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周 - We Can Be Heroes

I remember, when the days are tough and I heard distant thunders. I was so afraid that I could not see what’s right.


每次去看《湄公河行动》都会被片尾曲深深打动,终于在票房破十亿的时候在官方微博发布了『We Can Be Heroes』这首歌,于是就成了日常单曲循环的曲目。之所以喜欢,唱得好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是歌词。不像大部分主旋律一路高歌猛进,歌词描述的是在迷茫和恐惧中慢慢找到方向,或者说正是因为迷茫,所以才更显得坚定。

临近周末又来了台风,不过这次是从惠州登陆的,所以翘首以盼的红色警报最终并没有出现,好在风雨并不算太大。钢筋混凝土把人与自然隔离,人们却要用落地玻璃窗营造一种贴近自然的假象。外面风雨再大,传进来的大约也只有声音,午休时躺在行军床上看着窗外雨水交织,莫名有种冲动,架个滑翔伞在大雨中穿梭,真正彻底冲刷一次自己。

台风来的前一天,出人意料的是好天气,便抓紧机会跑了一次步。大工地一般的南山区是断然没有『空山新雨后』的感觉的,硬要说有,那只能是『天气晚来秋』了。台风走的晚上,雨停了风小了,穿着拖鞋看着满地树叶,心想着要是能有个地方看星星多好。

比天气变化更快的是工作的变化,我决定仿写一段话来表达我的感觉: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绝对不知道,初出茅庐怎么把我选去面圣了,所以领导同志跟我讲话,说『中央都决定啦,你停下手上的工作,来做这个紧急任务』。实在也不是谦虚,我连另请高明都还没来得及说,所以后来我就在心底念了两句诗,叫『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于是我就从原来的楼层往上搬了七层,开始了字面上和实际上『面圣』的日子。实话说,感觉很奇怪,原先和其他开发在一起打打闹闹敲代码,忽然把我放到一堆分管各个业务的老大中间,看着她们业务繁忙人来人往一会接一个会,恐怕我还需要适应个几天。

同事帮我总结了一下,来公司之后几乎都是在一个人负责整个项目,一个好处是少了很多沟通成本,另一个好处(也可能是坏处)是所有的责任都只有自己承担,丝毫没有甩锅的机会。当然,成长也是很快的,必须去思考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好,如何跟各个部门合作,如何让项目顺利走下去。

现在有这么一个极好的机会可以近距离前辈和老司机们是如何工作和思考的,甚至还有近水楼台的优势可以方便请教。虽然肯定是要比之前工作强度大,但仔细想想,这是很好的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要好好利用每一次机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值得信任且能把事情做到超出预期的。当然不是说要去可以表现什么的,而是真正要走心,哪怕别人感受不到,至少自己交出去的工作是对得起自己的,足矣。

最后,不由得想起了一本名字不太正经但是内容无比纯真的小说《和空姐同居的日子》的作者在后记里写的这么一段话:

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力,同样我也有。三年之后的我依旧很“愚蠢”地继续相信现实中的某个角落会存在美好的事物,用这样的心态继续写这个故事。 希望这个故事可以继续感动和我一样“愚蠢”的朋友,并且让更多的人“愚蠢”起来。

从高中起一直翻来覆去看这本书的我,怕是很长一段时间会这样『愚蠢』下去吧,也挺好的。

A fighter fights his fight. A dreamer dreams his dream. Cause we can be heroes, Sometimes.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