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周读报】创刊号

万丈高楼平地起,而今迈步从头越,犹抱琵琶半遮面,千里江陵一日还。


更新:因为时间和精力缘故,改为【几周读报】

写在前面

之前提到要每周做一次总结,把七天的阅读梳理一次并加上自己的思考。一时想不到特别好的名字,就姑且用『一周读报』吧,虽然土了点,至少能清晰说明这个系列的由来。因为是第一期,具体内容要怎么弄自己也没有一个特别清晰的思路,所以简介中就先把脑中出现的四句古诗拼起来了,也算是一个混搭。

第一期,内容挺多挺杂的,毕竟是攒了小半年的阅读笔记了。与其分类整理成笔记,不如直接过滤一次,以在线杂志的形式分享给大家(非常主观,谨慎阅读)。还是那句话,刚开始尝试做这个事儿,大家如果有任何意见建议,一定不要客气,无论是私聊还是评论,我都会尽量及时回复的。

最后是版权相关的问题,每篇文章我会尽量只做小部分的摘录(后面都会给出出处),如果仍旧觉得不行,那我删掉就是。废话就这么多,我们开始。

技术

对于技术团队来说,“管理”当然必不可少,但“领导”显然更加重要。对优秀的技术团队来说,虽然它解决的不是重复的问题,但工作效率一定是越来越高的,不可能也不应该原地踏步,做到这一点离不开个人和团队的成长。

个人对于技术有不同的习惯和看法,这很正常。但是如果大家在一个团队内工作,这个团队就必须有共同的工作习惯、方式、价值观,身为技术领导,必须有能力、有动力去及时解决这些问题,保证团队从代码规范到架构设计等等问题都有明确决策,帮助大家树立共识并督促执行,同时化解个体的反感——这份工作很不好做,但不得不做。

来自《“技术领导”不等于“技术管理”》

团队的风格建设其实非常重要,正如文中所说的那样,一致且清晰的观念是非常强的上下文,能够极大降低沟通与合作成本。另外就是如何在死的制度和活的人之间找到平衡,很不简单。

所谓“行业”,通常是就公司而言的,指的是公司业务所在的领域。比如“运输”、“零售”、“电商”等等。 所谓“职业”,通常是就个人而言的,指的是个人所从事的具体工作。比如“货车司机”、“营业员”、“平面设计”等等。

通常我们说的“向专家学习”,其实是没有明确方向的,因为专家既有行业专家,也有职业专家。假设你在一家在线商店做程序开发,那么你的行业是电子商务,职业是程序员。选择行业作为发展方向,就应当侧重了解以下问题:电商的应用有哪些特点,在系统的选型和使用上有哪些讲究,哪些问题适合使用什么框架和中间件解决…… 选择职业作为发展方向,就需要侧重了解以下问题:现有的编程语言和框架有什么功能,什么特性,系统有哪些技术指标各表示什么意思,系统大概会出什么问题应当怎么解决…… 注意上面我说的是“侧重”,极度“偏科”的组合是没有市场的。

在这种情况下,行业知识的价值更高也就不难理解了。如果有两个程序员,甲的职业技能更强,用一个月时间把仓储管理系统的响应速度提高了100%,乙的行业知识更多,用一个月时间把仓储管理系统的准确率提高了40%,出货速度提高了20%。对如今电商行业的大多数公司来说,谁的价值更高,恐怕是不言而喻的。

来自《“职业程序员”不必那么“职业”》

这篇文章的思路非常有意思,给我很大的启发,行业和职业之分,确实是值得提前考虑的问题,毕竟『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很多时候技术的改进再大,远不如对业务深入了解之后所做出的调整。总体来说,关键是做事情,要挑最有效率的方式来把事情做好。

今天中国有一次机会,今天可能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不是发明在中国,今天可能最好的CPU也不是在中国,但是中国有可能变成世界上第一个国家,能够真正把计算变成一个公共服务,它对于将来二十年、三十年中国及世界的影响是巨大的。

好时代的三个宝贝:互联网、数据、计算

为什么要感谢互联网,大家千万不要在互联网前面加一个字,不要再互联网后面加一个字,不要有人在前面加一个移动互联网,互联网还是互联网,互联网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了,大到一百年以后,大家还离不开它,还会受它的影响,这是我讲的第一个感谢,因为今天有互联网,它变成了基础设施。 第二件事情,大家要感谢因为互联网出来,有一个东西出来,叫做数据,数据是人类在发现土地、石油以后的另一类巨大的资源,这个资源的发现可以跟人类第一次利用好土地,人类第一次利用好事有,人类第一次知道怎么使用煤相提并论,人类完完全全用了一个新的资源,而这个资源是人本身创造的,不是上帝赐给我们的。 第三个,人类从此从计算机时代走进了计算时代,这个话怎么讲,你要想用计算的好处,再也不用抱着一台计算机回去了,今天一个学生,哪怕你不在实验室,不会因为实验室的老师给你多一百台机器而多干一点,你只是因为是学生而没有资源了,计算给你巨大的可能性让你去发挥创造才能。

来自《中国,是时候为世界技术做出贡献了》

这也是我的态度,所以我想要做开放的云计算课程,因为技术的竞赛实际上就是人才的竞赛,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来冲上这一次时代改变的浪。

社会

“公众知名度会对政治晋升有一定的帮助”,这一点并不出人意料。毕竟,提拔民众熟悉和喜爱的官员,会提升执政集团的形象和公众认可程度。但是,为什么过高的公众知名度反而可能成为一名官员继续晋升的负担呢? 这其中的关键在于,良好的公众知名度很大程度上可以体现为官员的大规模动员能力,而这种动员能力很可能成为给体制的平稳运行带来潜在威胁。这种威胁具体体现在两方面。

一方面,广为人知的官员可能对同僚产生威胁,使同僚产生 “自身利益可能受到侵蚀” 的担忧,这种担忧往往会转化为对高支持率官员晋升的阻碍。 而更为重要的一方面是,公众知名度过高的官员可能会对整个执政体制的统一性和完整性造成损害,特别是他们利用自身的动员能力对体制内部的分歧进行公开质疑的时候。纵观历史,这种备受公众欢迎的 “魅力型” 领袖利用其影响力导致执政者分裂的例子也并不少见。因此,出于维护政权平稳的角度考虑,过于受到关注的官员也可能不被提拔。

来自《“闷声发大财”:东方国家的升官之道 | 政见 CNPolitics》

政治真的是非常让人头疼的问题,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无论是在课室还是在办公室,不了解些基本的道理,是要吃亏的啊。

避免策略性填报志愿给考生和大学带来的双输风险,Lloyd S. Shapley和Alvin E. Roth有好办法。这个办法为他们带来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第一步,考生填报志愿时,将心仪的大学按顺序列表,类似于过往的第一志愿、第二志愿、第三志愿,不同之处是现在这个列表越长越好,至少要有十几家大学,理论上,如果有这个精力,把所有大学都排出序来也行,虽然没必要做得这么绝。 考生需要做的就这一件事,接下来的事交给延迟接受算法。 第二步,每家大学按其招生人数计划向看中的考生发出对应数量的录取通知。优秀考生获得很多通知怎么办?算法为考生自动接受在他的优先列表上排在最前面的大学,并拒掉其他大学。注意,这里是关键,接受是暂时的(tentative),并未最终生效,这也是算法之所以得名“延迟接受”的原因。 第三步,必然有一些大学发出的部分录取通知被考生拒掉,于是,这些大学向不在其第一轮通知名单上的其他考生,发出新一轮录取通知,数量等同于被拒的录取通知数。如果这些考生收到了不止一个通知,已“暂时接受”其他大学的录取通知,则系统再度自动“暂时接受”在其列表上靠前的大学录取通知,拒掉其他。

自由市场概念,与物理学中无外力作用则匀速运动中的物体永远保持匀速运动的概念类似,而现实中多是匹配市场(matching market),即双向选择、并非完全由价格决定而有时完全不由价格决定的市场。这种市场比比皆是:大学招生,宿舍分配,器官分配。Roth的研究,揭示如何激发参与者如实披露其偏好信息,增加市场厚度(thick),减少拥塞(congestion),使市场安全、简便。这些不是象牙塔学问,确能济世。

来自《一个算法解决高考填报志愿难题|BetterRead》

看完这个算法的介绍,感觉非常有趣,通过策略来减少人们选择的恐惧以达到资源的最佳配置,初衷看起来挺好的,但是问题在于,很多时候我们对目前的选择不过是基于不完全的信息做出的,理论上最合理的甚至是自己选择的都不一定是最适合自己的。这样的例子一出,恐怕学生们走入社会会更加不习惯,毕竟很多时候我们心中默认的模式就是零和博弈。

1975 年 6 月 25 日,在总理英迪拉•甘地的要求下,印度总统法赫鲁丁•阿里•艾哈迈德(Fakhruddin Ali Ahmed)宣布全国进入 “紧急状态”(Emergency)。印度共和国翻开了它 “民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对印度人来说,紧急状态的 21 个月,在共和国历史上留下了一个黑洞。它饱含了深不见底的恐怖,让人不忍直视、不愿提起、不想再现。在这 21 个月里,中央政府扩展控制,警察权力膨胀,新闻自由遭到打压,反对党领袖被逮捕入狱,大城市的贫民窟遭到强力清除,上百万男人被送入生育控制营——实施输精管切除绝育术。

基本史实是:1970 年到 1975 年间,印度的经济状况、就业问题和通货膨胀,在古吉拉特(Gujarat)和比哈尔 (Bihar)邦引发了一连串的抗议活动,学生、中产、中上层农民都卷入到了抗议中。与此同时,总理英迪拉•甘地挟第三次印巴战争(1971)胜利后民望高企之势,尝试把自己的社会主义路线大加推广:银行国有化、控制资本和外汇、提高国有企业比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英迪拉甚至不惜将建国以来一直执政的国大党分裂成左右两派,把对手(辛迪加派、右派)从党内驱逐出去。 1974 年,社会活动家斋普拉卡什•纳拉扬(Jayaprakash Narayan,简称JP)在比哈尔升级社运,矛头直指英迪拉政府。借助阿拉哈巴德(Allahabad)高等法院给出的英迪拉选举违规判决,反对力量希望一举夺权。 而英迪拉没有坐以待毙,随即宣布国家进入 “紧急状态”,驱散运动、巩固权力、修改法律,以避免政治危机。与此同时,以高度集权为依托的社会改造(“二十点计划”——包括土地改革,妇女平权, 生育控制等等),也在全国范围内得以推行。 直到 1977 年 3 月,甘地夫人举行大选,本以为胜券在握,但却以失利告终。政府更迭,紧急状态宣告结束,英迪拉也随之下狱。紧急状态的一页,就此在印度历史上翻过。

来自《人们对政治悲剧的记忆靠谱吗?| 政见CNPolitics》

不走弯路大概是不可能的,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情况都不一样,发展的阶段不同其实没有太多可比性,我能理解大家迫切的心情,但是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完成好,而不是在网上撒泼。

如果是个初出茅庐、没什么社会阅历的年轻人,指路型朋友适合他;如果是想合伙做一番事业的,默契型朋友肯定是他首选;如果是想找个分担痛苦失意的人或有强烈表达欲望的人,他们需要倾听型朋友;如果是个价值观已经成熟、事业稳定的人,则会选择互助型朋友。这跟年龄和经历有关。 我现在更倾向互助型朋友,在互助中彼此切磋找到方向,我觉得自己身边这种类型的朋友是最多的。20 多岁,指路型朋友很重要,四、五十岁时互助型朋友更多。在我工作与生活中,与不同年龄层次的人打交道都很多,但互助型朋友变得更多些。在一块讨论,一块做事,共同寻找一些解决方式,也不存在谁给谁指路,也不存在心心相印那么重要。

我们这个圈子的规则:第一,要真诚,要坦率,要赤裸裸。 你不能装,你在这个小范围内再装,那更不是玩意儿!你说人多没办法,你不装一下会影响别人情绪,你装一下可以,但如果就三、五个人你还装,那纯粹是侮辱别人的智商;第二,是不要有功利目的,无所求是最高境界;还有一个游戏规则,就是要谦虚。 水为什么越积越多,因为地势低,低的东西才能吸纳更多资本,在朋友圈子里也一样。你不够谦虚,你总是希望教导别人,加上你再装,基本上很快就被人踢出去了。 所以说,这样小范围地交朋友,真实、谦虚、没有功利色彩,大家都会舒服。坦诚、守规矩、尊重别人、谦虚是很多成功人的共同特点,包括柳传志,包括王石。有些人偶然成功,但他不够尊重人,不够坦诚,不够谦虚,可能对于我们小人物,被玩弄一下也就认了,如果用这种态度待朋友、政府、合作伙伴、大事,恰好是导致他失败的原因。所以我们叫作“谦逊就是遗训”,一定要注意谦虚!

来自《冯仑:上流圈子的交友之道》

说得足够清楚了,关键还是做大写的人,走正道,永远谦虚。

观察

有人问我,中国互联网公司最突出、最强大的能力是什么?我的回答是:运营能力。或者说,中国人对互联网最杰出最具创造性的汉化,就是为互联网添加了强大的中国式运营能力。

中华文化最讲究含蓄,空灵,留白,若有若无,意境深远,怎么到了互联网时代,变得这么密集、迫切、露骨、不容喘息?反倒是美国那些网站,好像传承了更多中华神韵,比如Google的极简首页。

有时候,我怀疑我们的文化中或许存在某种推崇低智甚至反智的传统,这种传统以讥讽、诋毁知识和智力为乐,这种传统将某种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当成智慧,这种传统崇尚以低智的方式解决问题,即使在高智商的人群中,所以那些低智甚至反智的传言总能得到广泛传播。

微信对秩序、纯净、可控的偏执,近乎走火入魔。我觉得,这还是一种「汉化」。

来自《「汉化」互联网》

其实我是蛮支持在一定阶段内利用威权主义建立基本的底线的,哪怕有些矫枉过正都没有问题。不然那么多人连烟都戒不了,真的能够指望通过温和的方式让大家改变?

实力型的活动中,刻意的训练能很有效地提高实力。 在运气型的活动中,我们要记得短期内实力的作用不大,实力再高也不会有立竿见影的反馈。

如果事情充满变数,就关注过程,尽量减少人为的失误 用少量的赌注预防意外的发生,或者投资更高风险的活动。 运气左右的活动,应该避免最优化的策略,因为最优化的策略,灵活性是最低的

当你在竞争中处于优势,你要简化比赛,以压倒性优势战胜对手。 当你在竞争中处于弱势,你要制造各种意外或开辟新的战场,将比赛复杂化。

来自《一个商业院教授给出提高运气或实力的科学建议》

这些有意思的结论其实都可以从概率中这样那样推导出来,或者哪怕是英雄联盟联赛中不同队伍的策略也能看出一二,这也是为什么人人都需要重新学一下概率,尤其是理论结合实际的概率。

春节是中国人口流动最广泛的时间,大量的务工,在大城市工作的人回老家,和亲人团聚,那么,也就是口碑传播效果最好的时刻。 春节是一线城市的热门互联网应用向二三线城市普及的时刻。 春节也是很多人购买新手机,采购新电脑,第一次接触互联网,了解新事物的时刻!特别是从城市回来的人,会给家乡的亲戚朋友,父母,带来这样的一些产品,并教会他们上网,教会他们用智能手机。 春节后,又是一次新的人群融合的机会,很多人在春节后去新的城市,寻找新的机会,以及认识新的伙伴,口碑效应继续发酵。

在春节期间,就会产生一个替代效应。一群人在一起谈论一些互联网产品,或者在一起玩游戏或者刷资讯的时候,他们就会产生一些趋同效应,好口碑的产品就会替代坏口碑的产品。 所以,如果你的产品在春节具有好的口碑,好的传播效应,即便你的产品特性并不符合春节期间的用户上网习惯,但是,你春节后依然会看到数据的一个爆发。

如果你的产品经过一个春节没有增长,甚至下跌,说明用户在抛弃你,你的产品属于被替代的那一类。

总结一下
1、春节意味着大量的人口流动,意味着口碑宣传最佳时机。
2、春节意味着一线城市的应用,热点产品开始向二三线城市及乡村普及。
3、春节存在趋同效应和替代效应,一些好口碑产品会通过春节蚕食竞争产品市场。
4、春节期间大量人开始拥有新的上网终端,开始学习上网。
5、春节后存在大量的人口流动和各种新的社会关系组合,存在口碑发酵的进一步空间。
6、春节营销做到位,全年增长不用愁。

来自《一年之计在于春》

这篇文章非常有意思!之前不怎么会根据『国情』思考,经过这么一点拨,好像开启了新的大门,很多时候技术人员思考问题往往局限于技术,没有在更大的角度上结合更多不同的方面来思考问题,这是我以后需要注意的

知乎上其实牛人还是很多,有些内容也是让人印象深刻,如果我说知乎上没有好的知识,没有出色的人,这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客观的,但是必须实事求是的说,不论是知乎,或者其他任何知识社区,都会存在一个先天性问题,就是,曲高和寡,高质量的内容往往不受待见,而迎合大众口味的才是容易脱颖而出的,在这个前提下,你可以想象,知乎的点赞机制真正鼓励的,依然是媚俗,而不是内容价值。 我通过知乎还是认识了不少牛人,但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只有几百个赞,放在那里几乎无人问津的。 而某些大V的基本知识水准,其实只能用呵呵来形容了。 简单一句就是,从我熟悉的几个领域来看,知乎上有价值的答案,非常稀缺,而很多高票答案,虽然观点符合大众口味,但纯属胡扯。

人们总是倾向于为自己一些很low的欲望或者行为标注一个高大上的标签,实现心理自我安慰。这是我们每个人可能都避免不了的一种自我欺骗,自我麻醉,而成功的市场行为,则完美的诠释了这样的心理诉求。 这就是今天跟读者们分享的观点,也是值得学习的地方。

他们都是很好很好的啊,然而我并不喜欢。

来自《以知识分享为幌子》

在我看来,以目前的民智程度,广泛分享知识是一个伪命题,要多努力才能让别人接受那些本来他们都不想要的东西呢?即使很努力很努力成功了,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对待知识分享的态度,我从来都是姜太公钓鱼,只有愿者,上钩才有意义。

社会在变化,但是有一个不变的本质,就是差异和秩序。为什么在最自由的社会里财富的分布都是幂律的,因为这是一种有效的分配社会财富的方法,能够产生最高的效率。其实如果给信息一个质量评级,画出来的也一定是个幂律函数,最优的信息一定质量稀少,而正常人大部分时间接触到的都是超高量的垃圾信息。

第一,向上走,因为表层wikipedia的那些信息,说到头是人人都可以获取的,而你要能够上升到一个领域掌门人在的圈子里,才能获取真正的信息。名校,还是好的工作团队,无他,都是为这点。即使是辍学创业,也最好是从斯坦福辍。

第二,不要相信凭借自学你可以拥有一且,凭借情怀你可以拥有一切。 你这样觉得的时候都是因为你离它不够近或根本没做。

第三,苦练沟通技巧,沟通也是要练的,就像开头说的,无论你是要追到Lucy还是获取核心信息,沟通都是硬功。

第四,你做了一个选择正确与否,往往看你能够接触到的人和信息的变化,如果你的视野变开阔了,你接触到了一些之前无法发掘的对你重要的信息,通常是一个不错的兆头,反之,你要反思和即时调整。记住,在low的环境里努力再聪明的人都不能保证不low,无它,信息也。

第五,地点决定论,你选择全球一线大都市不是因为工资高,而是能接触的人还有信息,信息,信息。就像纸牌屋里的Frank说的:Everything is about location, location,location. The closer you are to the source, the higher your property value 五道口宇宙中心不是吹的。

第六,不遗余力的挖掘身边的信息不对称性,你所在的地点,还有哪些核心信息你没有接触到,你可以挖掘,不要考虑他们此时此刻的作用,而是想想它们在另一个时空里可能产生的价值。

第七,也是最重要的,做好自己的事,静下心来把自己的事情做到出类拔萃。 真正的高手不会随便和你交换重要的信息,除非你的出类拔萃被他欣赏,这就如同某种社交货币 - 你以一个领域的顶级信息换取另一个领域的顶级信息。

来自《信息格局论》

这篇文章说得很好,我没有什么补充的,在生活中践行这七点吧。

我一向坚持的观点是,所谓的「信息过载」「信息过剩」都是伪概念,如同过去流行过的「信息爆炸」一样,都是不能接受新变化的人给自己的安慰剂,他们不但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还试图想去说服别人。 人们不知道自己接受信息的能力有多强,而总用过去的眼光去评估自己,从而他们得到的结论就是:信息太多了,有点接受不了。很多年轻人这样说,一些年长者甚至也这样说。 但是,自从人类进入互联网时代,每一个网络接入者,获取到的信息量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剧增。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信息革命,所有人都在不知不觉的获益,是这一代人的红利,然而却有人不断的拒绝。

类似的另一种人是看书只看英文版,说翻译版不是原汁原味。说实话,过去我也觉得这样有道理,但很快发现,如果不是文学作品,对于我们这个行业,一本专业技术类的图书翻译的好与坏没那么重要,对付能快速看完,吸收书中的有价值的部分就足够了。没必要去看所谓的英文版,除非你阅读中文速度不如阅读英文快。阅读原版并不意味着你的思维更高级,也不意味着你获取到更多信息。

来自《关于「阅读」和「信息获取」的错误认知》

看得多了了解得多了就会发现其实太阳底下新鲜事是不多的,所以不用太担心错过看起来很重要的『信息』,反正有价值的东西,总是会被翻来覆去说的

互联网教育缺乏强制性。教育是无法完全摆脱强制性的,如果老师布置的作业学生有权不做,教育的效果当然无法保证。但是互联网的“请求-响应”模型天然缺乏强制性色彩:你没有打开浏览器访问对应的网页,对方服务器是不能强制你浏览的。不过好在,这只是PC互联网时代的问题,移动互联网时代,App已经大幅度提升了对用户的触达,这对教育的效果是一个重要保障。

互联网教育的交互性比较弱。根据历史积累的经验我们知道,完整的学习离不开“教、学、练、测”四个环节。各个环节都需要教育者和学习者之间的密集互动——老师单纯讲解、学生死读书、练习没批改、不做测试了解自己的进步,学习的效果都要大打折扣。在传统教育中,老师和学生的密集互动贯穿在这四个环节。但是在互联网的形式下,师生之间交流的形式还非常简陋。比如“老师随堂出一道题,2分钟后收作业看大家结果”这种传统教育中常见的交互,在互联网上并没有很好的实现方式。

互联网教育往往只能利用碎片时间。传统教育往往要求专门集中精力一段时间才有收效,但是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人类已经习惯了碎片化的行为方式。以前上一节课40分钟,但其内容未必需要连续的40分钟才能完成,比如单词、句子的学习,完全可以打散到上下电梯、乘坐地铁的时间中进行。但不是所有知识都适应碎片化学习的,集中学习和碎片化学习的判断标准是什么,现在并不清楚,很多人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人真的是挺贱的动物,一边说要自由,很多事情不强制又做不好,感觉老师和学生的观念根深蒂固得换个说法什么的会好点。

写在最后

第一次尝试,之后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都可能会有很大的变化,不过至少得迈出第一步嘛!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