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线无战事】读书笔记

岁月轮回、时光荏冉,可对于我它又能带走些什么呢?


更新历史

  • 2017.02.23: 完成初稿

西线无战事

  • 西线无战事 是他在一九二七年下半年利用业余晚上时间花六个星期完成的,小说一问世便引起了许多国家的轰动。而雷马克也也从此成为一名世界闻名的传奇作家。但到一九三〇年以后,纳粹分子便开始对他进行迫害。雷马克便离开德国,一九四七年入美国籍,一九四五年移居瑞士。一九七。年九月二十五日病逝于瑞士洛迦诺,终年七十二岁。
  • 雷马克一生共创作十一部长篇小说包括《归来》、《凯旋门》、《生命的火星》等等,而《西线无战事》既是他的成名作同样也是他的代表作。和其他作品一样,《西线无战事》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部自传小说。作品主人公保罗·薄依慕和同班同学阿尔贝特·克络普、米罗、罗尔在校长坎通列克的沙文主义煽动下报名参加了志愿兵。在部队,他们又跟锁匠恰德、泥煤工海依、农民德特林以及斯坦尼斯劳斯·克托辛斯基结成好友。小说就写这八个普通士兵在西线战壕的生活和感受。全书十二章,可独立成篇又可综合成文。大体上可分三个部分和一段插曲,第一部分(第一章至第六章)叙述士兵前线及后方生活。第二部分(第七章,全书最长一章)写他们邂逅法国姑娘,对战后爱的渴望以及休假时的种种隔阖。(第八章)接着是一段插曲,写保罗看守俄国战俘时的各种联想。第三部分(第九章至十二章)依次交待了几个主要人物的结局。最后和平来临时主人公薄依慕也倒下死去了。   全书着重描绘了战争的残酷和恐怖,作者笔下既没有堂皇的军容,也没有壮丽的场面,有的只是毒雾硝烟,断肢残骸,以及战壕中的血泊,墙壁上的脑浆,树枝间的肠脏。让人读了如临其境,却充满了对战争的恐惧与憎恶。   总的说来该书气势恢弘、风格鲜明、构思井然,有其独到的艺术价值。
  • 本书既不是对战争的控诉,也不是内心的自白,仅仅想以此告知后人曾经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在罪恶的硝烟中苟延残喘着,却最终还是静静地倒下了。
  • 而我们这些才十八岁的毛头小伙,本把他们的观念知识看成是真心信赖的东西,看成是我们日趋成熟走向工作、生活、职责的进步的指导者,贝姆的死使那些泡沫最终破灭了。我们认识到我们这些人比起他们来更为正直,而他们只能去不停地空洞地叫喊和发出虚伪圆滑的声音。在硝烟炮火中他们教育的世界观彻底崩溃了。   我们在不停地一天天地向死亡靠近,而他们却仍然在写,在说。我们对死的恐惧与日俱增,尽管他们照旧在说,国家是最重要的。我们畏惧死亡,但我们却更忠于我们的祖国,从来不会背叛她,不管她。在英勇作战中我们学会观察认识问题,认清了他们的所指的世界的虚无,但对孤独的恐惧也日益强烈了。
  • 十个星期的军事训练是对经历了十年学生时代教育的重新塑造。我们明白了一颗明亮的纽扣要超过四卷叔本华的意义。起先是惊奇和懊恼,或无所谓。之后我们就渐渐懂得了在这里靴子、制度,操练的作用永远胜过精神主义、思想和自由。三个星期过去后,我们单纯的愿望和热情就被这些所抹杀掉了,而且最终便习以为常了。一个邮递员的感召力远远超出了父母、老师还有柏拉图和歌德的权威。我们渐渐认清了老师们口中那种对于祖国的传统观念在这里已成了对人性的侮辱和扼制,甚至还不如对待一个卑微的奴仆。敬礼、立正、举枪致意、向左转、靠脚并腿、辱骂再连同各种折磨被堂而皇之称为英雄主义训练,如同驯马一样。可是我们已经渐渐地习惯了。而且也认为有些事是理所应当如此的。在这方面,士兵们却是有着一个优秀的鼻子呀。
  • “最主要的还不如此。举个例子,一只狗,天天训练它吃土豆,但你若再放一块肉,它还照样扑向那块肉,这都是天生的。就算给一个普通人,丁点权力,他也一样充分利用的。人首先是头牲畜,和动物区别在于他能给自己包装上一层面具,如抹了黄油的面包,变得道貌岸然一点而已。部队也同样:总要有人要利用权力,只是对权力的操纵太充分了了、兵受军士欺侮,军士被少尉欺侮,而一个上尉足可以把一个中尉折磨成疯子。久而久之彼此习以为常了。比方说我们经过痛苦的训练准备带回来了,可偏又要再唱歌,这也罢了,扛着枪有气无力地唱歌也还能忘了疲劳利于走路。但刚一会儿,上面又让带回去再训练一个钟头,之后回来时还要唱歌。这样无非是连长的权力欲在作梗。如此上面非但不会埋怨反而会更看重他了。好多事情也是这样的干篇一律。你想想在和平年代,哪有什么事情能让人随便来而不被约束呢?惟独军营!满脑子都是这些玩意!老百姓本无所谓的事情,但在他们那里却想的最多。”   “是啊,这不就是他们说的纪律吗?”克络普不屑地说。
  • 每一张面孔都在变化着。并不是惨白,也不是通红;不是紧张也非松懈,但它们确实变了样子。血液像潮水一样涌流沟通了各种感觉。是真的,只有前线才能有这样的沟通。就在第一批炮弹急驰着,撕开天幕的一瞬,我们的热血和双手,还有睁大的双眼都充满了期盼。预防警觉和本能的敏捷,浑身器官也都高度地戒备起来,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 我记起医院所见的可怕一幕,中毒伤员不停地咳嗽着把烧伤的肺一块块吐出来,连续几天都是如此。因此开始几分钟,防毒面具是否封闭严密很可能决定着人的生死。   我轻轻地把嘴放到活瓣儿上呼吸。毒气在地面上舒展着,会集到每一个坑洞里。它懒懒地蜿蜒着像一条正游动着的巨大的水蛇,很快便潜到我们的弹坑里悠闲地徘徊着。我示意克托到上面去,因为高处要比这儿的毒气稀得多。可紧接着一次凶猛的炮击阻止了我们的行为。而这一次却更像是大地在愤怒地发泄。   随着“嘣”的一声响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半空径直朝我们扑将过来。恰好就落到我们身旁:竟然是一口倒扣过来的棺材。
  • 我们已不习惯一周一周地计算时间了,刚来时还是冰封的冬日,炮弹炸起的弹片和冻土四处飞射都很危险,转眼间,却已草木嫩绿了。我们却在战场和营棚之间来回地调换生活着。我们对于战争和死亡之间的关系已经习以为常了。就像癌症和结核,重感冒和拉痢疾一样,只是在战场上死亡来的更快、更残酷、手段更多一些罢了。   我们大脑就像一块可以随意改变形状的泥团。平时它平平整整地很完好,一打仗上了战场它便被轰炸的光怪陆离了。   过去所知道的很多东西都毫无用处,差不多都淡忘了。所有的人都是如此。几乎每个人都没什么依据可以区别,学识、修养并没有什么不同了。这些东西有利的一面可以因此而占据一些环境;但也有不利的因素,会自然不自然地束缚人的思想。打个比方就如过去是每个省自己铸造发行硬币,后来统一了模式,把它们都溶化了。那就只能验明金属才能发现与过去的不同。我们也同样,先是个兵,再才是一个个具有温和而怪异等特性独立的人。
  • 敌军的大炮虽密集但我们却看不见,步兵也和我们一样是些活生生的人。但坦克却是能到处宛转驰骋的机器,它们若无其事地从弹坑里滚进爬出,一路锐不可挡,喷烟吐火,到处毁灭。它们身披铁甲,刀枪不入,像一支铁做的凶残饿兽。我们惊慌、恐惧、无可奈何,我们显得微不足道。面对这些庞然大物,我们的四肢不过是几根稻草,而手榴弹也变成了一支火柴罢了。   炮火,毒气硝烟和坦克群——粉碎,腐烂,死亡。   痢疾,流感,伤寒——喘病,发烧,死亡。   战壕,医院,奔向坟场——没有别的可能性。
  • 很快又逝去几个月的时;一九一八年的夏日血流成河,暴尸万里。日子一天天地像是身披蓝衣的天使静静地呆立在那个灾难深重的圆环上面。大家都明白,我们最终失败了。我们只是不停地溃退,至于那件事,都不愿提及,当我们发起这次攻势以后已经软弱无力了,兵员和弹药的严重不足注定我们不可能再发动什么进攻了。   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止战争的延续,无法阻止死亡的发生。   我们永远忘不了一九一八年那个残酷的夏天。我们迫切地渴望过去从未体验过的对生活的要求;红簇簇的罂粟环抱着营房周围,甲虫到处爬动,房间里阴森潮湿,傍晚时树木黑漆漆一片幽暗晦色。星星狡黠地眨动,下面细流哗哗地流淌;静静地酣睡和缤纷的梦乡;一切都如此,人生啊!   我永远不能忘记一九一八年的那个夏日。我们对重返前线显得那么哀伤和悲凉,无言地抗争默默地承受。我们的心绪已被不时流传的战争与和平的呼声弄得烦乱如麻,竟如此地厌恶重返前线。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一九一八年的那个夏日,暴力、血腥,在炮火的轰击中变得更加明显,令人心寒肉跳。脸色苍白惊恐地深埋在污泥之中。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闪过:不会发生!现在不会发生!一切都要结束了!   我永远都不会忘却一九一八年的那个夏天。战场上横尸遍野,硝烟弥散。暖人的轻风徐徐吹过。心情极度焦虑,期盼,等待,失落,对死亡的更加恐惧纷纷困扰。内心一直在大声置疑:为什么?他们还要往下打?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说战争就要结束了?   上空飞机成群结队的自由飞翔着。它们常常像苍鹰捕捉野兔一样追击一个仓惶逃跑的人。他们用五架以上英、美飞机围歼一架德国飞机,用五个身强力壮的士兵攻击一个精疲力竭的德国兵。我们仅有一条军粮面包,他们却享用五十听罐头肉。我们都是勇猛顽强、富有经验的优秀士兵,怕的并不是枪炮的攻击,我们是被敌人的气势给冲垮了。   好几个星期阴雨连绵。天空灰雾迷蒙,地上污泥遍野,死亡步步紧追。只要一出屋子外套和衣服就会被湿个透心。浑身雨水浸透地在前线窥视对方。好些日子,身上都一直湿淋淋的。有穿长统靴的为了减少泥沙流入就用沙袋缠在上面。雨水不停地流淌着、飘洒着锈蚀了枪筒。把军服粘在了一处。大地便成了一块烂水泥沟,黄澄澄地淤池和蜿蜒流动的血水在上面分割成乱七八糟的东西。它渐渐地吞没了那些已死去的,受伤的和幸存的人。   风雨交加,弹片夹杂在雨点中在阴暗的空气中和黄色的大地上到处飞溅。受伤的人在混乱中凄楚、尖锐地叫喊着。那些伤痕累累的躯体一到晚上便呻吟着向夜幕哭泣。
  • 秋风萧瑟。老兵已经寥寥无几了。我们一块七个人就剩下我自己了。   和平与停战已成为大家最热衷的话题。大家众目期盼着,惟独这点希望还给他们以生存的力量,都已经经不起失落的打击了。要是没有什么大的事件,这种众心所向的愿望是不会被破灭的。失去了和平,就很可能爆发内乱。   我中了点毒气,允许休息十四天。我便成天在一个小花园里沐浴着柔和的阳光。就要和平了,我也开始深信这一传闻。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   我一直只想着这些,不愿意在思考其他。我的感情的潮水以巨大的能量让我为之遐想,为之等待。那里包含着对生命的珍惜,对家庭故乡的渴望,和对亲人们的思念之情。我终于开始沉浸在被解放的愉悦中,但却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   一九一六年要是我回家,那么我会把所受的痛苦和磨练成的各种力量浓集成一场革命。但现在我们便只有疲倦、绝望、悲观、和无助了。我们脚下已经无路可去了。
  • 谁都无法理解我们此刻的心情。那些年纪大一点的,虽然和我们一块呆了这么多年,但他们很快会因工作、家庭把战争淡忘。而我们之后的年轻人,像我们那时一样,与我们无法沟通,会把我们置之不理。我们自己都觉得自己呆着是很索然无味的。我们会因年龄增长而去适应,去顺服,但我们终将有多半的人茫然若失在岁月的推移中毁灭。   但我的所有想像在我又站在沙沙作响的白杨树下时便成为过眼烟云了。我们久久地想那些温柔,那些朦朦胧胧、扑朔迷离的东西。五彩缤纷的世界,以及和女人们亲切偎依的感觉都在脑子里幻灭了,是不能的;但也并没有在强烈的炮火和怅然绝望或军官妓院中变得无影无踪了。   金黄色的树叶在秋风中闪放着亮丽夺目的色泽,通红的山楂的果子在一簇簇绿叶非常饱满地挺拔着。一条宽敞而笔直地大路光亮洁白地向远处地平的尽头延伸着。营房食堂像一窝蜂似的都在喋喋不休地争吵着种种有关和平的传闻。
  • 我站起来。   心情异常的平静。是啊,岁月轮回、时光荏冉,可对于我它又能带走些什么呢?孤寂、绝望已经使我非常坦然地面对着眼前的一切。脑海中所浮现起这些年来所饱尝的各种辛酸与痛苦,屈辱与愤怒,依旧历历在目。我并不在乎我是否已经把它征服,但只要它还存在,便总会有一条新的道路,也不管我内心里的那“真正的我”会想些什么。   他阵亡了,在一九一八年的十月。那里,整整一天都出奇的安静与沉寂。也就在当日的战报新闻上,仅仅用一句话做了概述:西线无战事。   他死时轻轻地向前扑倒,静静地躺着。像是沉睡在梦乡中一样。当人们把他翻过来时,他的表情那么从容、那么安详、那么惬意,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痛苦与悲伤。毕竟从此一切也都结束了。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