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圣诞游记 - 我没在人民广场吃炸鸡

这个圣诞节,我没在人民广场吃炸鸡,因为我要赶整点开往南京的火车。


临近年底,忽然意识到,还有地方想要去,还有朋友想要见,还有旅程想要继续,于是买机票请年假带上无人机(Phantom 4 + 电池x3),趁着时间义无反顾冲向 2016 的终点线前的间隙拐了个弯,竟意外发现很多想不通的问题的答案,在问题之外。

12 月 23 日 周五

深圳恐怕是我所居住过的最忙碌的城市了,整个城市大约七点半便已完全醒来。不过我出发得更早,天还没亮便启程。因为是第一次带无人机出行,前一天晚上为了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只能牺牲睡眠时间,完美达成了『出师未捷身先困』的成就。

过安检的时候因为带了太多电池被教育了一番,根据条例一个人至多只能携带不超过 160Wh 的电池,而这个量基本两块 Phantom 4 的电池就足以达到,更不要说再加上充电宝手机之类的电器了。好在我一脸纯良打动了安检的姐姐,叫我下次注意便放行了。

第一次感受到国内飞机的效率居然是在春秋航空的航班,落地上海比预计提早半小时。一下飞机,熟悉且陌生的雾霾味道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第一次去北京的瞬间。天灰,能见度极差,我甚至担心灰尘把螺旋桨电机卡住。

因为到的太早,一边等朋友,一边在上海博物馆逛了一圈。估计是因为背着沉重的背包,很多展品匆匆看了一眼并不会做过多停留,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描绘达摩面壁的一幅插画:

还记得上次去少林寺,并没有去看一眼离嵩山西麓五乳峰绝顶不远的天然石洞(相传达摩在那里面壁九年),现在想想还有些遗憾。虽然说来回可能要花四五个小时,但这种看似无意义的努力本身,就是某种意义上的修行,在整个过程中会经历痛苦迷茫怀疑挣扎,但如果硬着头皮坚持过去,就会意识到哪怕只是光秃秃的墙壁,当你的心智足够敏锐时,同样可以映射出本心。

中午,鹿港小镇;晚上,小南国;宵夜,咖咖奥咖啡。饮食不是此行的重点,暂且略去不表。不过小南国的出品和服务都属上乘,很能体现出上海人『端』着的感觉,对,就是『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王妈即使中枪也要端正坐回椅子上的感觉。

飞无人机最令人兴奋的,一是起飞时迅速变化的景色所带来的飞升感,二是朋友脸上的开心与喜悦。这种感觉是如此奇妙,让人非常上瘾。下午的朋友是我在匹兹堡的邻居,虽然相处的时间不算特别多,但是依然有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桥段,比方说当我在寒风中等待回家的公交车时,忽然有一个人在车上跟我打招呼让我上车,然后一起回家。这种缘分的感觉,想想都很开心。

夜上海因为寒风的关系有些僵硬,当无人机飞到江心的时候,俯瞰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一时间竟呆住了,可惜不久便被低电量报警的滴滴声叫回了现实。刚开始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我们大约是需要经历各种不适应的,难念的经总是要念,该做的好事和该来的前程总是会有的。老板很重要,同事很重要,年轻人有成长空间更重要。

12 月 24 日 周六

早上醒来雾霾已经褪去,天气晴朗,气温有点低但可以接受。不过我这张习惯南方湿润空气的老脸有点承受不了冷风,买了润肤露疯狂抹才好了一点。去往后滩公园的路上脑子里开始过电影,很难想象原来『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的剧情真的可能发生。

很难描述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终于完成了一个少年最后的天真梦想,从此有了勇气独自上场去面对未知的一切。某些瞬间被无限拉长最终消失在所谓的回忆中,然而转化成另一种形式重新表现出来。

如果不是梦,也许终究不必醒。谢顿在上,想要真正发挥精神力量,并不需要将心灵绷得紧紧抓得死死,而是一种单纯的心境,一种自我的察觉,一种无我的意识,这样才能显露出各种情绪,继而更加了解自己。

下午见了旧时一同在微软实习的朋友,每次参观朋友所在公司都特别有意思,看了看别人的数据产品,深感自己所做工作的不足。产品本身应该是简单易懂好用的,但是背后需要一整套完整且运转良好的系统支持。如何把各个组件串成闭环,如何在日常使用中真正把技术运用好,其实里面有太多需要思考的东西。另外一个让我在意的点是内部评测的机制,虽然有些死板,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新人来说是特别好的指引,我司应该也需要一个这样的东西。

中午,辣些鱼;晚上,一风堂。吃完便匆匆赶往上海站,奔赴南京(经常坐的朋友的应该会发现,整点的高铁会比不整点的快大约二十分钟)。

12 月 25 日 周日

本来想着趁着为数不多的自由活动时间去看看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和南京博物馆,无奈前两天太累,断断续续一直睡到下午一点多,起来收拾收拾就赶赴朋友的婚礼现场了。

作为盛大婚礼的一小部分,我负责用无人机带着戒指飞到新郎头顶,新郎从丝带上取下戒指并给新娘带上即可。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但是为了测试不同的悬挂和绑戒指的方法,我飞了五六次才确定了最终方案(如下图所示)。真正飞的时候灯光条件又有很大不同,而且在三百人面前飞,说不紧张就有点虚伪了。承担这么重大的任务,有些惶恐,不过我还是尽力飞得平稳,总算是没有掉链子。虽然飞完之后过了很久手依然在发抖,但是意识到自己能把事情做好,能让别人放心,是特别开心的事情。

因为到的比较早,测试之余我一直在和婚庆公司的负责人和新娘的亲友团聊天,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如何去组织一场活动,如何去协调各种资源,如何按部就班让事情往前推进,和在公司里管理项目其实是一个道理。简单来说就是把重要的事情交给靠谱的人去做,最重要的事情自己做,提前联系,跟踪进度,确保意外发生时有所准备不慌乱。

婚宴开始后我和新郎的朋友们一桌,也认识了不少新朋友。说句俗套的,在社会金字塔中所处的层次不同,就自然有完全不一样的朋友,从邻居到老师再到校友都是如此。所以面对很多选择,其实原则就一条,如果这个选择能让自己看到更大的世界,站在更大的舞台上的话,再苦再累再舍不得,也许都值得去试试。有机会去接触那些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是特别幸运的事情。

婚礼热闹的氛围不由得让我思考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婚礼。红包就免了,实在想要表达一下祝贺的话,可以来疯狂扫一扫博客的打赏二维码(那我肯定是要写一篇婚礼的日志的嘛)。吃饭这个环节很可能也不进行,毕竟众口难调,多了少了都不合适。至于各种礼节嘛,我心底也是拒绝的,但是如果家长执意要折腾,我也不会执拗着唱反调。

我更希望找一个大草坪,婚礼傍晚开始,我和夫人先上去唠十分钟的嗑,就说说我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说着说着天色应该暗下来,这时候把幕布什么的拖出来,放十分钟视频,视频内容也很简单,六秒一幅照片,一共一百张,是我们的各种狗粮。然后每人发一本书,是我们旅行的游记;每个发一张 CD,是我们写的唱的歌。最后一起种一棵树,相信几十年后会亭亭如盖。

好吧,首先…

12 月 26 日 周一

转眼假期来到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在玄武湖公园等风来吹散大雾,等雨停才好起飞。从八点一直等到九点多,我只能默默接受很多时候总是会有遗憾这个现实。之后回酒店收拾行李,带着全副身家和前些年认识的驴友到南京眼走了走聊了聊。

不同年纪大约是有不同的生活态度的,我们从房价一路聊到机遇、激励与管理,提到一个很重要的点是在于如果一个制度让人感觉做多错多,那么实际上就是在鼓励大家磨洋工,无论是小团队还是大公司,这个点都是需要管理者仔细去把握的。

下午去逛了逛夫子庙和老门东,在寒风冷雨中折腾了一天的我终于坚持不住,躲到朋友家给自己充了点电。研究生临近毕业大约是最悠闲的时间,安逸的生活特别能消磨斗志和意志,很感谢我爸把我一脚踹到冷水里,这才有了这些年来一直不停奔跑的我。

被机场广播催促着登上了返程的飞机,一路上迷迷糊糊在想,航拍之于我,实际上是让我意识到了另一种可能性。就好像有了相机,就开始构图,知道自己有了飞上天的能力,就会从更高的角度去观察和思考这个世界。甚至可以说,思考的结果并不重要,这种从更高角度去思考问题本身,就会引起巨大的变化。

游记写了快两天,今天早上在路上听播客,讲到了医生的『临床思维』,在我看来实际上就是在知识与实践、理论与工程间取得平衡的思维。又听到医生的黄金年龄其实是四十岁左右,也就是说从刚毕业到达到颠覆需要十几年的积累。这么一想,我才积累了两三年,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哇。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脑中想起『武状元苏乞儿』的插曲:长路漫漫伴你闯,带一身胆色与热肠。寻自我觅真情,停步处视作家乡。投入命运万劫火,那得失怎么去量。驰马闯江湖,谁为往事再紧张…

您的支持是对我创作最大的鼓励!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