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故宫修文物】观自

以自身来观物,又以物来观自身。通过『物』的传承来固化那些看起来虚无缥缈的东西,并以此体现人的意识与审美,是特别有价值的事情。


更新历史

  • 2017.01.13: 完成初稿

当我第一次在 CMU 的休息室里看到同学的屏幕上出现在故宫修文物的时候,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意外是因为看起来这并不在程序员的值域中,感动是因为终于出现了一部让『外行』也愿意看的纪录片。尤其是『择一事,终一生』的态度,确实是当下社会亟需弘扬和传承的。在故宫修文物这个主题有太多可以着墨的地方,却正因如此变得难以展开。导演想要表达的内容太多,最终呈现出来的却没有把点连成线,于是成了一地散落的珠子。不过吧,这才是刚开始,摸着石头过河也是正常,只要匠艺仍在,其他的都可以慢慢来。

纪录片也是需要剧情来贯穿情节的,不然可以记录的面太多,让人有些难以跟上导演的节奏。以本片为例,完全可以用『修复技术展览』为明线把不同的技艺串联起来,比现在这样松散着堆叠素材要好。好,关于本片拍摄部分的点评到此为止,接下来就说说我的感想。

修文物是一个特别传统的手艺活,需要一代代的传承,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培养人。培养人的第一步就是磨练耐性,修复不比创作,很多时候是得以静制动,从学生转换为匠人的过程必然是痛苦的,但既然迈出了第一步,扛起了这个担子,就要一直坚持下去。说得虚一点,有了想要保护某样东西的心情,很多困难是可以克服的。

做事先要做人,在修复文物的同时,也是在补完自身,毕竟这些器物上承载了太多太多,天天接触总是会浸染一些。看得过程中,我觉得他们的精神状态特别好,放松但不随意,严谨但不呆板,精确但不教条,真乃巧手以既拙作也。

一件事情做久了,自然也有了感情。片中一位快要退休的工作人员饱含深情说即使退休了,但是如果需要,也会义无反顾的返聘回来。忽然意识到,这和退役军人一样,只要祖国需要,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入伍。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能够找到坚持一生的事情,无论是机缘巧合歪打误撞,都是很幸福的事情。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