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不知道的自己在想什么】读书笔记

当科学研究结果与原来的信念不一致时,人为了保护自己,就会去质疑科学的研究方法


前言

弗洛伊德的盛名,对于心理学来说不知是件好事还是坏事——他让更多人知道心理学,同时又遮住了很多人的眼睛,让人以为精神分析那一套便是心理学。其实,弗公在心理学上的贡献远比他对大众文化的贡献小得多。

激情燃烧时,你已不用大脑?

  1. 在某一强烈情绪状态下时,千万不要急着作决定。因为现在的决定很可能会让你在冷静时后悔。
  2. 预测未来的行为与态度时,千万不要忘记当时会有怎样的情绪,最好能让自己马上体会可能的情绪再作判断。
  3. 处理“诱惑”最好的方法就是敬而远之,千万不要以为自己会在关键时刻变成柳下惠!因为你不懂着魔时的那个你。

睡觉,抽动一下很正常

入睡抽动,指人在即将入睡时全身肌肉突然不自主地抽动。此过程中,往往还伴随自由坠落感甚至是模糊的梦境,并很可能导致惊醒。一般的入睡抽动不会影响睡眠,但若过于频繁则可能导致周期性肢体抽动障碍(periodic limb movement disorder),变身成“抽搐男”或“抽搐女”,且陷入失眠的困扰。

用心感受世界,不只闭上眼睛

你觉得是视觉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所以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用心感受这个世界了?错!别费力气了,即使闭上眼睛,你也达不到盲人的敏锐触觉。

嘈杂环境中打电话, 堵耳朵还是捂嘴巴?

在嘈杂的环境中打电话也是这个道理,即使噪音比较大,但是只要声音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人耳就完全有能力自己过滤掉噪音,如果超过这个范围,即便堵住一侧的耳朵也没用。捂住嘴的作用就是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地从听筒里传出(不知道电话为什么这样设计,可它就是这样的),如此一来,一侧的内容将更加完整连贯,分辨起来也更加容易了。

你的错误,手指知道

笔误不容易看出来,因为视觉和注意力常常和你开玩笑。但是,当眼睛不管事的时候,手指却可以司其职。实验表明,笔误时,打字速度会下意识放慢,如果你的手指在飞快地敲击当中不自觉地停顿了一下,那么请你的眼睛也稍微停顿看一下屏幕。那一刻,没准就发现自己的错误了。

适合所有年龄的神奇外语学习法

假如你是一个为学外语而烦恼的人,那么就请满怀信心地开始“死记硬背”吧,别再踌躇不前了,这个办法将帮助你克服绝大多数能够预见的麻烦。只不过,请别忘记在适当的时候让大脑休息,否则你很可能真的被机械化地“洗脑”了。

想要提高记忆力?做梦去吧!

大家都知道睡觉前和睡觉后记东西比较牢,那是因为睡眠消除了后倒摄和前倒摄的作用。而史蒂克戈德的研究则首次证实了做梦也有助于记忆力的改善,因为它不仅重现当前的经历,而且还唤醒了以前的相似经历。虽然实验还有很多有待改善的地方,但这无疑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它让人看到了大脑的巨大潜能。或许梦永远都不能像周公解梦所说的那样,是未来吉凶祸福的征兆,但现在看来,凯库勒因为梦到一条咬住自己尾巴直打转的小蛇而想出了苯的分子结构,这类事情应该并不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逛街勿在下班后

自我调节资源不仅会影响购买意愿和实际购买行为,甚至也扩展到进食、性生活等方面。另一项研究表明,在完成一件费力控制的任务后,被试会比控制组吃得更多。而这其中,节食者又比非节食者吃得更多——他们平时控制饮食颇为辛苦。所以,在神经紧张一天之后疯狂购物或饕餮大吃也许不是好的选择。还是泡个热水澡,美美地睡上一觉,等你的水池蓄满水以后再出发吧!

关键时刻掉链子是为什么

一次两次的自我妨碍,别人也许会相信那不是你能力的问题。可是老用这招就不灵了,会被人觉得不靠谱。那些拖延症啊什么的,说白了,也都是在给自己找借口——不是我能力差,只是我懒惰,我拖拉。看,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样能完成得这么好!别让自己养成自我妨碍的习惯,从不给自己找借口开始吧!

他她:认识自己多一些

深入我们最深层灵魂胜地,似乎使我们成为不可抗拒的力量的玩偶的因素是:死亡和变化,过去的不可变更性,以及人类在宇宙从虚无到虚无的盲目变化中感到的虚弱无能。我们人类应该感觉它们、了解它们,并征服它们。

聊得投机,才能情投意合

实验一,在大学的一次快速约会中,实验者记录了40对男女在快速约会中的对话场景。在24小时之内,志愿者要向实验者报告是否愿意与约会对象继续交往。如果两人都愿意与对方交往,那么他们就会获得彼此的联系方式。在统计了约会双方对话的语言风格匹配值之后,研究者发现,谈话时语言匹配度越高的双方,更倾向于与对方开始恋爱关系。

对话时语言匹配度高的情侣,他们的关系是否会更稳定呢?在实验二中,实验者记录了84名志愿者10天内的即时通信聊天记录,并在3个月后调查志愿者们是否还维持着恋爱关系。通过对聊天记录语言风格匹配的计算发现,那些在聊天中越和谐的伴侣,就越有可能保持着恋爱关系。可见,语言的匹配性不仅决定了初次见面时是否能擦出火花,而且也可以预测较长期的稳定关系。

相亲记得穿红色!

太招摇,太俗气,太夸张?无论你怎么想,红色能提高性吸引力(sexual attraction),这才是硬道理!

你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

从生理上讲,爱情不过是心跳加快、血流加速。这些身体反应作为线索传送到大脑,在大脑中,情绪有关的脑岛以及与奖赏有关的腹侧被盖区和尾状核会被激活。腹侧被盖区释放多巴胺,使大脑产生爱的感觉。

爱情是一种主观感受。但我们常常无法意识到细微的情感体验,也可能被错误的情绪线索暗示。比如,走过颤巍巍的吊桥时,我们更容易将自己颤抖的双腿和加速的心跳看成是对面前美女的“爱情”,而不看做是由于过吊桥的恐惧而造成的。

在心爱的女生面前, 该不该打那个架?

在女生面前打架虽败犹荣?具有动物性的人类,和鱼一样,应该采取“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策略。不要在心爱的女生面前打败仗。

承诺是我说爱你的方式

他许下承诺却没有兑现,不是因为他不爱你。相反,他的承诺是他说爱你的一种方式,越是爱你就越想给你最好的。但或因性格使然,或因困难重重,诺言总是难以兑现。面对诺言,恋爱双方都应该保持理智,切莫让爱的承诺反过来将爱一军。

研究发现,满足对方需求的动机越强烈,作出的承诺越大、越多,也越愿意为了实现承诺作出更多的努力。也就是说,他越爱你,越会对你许下承诺。承诺中是有真情的。

为什么你背着我勾搭别人?

执行控制力强的人善于排除万难争取最后的胜利。而在爱情中,执行控制能力越强的人越会不自觉地使用一些方法来保护爱情,比如少看帅哥美女、看到帅哥美女也觉得不咋地、尽量少和异性打得火热。

这样的措施对爱情的长久有没有作用呢?普隆克找来了处于稳定恋爱关系中的男女若干人,测量他们的执行控制能力,然后让他们报告在恋爱中对对方保持忠诚的难度。高执行控制能力的个体在保持忠诚上表现得毫无压力。

爱他,原谅他

“般配”是天长地久的秘诀,你们越“相像”就有可能越契合。但是世界上不可能会有另一个自己,两个人在一起难免出现磕磕绊绊,怎么办?事实上,矛盾本身并不会影响你们的关系,只有“记仇”才会让对方不满。

在朋友眼中,你本来就很好

你觉得朋友们总夸你好,只是因为他们太善良,太抬举你?错。朋友们夸你不可能是为了骗财骗色,而是在他们眼中,你本来就是靠谱的好同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爱你等于爱自己,相信我,朋友们的赞美是真心的!

予人金钱,自己健康

金钱真的可以买到快乐和健康!而且,任何人都能“卖”给你,只要你肯把钱花在他身上。实验表明,给别人花钱不但能获得快乐,还能降低自己唾液中的皮质醇,提高身体免疫力。

对于你的帮助, 我表示压力很大

每个人都需要帮助,但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无能。危难之时能够伸出援手固然是好事,但如果伴随一种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装腔作势的姿态,却可能给别人帮了倒忙。

又要震?易得性直觉在骗你

易得性直觉(availability heuristic)就是经常被使用的一种,指的是人们常常依据某类事情是否容易被想起来以判断该类事情发生的概率。在正常情况下,这一直觉是有效的,因为普通的事件当然要比不寻常的事件更容易被记起或者想象出来。但在某些情况下,直觉也可能会失效并导致系统性的偏差。

NBA中的心理学

那么如何让球队更加团结呢?心理学家说:多摸摸你的队友吧!

信任不过一张皮

科学研究发现,在不相识的情况下中,相貌好的人会更容易得到信任,与此同时,他们还也会被认为更有钱。可是相貌是天生注定的,对我们拿来提升自己的“信任”属性可能没有什么大用。有人可能会问:“我就长这么一副猥琐大叔的嘴脸,是不是除了削骨整容之外,就没有办法赢得信任了?”对此,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想,虽然长相不太容易改变,但是我们还是有可能通过梳妆打扮让自己看起来更为整洁干净,值得信赖的。

除了改善硬件条件之外,我们还可以通过控制环境变量来实现让自己更值得信赖的目标。

灾难面前听谁的?

为什么买盐?即使被反复告知吃盐防辐射不靠谱,盐不会受到辐射的影响,为什么盐还是断货了?有些人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买,反正买了再说,因为大家都在买!“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这在恐惧时体现得更明显,心惶惶的人们更容易受到他人的影响。

恐惧管理理论认为,每个人都面临着一种最基本的恐惧——不可避免的死亡。为了缓解死亡带来的焦虑,人们会采取一些防御机制,如相信来生、追求意义感、提升自尊、获得他人认可、将自己与不朽的文化价值观相联系等。

从众也是应对死亡焦虑的一种方式。荷兰格罗宁根大学心理学家伦纳特·仁科马(Lennart Renkema)等人通过实验证明了这一点。他们将大学生分为两组:一组被要求描述一下想到自己死亡带来的情绪和想法,成为“死亡显著组”;另一组,即控制组则要描述一下看电视带来的情绪和想法。接下来,给所有人看一些抽象画,并告诉他们有些画有60%的人喜欢,有些则有60%的人不喜欢,然后让他们评定一下自己的喜爱程度。结果发现,“死亡显著组”的评定更容易受到所在群体意见的影响。从恐惧管理的角度来解释,意识到死亡的威胁使得人们更加积极地去寻求意义,并希望获得他人的认可,这正好对应了上面所说的两种从众的基本动机,从而强化了从众行为。

盲区:认识不到的自己

有许许多多的人都不是根据行为本身,而是根据该行为被接受的程度来判断其行为的价值的。这就好像是一个人总是不得不推迟做出他自己的判断,直到他看到观众的反应。那个被动的、对其或为其做出该行动的人,而不是正在做出该行为的人,有力量使得这一行动变得有效或者无效。因此,我们倾向于成为生活中的表演者,而不是作为自我来生活和做出行动的人。

似曾相识,在哪见过你?

感觉眼前的事物曾经见过,这种记忆在心理学中被称为再认记忆(recognition memory)。再认记忆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回忆”(recollection),你确实能够回想起以前经历过的那个情境;一种则是“熟悉”(familiarity),你仅仅对眼前的事物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无法确定它的来源。

道歉真的有用吗?

我们常常高估了道歉的意义,辛苦要来的“对不起”反而让错的一方博得了更多同情。

痛,是为了快乐着

疼痛确实能让人在短期内感觉变好。

上瘾不全是毒品的错

有幸福生活可以享受,自会远离毒品。

欲有灼见,必先自恋

有自恋者的团队更有创造力,他们的表现欲可以促使团队产生更好的想法。

就是忍不住听你的电话

和你通话的是谁?他在说些什么?听不到呀,真着急……尽管声音不大,但对好奇心泛滥的你来说,一个人在旁边打电话,比两人激烈聊天的干扰还要大。

要知道,打电话时,周围的人其实都会在心里默默地跟你对话。想象一下这诡异的场景,以后你还会旁若无人地当着其他人的面打电话吗?

忘记一切,痛苦依旧

忘了他就能忘掉失恋的痛?忘了来时的路,就能忘掉一路以来的凄楚?别以为忘掉事件就可以忘掉情绪。通过对短期记忆丧失的病人的研究发现,他们记不住具体事,却比一般人能产生更持久的情绪。

中了头彩和意外残疾——一样快乐

快乐来自内心,你的“心理免疫系统”可以自己合成快乐。

我们的情绪系统就像我们的免疫系统,可以自己调节。外界不给我们高兴,我们自己创造条件也要高兴,我们自给自足。虽然达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大许多。考试的成败,比赛的输赢,职位的升降,家庭的聚散,对于我们情绪的影响都是短暂的,因为我们每个人自己才是快乐的源泉。

没有难题,只有抽象题

相对论不难理解,公式不难背,数学不难做,只要你能把这些抽象的问题具体化。也许世界上本没有难题,关键是,你能找到一个好的比喻吗?

低价,才能收买人心

这个故事的现代版经常在很多家庭上演,本来小孩对学习的兴趣来自于学习本身带来的快乐,结果家长一给物质奖励,孩子对学习本身的兴趣就没了。把兴趣作为职业的人经常会面临这样的困境,而为了生存,另一些人却不得不把职业培养成兴趣。低廉的工资也许不能“收买自己”,但却有可能让自己爱上这份工作。

天下没有白做的广告

广告钱不白花,你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广告影响了

决定掏钱前,你的大脑在干嘛

面对精致的包装和吐血的价格,你还是会被诱惑的。

花钱怎么买快乐?

与花钱买下的东西相比,花钱买东西的经历更让人快乐。

花钱给自己,不如送点礼

虽然对自己不舍得花钱,但是在给别人花钱方面,吝啬者也许没那么吝啬。

不买对的,只买忠诚的

不管一件商品的性价比多么诱人,只要它存在极小概率的伤害风险,那人们就一定会对它敬而远之。

50%=70%=全都

70%的事物满足一个属性时,你就会给它贴上一个标签,进而在你的头脑中90%的情况下这个标签都成立。

把握问题核心,还得高瞻远瞩

对于心理距离比较远的事物,人们更能考虑到它的核心问题;对于心理距离比较近的事物,人们的态度更容易被干扰。

抢盐!以防万一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我们明明知道“食盐防辐射”不靠谱,依然会去买盐。明明知道中彩票概率很低,保险很难用得上,但我们仍会去买?为什么呢?因为小概率事件在我们心中的概率要比客观数字高得多。

自由:认识另一个自己

每个人体内都有两个“自我”。一个叫“现在的我”,负责感知当下的生活,也能重新体验过去,但“现在的我”只能体验,没有记忆。医生问病人:“你这儿疼不疼?”做出回答的,是病人体内“现在的我”。

另一个是“记忆的我”。“记忆的我”负责把过去发生的事情整理打分,装进记忆的数据库。当医生问“你最近觉得怎么样?”或者“你的阿尔巴尼亚之旅如何?”做出回答的则是“记忆的我”。“现在的我”和“记忆的我”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存在,混淆“现在的我”与“记忆的我”,是造成人不快乐的主要原因。

灾难面前,你是神还是兽?

面对灾难,到底是救人还是救自己,取决于灭亡时间的长短和生存期望的大小。

同样的海难,泰坦尼克号上秩序井然、文明礼让;路西塔尼亚(Lusitania)号却一团混乱、各自逃命,前者乘客素质更高吗?错!人都是一样的,只是后者情况更危急,人们更绝望。

见死不救也该被理解?

在旁观者效应的作用下,人越多越有可能越会选择袖手旁观,这才是人性。

谁说“蛋疼”没意义?

忙碌让人愉悦,哪怕是没有意义的忙碌。

换一种方式,让你说话更有分量

可别小瞧了形式。当我们已经习惯了某种形式之后,大脑就开始偷懒了,通过形式判断内容。

自由让你不快乐

你真的常常不知道什么才能带给自己快乐。

证人的沉默,无辜者的福音

证人就该指认凶手?这使得记忆模糊的证人不得不进行选择。如果增加一个“我不知道”选项,就可以大大减少冤假错案。所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我们都不是万能的!

惩罚有价,请慎用

惩罚引起的报复可能导致两败俱伤。

为何中国人比日本人对核泄漏事件更敏感?

身处灾难中心的人因为短期内没有办法离开,甚至还将在那里生活很长一段时间,就造成了他们心理上的一种失调——如果整天担心灾难还会发生,那就没有理由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了,所以为了证明自己留下来继续生活是合理的,他们就必须自己主动减少心中对灾难的担心,变得乐观一些。而远离灾区的人没有受到灾难的袭击,不存在这种认知失调,于是他们担心的是自己未来的安危。

除此之外,处于灾难中心的人们对灾难有更客观和真实的直接认识;而外围的人们则通过媒体上经过筛选的镜头了解现场,并用想象力为之添油加醋。这使得当事人可以做到平静面对,反而是仅受轻微影响的人却高度警惕,反应过激。

不信科学,只是不想否定自己

当科学研究结果与原来的信念不一致时,人为了保护自己,就会去质疑科学的研究方法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