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我与匹兹堡

今晚的月亮特别圆特别亮,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在匹兹堡的日子,作此文以念。


系列文章

在匹兹堡学习生活的记录,每周有一首主题曲,周记的开头和结尾均为歌词,16 年春季学期已完结

番外

正文

一座城市是否宜居,只有真正住过一段时间才知道。匹兹堡很慢,修水管要一个多月;匹兹堡很快,一场大雨就可以入冬。匹兹堡很坚硬,依稀留有钢铁之城的印记;匹兹堡很柔软,像一头扎进雪堆。匹兹堡很悠闲,花儿自在绽放;匹兹堡很紧张,学生们行色匆匆。

关于匹兹堡,回忆很多。也许是因为异国他乡,也许是因为小半年的冬天,也许怀念的是那时候的自己,那时候的心情。

我记得每周去超市的路,有下雨后的泥泞,有大太阳的坚硬,有雪化又冻结的冰。路上的小学校与校车,路上的小公园与秋千,路上的棒球场与亭子。贪心地买太多东西,一路吭哧吭哧扛回家,往冰箱里放的时候却比谁都开心。看着各种各样的零食哪个都想试一试,最后还是觉得辣芒果最有意思。

我记得春夏秋冬,走过跑过太多次,看着绿叶变成红叶,看着红叶铺满地,然后便是寒冬。半年肃杀后迸发的春天特别美好,不怕人自顾自找东西吃的小鸟,呆头呆脑爬上树的松鼠,小山坡上闲散找东西吃的鹿,草坪中争相抬头的小黄花,夹杂着毛绒绒随风飘摇的蒲公英,落花似雪,雪化了,春天才真的开始了。能清楚回想起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机盎然,真想就这么在路边坐一下午。

我记得 Fifth 6224,我记得不好开门的钥匙,每次要闭着眼睛用心感受才能开开门;我记得四个炉子,下面两个好用,右上角的常常打不着;我记得帐篷里的日日夜夜;我记得用纸箱子堆成的桌子和电视架。

我记得要做 71D 和 71B 回学校;我记得学院楼的天台和负零点五层的休息室,大家聚在一起学习打闹,一言不合就去草坪上飞飞盘。我记得像迷宫一样在各个楼之间穿梭的路线;我记得在教授家的晚餐;我记得中国超市每个货架的位置;我记得各种在努力的朋友。

我记得华盛顿山的夜景和日出;我记得沿着河走的微风;我记得一个人在大巴上饿着的肚子;我记得大雪后堆起的雪人;我记得隔一两个月就换一次的发型,尝试了光头和莫西干头。

认识了很多人,走过了很多地方,发现很多想看的景色,千辛万苦真的只是为了看一眼,去呼吸一下,就足够了,对吧。

不得不说,真是有些想大家了,尤其是我两个可爱的室友,找时间再给你们做一顿饭吧。

附 weirang 的看图写话节选。

weirang2

weirang3

今天看看,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搭着帐篷的客厅,摊在懒人沙发上,想让时间停下。

您的支持是对我创作最大的鼓励!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