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歧者

本文纯属七拼八凑胡编乱造没有任何引用资料没有任何详尽数据其实这一切不过是脑洞大开。


虽然最明显的征兆始于14年前的9月11号,但是脑洞容量有限,还是从阿拉伯之春开始说起。打开世界地图,地中海南岸的三个非洲国家,居然以协同的步调燃起了革命斗争的烈火,真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0809年经济危机导致的欧洲疲软,间接宣判了经济上高度依赖欧洲的非洲国家死刑,没钱啦日子过不下去啦是时候揭竿而起啦,背后再搞点小动作,一场轰轰烈烈为『自由民主』的运动大会,就这么开始了。

且不说究竟是民主好还是独裁好,所谓人权的基础,是至少能安定过日子,当炮火和死亡成为生活的组成部分,自由也是不存在的。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远在大洋彼岸的政客们,是不会在意遥远国度的水深火热的。

在这种思路的指引下,美国在撤出中东之后还流了一肚子坏水,别的不管,搞乱再说。本来就民族宗教种族信仰乱成一锅粥,加上大国在背后博弈,于是中东的烂摊子,就成了饥饿游戏了。政府武装和反政府武装还好,好歹是有一份打卡上班突突突的工作,老百姓能怎么办呢?跑呗,『欧洲爸爸我们来啦』

可是欧洲爸爸这边也还没从0809年的经济危机缓过劲儿来,加上人口劳动力福利生育上的各类问题,本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再涌入成建制的穆斯林,巴黎事件的出现,也就是时间问题了。宗教问题不想多谈,只是绿教越来越有明显的癌症征兆,少不了要截肢的。

不过欧洲本身的问题也难以避免,大政府、民主与高福利本身就是互斥的,既然需要政府包办一切,却又有各种限制,那么为了完成目标,不可避免各种形式的低效。有钱可以任性,腰包不鼓,恐怕就只能像希腊一样『你们再不给我钱我要放恐怖分子啦』。

可是精神上,不知道哪里来的『贵族精神』又让欧洲放不下架子,双重标准的媒体,墙头草般的作风,倒是更像『跪族』。欧盟的本意是促进一体化,用一个团结的一元的泛欧洲文化来抱团取暖求发展,生育率几十年偏低只能通过移民补充劳动力,可是移民来的是不干活还闹事的信仰者,再加上一火车一火车的难民,本来的一元文化,愣是被弄成了二元。可是二元的稳定是最难的,要求两方势力均衡且互相牵制,谁都知道年轻人才是未来,无奈打不赢子宫战争,这事儿要怎么弄,就要看领导人的大智大勇了。

欧洲的衰落隐隐透露出西方世界的倾颓,美国依然是小政府的策略,所以不至于像欧洲这么难堪,我一直觉得宗教信仰其实还是蛮精神世界的,这段时间也意识到了信仰的可怕,历史的进步与倒退,就要看怎么信,怎么养了。只是巴黎事件一出,除了历史书上又多了可以写的内容,恐怕猜疑链也终于完成了闭环。

公平与效率注定是鱼与熊掌,效率也许要比公平重要一些,独轮车要一直前进才容易调整保持平衡。可是恐怕被照顾得忘记过去岁月的欧洲人,还能不能扛起为国接盘和为国服雾的大旗,这又是一个未知数了。

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恐怕是所谓国运,真的存在吧。不由得想起历史课本上总会提起的一句话:为中华之崛起读书。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