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周-风花

Those hazy days I do remember. Had the whole world at my feet. My roads were lined with adventure.


系列文章

在匹兹堡学习生活的记录,每周有一首主题曲,周记的开头和结尾均为歌词,15 年秋季学期已完结

正文

匹兹堡终于迎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要问哪一首歌最应景,我的答案是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转眼过去的十五个年头,像浪潮一样终于把我推到了人生的分岔路口。虽然知道自己比从前任何一个时刻都更坚定更顽强更有信心,却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有憧憬,就有忧愁。

古龙在《白玉老虎》里写到:你一定要先学会忍受它的无情,才会懂得享受它的温柔。

随着年龄渐长,也慢慢理解个中含义。古龙的作品看过很多,最喜欢的却要数这本《白玉老虎》,即使因为故事张得太开最后无法收回,又或者因为续集狗尾续貂形神尽散而倍受指摘,都没办法阻止我在遗憾之余更加喜欢这部作品。至于原因,其实古龙也帮我写好了:“白玉老虎”这故事,写的是一个人内心的冲突,情感与理智的冲突,情感与责任的冲突,情感与仇恨的冲突。我总认为,故事情节的变化有穷尽时,只有情感的冲突才永远能激动人心。

这段日子最大的主题恐怕就是『内心的冲突』了,无论是生活感情还是学习工作,都在磕磕绊绊中成长了许多,或者说,终于『开眼看自己看世界』了。

今晚给自己做了小时候妈妈常做的白菜丸子汤,并不是特别豪华复杂的菜,就是洗洗白菜,扔几个丸子,煮一煮加点盐即可。虽然这里只有用火鸡肉做的肉丸,白菜也不太新鲜,但是简简单单这么一煮,还真就有母亲的味道。离家万里才意识到这种清淡简单,甚至有些平常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很多时候,让我印象深刻,举手投足都是回忆的,并不是那些轰轰烈烈的大事儿,反而是简简单单的手艺,热腾腾的丸子汤。家乡,就是平平淡淡却让人温暖的吧。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放假之后的生活比上学时候还要单调,上学时好歹还要往学校跑一跑,放假了就彻底宅在家,看书写作学习做饭,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当然也总有些小插曲,比方说跟着 David 教授去参加了个 party,稀里糊涂认识了一堆想都不曾想的大人物。

说来也是巧,这次 party 的组织着叫 Lily。我和 David 在顺德的时候,就一起读她写的书,讨论书中的内容和文字组织的形式。Lily 的家乡在徐州,在 David 去徐州拜访她的家人的时候,我负责当口译,于是也算结了缘。终于,这次 party 见到了 Lily。

聚会上有很多 google 以下吓我一跳的人,有 CMU 的教务长 Mark,有建立 CMU 机器学习学院的教授的好朋友(一个老不正经的物理学家),有苏格兰歌手,有给花花公子拍摄的摄影师,还有本地 Quantum theatre 的创始人。真是五湖四海国际 party。他们中大部分人七八十年代来到了匹兹堡,都是长辈、老江湖。听着他们聊自己的经历和对不同事情的看法,才深深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稚嫩。回来的一路上都有种『自己学到了很多但是具体学到了什么说不出来』的感觉,估计还需要点时间才能慢慢消化吧。

如果我们只是去做那些看起来对当下有用的事情,可能就会错过很多。比方说在顺德一起读书的还有另外两个小伙伴,但是最后只有我坚持把书啃完了,这才有了这样那样的后续。所以有时候不妨跟着自己的兴趣绕绕路,说不定就能发现不一样的世界。

假期了,正是好好总结,努力提高的好机会。洗了床单,也算是用实际行动开始新的『一夜』。

第十六周也就是最后一周了,周记会停三个星期,等下个学期开始,再继续吧。

Ever strong in the world that I made. Holding on, memories never change.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