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周 - Stand Up

Well, I know, you’ve been searching for a long, long time. You can’t find peace of mind. You’re waiting for answers.


这是艰难的一周,但终究熬了过去,甚至可以说表现得不错。虽然夜深人静的时候仍然会想起病房里的场景,不过慢慢也就习惯了,我能做的就是带着爷爷的所有期待继续往前跑吧。很奇怪,往常写周记时总感觉自己滔滔不绝,这周却愣是敲不出几个字儿。既然如此,也就不勉强,随便说两句吧。

公司举办的篮球赛如期举行,不过相比于其他部门队员加拉拉队二三十人的庞大阵容,我们部门勉强凑出来的四分之三支球队自然是被打得落花流水。在场上我非常难受,很想做点什么,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希望以后这样的时刻能少一点,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昨天去看了电影『驴得水』,污污污了小半场之后剧情开始大起大落,演得好,看得心疼。虽然鸡汤里总说苦难是财富,但是绝望和仇恨真的可以摧毁一个人,影片中每一个人的变化都是如此残忍,让原本笑声不断的片场最终一片死寂,直到一声枪响宣告了最终的结局。

周五一如既往开会,这次和欧洲一个公司的 COO 简单聊了一下 GUTMA 的架构工作组的进度和未来计划。两个英语不是母语的人聊起天来都有些紧张,不过写了一个星期代码,有人聊聊天总是开心的。接下来应该会花多一点时间在 UTM 的相关项目上了,所以好消息大约是『聊聊无人机』系列可以继续写下去了。

仔细比较中国、美国和欧洲,就会发现这三个地方彼此有相似的地方,但与此同时又有非常明显的差异点。想要在世界范围内把工作做好,就离不开对不同文化的理解,很多时候不能简单的生搬硬套一刀切,更多是在利益的缝隙中斡旋,找到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另外面对全新的事务,不同国情、不同组织架构都会对工作的展开带来极大的影响,好消息是能参与到规划未来的队伍中,不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责任越大思考决策也需要更加审慎,还是要继续提高自己的硬实力。

二老板交代下来的临时任务估计再有一两周就可以收尾了,和领导沟通的确是一门艺术,我也在不断调整自己的工作方式,很多时候有些看起来『投其所好』的做法,目的其实是为了更快更好地做事情。术业有专攻,如果领导暂时不够理解自己在做的事情的难度和价值,就需要在沟通中努力去影响去展示,而不是躲在一边抱怨。既然事情交到我手上,那么当我交出去的那一天,一定是达到我自己的标准的一天,要做就做好,只有先证明自己是一个能做好事情的人,才有资格去选择自己要做的事情。

虽然任务不算特别难,但是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完成系统构思设计与开发,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个锻炼。可以照着设计师的稿子撸 CSS,可以自己设计前端的模板和接口,可以一口气完成逻辑层与数据层的设计、搭建与开发。且不论别人怎么看,对自己的信心是一个很大的提高,经过小半年的摸爬滚打,基本上把自己作为工程师的短板都补上了。从前学过的各种理论,在不同层次的实践中转换成了我的十八般武器。接下来的目标,一方面是成为团队内的『布道师』,另一方面就是努力去推动工程师文化。

部门合并之后,也慢慢了解了一些其他同事的工作,可能有些不客气,但是不少人做事情和思考的方法还是有很大提高的空间的。在开源运动蓬勃发展的今天,难点其实已经从如何开发变成了如何选择最合适的技术方案和架构。如果一直把自己局限在熟悉的技术和解决方案中,终究会被时代所淘汰(尤其是在快速更新换代的 IT 行业)。

程序员的理想国也许就是巴比伦的通天塔,虽然大概永远无法建成,但在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中留下来的精神和物质财富,才是最重要的。想起之前在非常小众的 Windows Phone 平台上做『英雄联盟百科』的日子,得到官方推荐当然高兴,但最让我开心的是玩家喜欢,我也因此交了许多朋友,他们会觉得会写代码很酷,甚至也最终投身其中,我觉得就是情怀。

When. Can’t keep his mind on nothing else. He’d trade the world for a good thing he’s found.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