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读书笔记

只因心高嫌地窄,立心端要破瑶天!


我总在想人的一生要追求什么,功名利禄?得到这一切之后呢?当你老去的时候,回想一生,你会不会遗憾?似乎不论如何去苦苦追求,总有一些你必须放弃,总有一些你只能怀念,还有一些永远只在梦想中。我们永远在计算成败、取舍与得失,却没有人能找到正确答案。

西游的主题根本就不是打妖怪。妖怪只分两种:一种都是当年跟着孙悟空一起反抗天庭的兄弟,像牛魔王之类的,孙悟空必须把当年和他一起战天斗地的结拜兄弟都干掉,就为了成佛,我觉得这就是最大的悲剧;另一种则是神仙安排下来的,不是这个的坐骑就是那个的宠物。这也太恶心了,一边让人去西天一边安排下九九八十一难,就想把你整死。所以整个西游就是一出悲剧,是一场阴谋,不论你怎么做,都是死路一条。你不服从神,不向西走,整死你;你向西走,一路上九九八十一难,都是神安排的,依然整死你。最后到了西天,你以为成功了,最后给你部经还是假的,全是白纸,你拿回去退货,送了礼,给你部有字的,你以为是真的,是真的吗?其实还是假的,因为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所谓道不可道,我们说了别人的答案不是你的答案,如果有人要拿答案灌输给你,那不是为了让你聪明,更可能是想让你变傻。

最后四个人成了佛,成佛以后呢?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以前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梦想的四个人,一成了佛,就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佛是什么,佛就是虚无,四大皆空,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感情没有欲望没有思想,当你放弃这些,你就不会痛苦了。但问题是,放弃了这些,人还剩下什么?什么都没了,直接就死了。所以成佛就是消亡,西天就是寂灭,西游就是一场被精心安排成自杀的谋杀。

我写《悟空传》,就是要把这些写出来。《西游记》里一切都很隐晦,但我写得很直白。我心目中的西游,就是人的道路。每个人都有一条自己的西游路,我们都在向西走,到了西天,大家就虚无了,就同归来处了,所有人都不可避免要奔向那个归宿,你没办法选择,没办法回头,那怎么办呢?你只有在这条路上,尽量走得精彩一些,走得抬头挺胸一些,多经历一些,多想一些,多看一些,去做好你想做的事,最后,你能说,这个世界我来过,我爱过,我战斗过,我不后悔。

我很欣慰我们的路还很长,未来还很远。我曾经写过一句话:人生最有价值的时刻,不是最后的功成名就,而是对未来正充满期待与不安之时。

“玄奘,你聪慧过人,今后就在我身边修行,我将毕生所学传授予你。”法明说。
玄奘摸摸光头说:“其实……我觉得还是像以前在执事堂好,有时间可以养养花,看看天,我背不来那些佛经。”
“你不苦学,怎能得我衣钵?”一旁众僧听得眼都红了,这等于就是把住持之位相传了。可玄奘说了一句话:“其实我要学的,你又教不了我。”众僧一片惊呼,法明也禁不住摇晃一下,好不容易才站稳。
“你想学的是什么呢?”法明定住气问。
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师父,告辞了,弟子要去走一段长路。”
法明道:“为师明白你的心思,多保重。”
当下唱偈一首:道法法不可道,问心心无可问,悟者便成天地,空来自在其中。

“当年你和天界厮杀,又为的什么?”
“我以为……有些事是可以靠力量来改变的,后来才发觉,反抗不过是徒增痛苦,于是受封做了神仙。”
“可在神仙眼里,你却是妖。”
“神仙……妖,区别在何处呢?”
“……神仙是没有妖那么多恶心贪欲的。”
“真的么?神不贪,为何容不得一点儿对其不敬?神不恶,为何要将地上千万生灵命运,握于手中?”

孙悟空接着说:“神仙原来是容不得世上有能自主自命的灵物的……”他说到这儿停住了,想一想转身便要走。紫霞一把拉住他:“后来……便是那百年的神妖之战?天庭杀不了你,所以才封你做了神仙?可是那些妖众……”
“你也看见了,天庭虽答应不再杀他们,可是花果山早毁于战火,再无寸草,现在那里,不过是个人间地狱罢了。”
“你就这样不管他们了?”
“我做了一件错事——使他们长生不老。我救不了他们,你也该看见花果山上空的那些怪鸟。”

方寸山那个孱弱而充满希望的小猴子,真的是他?而现在,他具备着令人恐惧的力量,却更感到自己的无力。为什么要让一个已无力作为的人去看他少年时的理想?他又能战胜什么?他除了毁灭什么也做不了了。

孙悟空忽然觉得身体里什么东西裂开了,像是一块石头崩碎了。他突然记起了一切。五百年时光,五百年前,五百年后,突然重合到了一起。西游果然只是一个骗局。没有人能打败孙悟空。能打败孙悟空的只有他自己。所以要战胜孙悟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怀疑他自己,否认他自己,把过去的一切当成罪孽,把当年的自己看成敌人,一心只要解脱,一心只要正果。然而,在神的字典里,所谓解脱,不过就是死亡。所谓正果,不过就是幻灭。所谓成佛,不过就是放弃所有的爱与理想,变成一座没有灵魂的塑像。血开始从他的七窍中流下来,那是太久的战斗而震坏了五脏,或因为他笑得太厉害。“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当你杀死过去的自己,才终于找到了通向成佛之路。”如来道,“现在,魔王孙悟空已经不复存在,以后,世人只知道孙悟空成佛了,从此他们再也不会看见你。”“原来是这样,原来这就是正果,这就是成佛。”他大笑着,发觉自己的身体正在粉碎,他正在失去所有的力量,他将要消失,将要成为虚无的佛……可是……他不想。

黄袍怪大笑了起来,他打开笼子钻了进去,和老虎坐在一起。“现在我们都出来了,但是笼子外面好像小了点。” “没错,这个世上本来大多数人在笼子里,只有几个人能在外面。真相永远比虚幻狭小得多。”

“孙悟空,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成佛?”黄袍怪说。
“因为……佛是没有边界可约束的。”孙悟空听见自己的心在回答。
“你以为你可以带着这个心去成佛么?”
“……”
“你盼望着打碎一切界限,为了这个力量,你要成为界限么?”
“……”
“你胜不了我的。五百年前我根本无法阻挡你,而现在我知道你胜不了我,”黄袍怪说,“你害怕你自己的力量,还能战胜别人么?”

“可是我还是希望能变成人啊。”母猪头贴在地上作憧憬状,“不知道为什么呢,我明知道做人比做猪更痛苦的……如果做了神仙就好了吧,想有什么就有什么了。”
“如果那样,才是真的了无生趣了。”猪八戒回想着。
“啊?那你还想去西天?”
“我一点儿也不想上西天!可我根本就没有选择!”
“真的没有么?”
“没有,我超不出那个界限……”
“界限?”
“是神做出来设置你命运方向的屏障,你无法往他们意志不允许的地方去。”

“你可以出去的啊,只要我想,我随时都可以出去,”母猪看着那破木栏说,“问题是,我为什么要出去?给我一个理由。”
“随时都可以出去?只要一个理由?”
“是啊,你不是就是从外面进来的么?”
“对,可我以前是从这儿跑出去的。”
“现在你回来了。外面很苦吧?”
“原来我这一辈子,全然是自己在追求痛苦……”猪八戒沉思道。“是啊,这样想就对了。你超出了一个边界,就又得到了另一个边界,你的空间越来越大,但你想要找的东西,你就越找不到。”

“那是因为她惩治不了孙悟空。而对你来说,要你反抗比要你一辈子受罚更痛苦吧。”
“因为那是没有用的,强大的孙悟空最后又如何呢?”
“所以你就安心了。西游对你来说是什么呢?”
“不断地寻找痛苦,比我更深的痛苦。这样我就知足,就宽心,就领悟神的力量,他使追求越多的人越痛苦,而安卧于他脚下的人得极乐。”
“这就是你向前的动力?你这孤独的人。你走吧,你看那前面的大河,它一直通到天上,向前走,顺着它,你可以重归天界。”那声音说。“天界……”沙僧眼中露出憧憬。他于是一直向前走去,河水漫到了它的脚边。狂涛扑过来卷走了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孙悟空冷笑一声转过头去。老妖悲愤地发抖,忽然大声道:“只因心高嫌地窄,立心端要破瑶天!”
“你在念什么怪咒?”
“当年也不知是谁与我们说,若天压我,劈开那天,若地拘我,踏碎那地,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孙悟空狂笑道:“竟有人这般说么?哈哈哈哈!”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