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领域

我们都在容器中,只是大部分人发现不了,于是有了个说法:『傻人有傻福』


本来不打算写这篇的,毕竟从构思到提纲,再梳理清楚最后写出来,没有两三个小时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有了一些新的想法,还是速速记下来的好,算是一个存盘点,以后总有机会用上。

留学生圈子里男女朋友排列组合随机洗牌的故事已经听过很多,以前我只是简单把问题归结于孤独寂寞。异国他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在身边,听起来就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但是能不能从简单的现象中挖掘出更有意思的东西呢?我想是可以的。这段时间亲身目睹了一段洗牌之后,有了新的想法。当然这里不是说要通过一件两件事情去无意义地评头论足,我更想做的是通过自己的思考和分析,从『贵圈真乱』这个简单粗暴的标签中,透过现象看本质,吃水不忘挖井人。

前面提到了孤独,孤独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大讲特讲的话题,尤其对于在中国长大的孩子,大部分时间里必须要和许多人共享同一份时间和空间,这也就意味着独立个体的绝对领域被最大程度地中和。绝对领域这个词可能大家比较陌生,不过我们稍后再说,这里还是先说孤独。

关于孤独有不少经典论述,蒋勋的《孤独六讲》就是其中的代表。书中讨论分析了六种孤独,其中三种放到这里很合适,它们分别是情欲孤独、语言孤独和思维孤独。人是社会动物,社会本身在演化过程中固化的诸如道德习俗等,像容器一样装载了一个个你我。不同的容器可能形状不大一样,有的锋芒毕露,有的沉稳大气,但是抛开这些不同,我们的共同点是——我们都在各自的容器中。容器壁也许是透明的,我们能透过玻璃看到外面的世界,甚至也可以鼓起勇气从自己原来的容器中跑出去,直到进入到另一个容器中。所谓的自由,不过是容器中的自由,所谓的孤独,却是永恒的孤独,因为一个容器里,就只装这么一个人(精神分裂等特殊情况暂且不在讨论的范围内)。

情欲孤独自然不用多说,语言孤独像是催化剂,成倍放大了其他各类孤独。思维孤独首先要有完备的个体思维,这个暂时还比较少在身边人发现(当然我自己也就是半吊子),所以暂时也不班门弄斧。报团取暖算是个办法,当然也有更极端一点的,通过折断和重组羁绊来找寻自己的存在,什么因为痛所以叫青春,基本上就是走这个路线的,当封一个感动自己奖。

换一个角度来看,留学生圈子里的感情,其实大部分反而是更加纯粹的,比方说纯粹就是找个人陪伴,大家也心知肚明最后好聚好散。爱情从电光火石的一瞬退化成了一场积分游戏,谁更猛更持久更让自己舒服,谁就更能上位,直到被下一个更快更强的人取代。积分的问题很多,最严重的当属沉没成本效应,再加上些道德绑架,本来就不大的容器更是不剩多少空间,于是脆弱且美好的伙伴关系使得两个人的关系从共生变成了互为寄生,不理智与朝三暮四也就在所难免,即使不承认,很多时候有奶便是娘确实就是大部分人的原则。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来聊聊绝对领域,这个词在我印象中,出自于 EVA,全称叫做 Absolute Terror Field,可以看作是奖自我与客观世界隔开的一堵墙,和心理学中的形态发生场(Morphogenetic Field)有些接近,再简单一点说就是形式化的精神力外放——用气场有些不准确,但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要提这个概念,因为绝对领域可以被认为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时空划分,前面说中国学生大多数成长于一个共享甚至是需要竞争的环境,绝对领域较小,所产生的立场也较弱。这个带来的问题就是,本来应该是铜墙铁壁的绝对领域形同虚设,分寸感和个体的独立感都极弱。于是我们看到有的人就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习惯了这种模式后,既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无法决定下一步的行动,长久以来灌输的观念和沉没成本像枷锁,让人迈不开步子。

当然了,在这个快餐时代,谁又在意这些呢?

我在意。我没有办法做到在容器中随遇而安。既然绝对领域是一道界限,那么如果这个界限足够明晰,又足够模糊,就能在保证自己形状的同时,不受容器的束缚。是有打不破的界限,那么如果我本身就是界限,那么界限的界限会是什么呢?

最后再提一句爱情,我依然强烈建议每个想要恋爱的人,都去看一遍《爱的艺术》,好好想想,所谓爱情:

爱情只能产生于这样两个人中间,这两个人都从他们生存的圈子里跳出来并互相结合,同时他们每个人都又能脱离自我中心去体验自己。只有这种“中心体验”才是人的现实,才是生活,才是爱情的基础。这样体验到的爱情是不断地挑战,这种爱情不是避风港,而是一种共同的努力、成长和劳动。如果两个人能从自己的生命的本质出发,体验到通过与自觉地一致,与对方结成一体,而不是逃离自我,那么在这样的基本事实面前,就连和谐、冲突、欢乐和悲伤这样的东西也就只能退居第二位了。“爱情的存在只有一个证明:那就是双方联系的深度和每个所爱之人的活力和生命力。这也是我们所能看到的爱情的唯一成果。

我的绝对领域怕是要再张开一些,对于这些没有 closed-form 的解,唯一能做的就是迭代逼近最后的答案了吧。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