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醒来

逆着时间走,秒速五厘米上映的三年前,新海诚披着科幻的皮,还是在诉说那个悲伤却圆满的故事。不由得想起古龙的那句话『故事情节的变化有穷尽时,只有情感的冲突才永远能激动人心』。


从《言叶之庭》到《秒速五厘米》再到《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倒序连着看新海诚的三部作品,才意识到这些所有作品本来就只是他为自己制作的,只是恰好击中了大家心底柔软的部分罢了。这样一想,片中大量的意识流、留白和跳跃也就理所当然了,毕竟在想象的世界中,很多东西一点都不重要,不需要画,也不需要说。

当然,毕竟要上映毕竟要挣钱,所以影片中还是努力想要把故事说清楚的,只是长于细腻的新海诚,似乎一直不太能找到叙事的方法。稍微回顾一下几部作品令人记忆深刻的地方,就会发现凡是涉及稍微长一些的故事主线的时,大约都是以简单的『几年后』一笔带过的。反而是那些小场景的设置,令人拍手叫绝。从《言叶之庭》的雨中的凉亭和楼梯的拐角,到《秒速五厘米》的铁轨和杂货店,再到《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的工厂和病房,充盈的细节与恰到好处的节奏把控,像靶靶十环的开弓箭,把记忆中美好的与糟糕的串在一起,在击中靶心的那一刻因为惯性全部融汇在一起,像火箭发射后巨大的烟雾,逐渐消散后,发现天依然很蓝。

《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的科幻设定有不少硬伤,或者说,科幻在这里的作用仅仅是为了烘托气氛制造冲突,并不是故事的重点。看到各种吐槽设定的影评时,我反而觉得他们因为不能够接受他人的天马行空而错过了更重要的东西。平行宇宙的故事已经太多,研究所和黑科技也颇有《新世纪福音战士》的感觉,但这些再离谱,也就相当于背景板的几棵树,所有的背景设定都是为了营造一场分离,一种孤独,一次找寻。

分离是什么?也许是《言叶之庭》中无法跨越的师生差距,也许是《秒速五厘米》中因为大雪停运的电车,也许是《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中三年时间带来的天翻地覆。

孤独是什么?也许是《言叶之庭》中做好却没法送出去的鞋子,也许是《秒速五厘米》中被风吹走的装满思念的信,也许是《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中一个人在平行世界中逡巡。

找寻是什么?也许是《言叶之庭》中每一个期盼下雨的清晨,也许是《秒速五厘米》中没有收件人的短信,也许是《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中最终在天空飞翔的自制飞行器。

突然意识到,新海诚只是一直在一次又一次诉说着相同的故事,但是每次依然动人。我不由得想知道这其中的奥秘。最后发现其实哪有什么奥秘,不过是心里装着美好的希冀,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罢了。还是古龙写的好:

中原的四月,正如三月的江南,莺飞草长,正是春光最艳,春色最浓的时候,只可惜这时候春又偏偏已将去了。夕阳最美时,也总是将近黄昏。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尤其是一些特别辉煌美好的事。所以你不必伤感,也不用惋惜,纵然到江湖去赶上了春,也不必留住它。因为这就是人生,有些事你留也留不住。你一定要先学会忍受它的无情,才会懂得享受它的温柔。

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是一座高塔。故事的最后,这座高塔却已不复存在了。没有了约定的地方,生活也将重新开始了。约定的从来不是一个地方,而是共同的渴望。

醒来吧!浪子为君歌一曲,劝君切莫把泪流。

参考链接

广告时间

优秀人才不缺工作机会,只缺适合自己的好机会。但是他们往往没有精力从海量机会中找到最适合的那个。100offer 会对平台上的人才和企业进行严格筛选,让「最好的人才」和「最好的公司」相遇。

点击注册 100offer,谈谈你对下一份工作的期待,收获 5-10 个满足你要求的好机会。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