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报后的小思考 - 博弈

以前觉得『横看成岭侧成峰』,看到不同的东西,不过是因为角度不同罢了。今天才意识到,想要『一览众山小』,非『凌绝顶』不可。所谓大局观,是掌握更多信息,从更高的层次观察和思考问题。


今天参加了两场『不太一样』的会议,一是跟市场部讨论商业智能相关的数据需求,二是和知识产权部一起向公关的老大汇报。

作为数据平台唯二的开发,面对市场部的各类需求,我的内心一方面是拒绝的,另一方面也深知个中的重要性。技术其实和猫一样,无论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现阶段,我们更需要能创造出价值的技术,而不是摆在博物馆悉心呵护的技术。即使如此,问题依然也很多,比方说时间和人力都远远不够,我和另一个开发人员身上各自背着几个不同项目的设计/开发/维护任务,人力几乎是零冗余的。但是这些其实都不是理由,如果天时地利人和都准备有了,还怎么体现我们的价值呢?

在各项资源都吃紧的条件下,我们的策略一是和市场部相关同事梳理具体的需求逻辑,力求在现有系统的基础上做简单调整即可满足需求,同时也给出临时的权宜之计用作过渡;二是结合数据使用者的相关习惯有针对进行较通用的开发,业务的归业务,架构的归架构。

不可忽视的是不同背景不同专业不同角色思考问题角度的不同,开发人员一定要尽可能设身处地去为用户思考,而不是去过度追求设计及实现的优美,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可以瞎写代码,而是根据实际需要而不是假想的需求来进行开发。

因为数据平台涉及公司各个业务线,需要对接的系统和数据源非常多,如何能够高效进行沟通协调,如何保证讨论时大家的理念概念模型一致,都是值得探索和研究的问题。我现在的策略很简单,就是以『新参者』的姿态,尽可能快得去学习如何把事情做好。

真正看到用户是如何使用自己做的系统的时候,才更能意识到哪里做好了,哪里没做好。但是这之中出现 bug 确实非常尴尬,虽然是因为经验不足了解不深所犯的错,不过错误的数据会导致错误的判断,我的内心是不安的。这次的尴尬经历也更让我意识到把工作做完和把工作做好之间的巨大差距,还是要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中午睡觉起来没多久就接到电话,五点要开会,会上跟公关老大汇报,虽然汇报内容我已经熟稔于心,但还是花了一个多小时重新准备了一次。和考试前复习的大多不会考一样,准备的内容大概只有百分之十有用,剩下的讨论都在我从来没有想过的层次上进行,有点方,但是也很高兴,因为看到自己的差距就有了目标,有了目标,好好努力就是了。

第一次和知识产权部门与公关部门打交道,让我意识到开发只是做好事情的一环,甚至是最基础的一环,眼界放开,每一环都很重要。在诸如占坑定标准的事儿上,技术能力不是最重要的,敏锐的嗅觉和超前的筹划才是。

班门弄斧不是我的爱好,汇报完我了解的内容,基本就在努力观察和学习前辈们思考和表达的方法,也算有幸一撇更高层次的博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程序员间的博弈其实蛮简单,无非是接口如何设计、工作如何划分、脏活累活哪个团队来接。但是到商业博弈的范畴,那可是真刀真枪,招式不多,但是每一次出击都得切入要害,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暗涌澎湃。

从老大的字里行间,能够感受到他对信息广度及获取渠道的在意,只有掌握各方的动向,知己知彼,才能结合不同地区社会运转的规律和组织架构的要点,从更高的层级来判断一件事情的价值。另一个很重要的判断依据,则是历史,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绝不只是要吸取教训这么简单,而是努力去利用各方面的经验。这么说来,还真应该再去好好看看历史和兵法,都是财富。

『上将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其下攻城』,真正参与到项目中来,才意识到各种公司和组织在标准制定这件事情上的白热化竞争。这之中知识产权相关的工作,就是保护自己的壁垒,没有稳固的根基,哪能广积粮缓称王闷声发大财呢?

有的时候出了事故才是真正体现系统价值的时候,在没有出错的时候,总是会有人不相信到底能多错,不相信系统的能力。所以还是应了那句老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至于我为什么参与到这件事儿里来了,其实起因也非常简单,说白了就是一封邮件。可能因为一直以来的写作习惯,会注意上下文的逻辑及读者的感受。因此知识产权部门的同事对我的印象还蛮好的,事情才以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方式在发展着。回过头来想想,即使我当时知道会因此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能做到的程度也就和当初没啥差别。我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只是想把事情做好,只是想让大家知道,从我手中交出去的东西,是靠谱的。

大家身上都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以后更要踏踏实实以『新参者』的心态向各行各业的老司机学习,再努力争取机会去实践。

最初了解『新参者』这个词,是在东野圭吾的侦探小说中,新参者就是『新来的人』的意思,主角名叫加贺,他的一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我工作时经常想,残忍的凶杀案发生后,我们不仅要将凶手抓获,还有必要彻查案件发生的原因,否则同样的事情可能还会发生。真相中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

为了写博客又晚睡了,但是用双手辅助完成整个思考的过程,才是一天最佳的结束方式吧。前些天才知道原来匹兹堡也举办过 G20,再加上正在杭州举办的这次,总让我感觉冥冥之中。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