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生活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有些文章对于写的人来说是有时效性的,比方说这一篇,早一天写感情不够浓郁,晚一天写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只有今天,今晚写,最合适。

虽然明天才是入职的日子,但在我走出飞机的那一瞬间,其实一切就已经不同了,唯一的感慨便是『当时只道是寻常』。决定回国的原因很多,看起来言之凿凿,心里却是惶惶恐恐。不过幸运的是,命运这时候又开始推着我走了。从来没想过有机会自己写一本书,从来没想过有机会自己开一门课,从来没想过有机会自己试着去为母校做点什么,这一切居然在回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都有了预兆,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期待,摩拳擦掌要大干一场了。

从校园走入社会,还是要以『新参者』的态度,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把该做的工作做好。唯一的一点经验,就是如果心中出现了真正闪耀的念头,就一定得相信自己的直觉,坚持做下去。回想起当初第一次接触 Kinect,也就是因为感兴趣,想要多尝试一点,竟有机会去微软参加研讨会。会上又偷偷摸摸混到老师的会场,听了一天质量颇高的报告,虽然具体的技术不太记得,但是一睹大牛们的风采,本身就是特别有意思的体验。后来决定做皮影戏,决定做碳足迹日志,稀里糊涂两次站在全国的舞台上,实话说,当时也并没有太多想法,真的是被所谓『命运』推着走罢了。

不由得想起『三不朽』这个说法,这个标准太高,于我而言,更多是『身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所谓『三不朽』,指的是虽久不废,流芳百世的东西。简单来说就是『立德』、『立功』和『立言』。『立德』即树立高尚的道德;『立功』即为国为民建立功绩;『立言』即提出具有真知灼见的言论。纵观上下五千年,公认的做到『三不朽』的只有两个半人: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王文成公王守仁和曾文正公曾国藩(半个)。孔子不必多说,王阳明和曾国藩,大凡读过《传习录》和《曾国藩文集》的,五体投地便是。

『立德』其实时时刻刻都可践行,但『立功』和『立言』便不是那么简单。对我来说,把书真正用心写好,便是『立言』。比方说介绍处理器架构的章节,为什么只能讲 Intel 和 AMD,只能讲三星和高通呢?我就想加入一节,专门讲讲龙芯,我想让同学们意识到:既然是中国人写给中国人的教材,就要有中国人自己的东西在里面!『立功』其实也正是在三藩时曲鳖爸爸特别跟我强调的事情:做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有利的事情。对我来说,把工作上的事情做好,把课程设计好,让我们的公司更有竞争力,让我们的教育和国际接轨,便是『立功』。

最后就用胡适先生在少年中国学会上的演讲,原载于 1919 年《少年中国》第一期的两句话来结尾吧。

如今我们回来了,你们看便不同了!
这便是少年中国的精神。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