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中秋、月饼与职业精神

螺丝钉有了归属感与主人翁精神的话,很多时候就像电影中有了情感的机器人一样,结果都是被 neng 死。


关于月饼

中秋佳节,没想到一百多盒月饼引起了如此大的波澜。从知乎到微博再到朋友圈,从老江湖到小菜鸟再到学生党,不同群体的声音确实代表着不同群体的利益。

老江湖历经风风雨雨,看人看事特别透彻,尤其是工程师出身的,爱才之心溢于言表,有容人之心才能聚人,或者说,还是活人。

小菜鸟有的激愤,路见不平一声吼,声音大却说不准重点;有的屁股放错了位置,真以为替老板守护『价值观』就成了老板;还有的明哲保身,反正事不关己,安安心心过过日子。

学生党和实习党就不多说了,要么是书(尤其是历史书)读得太少,要么是太天真烂漫。估计只有自己摔几个跟头才能明白,遇到这种我基本都懒得解释,毕竟解释了也没用嘛。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权利都是自己争取来的,从天上掉下来的是施舍,不是福利。我的观点其实就一句:

所谓公平、所谓道德、所谓价值观,不过是有目的的人拿来的冠冕堂皇的工具罢了。

真要较真的,去《史记》,再不济《三国演义》里就有太多太多你要的答案。只能说,一小部分程序员不要走白左圣母小清新的路线,该斗争就要斗争,程序正义和用爱发电这一套已经不好使了,还是国际歌写得好——『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最后再转一发和菜头的微博:

在互联网世界里,程序员就是巫师,大众就是麻瓜。巫师的事情和大众根本说不清楚,因为做大众太容易,懂得道德判断就可以了。所以,程序员宁愿去网站Github写程序交基友,也懒得和大众啰B嗦。而程序员组建起来的技术公司,也天然地压制各种麻瓜,推崇巫师文化。没有什么扁平化管理,不过是厌恶麻瓜罢了

是不是很眼熟?合金装备里的 Outer Heaven 也就是这么个意思。

关于职业精神

可能因为之前读了点历史书,工作之后,只缘此山中后,对于公司和社会的认识反而更深刻了。虽然有些不愿意承认,但跟相对单纯的校园相比,确实是一摊浑水。不过我的目标绝不是摸鱼,而是把事情做好。所以看到知乎上一句话特别有同感:

我无法接受的是那一撮迎合高层癖好,拿着鸡毛当令箭,整天溜须拍马,今天看这个不爽,明天瞧那个有问题,不停搞阶级斗争的红卫兵们。

他们压根儿不是蠢,就是™坏。所有的属于不属于你的屎盆子都会往你头上扣,这时候他们绝不会想起所谓的公平。或者说,符合他们利益的,才是公平。

不黑不吹,就我接触过程序员,技术水平和领域因人而异,但是对待工作是非常严谨认真的,尤其是重任在肩的时候,宁可睡在公司也要保证服务正常。而在工作之外,更多是随意的,拖鞋短裤小背心,游戏饮料肉松饼。用这种小事化大的方式来处理,真的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了。照这个套路,我都不敢写代码了,写个 bug 是不是就是企图颠覆公司了?

不过这也让我对职业精神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归属感和主人翁精神看起来那么诱人,但真因为锐意进取捅了篓子,天天洗脑灌输企业价值观的老板们两个小时就可以把你一脚踢开。

在大公司里,对于新人来说,一没有股份,二没有期权,拿着一点儿死工资还会被各种理由东扣扣西扣扣,很多时候却依然操着卖白粉的心,不是为了什么升官发财,只不过是心中还怀着憧憬。大老板们用响亮的耳光昭告天下:我们要的是没有灵魂没有情感的机器人,活生生的人也请按照机器人的标准表现。

当然,这不是要把个人和企业完全对立起来,只是觉得干什么事儿还是要带着脑子,主观能动不是主观乱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职业精神这事儿,堂堂正正,问心无愧就好。归属感和主人翁精神终究是属于自己的,要有自己的方向,合则同路,异则扬镳。江湖嘛,好聚好散,相逢何必曾相识呢?

话是这么说,但估计平日里工程师们还是会怀揣着对这个世界最原初的热爱,努力捣鼓努力前进。只是希望大家能多一些理解,很多时候正是因为这样的『单纯』和『小孩子气』,才让我们一直坚持着。如果可能,请不要用那些充满恶意的有罪推定给我们加上莫须有的罪名。

关于中秋

最后,祝大家中秋快乐,和家人团聚,比几盒月饼重要多了。

参考链接

捧个钱场?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