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周 - 君是山

君是君,山归山。明月石上,流连琴声晚。水千尺,双扶摇,倒影船。


更新历史

  • 2017.06.09: 完成初稿

一整周的晴空万里一扫之前的阴霾,让人心旷神怡。还记得多年前在五道口过街通道中透过玻璃看到的蓝天,大约北方的天空就是和南方的有些不同吧。

如果把时间倒回到 09 年,那天的我终于考完了最后一科 - 物理,也标志着我在执信的生活要划上一个句号了。我一直觉得执信给我的不仅仅是三年高中,而是一群志同道合同时又充满灵性的朋友,让我得以真正开始自己的人生。但我未曾想过的是,高考那年,直到今天仍旧以各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影响着我,改变着我。

我还清楚得记得中考的时候妈妈跟我说过,华附有全省招生的班,里面可汇聚着全广东最厉害的学生(那时候华附是全省招生,而执信只限于广州市)。我当时想着『我才不要到压力那么大的地方去呢』,便带着所有的憧憬来到了执信(这里得插一句,那年中考我的总分是广州市的第 35 名,所以理论上我想去哪就去哪)。

而如今,我遇到一个人,我来自执信她来自华附,我学物理她学化学,我们同年高考,她比我高一分。我们都去了中山大学,甚至也许在明德园到至善园的路上擦肩而过,毕业后兜兜转转最后此时此刻在深圳相遇。我不禁想引用来自漳州大儿童的一名小朋友的诗(并画蛇添足):

天空喜欢收集阳光,时钟喜欢收集数字,插座喜欢收集电,而我喜欢收集你。

很多事情是第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比如说有没有灵性。就像前面三句出自小朋友之手的诗歌,只要看一眼,就能意识到孩子观察世界的角度与表达方式是多么有趣。天空与阳光,时钟与数字,插座与电,居然能用『收集』来联系到一起,仿佛透过文字都能看到那颗打量世界的好奇心。

但很多事情是很难第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比如说识人。不同的人生像环绕的年轮与无言的大地,要细细品慢慢看才能琢磨一二。童年与成长,少年与叛逆,青年与选择,又如何能够在惊鸿一瞥之间一目了然呢?我们都想遇到另一个自己,却在不断的找寻中,发现这真的是太难了,太需要坚持,太需要努力,太需要缘分。没有坚持,路走不长;没有努力,路走不远;没有缘分,路走不到一起。

我开始感谢自己这些年来的写作,不但给了我自己一个跟过去对话的机会,也给了懂我的人一个参与我过去的机会。当我读着她五六年前的文字,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青葱激扬。我们的人生与记忆得以通过文字在更长的时间维度中交织,原来,我们已经认识那么久了。

我们一起跟弗洛姆探讨过爱的艺术,一起了解过上帝如何掷骰子,一起见证了一九八四的故事,一起等怪物来敲门,一起拯救今天拯救世界,一起狩猎鬼王,一起沐浴皎洁月色,一起喂蚊子。

终于能高兴的告诉自己,一个死理性派的人化,完成了。

最后照例还是要提一下工作,这段时间我的主要经历是设计和搭建深度学习平台,能够有机会仔细去琢磨一个问题,而且是在时代最前沿的还没有所谓最佳解答的问题,其实是特别幸运的事情。得跟其他所有敢于突破的探险家一样,跳出思维的桎梏,用全新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所谓全新的方式,并不是说可以把原来的东西都抛诸脑后,把相关的文档,前人的积累捋清楚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只有掌握了来龙去脉,遇到问题的时候才能对症下药,不然直接就上手做,反而欲速则不达。我的经验是项目开始的时候一定要慢,前面构思和调研的越清楚,后面走的弯路就越少。目的有多明确,项目就能做到多好,越是根基,越要慢,越要打好。

觉得自己很幸运,要更加努力,去配得上这份幸运。

君是山,山若水,飞雾流烟不懂琴声泪。情喝不干,一生长一梦短,相知不为红粉,相约只为来生再伴随。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