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周 - 老楼

薄雾银霜染琉璃,未名流月光。湖光摇曳漾塘湾,涟漪映竹窗。


更新历史

  • 2017.03.04 完成初稿

在家休息了这么久,终于重新开始工作了。因为离职手续办理需要时间,严格来说我只休息了两周(但实际上是一个多月)。如果说之前工作的大半年让我明白了自己能够做到什么,那么这两周的走走停停则让我更加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新大楼,新环境,新同事,新工作,我不在有去年刚走上社会时的不知所措。知道自己在哪里,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剩下的就是坚持走下去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蛰伏期,厚积薄发,在更加紧张刺激的环境中快速成长。

让我不解的是,刚开始上班的前几天,并没有所谓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反而状态平平,不算糟糕,但称不上好。经历了几天走路上下班之后,我意识到想要治标治本,可能换个环境。

之前从公司帮忙租的房间里搬出来是因为离职了要退房,就暂且在同事刚好空出来的房间住着。离新公司还是不近不远的四公里多,地铁一个站但是要走的路很长,所以权衡一下还不如跑步呢。跑步二十多分钟意味着走路要五十多分钟,虽然可以穿过深大,但还有有尘土飞扬的一两公里,让我非常纠结。

那么,为什么不住到公司附近呢?当初是想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开一点,但是现在意识到对于我来说,工作和生活并不需要过分取舍,随心而动顺其自然即可。离公司近,每天不但可以省下来两个多小时,还可以告别外卖和快餐,按照自己的喜好和需求自由定制,甚至还可以直接租个一居室,从此拥有自己的窝!

最初的念头其实来源于我在等电梯时想出来的一段话:

Everybody can get something done sometime. Somebody can get everything done sometime. Somebody can get something done every time. But nobody can get everything done every time. So choose your type of somebody.

一旦有这样的念头,就很难按捺住 just do it 的心情。周二入职、周四联系中介、周五看房签约、周六搬进新窝,简直比旋风冲锋龙卷风还要简单粗暴。一居室,自如(大家有租房需求可以找我推荐啊哈哈),离公司两百米。我是第一个房客,一天去三四五个超市收八九十个包裹,总算有了自己的锅碗瓢盆,像个家的样子了。

这些年一直在以游子的身心漂泊,从未想到自己对『定』下来有如此的渴望。我才意识到为什么我大多数创造性的工作都是在广州家中完成的,对我来说,只有心定,反而才有创造力。在纷繁变化的乱世中,光是保持平衡就用掉了太多的精力,灵感可能还来不及敲我的门,就被吓跑了。

唯一的例外是在匹兹堡的日子,虽然我住在帐篷里,大部分工作都是在用纸盒和小桌子搭成的『大桌子』上完成的,但去超市买菜,看路上花开花落,在家里做饭理发,日子很简单,却很有生活的气息。所以我想把『匹兹堡模式』搬到深圳来,自己买菜做饭,重新找回生活的主动权。我需要稳定规律的生活节奏,用一句话说就是:

Life is short. Time is hot. So I need dynamic programming.

接下来说说工作好了,在创业公司的感觉正如我之前预想得那样,很适合我。一切皆有可能,路和脚步都是自己的,或者说世上本没有路,通向远方的,都可以是路。好处在于没有什么历史包袱,我可以成为任何我想要成为的角色。坏处在于对于不太习惯自己找事儿做的人来说,可能这种状况就意味着不知所措了。记得之前 David 教授(注:我在 CMU 的英语老师)跟我提过,大意是好的公司是不会招那些只会执行命令的人的(当然这里不要咬文嚼字,理解意思为主),因为如果每个人都是这样,那要找多少管理者,这样就是不健康的。现在想想,还真的是这个理儿。相信在住处安定之后,我可以尽情释放自己的技能了(请打开『无限火力』模式)。

生活上,最近为了完成月底的体重达标计划,重新开始跳 Insanity 系列了,很辛苦,但是能够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被调动起来,这样就值回票价了。另外我意识到了自己存在的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由于长时间对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有的时候对于身边的朋友反而也会有很高的要求,一旦达不到,便很容易出口伤人。但奇怪的是,我对陌生人更多时候是带着更多宽容的。这样不好,即使他们是关心我爱护我的人,我更应该在他们身上多花时间,多一些耐心与宽容,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而不是遇到没有达到自己标准的,就随意伤害别人。

接下来希望开个新栏目,每周尝试做一个新菜,这样一年下来我就可以做两大桌菜啦。

南窗晚风送白驹,时日吹过隙。过眼云烟挽别离,回忆追莫及。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