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空姐同居的日子】读书笔记

希望这个故事可以继续感动和我一样“愚蠢”的朋友,并且让更多的人“愚蠢”起来。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虽然我知道了现在的冉静并没有男朋友,并且处于感情的真空状态,如果乘虚而入的话,应该有不小的机会,但是我反而更加不愿意正式追求冉静。在我的观念中,凡是处于感情真空期的女人是很脆弱的,虽然乘虚而入会使追求她们变的很容易,但是这种感情往往持续不长,这个时期发生的恋情只是一种过渡产品,当她们逐渐的从上一段感情中恢复的时候,她们往往会选择离去。我不愿意做一个用来填补空虚的产品,所以我从来不乘虚而入。我想我和冉静的交往还是维持目前这种比较随缘的状态吧,也许这样会是一种更好的方式,起码现在我是最接近冉静的男性。

我非常镇定的看着小小,虽然我的心已经狂跳不止,接着说道:“你要知道你冉静姐姐可是冰雪聪明,精灵异常,一个长的如此美丽的女人却有如此的头脑,真的是美丽与智慧并存,要捉弄她绝对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哥我就是要让你尝尝失败的感觉。” 小小看着我的眼神似乎在说,行,你转的挺快。我将头慢慢的转向后方,冉静自然的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我露出一个尴尬的表情说道:“啊,你回来了。” 冉静对我浅浅的笑了一下,上前和小小手挽手的走向电梯,回头对说道:“算你转的蛮快,勉强合格。”

但是冉静和小小似乎突破了这个概念,她们亲密的程度甚至让我嫉妒,我在仔细思考为何两人能够突破“红花绿叶”定律成为好姐妹之后,终于得出了关键的答案。她们两并没有突破“红花绿叶”定律,而是将绿叶这个这么重要而关键的角色分配给了我。两个人同时出现的场合往往都有我的存在,虽然我具备性别上的差异,但是并不影响我绿叶的功能。

女人的天性存在很多可爱的地方,但是也有很多缺陷,缺陷的存在与是否美女无关,只和你是否女人有关。其中一项就是她们经受不住大减价的诱惑,当一个商品无论什么原因以一个极具诱惑力的低价位进行销售的时候,女人的抵抗力还是极具的下降。她们的第一反应思维是搜索自己对该商品的认识,了解目前这个价格是否真的属于大减价的价格,当她们获得的反馈信息是确定的时候,就差不多到了她们掏钱的时候。她们考虑的方式表面上来看并没有问题,只是考虑问题的方向有了偏差,作为男人我很骄傲的说,我们会进一步的考虑该商品是否我们的需要品,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没有用处的商品它的价值为零,再便宜也高出它的价值,除非白送,我到不介意多费点力气。

我对目前的大学教育制度有着一定的质疑,但是并不反对。质疑的方面是我不认为现在的大学课程可以给予学生们多少所谓的“知识”,起码很多普通高校做不到这一点,在学校学的那些东西几乎99%以上是无法运用到社会上的。而不反对的方面是,我认为大学生在大学的时代是完成一个从学生向社会人蜕变的时期,这段时期他们最大的获得也许正是来自他们的“玩乐”当中,从玩乐当中能获取什么,我得不出结论,因为每个人都不同,我只是希望所有现在还在校园里的同学们能够快乐的享受属于你们的“玩乐”。我说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有教坏年轻人的嫌疑,不过走过这段历程得人应该对我得说法有一定的认同。

“哥,”小小终于在临上车前想起了我这个正牌老哥,接着冲着冉静微微一笑说道:“嫂子,我走了。” 冉静的脸上立刻飞起了少见的红晕,不过她只是略带责怪的瞪了小小一眼,而没有作出其他反应,让我的心跳动的更加剧烈。

我对爱情这种东西一直抱着一个很消极的态度,因为虽然我很渴望自己能够得到真正的爱情,哪怕不是百分之百,但是我又很肯定的认为我不可能获得,也许这个世界上还有极少量的“纯正爱情”存在,它一定不会这么好运降临到我的身上。 男人和女人之间无非是一种相互需求而已,男人需要女人漂亮、温柔、体贴、身材好……,女人需要男人有财、有才、浪漫、温馨……,所有的爱情都可以用公式计算,当两个人在爱情的砝码上失去平衡的时候那么一切就应该结束了。

冉静看着我笑意越来越浓,咯咯的笑了出来道:“别臭美了,昨天的事情乐乐早和我说了,还在这里乱吹牛。” 感情我又上了丫头的当了,很不服气的说道:“乐乐说不喜欢我了?你不懂,女人经常会说出口是心非的话。” “乐乐才不会喜欢你呢,只有我……。”冉静突然中止了她的话,脸上微微呈现一丝红晕。 “只有你怎么了?”我很想知道“……”这个部分的正解。

“那二十分钟后昨天的沙滩见。”冉静居然主动约会我,看来这个家属之行绝对是明智之举,在夜色朦胧的夜晚,晚风清拂,孤男寡女,我再送上一份可以打动她的礼物,接下来…………,我知道我的超强思维能力又开始运作了。 远远的看见一身白衣沐浴后的冉静,长发随风摆动,尤其她撩头发的动作简直就是一幅最美的图画。面对今天这样的场景,我觉得我有必要严肃一些,真诚一些,不然要是有机会亲密接触笑场就不好了。

冉静静静的站在我的面前,用清澈的眼神看着我,在我的记忆里还没有看到过冉静这样的眼神。 “你是不是想笑?现在在酝酿感情,你不要笑的太大声啊,随便笑一下就可以了。”我总是觉得冉静一定会笑话我一番。 冉静真的笑了,不过是给我一个温柔的微笑,然后接过手链说道:“谢谢,傻瓜。”说完侧身在我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接着遁走了。 我一个人愣在原地,虽然剧情的发展和我预想的不同,但是结果似乎大同小异,冉静真的亲了我一下。激动的心情在十秒钟之后才发泄出来,我大声的对着大海喊道:“大海全是水,骏马四条腿。”因为我一时间找不出什么更合适的有力度的口号。

“怎么办,你自己想,不关我事。”冉静气呼呼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留下我一个傻傻的坐在那里。我的手在遥控器上停留了几秒钟,还是选择了继续,继续看完我租的碟片。 一直到凌晨六点我才入睡,到不是完全因为看碟片的原因,冉静的话一直在我耳边萦绕,不过惊醒的作用到是其次,让我感到兴奋的是冉静真的很关心我,到底这种关心可不可以直接为我们两的关系定性,这个问题我考虑了两个小时,然后在不知不觉中美滋滋的睡着了。有时候我也很鄙视自己,这个时候自己能不能正经一点,脑子怎么就会想些无聊的事情。

“态度不一样,工作可以慢慢找,你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去重新学点什么,也算是自我增值嘛。” “我看出来了,你还真有做妈的潜质。” “我才不要你这么大的儿子呢。” “那生一个小的给你当老妈。” “不许说无聊的笑话。”冉静很用力的瞪了我一眼。

在我怒视下,大胖子带着小胖子在众人的嘲讽中匆匆离开了。我转头看见冉静微笑的看着我和小宝贝张开双手要我抱的画面。 我得意的抱起小宝贝拉住冉静的手说道:“走,咱们回家。” 冉静微笑的看了我一眼,但是她并没有拒绝我牵着她的手。

“吱”的一声,我听见冉静开房门的声音,我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把冉静堵回房间,在她想训斥我之前将她的嘴捂住。 这时我的左手揽着冉静的腰,右手捂着冉静的嘴,身体紧紧的和冉静靠在一起,在这种紧要关头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冉静仅仅穿着一件睡衣,我感觉到她柔软的身体。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两道冷冷的目光让我恢复一些清醒,冉静正恼怒的看着我。 “对不起,你千万别叫,等我把话说完,现在外面坐着一个人,这个人是我老妈,如果让我老妈知道我和一个女孩同住,那就麻烦了

“行了,别解释这么多了。”我老妈才不听我的解释,她完全了解她的儿子,如果我愿意和一个女孩一起住,即使我和这个女孩暂时属于普通关系,那我也一定对这个女孩贼心不死。老妈打断我的话接着说:“现在我可不可以见见这个女孩?” 无奈之下,我只好请出冉静。

“那看看给你买的这件衣服好不好看,试穿给我看看。”冉静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情绪。 “买的时候也不见你们叫我试,买回来了还试个屁啊。” “不许说脏话,你妈叫我管着你。”冉静得意的看着我。 “我老妈那是叫她未来儿媳妇管着我,你只是个假的。” “谁说我是假的,你妈就认为我是真的。” “那,你别自己往套子里钻啊,套住了你就麻烦了。真的叫我老妈认准了你这个儿媳妇,以后才知道是假的,烦的可不是我一个人,我老妈一定会和你进行多次的长时间的思想沟通的。

“冉静我可是很满意的,你自己给我注意,人家这么漂亮温柔的女孩子看上你,你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福气,还不知道好好珍惜。” “老妈,这就不对了吧,我怎么就配不上她,我怎么说也继承了你的优良品质,你这样损我,不是间接的降低你自己的位置吗?” “不要贫嘴,你妈我的优良品质,你继承的还真不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在医院把你抱错了。” “不是吧,老妈,你怎么什么台词都往外蹦啊,外人听了笑话。” “什么外人啊,我把冉静当自己人了,你给我小心点,好好珍惜人家知道不。

“想的美,你都没追过我。” “不是吧,咱们那种感情是平凡中见伟大,患难中见真情,是在相处之中相互了解,珍惜,喜欢,不用那么俗,还追不追的。” “那你追不追啊。” “追,干嘛不追,你不要跑太快啊

如果你问我,在男女交往中最幸福的动作是什么,我回答你是牵手。也许你有自己不同的见解,不过我已经说了这是我的答案。正式的牵手是男女由不确定向确定迈出的至关重要的一步,这一步的完成可以说是由真正的量变完成了质变。牵手就象在男女之间建立了一条纽带,将两个人的心正式的连接在在一起,从此有了一份牵挂,一份责任,一份甜蜜……。让我牵着你的手,和你走过以后的日子是一份沉重的充满甜蜜的承诺。 我已经成功的拿到了冉静的“追求特许权”,目前允许行使追求这个权利的男人仅我一个,虽然还有很多其他的男人也会试图和尝试追求冉静,但是他们都属于“不合法”的侵权行为

我怀着一往无前的决心,和视死如归的态度和冉静一起踏上了这部机器,上去我又开始后悔,人为什么不长记性呢,刚刚才发誓再也不上这种鬼东西,现在才过了几分钟,就全部忘记了,原来健忘会害死人的……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如何从机器上下来的,我只知道我的手心全是汗,眼神都有些迷茫了。当我逐渐恢复思维能力的时候,我开始了深刻的自我批评,为什么考虑事情一直都不能做到全面且深入,任何事情都不可以简单的看表面现象,而要认真研究事物的背景资料。我说这些话,你一时不能理解?冉静根本就是一个高空服务员,她每天都经历着高空作业,我居然想用高空游戏去恐吓一个高空作业者,吃亏的也只能是自己了

“帮我把这一家大小拿着。”冉静把手里的五只熊都交给我。 “这一家大小?”冉静居然承认这是一家。 “拿着啊,这么多废话。”冉静把五只熊塞在我的手里,然后轻轻的拉起我的手,和我并排向前行。此时此刻的我是这一辈子到目前为止最幸福的时候,冉静依偎在我的身边就这样随意的漫步在大街上,你可以说这种事情每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次,我也不管会发生多少次,只要这一次是发生在我的身上,发生在我和冉静的身上,多老土的事情都是幸福。经历了这么长时间,从偶然和冉静相遇、相识,到这个刁蛮的丫头“强行”住进我的小屋,从我们时常斗嘴到相互体贴,从一对陌生人到目前的状态,期间经历了不少的事情,今天我们才真正的手牵手走在街道上,就是这么土,也就是这么幸福。

“你干嘛要玩游戏。”虽然我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但是我实在对于他在游戏中的生存能力感到担忧,毕竟他用了和我一样的名字和我一样的人物。 “其实我不会玩游戏,但是我不小心删除了朋友的人物,我想练一个一样的还给他。” 我霎那间明白了一切,立刻起身冲进冉静的房间,看到冉静微曲着身体,在电脑面前艰难的操作着,我的眼泪一下从眼眶中冲了出来。

冉静笑了笑说道:“他说他没见过我,问我是不是他们学校的。你以前是不是也会这样啊。” “我才不和他们一样呢,我都是睡在宿舍等女生来找我的那一型。” “你真的这么厉害?”冉静半信半疑的问道。 “当然了,几个宿舍超过20个男生的女朋友找不到她们该找的人,都会来找我。”我很认真的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学校“声名狼藉”的原因之一了,不熟悉我的人总是看到我身边不停的更换女性角色,久而久之我就变成了学校花心排行榜上的人物,可怜的是我身边的这些女性角色99%以上都和我无关,只是因为我人缘好的关系,她们在找不到她们男朋友的情况下,喜欢找我来询问她们男朋友的动向,以及顺便可以“敲诈”我一下。

我无奈的笑了笑,很感激的点点头。冉静在一旁拖着下巴看我吃完点心。 “还有事吗?”看到冉静还一直看着我。 “我在这里会不会影响你工作啊?” “不会吧,因为我现在根本无法工作,脑袋很闭塞,想不出东西。” “那就让我陪着你,好不好。

努力工作算是我们这种“小人物”对于公司唯一能做出的回报吧,也就是更多的将自己的“剩余价值”贡献给我们的BOSS们。生存在这个社会上,除了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幸运儿之外,其余每个人都生活的战战兢兢,小心谨慎的面对这个世界,希望尽可能的为自己赚取最大的利益。对于那些家中有雄厚资产,但是却愿意从头来过,自己拚搏的人我从来不保有欣赏的观点。对,你没有听错。是我从来都不——欣赏。他们所谓的从头来过和我们根本就不一样,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压力的不同,他们可以不断的进行各种尝试,他们根本就不惧怕失败,因为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影响到他们在这个社会生存的质量,所以他们可以尽情的选择自己的目标很轻松的面对。而我们每走一步必须谨慎而周详的考虑,因为当错过机会的时候,我们可能面临非常的窘境。

没事,一会就睡了。” “是不是这个沙发睡的不舒服?” “这哪叫沙发啊。”我还是忍不住抱怨道。 “看你这么可怜,进来睡吧。” “你说真的?”我的反应速度绝对算得上超群,我立刻从长椅上抱着被子跳了起来。 “我睡这里。”冉静的第二句话又让我迅速的回到了长椅上。 “那还是算了,我还是在这里睡吧。” 冉静站在我的身边似乎犹豫了很久,下了决心一样小声说道:“要不,我们俩都去里面睡。” “好啊好啊。”我等这句话已经等了很久了。 “可是你不准乱想。” “我哪有,我只是睡觉。”虽然我嘴上怎么说,我的思维根本不受我的控制,早不知道已经“进展”到什么地步了。夜晚,一个陌生的城市,一间房这样的环境居然真的降临到我和冉静的身上。

你说脏话。” “脏话怎么了,我他妈最讨厌来这种地方。”我的情绪瞬间失去了控制,说完这句我有些后悔,自己居然用这种口气和我的女上司说话。 “那下次不来了,好不好。”我没想到王茜居然用这么温和的口气和我说话,自己到多了几分惭愧。 “你也知道你自己是个美女,到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只会增加发生各种事情的几率。”我知道我自己在用一种很猥琐的方式恭维面前的上司。

“你的生日?那我现在……。”我摊开两手示意我什么礼物都没有。 “没关系,你能来就是礼物了。”不用把我抬这么高吧,我这个人最经受不住夸奖的诱感了,别人夸的多了,我就会犯错误了。 我还美滋滋的享受被别人夸奖的感觉,进了屋子却是另外一种感受,一种没人搭理的感受,王茜去和她的几个好朋友哪哪喳喳去了,虽然她们时不时的将眼光投向我这里。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四处张望。你千万不要过多的想象这个聚会的场景,因为这就是一般我们所说的吃顿家常便饭,只不过吃饭的地方和桌子大一些,人数多一些,菜式精美一些而己。整个聚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看见一些亲情友情的体现,和我有关的只是在大家陆陆续续散掉的时候,BOSS意味深长的和我说了句:“你今夭的任务就是好好的陪陪小茜哦。”

我的想法一向很多,只是因为思维方式的问题,我想做一件事情或者一个项目,首先从自己出发,问自己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如果如何将会如何,当你觉得如果如何那么就太好了的时候,你所需要知道的就是你是否能够完成这个如何,如果你的能力足够完成这个如何,恭喜你按照我的逻辑,你又有了一个新的创意!是不是又让你觉得有些茫然,看不懂的话你就当我胡言乱语好了。

分开两地其实对于感情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有多少患难与共的夫妻都经不住这种距离带来的冲击,我和冉静建立起来的感情是否可以在这种环境下继续茁壮的成长,我不知道。 “你不认为两地分居会很容易让感情变质?”我问道。 “认为啊,可是我不怕你跑了。”冉静得意的微微一笑。 “你不要一付吃定我的样子,怎么说我也快到男人最具有魅力的年纪了。”

“对啊,我们俩从来都没有吵过架。” “哪有人没事找架吵的?” “好的事情容易被人忘记,不好的事情容易被人记住,我和你吵架,你会记的更清楚。” “傻丫头。”我将冉静用力的搂在怀里抱的紧紧的,冉静也紧紧的回抱着我,用力的咬住我的肩膀,她始终没有开口留下我,因为她知道她只要说出来,我一定会义无反顾的留下来,留在她的身边。

“嗯,时间到了。”我原本以为冉静说火车开车的时间到了,可是冉静上前抱紧我,就在这个到处都是人的地方,旁若无人的吻了。一直以来对于年轻一代的小朋友们肆无忌惮的在公众场合搂搂抱抱、亲亲热热表示不赞同的观点,觉得这些行为过于轻浮没有内涵,可今天就在这个人头攒动的站台,我做了这件我一直以来不赞同的事情,你真的会产生旁若无人的奇妙感觉,整个天地之间,只有两个人的存在。

冉静在我的生活中代表着幸福和惊喜,在平凡的幸福中时时的惊喜,我已经找不出比这个更好的日子了。不过我不能总是获得而没有付出,工作忙不应该成为自己的借口,我决定在这个星期的周末潜回上海也给冉静一个惊喜。

“缺点当然是每个人都有的,只是我不觉得她的缺点有什么不好,喜欢就连缺点也喜欢。” “你要不要这么肉麻。”乐乐听的直皱眉头:“和你说真的,如果你们家丫头喜欢上别人,你怎么办?” “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认真考虑过,不过要真的是这样,一定是我不够好,丫头这么好的女孩有更好的选择也是应该的。”说出这些话,我自己都觉得惊讶,惊讶于这居然是我的真实想法,在我的思维中冉静的优秀真的算上出类拔萃,而我却算不上,如果老天爷愿意将她恩赐于我,我自然欣喜,可是如果她真的决定离开,我真实的想法竟然是祝福她。我是不是真有这么崇高,已经升华到爱一个人就是看到她幸福的境界?想到这里,我自己的心不免一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一边吃饭一边依旧注视着冉静,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到底怎样才算是爱?我一向都不喜欢探讨这个问题,但是看着冉静我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我想告诉她我爱她。当一个人问你,你爱他吗,你需要用时间哪怕0。1秒来考虑,你也许不爱他。当你一个人问你,你爱他吗,你想也不想的回答爱,你也许也不爱他。爱一个人也许是自发的从心底里想告诉他,你爱他?

丫头。”我喊了一声冉静。 “嗯?”冉静抬起头用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爱你。”我笑了笑说道,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似乎不够真诚,虽然我是发自内心的说这句话,但是如果我不用不太真诚的样子来说的话,我自己又觉得有些肉麻。 冉静愣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同样也笑了笑说道:“我也爱你。” “真的?”我确实很诧异冉静的回答。 “嗯。”冉静很肯定的点点头,然后自觉的靠进我的怀里。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那以后偶尔脑子会浮现出你傻傻的样子,然后不自然的微笑,害的同事都逼问我是不是又恋爱了,其实哪有这么快会喜欢上一个人,你最多算一个印象不错的陌生人。再次遇到你的时候,应该是在你们的餐舞会上,从一开始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一直在关注我,你的眼神一直盯在我的身上,其实我很不喜欢你这种“色色”的眼神,你越这样看着我,我就越假装看不见你。可是不知道哪里跑出来一个美女和你一起跳舞,看着你一脸得意忘我的和那个美女跳舞的时候,我还真的有点生气,哼,我可没喜欢你,我是不喜欢你这样见异思迁。

小小来的时候,我真的不相信她是你的妹妹,因为你们的长相,但是后来我坚信她是你的妹妹,因为你们的性格,她一定是从小被你“带坏”了。我和她一起睡觉的时候,她就不断的逼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我禁不住她的逼问,所以她比你先知道我喜欢你。她答应我绝对不会将这个秘密告诉你,可是这个死丫头在临上车的时候还是在你面前叫了我一声嫂子,其实只有我和她两个人的时候,她早就这么称呼我了。 你一直都笨笨的,其实从乐乐到我们家来,你就应该可以确定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因为我愿意让我自己的好朋友知道有你的存在,顺便再让乐乐这个大美女测试一下你的“忠诚度”。你个死家伙居然想借乐乐反过来气我,还好及时出现一个王磊,哼,看谁更紧张一些,要是你紧张我没有我紧张你多,我就不要你了。

阿姨来的时候我比你还紧张的,因为对于我来说就像见家长一样,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担心,我害怕,我怕阿姨会不喜欢我。不过在了解阿姨之后,我更加喜欢你了,因为我觉得在一个幸福家庭中成长,有这样一个精明慈和的母亲,你一定对家有着更深的感受。

正式和你牵手了,又是我主动的。似乎很多事情都是我先主动的,似乎整个过程都是我在控制的,我现在坐下来细细地回想起来,我才发现最坏的就是你这个家伙,整个形势根本都在你的控制下,你会为我有所行动创造好所有的条件,让我自己无条件地向你投降。关于这一点我很不服气,但是我很情愿。握着你的手,我觉得好踏实。 和你一起走在校园里,我越发地嫉妒你的初恋,我多想和你在校园里一起度过这种最纯真的时刻。不过算了,人家说男人就像汤,煮得越久味道才越浓,那时候的你一定不像现在这样”坏”得可爱。

这里我还想告诉你一个最大的秘密,我见过一个叫王茜的女孩,确切地说是她来过我们家里。她告诉我她想来看看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可以让你为了”她”放弃自己的工作,放弃一个大好的机会。听到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孩很坦白地告诉我她也喜欢你的时候,我真不知道是该为你到处”拈花惹草”而生气,还是该因为发现你原来这么有魅力而高兴。谢谢你,陆飞,你为了我牺牲了你的工作,并且对此只字不提。看着你每天假装上班游荡在外面,我的心好疼,我好想扑在你的怀里告诉你我爱你。 当你有了一个创业机会的时候,我好矛盾,我怕你离开我的身边,但是我不想因为我而让你丧失一个难得的机会,虽然我知道我会很想你,但是我愿意相信我们的爱情。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II

为什么啊,我什么都没做啊。” “还什么都没做,我都困死了,还等你等到现在。” “可是是你让我去忙的啊?” “对啊,是我让你去忙的,男人当然应该以事业为重,你现在又刚刚起步,困难多,压力大,所以你更应该努力。” “这么懂道理,你还生气。” “懂道理和生气是两回事,你去工作是应该的,但是你不陪我说话,我就生气,气得我要去睡觉了。” “哎……”还没等我说话,冉静已经中断了通讯,这丫头的逻辑没什么时候是正常的。

在冉静离开的这三年里,我给自己定下了伟大的目标,要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自己的创业努力中,存三年的老婆本,等冉静回来迎娶冉静过门。所以我的生活变得简单,过着“公司——家”两点一线的生活,几乎放弃了所有的娱乐活动,最大的娱乐就是获得工作上的成功以及每天在视频上见到冉静。

失恋这种东西是符合动量守恒定律的,也就是你在恋爱的时候有多么快乐,那么你失恋的时候就有多痛苦。如果你不想承受失恋的痛苦,有以下几个方法:一、不谈恋爱,没有恋,就不会有失恋,当然很多人不愿意这么做;二、谈恋爱不要投入,不要用心,不投入,不用心的恋爱其实算不上真正的恋爱,既然算不上恋爱,那么失去的时候也不会有失恋的痛苦,当然不是真正的恋爱,除了肉体上的欢愉之外,确实缺乏精神上的享受。以上两个办法都不是最佳的选择,那么我告诉你第三个办法,这个办法很好地体现了现代男人的精神,那就是急速恋爱法:在恋爱的初期完全地投入,将浪漫与激情发挥到最大的程度,你会在肉体和精神上获得最大的满足,激情是有一个量存在的,当你过度地燃烧之后,你的激情会很快燃尽,取而代之的就是乏味和兴趣的缺失,忍受一段时间精神上的折磨,而后选择分开,你不仅不会有失恋的痛苦,反而会有解脱的轻松。如今许多男人使用这个方法。

“少他妈在这里屁话了,就你这种人,你能爱谁啊,你就爱你自己。”我突然插话的行为让他和乐乐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但是我还是要继续说下去,“你已经选择了你的家庭,放弃了乐乐,如果你真的爱她,最好的做法就是真正的放了她,你还在这里说这些没有用的屁话干吗?你想做的不过是想让乐乐更难忘记你,你的人你的心已经离开了,还希望可以继续占据乐乐的生活乐乐的心,除了自私,我找不出任何其他的理由。别在这里说什么最爱的是你这种冠冕堂皇的谎话,如果你真的爱乐乐,现在去找你老婆告诉她你不爱她,你要和乐乐一起生活。不要用你六岁的女儿做借口,她是整件事情中最无辜的人,她不应该成为你的借口,承担你的错误。从一开始你隐瞒自己结婚的事实,已经说明你这个人的自私和卑鄙,就冲你欺骗了乐乐三年,我就有理由让你躺下,但是看在乐乐和你六岁女儿的份儿上,今天我让你直着走回去,现在就滚。”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已经无情地伤害了别人,还要把自己装扮得象情圣的人,一开始的隐瞒和欺骗已经是他无法解释的错误,不要和我说爱是没有错误的这种屁话,爱你不该爱的人就是错误,欺骗爱你的人就更是错误。

这怎么能算勇敢,别看他长得高,就他那身段,不用三秒就放倒他。” “臭美,他可是练过跆拳道的,大学时候就代表学校参加过全省大学生跆拳道比赛,获得亚军呢。” “那有什么了不起,我还五岁习武,南拳北腿,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呢……” “你说真的?” “我看你是失恋失得智商低下了,当然是假的了,反正现在不用和他打了,说说而已。”

“乐乐,这是我妈。”我及时提醒这个从一进门就没注意观察家中环境的乐乐。 “啊,哦,阿姨你好。”乐乐很有礼貌地向我妈打招呼,可是我老妈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个点头,惨了,我老妈这么注重礼貌的人这种表现代表真的生气了。 “哎,你快点来帮忙拿东西啊,拿厨房去,顺便把晚饭做了,我陪阿姨聊天就行了。”乐乐这丫头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姑娘,你就看不出来现在的气氛?不过也不能怪乐乐,因为她和我一样完全没有想过我们俩一起居住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是代沟这样东西会告诉你,同样的事情在不同人心中的理解会有巨大的差异。

“那我就帮上忙了,帮你把不好的心情转成好的心情啊,所以任务完成,我要下线了。” “你……” “还有,你怎么还是这么色眯眯的啊。” “我……” “不过我喜欢,但是你不准对其他人色眯眯的。”

冉静说不回来了,我确实很失望,因为当你盼望一个日子已经很久很久,突然间那个日子所具有的意义丧失了,那种失落感确实会让人一时间难以承受。冉静又一次自己做了决定没有选择和我商量,只是通知了我最后的决定,难免的,我会有一些生气,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会说服自己,不仅因为每一次冉静都有充分的理由,更是因为我愿意尊重冉静的决定。只是我不明白我总是这么“纵容”冉静,会不会有一天她做出让我无法承受的决定?

“信任,两个人相处最基本的不就是相互信任,就像冉静信任我一样,把你这么一个美女放到我身边她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当然,醋还是要继续吃的。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因为那个我朝思暮想的美丽丫头就站在我的面前,如此真实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从来不知道狂喜是什么样的感觉,虽然我无数次幻想过买彩票中大奖的场景,但是都无法感受到现在的这种感觉。那是一种从头麻到脚的感觉,似乎可以感受到血液在皮肤上的流淌,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冲向脑部,有点眩晕,有点迷糊,泪腺不自觉的分泌,眼皮都有些颤抖。

虽然丫头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在网络视频上我也几乎每天都可以看见冉静,但是此刻真实的冉静依旧让我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妙感觉,一时间一股气顶在我的喉咙,让我想说话却出不了声。我只能有些不知所措的挥舞着我的双手,张大嘴吧瞪大眼睛的看着冉静,很不争气的居然有液体在眼眶中凝聚。 “我回来了。”这句话成为世界上最动听的话语。

我非常肯定我爱冉静,可是没有像今天这么肯定,如果我是乐观的人,我会认为我可以拥有冉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如果我是悲观的人,我会想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拥有冉静,我是否有承受这种痛苦的能力。 幸福是人们不断追求的事物,但是太幸福反而会使人战战兢兢,现在我可以和冉静相拥坐在窗前,看着美丽的夜景,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战战兢兢的幸福。

“怎么了?你们不是都同居了吗?” “我们……我们是同住,两间房间,我们没有……”我只能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冉静妈妈,我想他应该明白我后面没说的话。 “哦,那冉静跟我睡吧,你一个人睡冉静房间。” 走进冉静的房间总算舒了一口气,真没看出来冉静妈妈思想这么开放的,我一向认为我老妈是最具有与时俱进思想的老一辈代表人物,和冉静妈妈比还是颇有不及。可是几秒钟之后我就明白我错了,因为冉静的房间床上只有一个枕头,一条被子,如果真如冉静妈妈所说她已经都安排好了,就算一条被子可以两个人盖,一个枕头未免太小了点。我现在终于明白冉静象谁了,她妈。

能够和冉静一起睡在床上,还是在冉静从小生活的地方,感觉很奇妙,也很舒服。也许是因为回到一个熟悉的环境,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夜晚,冉静说了很多话,很多关于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有开心的,悲伤的,更多的是非常平常的事情。不过无论冉静说什么,我都愿意静静的倾听,因为我是冉静最值得倾吐心事的人。

“和你说了这么多,我最想告诉你的是我们家这姑娘从小吃了太多的苦,虽然她很懂事,表现上很坚强,很独立,但是毕竟她是在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或多或少的会在她性格的养成上有一些影响,有时候她的想法会比较偏激,比较固执,我希望和她相守的男人可以真正的理解她,包容她,让她真正的幸福。我并不是要求你一味的忍让她,也不是要求你要提供多么丰厚的物质条件,我希望的是你们两个能够真正的相互依靠,共同生活。”相互依靠,共同生活好普通的八个字,但是却让我深深的触动。 “阿姨,我不想向你保证我可以给冉静幸福,但是我请你相信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创造属于我和冉静的幸福。” “好孩子,我相信你会去做,只是将来你们的路还长,你们可能还会遇到很多问题,那个时候记住我的话。”

从第一次遇见那只猪,到现在已经两年的时间,这两年给予我的记忆太多太多,只要我将记忆调整到这段时间,各种画面就会从我的脑海里涌现出来。陆飞总是说能够认识我,拥有我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可是他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能够认识他,成为他爱的人同样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生活在他爱的包围下,我可以无忧无虑,还可以任性妄为。

制造惊喜最大的难点不在于如何设计场景,设计程序,而是无法控制要给予惊喜的对象的行动,我已经让乐乐做了详细的资料收集,最后居然还是落了个扑空的结果。

我曾经说过我认为牵手是两个人相处最幸福的动作,正式的牵手是男女关系由不确定向确定迈出的至关重要的一步,这一步的完成意味着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牵手就像男女之间建立起的一条纽带,将两个人的心正式地连接在一起,从此有了一份牵挂,一份责任一份甜蜜……现在我想说相拥是两个人相处最温馨的动作,两个人靠在一起,由两个人变成一个人,共同地面对属于共同的生活,共同感受着属于共同的悲喜,我可以很肯定地认为“人”这个字就是这么造出来的。

和冉静牵手之后的我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相拥而坐,有歌词唱过背靠背坐在地毯上,听听音乐聊聊愿望……我很喜欢但不是最喜欢,我坚持认为相拥而坐比背靠背坐着更加浪漫。 “猪,你在想什么?”我和冉静相拥坐在沙发上,偶尔地聊上几句。 “我在想接下来我们会干吗?”

因为我们俩在一起太幸福了。” “所以要分手?”我靠,这是哪门子理由,长这么大头一次听到因为太幸福分手的,如果不是我脑子有毛病,就是这丫头脑子有毛病。 “恩,我们俩一起经历了快乐的时光,享受了两个人相爱的幸福,到这里应该停止了,任何事情都一定逃脱不了现实的规律,我们的爱情达到了极限,如果我们继续相处接下来就会有很多很多我们预想不到也逃避不了的不好的事情出现,然后慢慢地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不想等到那一天的到来,也不想因为和你分开是因为我们不再相爱。”

已经一年了,这一年的时间你也不联系冉静,冉静也没有联系过你,你还等吗?”听乐乐这么说似乎我挺凄惨,可是实际上我过得挺好,公司的事情很忙碌,很艰苦,但是总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家里没有了冉静,但是有个乐乐,虽然我和乐乐没有我和冉静之间相爱的甜蜜,但是有这么一个姑娘在家,生活总是多姿多彩的。

冉静哭了?我看见眼泪在冉静的眼眶中闪烁,这是对我的歉意吗?还是我的话伤害了冉静?哭是女人的三件传统武器之一,但是冉静从来不对我使用这三种传统武器,冉静对付我只需要大声地对我下命令,如果未果就留书出走,最后假装生气让我自己内疚,基本上我只能无条件地投降,所以冉静的三种武器应该是大喊,留书,装生气。可是今天冉静居然在她掌握的三种武器之上又结合了传统的武器?

我从乐乐那里知道了你的事情,知道你处在感情的低潮期。说句实话,我很生气,你居然在两年里又交了一个男朋友,我也很难过,我不太能够接受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下降,然后我庆幸,庆幸在你最伤心的时候我是你第一个想起可以依靠的人。我会守着你,陪你度过所有不开心的日子,尽我最大的能力让你开心,我会尊重你的意见,就像两年前尊重你决定分手一样,当你恢复的时候无论你选择离开还是留下,我都会尊重。

“找我算账也是应该的,是我不好,是我任性要和你分开的,又任性地回来找你,所以无论你要我做什么补偿,我都会心甘情愿。” “你说真的?” “嗯。” 看着冉静现在这么乖巧的样子,你一定又认为我开始想糊涂心思了吧,我有那么色吗,我是非常感性的人。 “我们浪费了两年的时间,所以我要你补回这失去的两年的时间。”看我说得这么感性的话了吧。

我突然明白失而复得之后不仅我特别地珍惜这段感情,冉静也是,我们都有点过分地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份重新得来的感情。我看着冉静笑了,冉静看着我也笑了,也许我们太在乎对方的想法了。

你烦不烦啊,说随便,你又说不行,说去,你又有意见,那我不去行不行?”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情绪失控不厌烦地喊了出来。喊完了就后悔了,看着冉静用无辜加委屈的眼神看着我,那能不后悔吗? “对不起,我,我可能因为公司的事情太烦了,所以……” “没关系,你可以继续冲我大吼大叫。” “你说的这是不是反话?”我看着冉静认真的表情,不明白她到底怎么想。 “不是,我说真的。我是你女朋友,嘛,那你遇到心烦的事情,想要找人发泄,当然应该找我了,既然两个人相处就应该相互分担压力,所以你对我大吼大叫发泄一下,是应该的,你接着喊吧,没事的。”冉静这么一番话早将我的烦心事全部打消了,还哪有大吼大叫的心情。

“对啊,我最烦你这种磨磨唧唧的样子了,每次都这样,我现在是你女朋友,睡一起怎么了,现在是古代吗,娶个媳妇还不知道长什么样,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主动点。”不主动还成了我的错了,你早说嘛,我这个人最主动了。 “你说你这个丫头,我那不是尊重你吗。” “你什么都尊重我,我说要去留学你也尊重我,我说分手你也尊重我,你就不能有你自己的想法,”晕倒,都是我错了,那我还客气什么啊。冉静说完我就脱衣服上床。

冉静离开,我冲出房间叫来丁晓琳:“从明天开始,不招女秘书了,招人事部经理,秘书还你来。” 我这边说完刚想回房就被韩宾一把抓住:“老大,你脑袋被门夹过了。” “臭小子,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还就这么说话了,这些天被你赶走多少漂亮姑娘了,我们都没和你计较,可是刚才走的那个,绝对是高标准严要求了,这样的你都不赶紧留下来,就算你没什么想法,你也为我们这些兄弟着想一下啊,是不是她要求的薪水太高?从我这匀一点过去,我不介意。”

时光终于又回到了三年前,或者说甚至超过了三年前,起码在肢体距离上说是这样。在这间房子里我和冉静快乐的面对着一些所有人都会遇到的小问题,我觉得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或许还有?我觉得是该考虑一个人生最重要的问题了,这个问题就是结婚。对于结婚这个话题,许许多多的人给了许许多多的定义,传播最广泛的几个不外乎“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婚姻就是围城,在外面的想进去,在里面的想出来”等等,基本上以负面的形容居多,可是我不在乎,我就是想进去,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进去? 求婚应该算是人生中的大事,也是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的时刻,君不见千百年来人们创造出多少浪漫的求婚方式,可是正因为就在求婚这个问题上人们已经发挥了无限的想象和创意,我还能够有什么特殊的方式?最让我担心的倒不是方式问题,而是如果冉静不答应呢?

“你先听我说,我明白,我明白陆飞很爱你,正因为他爱你,所以他等了你两年的时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他表面上似乎一切都很好,但是我知道不是,他只是习惯将最难受的部分留给自己,不想去影响那些关心他的人。他没日没夜地工作,是为事业而努力,也是希望能将时间填补得更满,他依旧可以说说笑笑,是想让自己快乐,更是希望身边关心他的人快乐。他是我的儿子,作为母亲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感受,你就当阿姨自私好了,我不希望我的儿子爱一个人远远超过爱他自己,我不认为那样他会幸福,尤其他爱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什么理由就会离开他。”

那冉静到底和我什么关系?”王磊应该不在我老妈的管辖范围之内。 “还很难准确地找个词形容,就你们两个那点破事,一般人不太整得明白,不过还好你问的是我,我总结一个词汇,那就得是男盗女娼,天生一对。”

“我要是这点都看不破,还是你女朋友吗,哪有人像你这么装失忆的,谁都记得就是不记得我。”我承认我失忆是装的,就像冉静说的一样,哪有人失忆像我失得这么巧的,单单忘记一个人,还是自己最在乎的人。不过冉静这么容易就看破倒在我的预料之外,原本我认为起码要见我几面之后才能看出破绽,没想到从一开始她就己经了解,这智商也忒高了点。我真替我儿子担心,因为人家说两个高智商的人生的孩子容易笨。 “我那不是临时决定的吗,没未得及考虑细节,不过你明白我为啥要这样吗?” “明白,你想让阿姨知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守在你身边。” “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点自信过头?” “不会,是自信不够,就算你不是装的,我还是一样会守在你身边,即使你永远都想不起我。”

“怎么怪我,我以前每次都能骗到你,证明我的演技没有问题。” “那是因为我笨,不是因为你演技好。” “那好吧,你都承认你笨了,我就承认我演技差吧。” “哎,你说我这么一个笨人,和这么一个聪明人在一起太吃亏了,我觉得还是你比较好。” “我也这么认为,我演技这么差的人骗骗你这种笨人比较合适,要遇到一个聪明的,我又骗不了他,多无趣啊。” “嗯,我看我们俩凑一块算了。” “我没什么意见,那我们去吃饭吧。” “你们两个好了,就算你们演技差,再这么演下去我也会生气的。”这丫头终于表示抗议了。

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力,同样我也有。三年之后的我依旧很“愚蠢”地继续相信现实中的某个角落会存在美好的事物,用这样的心态继续写这个故事。 希望这个故事可以继续感动和我一样“愚蠢”的朋友,并且让更多的人“愚蠢”起来。

也有许多人并不认同这个故事,不认同的朋友们执著地认为现实是残酷的,美好的事物只是镜花水月、海市蜃楼,不相信,不幻想。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