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一场折断

有的时候,为了做一件自己笃信正确的事情,做再多错事,也能毫不愧疚地原谅自己,人呐,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呀。


更新历史

  • 2016.12.20: 完成初稿

本来没想着补这篇影评,毕竟已经过去了快俩月了。但是昨天看完『罗曼蒂克消亡史』之后今天依然心心念念,思绪也不由得想到了『驴得水』。于是在这个加班之后的夜晚,补上这篇不是影评的影评。

现在回想起来,片中的各种变化,都是特别突然的:突然坏掉的闹铃,突然收到的信,突然起意的假老师,突然到来的特派员,突然的歌声,突然的表白,突然的反转,突然的喘息,突然的横财,突然的铜匠老婆,突然的巴掌,突然的枪声,突然的跪地,突然的外国人,突然的死去,突然的复活,突然的戛然而止。

也有例外,就是电影后半程持续的绝望。

一次次突然像是把骨头一根根折断,每次都很清脆,但整个过程,特别痛苦。尤其是在每个人都变成自己原先讨厌的样子之后,整个故事一如影片开始时的驴棚,只剩下残余的灰烬。

驴得水,驴得水,驴得到了水,但面对大火,依然徒劳。

那么这个时候,是救火呢?还是不救火呢?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