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渡劫

痛苦着挣扎着,终于在倒下的那一瞬间,真正开始渡劫。


前些日子想写没写的话,前些日子想喊没喊的声音,前些日子想跑没跑出的感觉,终于在大梦初醒时,一股脑倾泻了出来。很多疑惑,很多迷茫,很多烦恼,都随着和煦的夏日晚风飘散,在姣好的月色下,找回了自己。

呵,还真庆幸,运气总是在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到来。

今天早上原来匹兹堡的室友给我分享了一篇文章,准确的说是回忆录,回忆的是一名才华和心性都一流的留学生,却因探险中的一次意外而身亡。室友说他是我的『高配版』,深以为然,毕竟我没有办法做到『想好了要拿什么,就拿到了』。或者说,我一路的成长,都在和过去的自我和未来的自我抗争。如意的时间极少,幸运的是,懊恼的时间也极少,我把不如意当做明心见性的修行,志非最远,才非最高,但要论顽强,我有绝对的自信。如果说再有什么长处,恐怕就是能『舍』,我会强迫自己放弃那些不切实际,有激情时,做事,没激情时,依旧做事。很多时候不愿意『顺其自然』,是因为我知道,选择和责任,从来就不应是『自然』。

工作以来,说是慢热,其实是不适应。平常如我,习惯了校园中的氛围,以新兵蛋子扎入兵营,难免踌躇满志却无从施展。新的环境、新的团队、新的方式,真的领悟到『大人只看利弊』的时候,心底是有些悲凉的。真正躺在病床上,才意识到『生病住院是最消磨意志』的个中含义,看见、听见、碰见,却无从改变,这种无力感,才是最令人痛苦的。

找不到自己的人,哪能找到自己的快乐呢?

古印度传说世界经历若干万年毁灭一次,重新再生,这一周期为一劫。

EVA 有一个剧场版的副标题叫做『死与新生』,另一个剧场版的副标题叫做『真心为你』。

劫总是在的,渡的唯一方法,就是一直走下去,直到走不动了,倒下了,再重新站起来的时候,一切便不一样了。

(本文写于我在公司因发烧晕倒,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打针的那个星期)

捧个钱场?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