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不安的终结

当一类事情重复足够多次之后,本能会让我们去选择最安全、最中庸的道路。可是消除了痛苦,也就消除了走向辉煌的可能,这又怎么办呢?


最脆弱不安的时刻,往往也是最接近自己的时刻,但观察自己的过程犹如走钢丝,左一分蒸发,右一分凝结。超然物外已经很难,如何抽离自身,更是值得一生探索。在飞机上经历了回忆杀带来的『臆想恐慌症』之后,抛开封闭环境可能带来的问题,我在想,所谓的不安,到底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呢?

坏消息是,网上对于不安的讨论,几乎都是『灌鸡汤』;好消息是,我在阿西莫夫的《永恒的终结》中,找到了答案。

所谓不安,大概是预想的和实际发生的不一致,自己却没有办法找到原因,于是胡思乱想的恶性循环就开始了;直到某个契机出现,发现了一个『未必合理』却足以说服自己的理由,这才算『心安理得』。但凡以后再想起某件事,便可以自己用这个『足够好』的理由去搪塞自己。而胡思乱想恐怕是因为过去的经历形成的心理地貌,即使一次次去想去模拟,让自己的心绪像流水一样涌出,因为地貌的缘故,往往只能得到同一个结果,于是逆向合理化开始启动,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这样我们就找到不安的根源——失控,胡思乱想使得心态失控,之后给自己洗脑认为现实也已经失控,最终导致心态爆炸。问题就来了,这种失控有没有可能被控制呢?很遗憾,没有,就像《永恒的终结》中一样,用现在去改变过去,其实是没有太多意义的。生活并非永恒不变,现在也不是唯一的归宿,只是未来无限可能的出发点。只有经过严酷的考验,才能不断前进,高速发展。

危险的环境和危机感,才是驱使人类不断进步,不断征服新事物的根本动力

人人都会不安,这是本能,但是本能之上,应该意识到不安的终结并不是避免困难的出现,而是去战胜困难。自信不是把自己当做宠物,当做温室里的花朵来成长,而是相信自己,永远敢于接受下一次的挑战。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历史,漫长的封建社会就类似于某种重复,每个朝代一开始,都会参考前朝的经验去做新的选择,找到『最好』的现实,于是慢慢向着最安全,最中庸,最稳定的结构演变,也就是所谓的『中央集权』。

但是这真的就是某种惯性,也许这么多次的重复,只是为了在下一个瞬间,开启另一个时代,那里没有永恒,更无所谓终结。

捧个钱场?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