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絮叨叨(2015.7)

整理的过去的一些随笔,留个纪念

古龙早期作品

古龙早期作品,能明显看出模仿中求变的味道:人物形象略显单薄,不如中后期只言片语呼之欲出;武功招式有板有眼,具体门派地名也凿凿,不如后期的飘逸灵动无招胜有招;情节也集中于点与线,有些为赋新词的味道,写得终究是计谋,而后期写得则是人性。

直到刚才那个瞬间我才明白了卡佛的高明,同样的故事,用一百字写得好,就绝不用一百零一字,文学之美,在于诱导,正如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因为不同人的经历不同,对同一个人物的理解也不同。当描写于无形,留给读者的空间大,倘若字句都是工笔白描,又哪里有写意的空间?古龙前期描写细致却少了灵魂,后面的短却有力动人,这就是简洁的力量。以后自己的写作也要努力用最少的字写出最多的内涵,好的文字,哪怕一行,也同样能形神兼备!

害怕

之前有些纳闷我自己在纠结什么,照理说应该不会如此啊,明明是一件好事不是么。忽然我明白了,我是在害怕,害怕逃离舒适区。

这说明我暂时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有许多玩得来的朋友,有值得努力的方向,有看中自己的长辈,有养活自己的工作,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确定且美好,我只需要按照这样的步伐大步向前即可,升职加薪,出任总经理,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但是忽然要放弃这确定的一切,去拥抱未知,未知的环境,未知的将来,未知的命运,可悲的是人的本能恰恰是讨厌不确定的。这几天心神不宁,一面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面担心为此放弃现在的生活是否值得;一面讨厌不敢接受挑战的自己,一面害怕挑战最后得到的反而不如从前。

才意识到,逃离舒适区,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来做多么大的决定。

深夜

一直以来我都搞不清自己,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每次我问自己,你喜欢她什么,发现答不上来,就会很恐慌。无条件对女朋友好,照顾女朋友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喜欢和爱的背后,肯定有着一个答案。我一直再找,却一直找不到。上次分手是去年四月,又死于不明不白的热情褪去矛盾显露。我不想再重复这样的模式,我觉得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于是我停下来,看书,跑步,写作,旅行,去问长辈们,你们当初遇到夫人,是怎么就觉得要和她厮守呢?很快一年就过去了,他们的答案惊人的一致,就是年轻人,这个问题本就没有答案,到那个时候,你就会了解这种感觉。我也觉得经过一年多的锻炼,自己成熟和强大了不少,所以在情况合适的时候,我想继续去找长辈们说的那种感觉。

雪莱

其实我带着很多困惑踏上了旅程,有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头顶烈日却好像在黑夜中前行,就像踏上了战场,才发现自己没有死了就切回上一天的能力。所以我跑步,健身,爬山,想办法不让自己停下来。

当我想停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其实原来不是我要跑,我只是被推着向前,我没有努力,我只是按照某条自己说服自己的路,一步一步头也不抬。

于是我常常困惑,我总是选最难的路走,我知道这是逃避,因为即使失败了,也不会被埋怨,但若是成功了,就有无尽荣光。很可笑是不是,真正伟大的人更可能是普通人,他们勤勤恳恳做好手头上的事情,是他们让奇迹发生。就好像鞭炮,我想做那个点燃的人,可真正爆炸的是里面每一颗普通的火药。

站在大石头上,一步生一步死,我吓得腿哆嗦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其实没这么复杂。连生与死都只有一步,地狱与天堂,快乐与悲伤又能有多远呢?

我一直找不到这些困惑的解答,不是因为我不够努力,而是因为这些问题本没有答案。

问题是什么,答案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成为什么,你想成为剑客,就绝不要丢下你的剑;你想成为画家,就绝不要丢下你的笔;你想成为自己,就绝不要丢下你的尊严与梦想。

非常谢谢你的陪伴,不然我可能永远不会跑到那块大石头上,也不会放下这些庸人自扰。所以下次,请让我来结账,毕竟这是我能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了。

磁铁人

这次去徐州当交互传译,本职工作之外还了解了许多人情世故,总体来说就是两个词:“关系”与“面子”。除非真正接触,其实很难有机会去感受“磁铁人”的张狂与放纵,脆弱且不安,荒谬而精彩。这里所说的磁铁人,指的是那些将中国人的两面性发挥到极致的人,就好像南北两极,完全不同的性质,却能成为一个整体,更奇妙的是,掰断之后,这种性质依旧存在。

跟外国教授聊起中国文化,“关系”和“面子”是两个他非常难以理解的概念。教授坦诚说虽然他读过几百本关于中国的书,似乎依然难以摸透这两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很多时候不得不把不解的人或事归于这两个词名下。这样解释不能说不对,可是总感觉有哪里怪怪的,的确,很多事情是跟关系或者面子有关,可是就这样等同起来,就不大合适了。举个例子,喜欢一个女生,去追,归根到底是欲望,可是若是直接说是因为欲望而去追这个女生,虽然也无法否认,可是听起来总是不大舒服。

不过这不是重点,我想说的其实是“关系”,虽然现在有个听起来没那么贬义的词汇——人脉。传统的关系网,其实就是潜藏在章程纲领下面的利益网。人人都知道没有永远的敌人,自然是也没有永远的朋友的(意思指的是再好的朋友也可能反目成仇)。那么问题就来了,建立在利益和恐惧之上的,带有压迫性质的利益关系网,究竟能有多脆弱。

我不知道,或者说,不想知道,因为我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来打造自己的“人脉”,虽然我并不觉得这是。我想要的只不过是认识更多有意思的人,听听他们口中有意思的故事,来点缀胡思乱想时的天空;又或者,志同道合,并肩战斗,把酒言欢,好聚好散。

很奇怪,我们喜欢武侠,仅仅只是嘴上喜欢,却不按大侠的方式去生活。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