个口号不适用于火箭科学。我们不能为了尽快失败,就带着一枚问题多多的火箭匆匆前往发射台,因为每一次失败都会带来金钱和生命的损失,代价及其高昂。

绝望让人开始学习,而学习把绝望变成令人兴奋的事物。只要具有成长心态,即使爆炸事故越来越多,工作越来越辛苦,困难开始显得不可逾越,你也能保持前进的势头。

这就是你改变世界的方式 —— 一次解决一个问题。

你的目标应该是专注于自己能够控制的变量,即时输入,而不是关注双输出。你应该问自己:“什么问题导致了此次失败?”如果输入需要修正,那就修正它们。但是这个问题还不够,你还得问自己,“在这次失败中,哪些事情时做对的?”好的决定即使导致了失败,你也应该保留这些决定。

与战胜失败相比,战胜成功可能更加困难。

挑战者号和哥伦比亚号事故提醒我们,成功的常规化可能预示着未来大祸将至。研究表明,成功和自满是相伴相生的。我们取得成功的时候,就不再突破原有界限,舒适的现状给我们安装了一块天花板,我们的边界不断缩小,而不是继续延伸。

未遂事故是一个丰富的数据来源,原因很简单:它们发生的频率远远高于真正的事故,而它们造成的损失也要低得多。通过审视未遂事故,你可以收集一些关键数据,同时不必承担失败带来的损失。

杀死一个坏人,往往会导致更坏的人出现。在解决最明显问题的成因时,我们开启了一个达尔文式优胜劣汰的过程,创造出一种更阴险的害虫。当害虫卷土重来时,我们使用同样的农药,增加剂量,却惊讶地发现农药已经没有任何效果。

火箭科学思维要求我们保持第一天的心态,不断向黑白世界中引入色彩。我们必须不断地设计思想实验,去“探月”,证明自己的错误,与不确定性共舞,重构问题,即飞即测,并回归第一性原理。

我们必须继续走在杳无人迹的道路上,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在狂野的天空中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