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手】大清擂台上的权力游戏

清朝的史料很多,解读的角度也很多,但这样以“对手”为线索,把不同人物串起来的写法,我觉得很有意思。


更新历史

  • 2022.03.21:整理并完成初稿

读后感

历史大舞台,你唱罢来我登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如果你想要了解清朝名人的各种小故事,那么这本书不可错过,挺有意思。需要注意,本书中的人物,和大部分人的认知是不一样的,可惜绝大部分是坏的不一样(电视剧里演得太好了,实际上拉胯得多)。

读书笔记

  • 中国的这个地势是:一过长江一马平川,可以直捣两湖、进入西南,这样的话,中华帝国这个权力中心在统治这个国家的时候,可以直接俯冲到海边,绝不允许南方出现一个独立的权力中心。所以在这个帝国的统治之下,国境之内是不会有权力中心出现的,要出现只能在东北,在权力鞭长莫及的地方,比方说大清帝国就是在辽东龙兴。但尽管如此,辽东的一支小武装力量想摧毁这么一个庞大的大明帝国,在逻辑上讲是不成立的,也是不可能的。
  • 当李自成和崇祯皇帝两个人的人生性格形成之后,就以辽阔的大明帝国为舞台,展开了剧烈的冲突。这种冲突,表现在李自成尽其可能地履行一个破坏者的使命,他的人生哲学是一切都是镜花水月,都是靠不住的,能吃的赶紧吃掉,能喝的赶紧喝掉,能用的赶紧用掉,因为今天你不吃不喝不用,明天就没了。他幼年的成长经历切切实实地这么告诉他。当他的性格弥扩到整个帝国的时候,他行使的是对帝国经济的彻底摧毁。
  • 东北有一道名菜叫锅包肉,传说这道菜就是努尔哈赤所创,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当地一个富户人家办宴,努尔哈赤去帮忙,现场做了这么一道锅包肉之后,四座客人都很吃惊,而这户主人当即把努尔哈赤叫过来,询问姓名之后,就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努尔哈赤。这样的话努尔哈赤成家了,有了妻室。 听起来只是一道菜就把女儿嫁过去,好像是有点不太慎重,但实际上你要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作为一个男人他每天所从事的是打猎,观看士兵的演习操练,在这个过程中,当他走进厨房的时候,他能突发奇想,凭空烧出一道从来没有过的菜来,这表明了什么?表明了他的一种很强的思维整合能力及对细节的把握和掌握能力,你想吧,做这么一道菜可能对厨师来讲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他每天研究这个,可是努尔哈赤他不是每天研究这个,那么他为什么能做出这道菜,因为他的性格精细善于观察细节,也善于在细节上做出文章来,正是这个特点,构成了努尔哈赤与其他人的本质不同。 努尔哈赤在处理事情的精细方面,有着过人的能力和技巧,正是因为有这个能力,作为普通平民的他才能够受到李成梁的赏识,能够跟李成梁的儿子结拜为兄弟,所有这一些都证明了他情商必然很高,善于和人打交道。如果他不是善于和人打交道,我们无法想象一个总兵的儿子会跟他结交。正是因为有这么一种特点,所以注定了努尔哈赤会崛起。历史上向来把努尔哈赤的成功说成是因为他的智商高,什么英明神武之类的,但实际上不是,都是他过人的情商在起作用。
  • 李成梁镇守了辽东三十年,每当他取得一次空前的胜利的时候,帝国都会给他一种特殊的奖赏,什么奖赏?撤销一切职务。为什么呢?因为此时明帝国的管理已经涣散了,他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奖赏,而李成梁不断立功,拿什么奖赏你?只能把你撤了,然后回头再恢复你的职位,这就算奖赏了。 这一次李成梁没有扛过去,他老了,已经九十多岁了。当他死后,辽东一时之间群龙无首,就出现了权力的真空。
  • 细数努尔哈赤的一生征战,他只有两个口号,第一个口号是为父报仇,第二个口号是给我女人,不给女人他就跟你没完。当战事持续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努尔哈赤的势力已经相当强大了,他拥有一万多名战士了。这时努尔哈赤另一个天才的军事思想出现了——这个军事思想被史学家阎崇年先生推崇为努尔哈赤对人类文明的贡献,这就是胡扯了——努尔哈赤缔造了八旗帝国。
  • 为了打造一个盲目的、没有目标的军事集团,对自己的亲弟弟、亲儿子、亲侄子这样下手,这就是一条残酷的帝王之路。如果没有这个过程,那么就没有八旗,没有后金,也没有大清。要出现一个像努尔哈赤这样残忍的人,这概率是很低的。但这个人一旦出现,就标志着大明帝国有克星了。 我们无法想象一个人能够对他的儿子下手,对他的弟弟下手,对他的侄子下手,而努尔哈赤能做出这一切。这就是为什么说努尔哈赤是天才原始人。就是说,努尔哈赤的脑子里没有别人,什么兄弟、儿子,什么侄子,一切都是浮云,他心中想的只有一个东西:我。任何人跟我对抗都是我所不能容忍的,任何人对我的挑衅都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 这里有一个规律,就是政治目标一旦压过了亲情,它必然是邪恶的。 这话什么意思呢?就是军事暴力必须以保护自己的亲族家人为目的,为了保护我们的家人,我们拿起武器去抵御强暴;但是如果我们拿起武器,目标却是家人,这就已经是邪恶的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权力的规律就是邪恶的。
  • 同样的问题,我们在前面已经提过了: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不是别人?我们在前面讲过,李自成的经历使他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社会人格,他认为什么都是水中月、镜中花,东西吃完就没有了,人格上以破坏为主,但为什么皇太极没有形成以破坏为主的人格?崇祯皇帝由于幼年生活在悲惨的境遇中,结果形成了老鼠人格,为什么皇太极没有形成老鼠人格?关键在于皇太极拥有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叫自我拯救能力。如果比较崇祯皇帝、皇太极和李自成这三个人,观察他们每个人的志向,我们会发现: 崇祯皇帝早年唯一的志向是活下来,等到迫不得已要他去拯救一个国家的时候,他完全没有这个能力;李自成的志向也很简单,就是吃吃喝喝、搞搞破坏就行了,从来也没有产生过其他想法,当然他不需要为此负责,因为他成功地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而皇太极,他的志向是要拯救天下苍生。 正是因为这种信念,他拥有一种非常可怕的权谋天赋。
  • 皇太极为他的三个兄长设置权力陷阱的整个过程中,他都是光明磊落的,他都是问心无愧的,他没有一点鸡鸣狗盗之意,他想的就是:那边大明帝国已经崩摧了,我们必须打造出一个高品质的道德平台去承载它。正因为有这种想法,所以他的这种崇高的思想和理念,促使他战胜了他的兄长们。而他那三个兄长则还是原始人,拥有原始人的思维,无法接受这一先进文化,所以被历史淘汰了。也就是说,在这一路对手之中,促成皇太极取胜和他三个兄长出局的,是一个宏大的理想,或者说是一个宏大的社会构思。这个宏大的社会构思成全了皇太极,也铸成了今天的历史,而其他三人则依然是原始人思维,没有这种宏大构思,因此他们被历史所淘汰。
  • 到了康熙十六岁这一年,鳌拜的政治价值就已经利用尽了。这时正是考验一个政治家良知的时候,即考验康熙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头权力动物。此时的康熙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他还无法做出选择。而太皇太后孝庄,她却是一头地地道道的雌性权力动物。她提出来无论如何要铲除鳌拜。理由是什么?鳌拜太忠诚。因为你忠诚才能打掉你,你不忠诚你早跑了,上哪儿打你去。 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帝王的权力秘密:如果你想事业小有所成,那么你需要朋友;如果你想事业大有所成,那么你需要敌人。 可是康熙是皇帝,谁敢做他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敌人,就要制造敌人。之所以选择鳌拜,就因为他是最趁手的敌人:他没有防备,他忠心,铲除他,他也不敢有任何怨言,他也明白这个政治游戏、这个规则的万恶之处。 就是在这种规则之下,康熙做出了一个丧尽天良的勾当:把鳌拜铲除掉了。
  • 吴三桂不幸沦为这个政治权力的牺牲品,当杀人的刀子奔他去的时候,他已经躲无可躲了,只能被迫起兵。吴三桂的叛乱是清史康熙朝的一件大事,这次叛乱基本上彻底搅乱了康熙的天下。实事求是地说,在军事实力的对峙上,康熙是不成熟的,不是吴三桂的对手。但是康熙有年龄优势,他年轻着呢。康熙之所以选择吴三桂做对手,也是精心算过他的年龄的——我算算你还能活几天,估计你活不了几天了,那我就这几天欺负你,把你打成坏蛋;你反抗了正好可以指责你是坏蛋,你不是坏蛋你反抗什么?等到你反抗的时候,我出动兵马把你活活地耗死。
  • 可以说,康熙皇帝这一辈子,过着说了不算、出尔反尔的愉快生活。正是因为他说了不算,才没法跟他斗,因为你永远无法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 这就是历史,但它不是民众心目中的史实解读。 民众心目中的解读是这样的:康熙是一个英明神武的皇帝,鳌拜是一个奸臣,吴三桂那更是一个大汉奸。 当这三个定语记录于历史,康熙的政治定位确定之后,整个历史就没有了,剩下来的只有空洞的政治符号。 但是通过康熙与鳌拜、康熙与吴三桂这一系列的争斗,可以告诉我们这样一个规律:人或人性,是没有是非善恶的,导致人性趋于恶的只有一样东西——权力。
  • 看你不顺眼就给你戴上大铁枷,这折射出雍正皇帝一个鲜明的管理风格。用一句话来形容雍正的话,他就是一台贪官制造机器。雍正曾制定了一项政策,被二月河等作家热烈吹捧,阎崇年等人更是不断讴歌,他的这个政策叫耗羡归公。 大清帝国立国以来,官员的薪水是非常微薄的,根本不够养家,而且一个官员还要有幕僚、师爷等人,这些人的薪俸也都是官员自己付钱。那么官员的这些钱从哪儿来?只能靠收取贿赂。所以当时清朝送礼,有各种名称,有叫炭敬,有叫冰敬。天热了,给你送一份礼,这叫炭敬;天冷了,给你送份礼,这叫冰敬。官员们就凭着这些送的礼补给薪水,这就是受贿,它已经制度化了。雍正登基之后,对此深表不满。于是他想出来一个非常奇怪的主意:他先划了一条线,他认为一个知县每年大概能收到五万两银子,一个知府每年大概能收到十万两银子,一个巡抚每年大概能收到二十万两银子。那么就规定:知县每年要向朝廷缴纳五万两银子,州官每年要缴纳十万两银子,巡抚每年要缴纳二十万两。这个政策合理不合理呢?别忘了世上还有傻官、不会捞的官,包括清官。如果你恰好是清官,你没有银子上交,怎么办呢?太简单了,就拿你当贪官铲除掉。所以如果你足够聪明,就去老百姓那儿搜刮。假如你是个县官,从老百姓那儿抢十万两,你上交五万两,自己还剩五万两。
  • 雍正的这个政策是地地道道的逼官为匪的政策,他把国家的官员当成了小土匪,而官员们也都以一个土匪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这使得雍正时期国库中的存银数量翻了几十倍;正是因为翻了几十倍,雍正才被史学家热情讴歌,认为他治理国家有方。可是从老百姓那儿抢钱也算好事?这类史学家脑子糊涂至极。
  • 为什么雍正会干出这种事呢?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的认知是有障碍的,他骨子里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是个好人,这导致了他在做一切坏事的时候,都会理直气壮地给别人脸上贴一个坏人的标签。比方说对曹家罚俸这件事,是没有理由也没有罪名的,可雍正的看法不是这样的,他认为曹家都是坏人,现在只是罚一点钱,已经是天大的恩德,曹家应该跪下来感激而不应该对此有异议。 雍正的这种奇特性格,构成了一段古怪的历史,可以说中国的历史上最奇特的时期就是雍正这一段了。有一部书叫《雍正剑侠图》,这部书的产生就与雍正掌握的一个秘密的特务机构有关。这个特务机构被称为血滴子,史书上对这个特务机构是有一些记载的,但最吸引人的还是野史的记载。
  • 乾隆也是一个原始人,他原始在什么地方?原始在他对这个社会的认知上。他不认为这个社会的规则是跟他无关的,是客观的,他认为他就是这个社会的中心,一切都是围绕着他转的。
  • 先说爷爷康熙,前面已经讲过,康熙是活活地冤死了鳌拜,他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是在做坏事,可是他乐此不倦,他知道自己是个坏人。 乾隆他恰恰也是这样一个人,他知道自己是个坏人,也一直在做坏事。唯独夹在中间的雍正,他也是个坏人,但他不知道自己是个坏人,他把自己做的坏事到处张扬,说你看我好到什么程度,结果漏底了,让人发现他不是个好人,这样他就不是明君了,也没有盛世了。 康熙和乾隆知道自己在做坏事的同时,还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封禁民间舆论:不许讨论,不许说,只许你歌颂。凡是稍有一点对他忌谤的文字,就立即灭门。这样就导致了信息传播的断绝,导致了真相被颠覆,凡是能说出真相的人都被杀光了,剩下的全是糊涂虫,这些糊涂虫是喊着明君、喊着盛世才存活下来的。到今天为止,还是有很多史学家在热情洋溢地讴歌康熙,讴歌他是如何智谋果敢地铲除鳌拜的,唯独不提后来给鳌拜平反的事。许多史学家讴歌乾隆,但却从来不提乾隆这种鲜明的主政风格
  • 乾隆本人是一个非常搞笑的诗人,他一生写了四万三千多首诗,基本上每天都在写诗,可是今天谁能背出乾隆的一首诗呢?他写的诗在数量上超过李白好几倍,可是随便拉一个中国人都能背出李白的几首诗,却背不出乾隆的一首。原因何在呢?一个是帝王诗,一个是真正的文学作品。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即乾隆并不了解文学的概念,他只是喜欢卖弄,认为自己很在行。他在世时他写了四万多首诗,每一首诗都赢得山呼海应,所有人都在欢呼:陛下圣明,陛下的诗写得太好了!这种无知炫耀,就是一种典型的原始人心态,他认为自己已经了解了一切,如果你要说他没了解,原始人可要发火了。
  • 前面讲清帝国的开基皇帝努尔哈赤是一个情商高到了吓人的人,同样,和珅也拥有普通人无法比拟的情商和智商,至少他知道乾隆皇帝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管理者。换句话说,如果你想管理好上司,那么你就必须要了解你的上司需要一个什么人来管理他。所有的大臣在乾隆面前都是忍气吞声说不上话。乾隆曾说过一句话:本朝没有奸臣也没有名臣。什么意思呢? 本朝只有我乾隆,你们只是给我办事的小奴才。正是这句话导致了刘墉这些人的人生悲剧,因为不需要名臣。而且乾隆明确地禁止百姓给官员送万民伞或者敬仰某位官员,如果某位官员赢得了民心,就说明没有听进去皇上的话——民心只能归于皇上。
  • 和珅的情商高于乾隆,他的智商也高于乾隆,这是上司管理学的一个基本要领。如果你的情商低于上司,那你趁早住手。上司管理学的最基本技巧,第一条是你得知道你上司的心理欲求是什么。是欲求不是需求,需求是简单的,但欲求是难以捕捉的。第二条是你的情商必须足够高,至少比你的上司要高,低了是不行的。第三条是你的智商必须足够用。这几条之中,如果差了一条,那么就只存在上司管理你的学问,绝不存在你如何管理上司的技巧。
  • 我们都知道,中华帝国是一个权力帝国。权力的来源是什么?有三个:第一是暴力,这是中国人最熟悉的模式,中华帝国几千年权力的法统来源都是暴力。第二是资本,也就是钱。有钱就有权力,这是中国人所陌生的,而且是极端厌恶的,也是暴力权力的永恒敌人。资本的观念和权力的观念,是完全对冲的,这也是鸦片战争的内在逻辑,为什么会有鸦片战争?因为资本妖魔化,或者权力不允许。那么资本的观念是什么?资本的观念是平等的。刚才说了有钱就有权力,那么平等何在呢?平等的意义就在于,你有一块钱和一个乞丐有一块钱,它们的价值是等同的,这就叫平等。而扩张中的大英帝国所遵循的就是这套资本逻辑。权力的第三种来源是知识和思想,但它仍然是一个美妙的乌托邦,是未来的愿景。
  • 这是两种文明的冲突,一种是权力文明,一种是资本文明。权力文明的规则是否定人的能力,否定人的努力,完全以社会等级鉴定高下——你生下来是个贱民,就一辈子是个贱民,你想通过读书或者通过财富改变命运,那么你就随时有可能遭到社会的报复。而资本文明则是一种平等的文明,为什么它是平等的文明?因为它要做生意,它必须保证一种平等状态,生意才能交易,不平等这生意没法做。这场文化的冲突,隐含的是我们中国历史将近三千多年来的一个文化失败,即权力文化的失败。在权力文化下,中国人绝大多数都已经成为了权力动物
  • 洪秀全建立的国号,历史课本上总是称为太平天国,其实不对,他的国号全称是“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国”,前面的六个字省略不得,这六个字是关于所有权的主张。太平天国是谁的?是天父耶和华的,是天兄耶稣的,是天王洪秀全的,跟任何一个老百姓都无关。有关无关先甭管,但是他已经成立了一个空前强大的神权帝国,这一帝国已经跟清帝国形成了一个最基本的对峙。而且当时清帝国正是咸丰皇帝执政,整个国家趋于崩溃的边缘,无力与之对抗。 天王洪秀全为什么成功得那么快?他认为他是耶稣的弟弟,是耶和华的小儿子,难道就凭这一点,他就能成功吗?真正的成功的秘密,不是来自于洪秀全,而是来自于他的手下,一个名叫杨秀清的人。
  • 他把每一家的老人、孩子、妇女都视为人质,把年轻人都送上战场,这是洪秀全早期的战术。这种战术是空前的恐怖,恐怖到什么程度了?所有的人在战场上都奋不顾身。为什么不顾性命?你死了,你留在后方的妻子孩子有可能得到一个好的待遇,而如果你稍有退缩,太平天国的惩罚措施是非常恐怖的,点天灯是太平天国最喜欢干的事情。正是因为将每一个独立的社会单元拆散进行重组,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建立了一种全新的社会组织。在这个组织里,儿子要管父亲叫哥,女儿要管母亲叫姐,所有的人都奉洪天王号令,成为他的奴隶,这样他就获得了空前强大的战斗力。
  • 洪火秀成功了。从社会规律和历史规律上看,已经无人能与他形成抗衡了,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中华儒家文化的千年俊杰之士曾国藩又横空出世了。在中国历史上,有无数次的邪教搞群体事件,基本上每一次都被儒家文化击溃,这一次也不例外。
  • 当我们探讨为什么曾国藩能够战胜洪秀全,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曾国藩掌握了儒家思想的精髓——打开门户,广纳吸博。曾国藩能够接受西方的自由思想,也能接受西方的科学思想。而洪秀全脑子里未曾有一天想过这些问题,他想的问题很简单,临幸美女,吃油炸蜈蚣,除此以外没考虑过其他事情。
  • 在曾国藩的日记中,他留下了对人生和世界规律的深刻解读。曾国藩认为,一个人一生事业的成功与否,百分之三十靠个人的能力,百分之七十靠运气。什么叫百分之七十靠运气?意思是说,那百分之七十是掌握在别人手里的,别人不支持你,你这百分之三十就无以立足;别人如果支持你,你即使不足百分之三十也能得到弥补。所以曾国藩一生都在精研如何与人合作。
  • 最后孙袁双方达成了一个秘密协议,这个协议是以北洋的一个战略布局为核心——划江而治,凡是江南没有独立的省份,必须马上独立,必须要宣布革命;凡是江北已经革命的省份,必须放弃革命。即形成了南革命、北皇统的局势,这中间凸显的是北洋武人的绝对实力。袁世凯借助北洋的武力,结束了大清帝国的统治。清帝国就是在袁世凯的手中,走向了它的末日,而袁世凯本人,也成为了中华民国的首任大总统。 但是,在这个革命的时代,革命是有始而无终的。当袁世凯走上大总统座位后,他发现,他面临着一个以天下人为敌的险要之势。孙中山前后发起了二次革命、护国战争,所有这些都是在日本军人的鼎力支持之下,对中国本土政权的一次清算。袁世凯顶了几年,最终上了日本人的套,踏上了称帝之路。他的这一次倒退行为,为这段历史画上了一个句号,这个句号就是:结束帝国的人,他终将为革命所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