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系列】读书笔记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做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杀鹌鹑的少女

许多年前,你躺在她的星空下,你顿悟不出什么,世事往往是遗憾。今天你明白了,却已经留不住她眼神的一片云。

你今年三十岁,半生即将过去了,青春的岁月就像下午四点半的骄阳,浮金满眼。而当你呷尽手中的咖啡,一饮而天地黯,不过也是浮生一梦。这是独自一人整理一下往事的时候— 到了这个年纪,你应该有足够的成熟,不随波逐流地叫做“充电”、“减压”或者“一个人静静地舔伤口” —你需要的是独处,在慎独中重新寻回三分的冷静、七分的宽恕。

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里,求生往往只凭借感觉和本能。有光亮的地方,就有希望,这是每一个人最原始的记忆。

生下一个孩子,在摇篮边看他,就像在车厢中看见一个投缘的新客,他坐在你身边,开始一段对话。火车隆隆地开动了,向前奔驰,开向茫茫的天涯。

一个天性自私的社会,必定与民主无缘。因为一旦冒起了一个强权,就会有许多人向强权自动靠拢。他们只会为自己着想:我有得吃就够了,我没有义务陪你一起争取,以免最后连我受累,自己也没有。在中文里,“明哲保身”是自私的一个委婉词。

领袖的材料,是天生的,慈禧治国,也缺乏优秀的基因,以她的智商,无从应付国际的挑战,但搞倒一批中国男人,本事绰绰有余。

从政是很复杂的事,特别在一个没有公义的国家。虽然照照镜子,是一个简单的动作,看看镜中的人,如高山,若深海,是不是菩萨的祥和里敛藏着金刚意志的一幅动人的肖像。

权力的强人,在商场,对女人都喜欢铤而走险。旺盛的睾丸酮是他们的成功秘诀,也是毁灭的动力。另一极就是自卑的宅男,懦弱而畏缩。一个乱世,从男人的性格开始乱起。

好莱坞可以把一部黑社会的故事拍成史诗。人物正邪莫辩,正是人性的两面体。黑社会的魔头也是人,这是主题,打下基石;父子的情义,是梁柱,撑挺着一座华丽的故事建筑。

《当时只道是寻常》真正的杰作,如山岳、如海洋,以短小的人生观览,山还是山,海依旧是海,但以一百万年的时间比例尺,其实山在暗暗漂移,海在悄悄加深,地壳在千万年的荒老之间默默地变化着,只是我们的肉眼太浅,从来不曾察觉。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做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但一场巨变,已经发生了。地动山移,浑然不觉,当时只道是寻常。世上的生死荣衰,不就是在空寂之中缘起缘灭的吗?(佛与禅意)

世上没有不臭而美味的芝士,正如天下没有 不坏而富有魅力的男人。

洗手间里的主权

一名自助餐顾客,有如独裁国家的一个领袖,手中握着的一副刀叉和一只碟子,代表无穷无尽的权力。自助餐的迷人之处是你在餐桌前的一切食欲全然不受只能、不受挑战,能享用多少便多少,无人能提出异议。一名自助餐消费者面对餐桌,有如一名暴君面对他的人民和国家。因此一个有教养的自助餐消费者,进自助餐时必定表现出一种高贵的节制。与一个狼吞虎咽、宁愿叫多了吃不完也硬要把食物堆满一桌子的俗客相比,只叫一碗汤、一小盘沙拉加一杯咖啡的人,令人感到尊敬。因为他明明付了钱,却不会吃到尽,等于手上有无限的权力,但从来不滥用。自助餐的菜肴里有从政和治国的哲学。

香港社会高度私有化,但商场的洗手间领域则不应避忌一定程度的“公有制”,各酒家餐厅的管理主权直达男厕,行使起这种主权时鞭长莫及,不如废除为佳。

西方国家有自由,但自由并非无限;有法治,唯法治也留有一手。水至清则无鱼,如何暗中流这一手而又不沦为独裁统治,是最高的政治艺术。

人生是一场神奇的游戏,正如许多年前,你曾经爱过一个人,有一天她忽然提出分手,是有了第三者,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成谜。到今天,你仍想念她,她离开你的原因,你一度疑惑,想了解真相,但今天你已不想再知道。

在一个成熟的社会,不必争辩什么“新闻知情权与个人隐私权之冲突”这样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分界线在哪里。

第一流的政治家,不需要装修豪华的第一流名贵官邸,因为他自信自己就是第一流人物,一如真正的名人如爱因斯坦,从来不穿名牌时装,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就是名牌(中国政府及官员的自信缺失以及内心深处的无尽恐惧)

因此,你和他为什么分手,那谜底我们不想知道,而你面对一场轰烈的爱情的谜面,又何必执着追寻隐藏在下半生的答案?一切的情事是如此无奈,因为世上没有几个人能留得住那夜的盛宴和那夜的烛光。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