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系列】历史、剧情与避难所

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


历史

1947年:未被发明的晶体管改变了一切 1947年以前,《辐射》世界与你所了解的本时空历史完全相同。农业文明的建立,历次革命的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响了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又被1945年8月落在日本的两颗原子弹所终结……时间线变故的第一个真实迹象出现在1947年,尽管它并不起眼,实际上当年的《辐射》宇宙中并未发生什么特别有趣的事件。而之所以把它认定为蝴蝶的翅膀,是因为人们没有像本时空里一样,在这一年发明出晶体管。 如果你不知道晶体管是什么,不知道晶体管为什么很重要,那么可以简单感受一下,此刻你能够阅读本文就要拜这些用途广泛的小元件所赐。它是现代电子工业的基础,使人们几乎能为所有东西开发出更小巧、更廉价的款式。晶体管让笔记本电脑的出现成为可能,它为微处理器的研发铺平了道路,否则你永远不可能把计算机装进口袋。 但是在《辐射》世界里,晶体管一直要等到2067年方才问世,这意味着社会结构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辐射》世界里的计算机体量才显得那么庞大,数据存储在磁带上,屏幕界面单调得不得了。说实在的,有人认为《辐射》世界看起来像被锁进了50年代的囚笼;没错,从技术上讲,它确实如此。

1961年:NASA不复存在,卡尔·贝尔成为进入太空第一人 巨大的技术差异出现之后,本时空与《辐射》世界未来几十年内的时间线走势仍然保持了大体一致;前者拥有体积更小的收音机,但这尚不足以对国际事务造成严重影响。“太空竞赛”开始后,临界时刻出现在1961年:当年5月5日,卡尔·贝尔搭乘“迪法恩斯7号”进入太空,在葬身归途之前成为第一个离开地球大气层的人类。

这事儿听起来好像是高中历史课本里早已被你遗忘的一件琐事,然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它并不是,因为压根儿就不存在卡尔·贝尔这个人。实际上,第一个太空人是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他在1961年4月16日升空,但在《辐射》时间线上,不会再有这次发射了。此外,NASA与“阿波罗11号”(尼尔·阿姆斯特朗搭乘的第一艘载人登月飞行器)双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美国宇航局(USSA)与“勇士11号”。美国仍然把人类送上了月球,但在此之前……

1969年:美国被划分为13个联邦 如果说晶体管的缺失与卡尔·贝尔的出现是时光轨道上无意义的轰鸣,那么美利坚合众国的联邦分区就像一辆高速列车般碾碎了我们熟知的历史。在冷战与赤化恐慌中,美国为确保自身免受东方阵营侵占采取了许多激烈措施,最终将国家分成13个不同的区划。 最初,这只是一套重组策略,划分国家以使各地区在资本主义光环笼罩下更好地发展,消弭共产主义的威胁。但是联邦政府能够支配的资源过于有限,各联邦为了自身利益迅速掀起内斗。为取得国家最高当局的特别关注,持续将近一个世纪的明争暗夺由此开始,并随着石油资源日趋枯竭而不断加剧。

2037年:“巧手先生”系列机器人投放市场 为避免机器人因外观与人类过于相似而落入“恐怖谷”,通用原子能国际公司(General Atomics International)发布了“巧手先生”(Mister Handy)系列机器人,它看起来像章鱼和童年时你幻想隐藏在床板下的怪物的组合体。巧手先生的火箭推进力量是普通人类的两倍,精悍的魅力抵得过4只壮汉,该系列成为美国与墨西哥地区销量最高的机器人管家品牌,得到了一般家庭的广泛接受。 巧手先生的风靡还催生了戈德弗雷(Godfrey)、沃兹沃斯(Wadsworth)与科兹沃斯(Codsworth)等各类型号。呃哼!(严肃脸)这些型号以核能驱动,可以自我修复,当不可预测的核事故发生时,可以充当最好的人类管家。

2044年:核子可乐的诞生、换味与流行 美国民众因为整天担心核弹会从天而降砸破自己的天花板,所以总感到焦躁不安,他们极其渴望一种荣耀、振奋的资本主义象征,好把忧虑一扫而空。于是在2044年,混合了12种不同水果口味的碳酸饮料——核子可乐诞生了。 而就在当年,因为发生了西番莲水果大饥荒(the Great Passion Fruit Famine),这一味关键的原料不得不被除去,核子可乐的风味产生了巨大变化。但是粉丝们很快就适应了新口味,核子可乐迅速成为全国最流行的碳酸饮料品牌。在未来25年中,核子可乐贩卖机铺遍了美国的每个街角,它的瓶盖成了人们习以为常的垃圾。

2051年:美国为保石油供应入侵墨西哥 近一百年前,美国石油供应第一次出现后继乏力,如今它终于采取了决定性(与争议性)的行动,放弃了替代能源,转而入侵墨西哥。多年来,美国一直对它的南方邻国施加压力,督促其提升石油产能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这一次,美国借着巩固墨西哥政权及防止污染扩散到美国土地的名义占领了墨西哥。 墨西哥无法抗衡美国的军事力量,最终只能放任自然资源被源源不断地榨取,输送到北部边境的彼端。人们相信,由此引发的粮食短缺最终影响了对美国的供应,导致丹佛与科罗拉多的暴乱,但这一猜测并未经证实。

2052~2053年:资源战争打响,美国全境开展隔离检疫 石油短缺最终引发全球恐慌,资源战争(the Resource Wars)打响了,不同国家为了剩余资源展开厮杀。欧洲联邦(“欧洲联盟”在命名投票中仅以微弱票数落后)因中东地区的供应量减少而对其展开全面入侵。恐怖分子间谍毁灭利用地区动荡的时机发动多轮局部小规模核打击,以色列特拉维夫市遭到毁灭。联合国无力控制动荡不安的局势最终解散,美国则开始蚕食中立国加拿大,没有人知道澳大利亚发生了什么。 时局动乱期间,中国特工潜入了一所位于胡佛水坝的军事实验室,窃取了挥发性生物制剂“极限115号”的样本。装有病毒的药瓶在丹佛的一个公共广场上被打碎,以“新死病”(the New Plague)为名的变异病毒开始传播。仅科罗拉多即有20万人死于此病。美国政府发起了一场全国范围的隔离检疫,并建议美国公民停止“冰淇淋社交”。

2054年:避难所科技公司为极端邪恶目的营建首批避难所 作为“避难所行动”(Operation: Safehouse)计划的一部分,政府委托避难所科技公司(Vault-Tec)建造122个被称为“避难所”的公共防辐射沉降物掩体,以备核打击发生时用来保护美国民众。建造目的是在长达900年的时间里维持人口繁衍,等待地面世界恢复。多数避难所均配备了昂贵的起居寓所、园圃与净水处理厂。随着核战争的威胁在大众观念里逐渐消散,一些避难所中关键的生命维持系统被舍弃了,腾出的空间被用来建造奢华的功能间,如钢琴酒吧和地下围猎保护区。 不幸的是,美国政府实际上并非博爱的慈善家,他们对平民的安危不感兴趣。相反,多数避难所其实都是精心设计的社会实验场所,上层人物(如美国政府成员与他们的后代,后世称其为“英克雷”)借此确定重回世界聚居的最佳行动步骤。结果——我们不妨举例来说——避难所的设计目的其实是把人们分隔为不同群落,有的让他们暴露在辐射中,有的则创造一个完全由孩子组成的社会,他们都被一个机器人保姆看管。所有的避难所都由监督者(Overseer)监控,并把结果数据传送至英克雷总部。

2059年:首例真正的人工智能诞生 尽管此前世界上有许多充满未来主义风格、能够占满一间小屋的超级电脑,但直到2059年,第一例真正的人工智能才降生世间。这台机器的确切天性已无法得知,因为其创造记录在之后几年内相继遗失,它可能是一种新型的ZAX系列学习计算机(能够实现自我意识,会在棋类比赛中作弊,尽管它完全没必要那么做)。而更进一步猜测,它甚至可能就是约翰·亨利·伊登(John Henry Eden),这台自主产生的ZAX计算机被编程用于存储美国历史的数据,它基于之前历任美国领导人的样本塑造了自己的人格与履历。之后,他还自封为美利坚合众国总统。 这一意外突破引发了改进人工智能的热潮,最终创造出用于日常使用的人形机器人与情感计算机助手。一些机器的拟人程度非常逼真,很难辨别它们是否是人类,甚至人形机器人自己也说不准。

2060年:欧洲内战爆发,中美两国逐步扩军 中东的石油资源枯竭后,因不能获得足够的燃料来满足需求,欧洲联邦解体了。残余民众集结军队组成民族国家,为联邦昔日的资源大打出手。 一个重要的世界性区域陷入了惨烈的内战,而苏联、南美、非洲、澳大利亚却对此作壁上观,中美两国继续无节制地开展军事活动。两国不断增长的石油需求使国际外交紧张局势不断加剧。

2063年:避难所疏散演练启动后遭遇“狼来了”困境 首批公共避难所竣工后,美国各地都掀起了常规疏散演练运动。尽管官方宣称这套安全预警措施合乎公众保护的目的,但在建的122个避难所只够容纳总人口中的一小部分。避难所安置的最佳候选人确定后,当事人会收到其已入选计划的秘密通知。 随着演练频率不断增加,参与紧急疏散的人数却越来越少。民众臆断空袭警报系统并无大用,只是用来通知一次又一次的演练,于是他们不再认真对待,把时间用到了其他事情上。

2065年:罗伯特·豪斯预见未来,并采取激进措施保护全球最重要的城市 内华达工业巨头家族的孤儿、企业家、技术天才,早在罗伯特·豪斯于2042年成立罗博科工业公司(RobCo Industries,即哔哔小子系列电子产品的制造商) 之前,他的人生成就清单已经足够丰富。没人想得到他居然还是个当代诺查丹玛斯。2065年,他经过大量计算确定地狱凶兽将在50年内挣脱束缚来到人间。 意识到一切都将毁灭,他想出了一个计划,要把自己钟爱的故乡拉斯维加斯从即将到来的末日中拯救出来:用尽一切财力买到最先进的国防科技来武装这座城市,并确保自己身处其中主导这项工作。豪斯的身体被冷冻起来,大脑则被接入一套安装在“幸运38酒店”(the Lucky 38 hotel)的巨型计算机网络。在那里,他可以控制整座城市的防御系统和庞大的安防机器人部队。万事俱备后,眼下只欠一块专门设计的铂金芯片,这块芯片可以使豪斯与安防操作系统自动升级,在未来几十年内正常运转。然而,芯片制作过程相当复杂,工程师们需要的时间比豪斯要求的多了一点点……所以结果并不如人意(芯片运输途中恰逢“超级大战”爆发)。

2066年:中国进入阿拉斯加主张石油资源所有权,中美战争爆发 为防止国内基础设施因燃料短缺而停运,中国付出了艰巨卓绝的努力,采取双管齐下的方式,一方面在太平洋寻找深海石油资源,一方面与美国政府举行谈判试图建立贸易关系。但是美国拒绝分享石油,并故意破坏了中国的海上开采作业。于是,中国对富油区阿拉斯加发起了全面进攻。 尽管美国在当地严密布防,然而中国还是占领了安克雷奇并控制了纵贯阿拉斯加管道,这条管道是美国获得国内石油供应的唯一途经(在德克萨斯资源枯竭之后)。为驱逐中国军队,美国政府为安克雷奇前线的所有士兵配备了看似笨拙但实则高效的能源装甲(T-45D)。然而复杂的连锁反应产生了,此前美国曾迫使加拿大提供补给并允许美军入境,不断被消耗的加拿大军队为尽快结束战争而攻击了纵贯阿拉斯加管道。

2072年:美国吞并加拿大 为了让加拿大明白“不适举动”的后果,美国组织了一场精心策划的军事行动,强制吞并了其北方邻国。在被美国宣示主权的新领土上,公民被剥夺了权利,全体抵抗者被集中处决。 美国的战争罪行画面被传送回国内,引发了骚动与叛乱。直到资源耗尽,全境几乎被完全占领,加拿大终于全盘接受美国的吞并要求,占领由此宣告终止。

2073年:英克雷建成波塞冬石油钻井平台预防核战争 蓄意破坏中国太平洋的开采作业,并宣布占据全世界最后一块未经染指的石油资源之后的第7年,美国政府委托燃料界巨头波塞冬石油公司(Poseidon Oil)建造一座最先进的钻井平台。表面上,美国在借此表现对石油资源的支配和(具有严重争议性的)宣示,但该平台同样也是英克雷的独立作战基地;他们可以在这里管理避难所,即便在核打击发生时依然能够保证生存。 虽然平台很适合作为防核辐射尘的避难所,但英克雷的最终目的是重回大陆聚居,或是在确认所有宜居环境全部毁灭后进入浩瀚的太空中寻找一颗新的行星进行殖民。为此,英克雷在2076年占领布卢姆菲尔德航天中心,夺取了“赫耳墨斯13号”航天飞机。但是他们无法正确操作飞船,所以放弃了计划的第二阶段。

2074年:美国地面部队在中国登陆,华裔美国人被送往集中营 尽管美国政府对民众保证,与中国之间的战争(以及所有资源损耗和反人类的罪行)完全出于自卫,它还是向中国大陆派出了大批部队,组织了戈壁沙漠和长江上的军事战役,最终美国军队深陷大陆战争,并且进一步加剧了国内资源消耗。但是,顶级T-51b能源装甲(外观好像很眼熟)的送达扭转了攻势,使美国军队获得继续在中国推进的动力,占领了南京与上海。 与此同步,所有居住在美国的华裔被送上前往西南部邦联(Southwest Commonwealth,包含南部加利福尼亚州和内华达州)著名“小扬子江”集中营的船只。除了一些骇人军事实验的细节,这一时期几乎没有保存下来的资料。

2077年:西部科技制成“超级变种人”病毒,美国军事濒临崩溃 英克雷影子政府命令国防承包商西部科技(West Tek)研发一种能够让美国士兵免疫任何传染物的生物制剂。这将有效地保护军队并治愈“新死病”,当然他们对前者的兴趣远大于后者。潘-免疫病毒粒子项目(the Pan-Immunity Virion Project)早期试验所产生动物样本的肌肉群与大脑活动得到大幅增强。由此,该项目目标被立即调整为创造超级士兵,项目被移送至加利福尼亚州的马里波萨秘密军事设施。 最终产生的病毒被命名为强制进化病毒(F.E.V.),并开始在军事人员身上进行常规试验。但是项目指令被泄漏给了保卫基地的士兵诱发了守卫部队兵变,研究人员被处决,部队宣布马里波萨脱离联邦(后续还引发以技术治国的钢铁兄弟会的诞生)。此时的两线作战已使美国政府疲于奔命,无法平息民众间的暴乱与示威,基地脱离并未引起它的重视。

2077年:“超级大战”(the Great War)终结人类文明 人们不知道是谁按下了引发战争的第一颗核弹的发射按钮(但已经存在一些非常有料的猜测)。一颗未做记号的核弹在射向一个非公开目标的途中被发现,引发了美国、中国与苏联的全面军事打击,他们同时发射了各自的核弹。历时两个小时的齐射释放出巨大的能量,改变了地球地理形态和构造板块运动,水资源被蒸发或者毒化,射入大气层的残骸彻底改造了行星气候。 人类社会几乎毁灭了,后世将这场浩劫称为“核火风暴”(a nuclear firestorm)。在美国,许多民众认为当天的空袭警报仅仅是另一场演练的通知而没有及时转移。避难所关闭时,只有极少数被选定的候选者进入,避难所之外的候选者在之后的乱局中死去,或因辐射而遭受可怕的变异。许多避难所的装备不足以应对惨烈的核灾变,在之后的几十年中崩溃了。人类文明逐渐消亡。

2161年:向前,故事开始 2161年,放逐者(the Vault Dweller,他的经历被记录在备受人们喜爱的传记《辐射》中)离开13号避难所,去寻找避难所中破损净水芯片的替换物。他和伙伴们在旅途中发现一处地狱版的人类文明,它依然存在于旧日辉煌的残骸之上。180年后,他们的孙辈获选者(the Chosen One,闻名于《辐射2》)走遍废土寻找伊甸园创造工具,并向英克雷的余孽施以正义的制裁。 社会开始再度成型,以一种残破和混乱的方式。2277年,独行者(the Lone Wanderer,《辐射3》)逃出101号避难所寻找父亲,为人类社会奉献了重建中最需要的东西。5年之后,信使(the Courier,《辐射:新维加斯》)得到罗伯特·豪斯的铂金芯片,他决定了美国西南部最后一个真正的人类都市的命运。或许也是在这一年,幸存者(the Sole Survivor)走出了111号避难所,承担起重建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的使命(将于《辐射4》中呈现)。200年过去了,这座城市几乎已被夷平,出乎意料的是,人类依旧继续顽强地生存。

2162年:核子可乐仍然是美国最流行的饮品 虽然这段时间拿到的陈货都有些跑气,但请畅饮这一瓶满满的辐射吧。

名词解释

  • Vault Dweller = 放逐者【辐射1主角】
  • Chosen One = 获选者【辐射2主角】
  • Lone Wanderer = 独行者【辐射3主角】
  • Courier = 信使【辐射:新维加斯主角】
  • Vault-Tec = 避难所科技有限公司
  • Vault = 避难所
  • Overseer = 避难所监督
  • Ghouls = 盗尸者【僵尸】
  • Raiders = 匪帮
  • Fiends = 匪帮
  • NCR = New California Republic【新加州共和国】
  • FEV = Forced Evolutionary Virus【强制进化病毒】
  • BOS = Brotherhood Of Steel =钢铁兄弟会
  • Enclave = 英克雷军

在《辐射》系列中,避难所【Vault】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设定。就命名而言,这些避难所似乎是用来拯救面临核战的人民,但事实上,避难所根本就不是被设计来解救美国人民的【The Vaults never meant to save anyone】。

在2077年,美国人口几乎有4亿,这需要将近四十万个像13号避难所那样规模的避难所才足够容纳。但那样的避难所只建造了122个。在这122个避难所之中,只有17所是在实验控制之内的,也就是说只有17所避难所是有条件让公众生存的,而其他的则是一系列的社会实验,被用来观察少数的被选中居民。

建造这些避难所真正的原因是看这些被挑选出来的人们如何面对孤独,以及他们在避难所打开之后如何重新开拓殖民地。这些避难所分别被设定为不同的条件,只有极少数处于正常的物理/社会状态。

《辐射》的游戏过程中,对避难所的探索是很重要的进程,基本上直接关系到游戏的关键发展甚至结局,更多优秀的支线剧情在这里获得展开,这也是《辐射》系列的魅力之一。

NON Vault-Tec【无编号避难所】:

L.A Vault【辐射1】

本身是Vault-Tec的演示用避难所,并没有实验计划。在FO1中被埋藏在Cathedral下,是Master的居住地。2162年,Master及其军队在FO1中被放逐者摧毁,此地被废弃。

Secret Vault【辐射:钢铁兄弟会】

秘密建造的避难所,不在122所避难所的编制计划内。居民是Vault-Tec的高层,其用途是开发新科技及研究FEV病毒【强制进化病毒】。

Vault Prototype【辐射:钢铁兄弟会】

德州钢铁兄弟会本部。此地似乎是Vault-Tec的技术储备地,在整个避难所计划中占据重要位置。在这里发现了一些重要的战前科技,如计算机、激光栅、武装机械人及全息设备等。这些科技设施被用来训练兄弟会新人。

Unfinished Vault – Fake Vault 13【辐射2】

伪13号避难所是一个有着避难所施工痕迹的小山洞,但直到核战之前也未能完工。预定可容纳人数未知,但它绝不是最终的13号避难所。鉴于它并未出现在122座避难所的计划中,可以认为它也许是Vault-Tec的人员为自己修建的秘密避难所。需要注意的是,伪13号避难所的洞穴和真13号避难所看起来非常像。

Securitron Vault【辐射:新维加斯】

该避难所是Mr. House的私人避难所,用来控制他的机械人军团,位于Mojave Wasteland 上的旧气候监测站下。此地恰巧是凯撒军团大营所在地,军团成员试图通过钻探和爆破来进入它,但都没有成功。信使【FNV主角】可以用所获的白金筹码进入这里。

Vault-Tec【计划内避难所】

Vault 0【辐射战略版】

位于科罗拉多夏沿山。与庞大的避难所计划中其他避难所不同的是,这里被设计为可轻易容纳十万人的巨大地下空间。它的存在并不是为了进行人类实验,而是作为尖端科技力量的保留地。0号避难所中包括有停机坪、仓库与工厂,这些设施及其它设备将为未来的避难所成员和英克雷军服务。

另一项令人瞩目的内容,是0号避难所在低温条件下储存了美国战前许多天才的大脑。这些大脑与一座叫做“Calculator”的超级电脑相连,该电脑具备与其它所有避难所通信的能力,并通过超高的智能对核战幸存者和避难所居民进行教育和培养。应当注意的是,这一方式与英克雷的理念有着相当的分歧。

Vault 3【辐射:新维加斯】

3号避难所是一个受控制的避难所,计划于十年后开启并进行地面重建。但实际上该避难所的设定是永远关闭。然而,由于机械故障导致的洪水泄露,使3号避难所的居民不得不打开大门。

起初,他们通过和外界住民进行贸易来往度过了一段时间。生意很顺利,居民们也过得相当不错。然而,这也使游荡在废土上的Fiends【匪帮】盯上了他们。由于没有设立任何的安全措施,因此Fiends迅雷不及掩耳地扫荡了这里。在这场屠杀中,似乎没有任何居民生还。后来,它成为Fiends在Mojave Wasteland上的据点。

Vault 6【辐射:极端】

避难所计划中的一个,设立于华盛顿的Mount St. Helens。由于游戏并未开发完成,因此它的设定从未被公布。

Vault 8【辐射2】

位于西内华达,设计容量约100人。它是一个受控避难所,被设计为当收到外界的“污染清除”信号后打开,释放出人群以开拓地面殖民地。2091年,8号避难所正式开启,人们用G.E.C.K【伊甸园创造器】创造了肥沃的土地。这里最终发展为地下掩体市,亦是避难所计划中少数几个获得成功的社会实验之一。

在开启数年后,原本的避难所被改造为公民医疗中心【可能是废土上除英克雷军与钢铁兄弟会之外最好的】,动力源【虽然核电厂不能无限期支持这样一个大型居民点】,信息集结点【包括中央电脑与服务器】以及为城市提供储存用空间等等。

Vault 11【辐射:新维加斯】

被用作尝试特殊社会形态实验的一个避难所。该避难所的规则是:所有人都将被封闭在避难所中,并且在每一任Overseer【避难所监督】的任期结束时,必须有一个人进入监督办公室的地下密室中充当牺牲品【祭品】,否则避难所电脑将自动处决所有居民,但电脑并未强制要求牺牲者必须是Overseer。

从主控电脑中第一个知道该规则的是首任Overseer。当他将这一消息公诸于众的时候,每个人都感到恐惧、震惊和愤怒。作为回报,Overseer成为了第一个祭品。当他发现,用来打开牺牲室大门的密码是他老婆的名字时,他才知道他进入11号避难所的真正身份并不是避难所监督,而是第一个牺牲品,他走进地下通道的时候哭得像个孩子。不管怎样,规则不可违逆。从此以后,每一任的Overseer都将成为牺牲者,并通过民主选举的方式选出【当选者通常是被视为威胁或背叛了避难所住民的人】,直到最后。

随着选举的进行,11号避难所里被贴满了各种宣传海报。但与普通意义上的选举不同的是,每个被提名的候选人都展现出自己的愤怒和焦虑,他们竭力宣扬自己的清白,将火力引导至他人身上,彼此揭露罪行并设法证明别人更有资格去死。

选举过程中,利益集团逐渐形成了。几个不同的选举集团通过他们的人数【选票数量】优势来分享避难所中的控制权,统治、威慑和谋害其他的居民。在某年度的选举前,最强的团体“正义团”【The Justice Bloc】中的控制者与一个名叫凯瑟琳•斯通【Katherine Stone】的成员发生了纠纷。这些人威胁她,如果她不为“正义团”里的人提供性服务的话,就会选她的丈夫纳森•斯通【Nathan Stone】作为祭品。为了丈夫,凯瑟琳在无奈之下顺从了他们,但她依旧非常爱她的丈夫。在后来发现的一份审讯笔录中,当审讯者试图称呼凯瑟琳为“凯特”【Kate,Katherine的昵称】时,遭到她的回绝。她坚持只有她的丈夫斯通先生才能叫她凯特。

凯瑟琳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的丈夫逃离厄运,但出乎意料的是,“正义团”的这帮人依旧选了纳森•斯通作为祭品。或许是因为斯通先生的某些事犯了众怒,或者是所有人都试图保住自己的性命,总之,他即将走上死亡的道路。而不愿意和丈夫永别的凯瑟琳在别无退路的情况下,选择背水一战:她开始暗杀“正义团”的成员,并毫不在意被别人发现。避难所中的安保人员很快抓住了她,而她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更将作案动机、理由和计划和盘托出。令人惊讶的是,当被问及选民是否会因此而动摇时,她坚信自己会赢,原因就是11号避难所的选民们总是得作出一个选择来让自己“能够活下去”,当然,是跟这种充满罪恶的选举一起。

为了惩治凯瑟琳的罪行,她被选举为新任Overseer。利益集团认为这是结束这场风波的最好办法,但凯瑟琳再一次让他们吃惊了。她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颁布第745号监督令,取消一直以来的选举程序,并强制以后的Overseer必须由计算机摇号随机抽取。这样一来,“正义团”与其他依靠选举程序谋生的利益集团就将彻底失去依靠投票来威胁他人和控制避难所的权力。每个团体内的成员都害怕被选中,尽管如果他们被选中之后还可以利用Overseer的权力撤销这条法令,但由于长期以来避难所内的社会结构完全依靠选举程序构成,在失去共同目标后的动荡中,团体的组织很快就会分崩离析,而且夜长梦多,每个人都完全无法相信他人。

在彻底的恐惧下,“正义团”决定发动一起武装政变,逼迫凯瑟琳收回成命。冲突很快扩大,蔓延到整个避难所,比比皆是的沙包、壁垒和掩体将这里彻底变成了街垒战场。避难所中随处可见尸体与骷髅,没人知道这场激烈的战斗持续了多长时间,又有多少人死于非命。由于避难所大门是封死的,在战斗中没有人可能从这里逃出去。

那么,在Overseer办公室地下通道中的牺牲室【祭坛】中,究竟是什么景象呢?当Overseer向主控电脑输入密码之后,他的办公桌会缓缓升起,露出那条通道。与想象中不同的是,这条道路不仅不会令人毛骨悚然,反而充满了明亮的灯光。一旦进入通道,便会有语音提示欢迎牺牲者前来,并引导他走向牺牲室。牺牲室里放着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而桌子上放置着一台投影仪。一旦牺牲者在椅子上坐下,投影仪便开始播放影片,并将房间的门自动上锁。

影片的内容是温馨而人性化的,伴随着娓娓动听的旁白,它在宽慰牺牲者:你也许还在愤怒或沮丧,但这已不重要;你的人生并非虚度,而是充满了值得纪念的回忆片段;为所有人而死,是你令人钦佩的勇气;下一个牺牲者将过得更好。当牺牲者沉浸在感伤与温暖的气氛中时,灯光被切断,影片戛然而止,室内陷入一片黑暗。

献祭在这时开始:房间两侧的墙壁自动开启,里面的安保机器人与自动机枪,在几秒钟时间内将强大的火力倾泻到正中就座的牺牲品身上。没有人能逃过激光和重机枪的火网,每年都不例外。机器人的脚下堆满了尸骨。

但是,如果有人解决了这些突如其来的杀手,就会发现在侧面还有一个小房间,这里放置着避难所的电脑主机,通过主机可以解除牺牲室的门锁。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另一份关于避难所规则的解决方案。在一份叫做“自动解决方案反馈”【Automated solution response】的文档中能够了解到:当避难所居民拒绝再定期派遣牺牲品时,牺牲献祭将会结束。避难所电脑会正式公布:根本没有人需要被牺牲,电脑也不会杀死所有人,作出拒绝牺牲的决定的人们将被称赞为“人性的光辉之举,人类的指路明灯”。与此同时,避难所大门也将被开启,居民可以离开这里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只是在此之前需要首先跟Overseer确认外界环境是否生存,并获得他的同意。

总之,避难所电脑主机的另一份记录中显示,当全体避难所居民作出了“拒绝派遣牺牲品”的决定时,他们总共只剩下5个人。这幸存的5个人在避难所门口留下了一份录音,他们发生了最后一次争执:其中1人试图说服其他4人离开这里并将最终结果告诉外界,但发现了最终试验目的并已经对人性罪恶心如死灰的4个人拒绝离开,并希望自杀。

录音带最后是四声枪响,再之后的事情就没人知道了。如果有其他人来到11号避难所的门口,会发现地上躺着四具骷髅和一把手枪。究竟是哪个幸存者离开了这里,踏入茫茫的废土?他的身世由来与最终命运,将成为永远的谜团。

11号避难所的任务设计师是来自Obisidian的Eric Fenstermaker
,他还写了维罗尼卡的对白文本。该任务的创作灵感来源可能是“米尔格拉姆服从实验”【即著名的“服从电击实验”】。

Vault 12【辐射1】

位于加州Bakersfield,设计容纳人数1000人。为了研究辐射对被挑选出来的人们的影响,这个避难所的大门被设计为永不关闭。然而在战前,12号避难所却被宣传为“Bakersfield的地下大都会”。事实上,这里的设计确实非常舒适,看似能够为城市居民在战时提供前所未有的保障,这里的净水系统每天能够供应超过15000加仑的纯净饮用水。

2077年10月23日,当核战爆发后,由于其它避难所都已经被封闭,Bakersfield的居民们试图强行进入12号避难所寻求保护。由于没有隔离措施,所有人都遭到大剂量辐射,成为Ghoul【盗尸者】。2083年,在核战中幸存下来的Ghoul走出避难所,创建了Necropolis【大墓地】。2162年2月13日,放逐者在这里得到他需要的净水芯片,他的同伴IAN替他挡下一个超级变种人的扫射,不幸身亡。

Vault 13【辐射/辐射2】

位于北加州。2063年8月动工,2069年3月完成。设计容纳人数1000人,计划封闭时间10年。实际上由于英克雷的避难所实验计划,这里与世隔绝长达近100年。事实上,英克雷曾计划把这里封闭200年,以研究长期孤独对人类的影响。

13号避难所初始预算4000亿美元,最终造价为6450亿美元。它配备了思考式超级电脑,主能源来自地热,备份能源是通用原子能核动力系统。避难所拥有完整的建筑设施,包括无土农场、地下河净水设备、可装备10人的防卫型武器,以及在封闭期间使用的沟通、社交和娱乐媒介。另外,13号避难所多配置了1个G.E.C.K,却没有备份的净水芯片。

2161年12月5日,由于唯一的净水芯片损坏,Overseer【避难所监督】将放逐者【辐射1主角】踢出避难所,命令他去寻找芯片,这个任务必须在2162年5月10日前完成。Overseer给放逐者标明了15号避难所的位置,并为他的冒险提供了一把枪和几粒子弹。

放逐者最终战胜了变种人的威胁,完成了任务,却被避难所告知“你是个英雄,但你还是要离开。”他和一些追随者离开避难所,走向漫漫荒原,并于2167年8月在加州北部建立了一个叫做Arroyo的小村庄。

2188年10月,放逐者有了一个女儿。2208年1月16日,在完成了对旅程的回忆后,放逐者消失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这给Arroyo部落留下了神秘的传说。在他们的后辈中,13号避难所被称作“HOLY 13”,包括放逐者留下的避难所制服与手枪都成为了神迹。2210年1月,放逐者的女儿成为Arroyo部落长老。

2241年7月25日,为了拯救村庄,获选者【辐射2主角】进入神殿开始试炼,并于7月27日通过试炼,穿上放逐者的制服离开村庄,前往13号避难所寻找G.E.C.K【这一任务必须在2254年前(13年内)完成】。

2242年5月15日,英克雷侵入13号避难所,激活它的中央电脑并宣布已经到了离开避难所的时候。当时的Overseer Martin Frobisher把避难所居民集合起来准备离开。5月16日,避难所大门开启,得到了英克雷士兵机枪弹雨的“欢迎”,这就是辐射2片头的那一幕【事后的调查显示是:一名士兵因“过度紧张”扣动了扳机】。总之,英克雷士兵杀死了3名“拒捕”的居民,并把所有人都带到了美国政府秘密所在地海神式导弹油井。根据对13号避难所记录的研究,英克雷制订了提前结束战争的计划。

2242年5月17日,英克雷将一队死亡爪放入13号避难所中以杀死所有调查那个避难所的人,借以隐藏英克雷军来过避难所的事实。其它死亡爪被派到13号避难所周围的沙漠中以确保没有任何生还者或证人。出人意料的是,这些死亡爪具备的高度智慧让他们作出了不同的选择:他们以包容的心态允许许多人在避难所中和他们共同生活。大约1个月之后,英克雷军首席战斗兵器Frank Horrigan【法兰克•荷瑞根】带队重返避难所,杀死了所有的死亡爪,只剩下离开避难所与获选者共同游历废土的Goris【革力士】。目睹惨景后,Goris发誓要为族人复仇。

2242年秋,获选者从三藩市乘坐油轮潜入秘密油井,救出了部落村民、避难所幸存者,杀死美国总统并引发核爆,辐射2结束。13号避难所的幸存者与Arroyo村民共同新建了村落,获选者成为了长老。

Vault 15【辐射/辐射2】

与其他避难所一样,15号避难所是英克雷军宏大的社会实验计划场所之一。它是第一个被建成的避难所,也是唯一可靠、安全并堪称完美的避难所。15号避难所预期封闭50年,被塞入了大量超过设计总人口数目的居民,而且这些居民的文化与意识形态之间存在着极端剧烈的冲突。

有意识的社会实验最终造成了15号避难所的族群大分裂,一共产生了4个组织:Viper【毒蛇】、Jackals【豺狼】和Khans【可汗】。这三个组织最终成为了在废土上游荡的匪帮,而第四个组织则在避难所以西几英里的地方安营扎寨,并建立了名为Shady Sands的村庄。它就是New California Republic【新加州共和国】的前身。

随着三股势力年复一年的不断交战,15号避难所的设备逐渐年久失修。当放逐者【辐射1主角】到达这里试图寻找净水芯片时,它已经完全丧失了电力,还有塌方、水患等严重问题。

过了大概80年,在Shady Sands成为NCR之后,废土上的人开始迁移到15号避难所附近并逐渐形成了一个小棚户村。不久之后,一个名叫Darion的人和他的手下进入了避难所,并开始修复原有系统,以帮助居民获得食物、水与其他帮助。这使得居民们有足够的优势来拒绝NCR提出的合并请求,甚至都不让他们进入避难所。

然后,获选者【辐射2主角】来了。NCR总统Tandi【坦蒂】雇佣获选者潜伏到15号避难所的村子,其目的是至少让居民允许NCR进入避难所地下获取电脑部件以及其他支持NCR继续扩张的设施。当获选者完成了这个任务之后,他才发现Darion真正的目的……他们实际上是一帮自称为New Khans【新可汗】的匪帮,将避难所作为一个对付NCR和其他避难所居民的基地。同时,他所提供的食物和饮水也不是避难所生产的,而是从NCR和Vault City间的废土上劫掠来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发誓要向NCR复仇的Darion死后,15号避难所的居民很快就接受了NCR的援助,并成为新共和国成长最快的一部分。

Vault 17【辐射:新维加斯】

17号避难所在避难所整体实验中的环节与目的不明,其地点也无从知晓。这是因为它的全体居民,包括Lillian Marie Bowen【辐射:新维加斯中的变种人老奶奶】都被Master的军队俘虏,并变异为超级变种人。

Vault 19【辐射:新维加斯】

19号避难所建筑在山谷之间,其主出入口是一个废弃停车场。在战后,它保存的完好的程度令人惊讶,除了与水和空气接触产生的正常损耗之外。

19号避难所承担的社会实验项目很特别,这从它的结构中也可以看出来:居民被人为划分为两种不同的色彩—红色与蓝色。他们之间采取物理隔离的形式,使用不同的钥匙开启大门,走不同的动线,彼此接触十分有限,甚至连Overseer都有两个,很奇怪的是红色与蓝色的Overseer办公室被设计为彼此相邻。唯一例外的是他们共用一个诊所。根据现状与留下的记录推测,由于避难所底层洞穴开始向空气循环系统中泄露硫磺,导致避难所居民在硫中毒后统统变成了躁狂症患者,并最终放弃了这里。

19号避难所实验的主要目的可能是为了模拟测试种族主义,或政治立场对立。避难所居民会感觉到自己的社会性被划分至明确的阵营【红色或蓝色】。实验目的是证明人类天生具有遗传性的竞争本能,并测试人类的社会性是否因主观判断产生倾向,比如说颜色。事实上,大部分避难所住民一开始就产生了相当的偏执和焦虑情绪,而硫中毒则加快了这一进程,医生诊所里的磁带和电脑记录表明,他们将一切已经发生和可能发生的负面事件全部归结为另一颜色居民的问题。潜意识讯息也可能是另一个因素。一份对儿童访谈的记录表明,这个孩子【以及其他孩子】能够听到一种声调极高的噪音【或声音】,但成年人却充耳不闻。

无论如何,19号避难所里失去了人类的踪迹,最后只剩下Fire Gecko【火蜥蜴】和Nightstalker【夜魔犬】。很多年之后,从NCRCF【新加州共和国惩戒机构】越狱逃出来的Powder Ganger【火药帮】成员发现了这里,并将之作为一个临时基地。Powder Ganger的两个头儿Philip Lem 和Samuel Cooke彼此猜忌交恶,都想要通过自己的成功除掉对方。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两个人所住的房间就是原来Overseer的房间:红蓝相邻,同床异梦。

Vault 21【辐射:新维加斯】

21号避难所位于内华达的拉斯维加斯。它是一个非常特别的避难所:这里的规则是人人平等,采用完全对称布局,一切冲突和问题靠赌博来解决。倚赖运气来解决问题,创造了无政府状态的完美现实:在一个社会中人人真正平等,没人能比其他人能有更多的优势。

然而,就像所有的乌托邦那样,和平是无法持续太久的。在2271到2281年间,Robert House,这个the Strip的大头目发现了21号避难所的坐标。为了试图对抗被同化进他的帝国的命运,避难所居民一致同意以赌博来解决这个问题。以巨大的赌注为代价,House赢得了21号避难所,并把里面所有有用的电子器材和设备拆走,随后用混凝土填平了它,同时强迫居民重归废土和the Strip。然而,在Sarah Weintraub的坚持下,Mr.House最终允许她留在地上层,将避难所改造为一家酒店。它成为另一项收入来源。

无论如何,21号避难所是避难所计划中罕见的最终成功的避难所之一。

Vault 22【辐射:新维加斯】

又被称为“丛林避难所”或“森林避难所”,在2077年核战爆发之前就已完全建好并投入运行。它主要的使命是进行农业实验,涉及到转基因孢子、人工光线培植及其它。

然而,它始终是整个避难所计划中的一个环节。有害的植物孢子经过通风系统被扩散到整个避难所,最终感染了所有居民。22号避难所的居民成为了依附植物生存的“孢子人”,而巨型螳螂则在避难所的植物中出入,将这里变成了真正的“丛林避难所”。随后,避难所的门被打开,植物与螳螂蔓延到废土上,而与植物研究相关的科学数据只能静静地呆在电脑里,等待着有人来发现它。

Vault 27【辐射圣经】

作为避难所实验的一部分,这里的人口数被故意超过其能容纳的限度。该避难所的设计人口数量是1000人,但有2倍的人数—2000人被指定进入这里。

27号避难所的位置至今未知。但可以想象,避难所设施无法提供充足的食物与饮水,以及传染性疾病可能因为人口过多而肆虐,因此该处避难所的崩溃将不可避免。此外,或许他们会提前打开避难所大门,或被告知必须离开避难所【这只是可能存在的情形】。

Vault 29【辐射圣经/范布伦】

作为避难所实验的一部分,这里被设定为只有未成年人进入。Harold于2090年从这个避难所出发。

该避难所由科学天才Derek Greenway设计。进入这个避难所的孩子的家长都被“不小心”送到其他的避难所或是处于卫生条件恶劣的情况下,毫无疑问,他们很快就都死了。Vault 29用一部ZAX超级电脑代替人工控制,电脑依靠机器人助手来治疗和抚养儿童,给予他们基础教育,待孩子成熟后逐步将他们释入一个可控环境。他们回到地面后,就能够自由地重建社会了。

某一次,Greenway向另一位科学家Diana阐释了他的29号避难所计划,以及当人脑连接到强大的电脑会发生什么事。出乎他意料的是,Diana对这一想法感到震惊。她表示,虽然这个想法很有趣,但是在道德层面上有很大问题。她建议废弃这一计划。Derek Greenway拒绝这么做,于是Diana就用她自己的方式来进行干涉。

当战争开始、文明陷入瓦解状态时,Diana设法获取了一个卫星天线的控制权,并将其对准29号避难所。随后,她给避难所的ZAX电脑发送了一系列安全码,并获取了控制权。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她能够看到孩子们的成长。Diana在避难所之上建造了Twin Mothers村落,并开创“自然女神”教派。每一年,她都命令一个工作机器人以外出查看环境的借口离开避难所。实际上,这些机器人是在为将来避难所居民的集体迁移着手准备。最后,Diana在重要地点安装了一系列投影机,准备播放她自己的照片。她准备扮演上帝。

到2253年,原本的避难所虽然早就已经停止了运作,但它对于Twin Mothers的人们而言,仍然是一个神迹。

Vault 34【辐射圣经/辐射:新维加斯】

34号避难所处于Mojave Wasteland,这个避难所的军火库里存放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却根本没上锁【虽然某位Overseer的日志上说,在一次暴乱之后,他装了一把】。它也配备了大量的娱乐设施【比如一个全尺寸的游泳池】,其代价是牺牲生活空间。

痴迷于武器,现居住于Nellis Air Force Base【内利斯空军基地】的Boomers部落,是从34号避难所的迁出居民。值得一提的是,Boomers搬家的原因是厌恶“不能在避难所中随意使用武器”的规定。

直到2281年,避难所里还有人在居住,虽然他们此时已经变得和野生Ghoul【盗尸者】没什么区别,不过还有些许智力残存。在战斗中,他们偶尔会崩出像“疼”这样的单词来【当然在34号避难所之外也有类似的Ghoul,但他们是不是从这里出来的则不得而知】。同时,避难所还有几名正常的居民被一些废墟困在里面。

通过查阅34号避难所电脑终端可知,这里有一段时间人满为患,因此Overseer打算“修正”这种情况。由于如此显而易见的原因,避难所居民起义、暴乱,并试图占领军火库,酿成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在暴乱中,避难所的反应堆被打坏了,再加上一颗炸弹炸坏了游泳池,洪水带着足以使人致死的大剂量辐射,杀死了几乎所有的避难所居民。

Vault 36【辐射圣经】

36号避难所的食物供应系统被设计为只能供应稀薄的流质食品。该避难所的位置未知。无法推测避难所是否已经崩溃,但很有可能缺乏营养的食物会使避难所居民体质衰弱、染上疾病,也可能会让他们走向死亡。另一种可能,是大规模的暴乱导致避难所崩溃,谁他妈愿意成天吃这种像稀屎的东西?食人也不是没可能。

Vault 39【辐射:钢铁兄弟会2】

39号避难所坐落于德州,战前那里的名字是Abilene,而现在则被称为Lone Star【孤星】。

39号避难所的原始实验目的已经不可知。因为Reese使用了G.E.C.K,这里现在成为了一个由巨大变异植物和植物墙构成的丛林,对其他一切生命形式都抱有敌意。

Vault 42【辐射圣经】

42号避难所的地点未知。这里的灯没有一盏超过40瓦。

该避难所的实验目的可能是为了研究不良的照明效果对避难所居民造成的抑郁和精神损害。但也应该考虑到可能发生其他问题,比如离开避难所时在日照条件下可能会出现弱视,或者是给一些需要良好光照的事情带来的困难,比如维修机器等等。

Vault 43【辐射3官方漫画】

只有20个男人,10个女人和1头黑豹进入了43号避难所。关于该避难所的其他情况尚不清楚,地点也未知。

43号避难所的居民可能因杀死黑豹而幸存下来,但也不排除有其他可能发生,诸如:黑豹杀死了避难所里的所有人,或大部分人【或许杀了不少】。最后一种情况最有可能。

Vault 53【辐射圣经】

53号避难所里的设备被设计为每隔几个月就坏掉一些。不过这些故障都是可以被修好的,它的目的只是想给居民造成过度的压力。

该避难所的位置与命运都是未知,它很有可能因为疾病传染【医疗设备损坏】、辐射毒害【避难所大门失效或净水芯片损坏】或只是因为压力太大而走向崩溃。

也有理论认为,53号避难所可能最终会发展为一个拥有高度维修技能并欣欣向荣的地方。这样一来,它对于避难所计划来说就没什么价值可言,只能给入侵者留下许多值得掠夺的资源。

Vault 55【辐射圣经】

55号避难所地点未知。它里面所有的娱乐媒介都被清光了。社会学家认为它在崩溃前所坚持的时间应该比56号避难所要长。

Vault 56【辐射圣经】

56号避难所里除了一个非常蹩脚的喜剧演员主演的影片之外,没有一点娱乐媒介。社会学家们认为这个避难所将会先于55号避难所崩溃。

Vault 68【辐射圣经】

68号避难所地点未知。进入这里的1000个居民中只有1名女性。

Vault 69【辐射圣经/官方漫画/范布伦设定集】

69号避难所地点未知。进入这里的1000个居民中只有1名男性。在范布伦设定集中出现了该避难所的女性主题海报。

Vault 70【辐射圣经/范布伦】

70号避难所位于犹他州盐湖城。

2062年,大量摩门教徒一起进入70号避难所。该避难所被设定为所有发放连身衣裤制服的机器在6个月后损坏,而这种制服是避难所中的唯一服装。这对恪守清规戒律的摩门教徒来说不知道意味着什么。总之,70号避难所在2190年开启,居民们建立了New Jerusalem【新耶路撒冷】。

Vault 74【辐射3】

74号避难所坐落于首都废土。它的规模很小,只有一个中庭、一个诊所和一个Overseer办公室,还有一个生活区,但唯一的入口被锁住了。

74号避难所最有可能的命运是:所有的居民都死了,而后来的Raiders【匪帮】洗劫了这里。

Vault 76【辐射3】

76号避难所的资料出现在东部钢铁兄弟会总部Citadel的电脑里。它是17个受控避难所之一,这意味着它是完全按照居民意愿来运行的。

76号避难所设计人口数量为500人,计划封闭20年。值得令人注意的是这里留下的记录:当Vault-Tec官员Giles Wolstencroft【准确身份是首席执行总裁助理】检查避难所施工情况时,发生了外星人绑架事件。

Vault 77【辐射3官方漫画】

走进77号避难所的只有1个人和一箱玩偶,上面还打着“P13X联邦政府定向配给玩偶”的字样。该避难所的地点未知。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77号住民经历了起始的恐慌和因与世隔绝而产生的抑郁。他并未在进入避难所后立刻打开玩具箱,而是在1年3个月零12提案之后才想起来打开箱子上的锁。

打开箱子之后,他对里面的1个Dog玩偶产生了很大兴趣,并将其命名为Reverend Hound【牧师】,同时还让它兼职Sheriff【警长】,另外还有1个King【国王】玩偶,1个Grandma【祖母】玩偶。

这些玩偶的出现让他有些事情去做,并保持了一段状态,直到他发现之前在玩具箱底没注意到的一个Vault Boy【没错,就是我们叫做哔哔小子的那个】玩偶为止。这个玩偶似乎有着自主意识,并能够直接跟77号住民对话,而这是其他玩偶所不能的。无法确定,这究竟是它真的能够表达它自己的邪恶意识,还是77号住民正在堕入疯狂的前兆。某个夜里,King“被杀害”了,而77号住民是最大的嫌犯,Vault Boy告诉他,应该在Dog – Sheriff到来之前赶紧逃命。

77号住民打开避难所大门,发现门口有一只巨大的辐射蝎,每只钳子上都举着一辆汽车。之后,他打算离开避难所,于是和一只巨蚁交上了朋友,并骑乘它走掉了。

后来的某个时候,77号住民在与一个无名Ghoul【可能来自Necropolis,因为他身上穿着原来的避难所制服】分享过一顿篝火晚餐之后,被Raiders【匪帮】捉住了,而Raiders尚未确定究竟是把他当成奴隶还是吃了他。

77号住民试图警告他们不要靠近他的Vault Boy玩偶,因为这玩偶是个疯狂的杀手。但很明显,根本没人拿他的话当真。这一夜稍晚时,他的威胁变成了现实,匪帮与奴贩的营地被夷为平地,只剩下77号住民站在大屠杀的修罗场中,手上的玩偶满是鲜血。

没有人知道77号住民后来变成什么样子,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避难所从不会拯救任何人。”

Vault 87【辐射3】

87号避难所位于Capital Wasteland的西部边缘。在避难所实验计划中,87号避难所的居民被用作FEV【Forced Evolutionary Virus,强制进化病毒】的试验品。因此,这里成为了东海岸的Super Mutant【变种人】和Centaur【多脚兽】的已知唯一来源。

在2078年,87号避难所的居民被带入密室并强行接触FEV病毒。避难所Overseer与他的卫队并不知道这会产生什么后果,他们只是遵从Vault –Tec的命令。当首批避难所居民成功抵被转化为Super Mutant之后,他们就开始强迫他人发生变异,直到整个避难所里的人们不是死掉了就是变异了。

87号避难所的Super Mutant们对自己的新作品非常痴迷。由于他们都是通过接触病毒强制进化而非通过自然进程而来,因此他们开始在整个废土上绑架人类,并将他们带到避难所里进行变异。这种行为持续了差不多200年,直到他们的FEV病毒源头开始泄露。由于“绿皮肤”的短寿,现在变种人小组遍布整个废土,以求寻找到一个新的病毒源头。

Vault 92【辐射3】

92号避难所坐落于Capital Wasteland西北。在核战期间,世界上最优秀的音乐家们被以“保护艺术人才”的名义邀请到92号避难所来。但实际上这里也是避难所实验中的一环,被用来测试白噪音对人的生理和心理影响,还包括植入潜意识信息的方面。

92号避难所的真正目的是通过“潜意识”的方式进行特别学习以创造“超级战士”。通过隐藏潜意识讯息的白噪音对避难所居民的影响,避难所Overseer希望以催眠的方式创造超级战士,这样的战士能够完全服从命令,战斗力也比普通的战士更强悍。避难所的医生开始时并不知道Overseer打算利用他们的工作来创造士兵,他认为Overseer不过是在研究居民的音乐才华罢了。

在起初,实验进展得很顺利,一切看起来都前景无限,直到最有价值的实验对象变得极端狂暴而不可控制。在警卫最终制服他之前,他把三个人撕成了碎块。放倒他用了23枪。医生对此感到恐惧,并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会变成这样【就像医生所关心的,那些建议都是单纯而无害的,比如抓抓头发、碰碰耳朵之类的,但这些可能就是触发催眠行为的信号】。稍后一份Overseer终端上的记录显示他是故意将潜意识植入实验对象,以引出一场血腥的爆发,借以观察命令是否能够被服从,能够造成多大的破坏,以及在避难所安保人员在杀死他之前能够承受什么样的打击。他对于试验品身中20多枪才死亡这一事件表现得尤其兴奋,并指出如果有这样的士兵构成一整支军队,那么它将是不可阻挡的。

这种狂暴很快就在其他的试验品身上表现出来。一台电脑终端上的某位居民—Zoe Hammerstein的日记说明:她因为白噪音而发疯了。日记显示出她的写作能力【包括拼写和语法】已经严重退化,虽然句子几乎无法理解,但她直到最后一刻还在乞求她的朋友帮她一把。

Overseer处理这种事态的方式只是做一些简单的工作【例如编写一些代码植入试验体以阻止他们的疯狂行径】。然而控制白噪音的专家Malleus教授很快对这一计划丧失了希望,并几次向Overseer Richard Rubin表态,要求他更加重视事态,甚至提出鉴于当前避难所居民的野蛮与血腥,应当考虑放弃避难所,不要等到大错铸成才悔之晚矣。然而,从Overseer的电脑终端呈现的证据上来看,Rubin最后杀掉了Malleus教授。

避难所中三分之一的人成为了情绪不稳的嗜血暴徒,并开始屠杀剩下的那些居民。一张标题为“回馈循环”的便条描述了92号避难所实验中,最后的幸存者们试图逃出生天的努力。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避难所的大门是打开的。“相对正常”的避难所住民企图阻止疯狂者的脚步,因此避难所中零星散布了一些地雷。其间发生了各种悲剧,例如Hild a Egglebrecht 和Parker Livingsteen这对年轻恋人反锁在录音室里殉情,这里曾经是他们夫唱妇随的甜蜜之所。这与Paker在便条上记载的内容相吻合。

关于避难所里后来出现的螃蟹人,其原因可能是由于淹没避难所底层的洪水。由于“疯狂事件”,底层有一堵墙被破坏了,而在那附近刚好有地下水。墙很快被修复了,并作了一些小的修补措施,但避难所总工程师Carl Maynard却在底层的一个终端上记录道:这种修理只是暂时的,必须讨论决定如何处理可能发生的更糟的情况。然而,由于发狂的居民越来越多,一切事情都被搁置了。墙壁最终被洪水冲垮,螃蟹人也因此进入了避难所。

Vault 101【辐射3】

101避难所建立于华盛顿特区西北的山中,实际地理位置可能是Virginia北侧的Tysons Corner。101避难所的实验目的是测试Overseer的权威性,这里被设定为永远不会接收到“污染清除”的信号,使避难所无限期与世隔绝,虽然有限的遗传基因有可能会导致近亲繁殖。

101避难所的第二任Overseer决定挑选几个成年人协助他对孩子们隐瞒秘密,这个政策长年执行下去导致每下一代都有更多人了解到避难所的真相。此外,Overseer能够使用位于办公室下的秘密通道去沟通甚至访问外面的世界。然而,对于其他的意图和目的,避难所的居民被封锁在“我们生于此,我们长于此,我们死于此”的循环中。但是,随着独行者【辐射3主角】的逃离,实验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从东部钢铁兄弟会总部终端上获得的信息来看,101避难所的早年记录并不完整。对其他文件的分析表明,101避难所应该是建立于2060年左右。

在23世纪中叶,一位新的Overseer成为了避难所的领袖,他是一个支持与外界沟通的人。2241年,Overseer派遣了一支以Anne Palmer为首的侦查分队前往废土。这次探险揭示了战后废土的真正自然状态,并与小城Megaton的人们建立了联系。在独行者之父到达避难所亦即2258年之前,这位Overseer在一次废土探险中消失了。他的继任者Alphonse Almodovar奉行严格的孤立主义,避难所成为了一个严刑峻法的警察管制社会。

在Alphonse刚刚成为Overseer时,James【辐射3主角之父】带着他的婴儿进入了避难所社会。James同意了Overseer的要求,受雇成为避难所的医师,并向他的孩子隐瞒了出身,以为自己和父亲都是生于避难所中。19年后,James突然从避难所中消失,这迫使独行者也要逃离避难所,在躲过保安队伍的杀意之后前往废土去寻找他/她的父亲。

在见过Megaton的Colin Moriarty之后,独行者了解到了自己的身世:他/她是在避难所外出生的,James的妻子因分娩而死,尔后James才将孩子带进了避难所。虽然在避难所中有几个人知道真相比如老太太Palmer,但他们都从未对独行者提起过。

与Megaton的其他人交谈之后,独行者发现过去20年中还有人离开过101避难所。Craterside Supply的店主Moira Brown回忆“大概10 – 12年前有个女孩逃了出来”,而Colin Moriarty则回忆说5年前有人从避难所跑出来。脱逃者对Moriarty说,避难所的居民都被洗脑了,只相信谎言。

实际上,Megaton这个小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因为那些试图进入避难所的人们而建立的。避难所门外至今还有那些不得其门而入的人的尸骨,以及他们措辞严厉的标语牌【例如“我们快死了”“救救我们”“你们这些凶手”等等】。

需要指出的是,在任务“后院起火”【Trouble on the Homefront】中暗示大多数但不是全部避难所居民在参与实验。这可以解释为什么James带着年幼的独行者突然加入避难所没有引起太多居民的关注,而且也能够解释Overseer为何在没有外来者先例的情况下允许两个新来的人加入避难所。

Vault 106【辐射3】

106号避难所关闭10天后,神经毒气通过空气过滤系统被排放到避难所当中。

到2277年,整个避难所已经被严重破坏,但里面仍然满是疯狂的幸存者。神经毒气依旧存在于空气过滤系统中,吸入它的人会突然眼前一蓝,并伴随着幻觉出现。避难所中的计算机终端资料显示,Overseer知道他的居民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实验,但却让自己的警卫去告诉避难所中的每个人一切正常。在106避难所最后的日子里,它变成了一个类似于洞穴的地方,居民的残骸和各种物品四处散落。

Vault 108【辐射3】

108号避难所门口的老鼠都是克隆产物,而108号避难所的生活区与克隆实验室里有一大群都叫Gary的克隆人。

从东部兄弟会总部的电脑终端资料中可知,108号避难所的研究目的是研究避难所中的领导力与权力争夺。大家都知道,这个避难所的Overseer得了一种罕见的癌症,寿命只有40个月,而他大权在握,一旦死去这里便群龙无首。避难所主动力源被设定为在240个月后损坏【也就是20年,但避难所计划封闭30年】,而且备份电源也故意被设计成无法满足避难所的需求。在此基础上,避难所得到了三倍的军火,却没有任何娱乐设施。

108号避难所可能是避难所计划中出现的前所未有的偏差。当克隆实验室给避难所带来几乎完全一样的居民时,无法知道Gary的克隆体该如何组织起来。问题是:他们该如何把自己从一群所有特征都完全一致的人中分辨出来,并获得领导权。

克隆实验室里有一片记录磁盘,简单地记述了108号避难所的来龙去脉。每搞出一个Gary的克隆体,它立刻就开始敌视非克隆体,并开始变得凶暴。在连续克隆了53个都毫无差别的Gary之后,因为避难所的观察室快要塞满了,他们开始考虑该怎么处理所有的克隆体。磁盘里的另一份记录显示,Gary 54号也是一样,而且还在一次测试过程中弄伤了Dr. Peterson。

记录里还说,他们打算销毁一些克隆体,以腾出房间来做“更多的测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清楚了,总之,唯一清楚的是108号避难所最后的幸存者就是这些Gary克隆人。

Vault 112【辐射3】

112号避难所在2068年11月动工,完工于2074年6月。它是避难所计划中建造的最后一个部分,只能容纳85人。

112号避难所是应G.E.C.K的发明者Dr. Stanislaus Braun的要求建立的,他在避难所中安装了虚拟现实设备和生命循环系统,建造了一个虚拟现实的乌托邦。系统选择了几个人来进行一个“完美生活”的实验,设计了一个叫做Tranquility Lane【安宁巷】的地方。Braun在里面“扮演”一个叫作Betty的小女孩。

112号避难所的居民并不知道他们进入的实际上是虚拟现实试验。Braun拥有对系统的完全控制权,他们无法自主地离开。这些居民成为了Braun的玩物,在对虚拟世界厌倦了之后,Braun会“杀掉”他们每个人,在清除记忆后用程序将他们再复活。这很残忍,可几乎也是一种必然。

但无法否认的是,Braun毕竟是个大天才。为了得到他的帮助启动净水计划,独行者之父James在Rivet City【铆钉城】查到了112号避难所的位置,只身前往。但Braun不仅无意帮助James,反而将他也拖入虚拟现实世界中,并将他变成了一条狗,加以肆意折磨。

为了找到父亲,独行者也来到了112号避难所,并坐上生命循环舱,进入虚拟现实世界。如果想要走出这里,就必须满足Braun的要求,折磨、挑拨、虐杀Tranquility Lane里的所有人之后才能将父亲带走。但是除此之外,也有别的解决方法。

Tranquility Lane里有一座废弃的破房子,那是系统的隐藏终端所在。里面的物品摆放看似凌乱,却有一定的规律性。如果按一定顺序敲打房间内的物品,墙壁上就会浮现出这个世界的控制终端。在这里独行者可以启动“军队自毁程序”,由军方设计插入的这个程序会派出一队士兵,真正杀死虚拟现实世界中的所有人,Dr.Braun再也无法将他们复活。当独行者和父亲离开这里之后,Dr. Braun只能自己孤独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中,直到永远。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