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读书笔记

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我来的时候,正是中国文化最鼎盛的唐朝,万花如锦的场面都见过了,还有什么遗憾?盛极而衰,否极泰来,宋宝南渡苟安,人民苟安,我俩也苟安。杭州变化不大。

素贞忽然羞郝:“怎样上?” 嘿,我从来没见过她这般模样,真是不争气。不管她有多少岁,多少年道行,一旦动了真情,竟然幼稚退缩起来呢。

任何一个人,只要他不是窝囊废,也一定会得选择。名是虚幻,利才实在。说金钱万恶的人,只因他没有。

一生一世? 人的一生一世,才不过数十年。——最慷慨的男人,也不过爱你数十年;何况,“一生一世”那么重的赌注,有谁会全下了?但素贞,她的一生一世或许是无穷无尽的:千年、万年、十万年……?即使许仙付出了一生,他还是以小博大,抛砖引玉。

庭院深深,露湿霜重,我在二人世界以外,见他俩携手共八纱厨。素贞放出迷人声态,颠鸾倒凤。一条蛇,如何令得男人快乐,我明白了。 一个女子,无论长得多美丽,前途多灿烂,要不成了皇后,要不成了名妓,要不成了一个才气横溢的词人——像刚死了不久的李清照……她们的一生都不太快乐。不比一个平凡的女子快乐:只成了人妻,却不必承担命运上诡秘与凄艳的煎熬

她的一颗心全放在许仙身上。见他人言可畏,闷闷不乐,不无歉疚。她不要看男人的苦脸。笑,买不到,便制造。

单独相处的一刻,弥足珍贵。不要浪费。人和蛇都沦为原始的动物……爱情,不是太我,便是太他。不是赔尽,便是全赢。

情天是女娟补的,恨海是精卫填的。一生爱一个人是绝对的真理。

现在才明白,原来世上最好的东西,应该是免费的。

小青,我白来世上一趟,一事无成。半生误我是痴情,你永远不要重蹈覆辙。切记!

我一天比一天聪明了。这真是悲哀!对于世情,我太明白——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位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眼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得不到的方叫人恨得牙痒痒,心戚戚。我思想了很多很多很多年,终于想通了。——而人类此等蠢俗物,却永远都想不通。直到有一天我回头一看,才发觉已经变了天。

但原来已是最后。幸好我把他杀了,放他没机会遇上另一个新欢。他一生便只得两个女人。此刻这两个女人又再绞缠在一起。——我们是彼此的新欢。直到地老天荒。

桥是断肠桥,塔是伤心塔。

法海带着一种几近变态的刚毅和执着,去追寻自己的信仰和理想。他的人生路途上没有所谓的路口,所以他永远不会迷失。他能让人产生与爱等量的憎恨,又让人一筹莫展,但他的内心也有柔软不可触摸的一部分,所以最后无法面对小青落荒而逃。

李碧华对许仙可谓“恨”有独钟。同样的故事,只有《青蛇》把白素贞眼中的无价宝,批驳得龌龊无齿,一等下流。沈腰潘鬓的男子,拥有男人女人都想染指的美貌,“轮廓澄明,眉目秀逸,眼中永远有迷茫的眷顾,不知投放在哪里好”,于是就哪里都投放了。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红玫瑰,白玫瑰,青蛇,白蛇,哪一个不是颠倒众生,被个一事无成的穷书生占全了。他付出过什么?从始至终,一把紫竹柄的伞,一把异色影花藏香细扇,而已。再就是身前身后的体贴殷勤,眉梢眼底的脉脉柔情,像端午的雄黄酒,让道行再深的女人也乱了心,昏了头,现出原形,匍匐在地,白白送上一生的痴缠、蒸蒸日上的家业、遍播百里的名望,送上俗世男子毕生追寻的一切。最后再搭上千年的修行。除了最后这个,许仙无不受用。他不是歇斯底里地哭号吗:“我不落发!我不要出家!我恋栈红尘,沉迷女色,你们是妒忌我吗?”从一无所有到什么都有了,现在要他平白地把这一切放下,他如何能肯?就连天下人也是不肯的,只怪法海多事,他就是嫉妒呗,自己占不到的,也不许别人来占,这样想来,多么合情合理,那就一定是的了,于是越发的同情起许仙来,就像同情他们自己。这是懦弱的许仙嚎啕得最大声的一次。利益攸关,他的心术从未如此定过。

法海最大的本事,是无情。“若我入世,必大慈大悲大破大立,为正邪是非定界限,令天下重见光明!”在李碧华的笔下,这是一个心比天高的男人,严以律己,苛以待人,定力十足,顽固不化。这样的男人,不解风情,也不屑风情,他有崇高的信仰,他站得比自己的信仰还要高。高高在上,俯视苍生,更俯视女人。他唯一信的,是自己。哪怕错收了蜘蛛精,哪怕白蛇产子的事实摆在眼前,哪怕心魔乱舞,斩不尽,灭又生,哪怕受了小青的引诱,明明城池失守,却也死不承认。他不回顾,不犹疑,奉行自己坚信的,坚信自己奉行的。这样的男人,强大得令人心寒。

《青蛇》中的法海,背刺苍龙,手擎法杖,狂妄无情。他让爱情饱受羞辱,矜持扫地,所以他成了青蛇铭心刻骨而又决不肯吐露的秘密。不能撇清他也曾经有被爱情俘虏的一瞬,差点破了他的定力,坏了他的修行,于是恼羞成怒,心生报复。可是末了,小青杀了许仙,就在他眼前,他却终究没能下手收妖。他毕竟是个人,是有过血脉贲张一刻的男人。这个伟男子唯一的一次软弱,是因为小青。

一个害怕寂寞的女人,眼馋别人的爱恨情仇,轮到自己,却总是不得法。她的第一个男人是法海,她选择了跟爱情斗,以为自己高踞了上风,却没想到跌下来摔得更惨;她的第二个男人是许仙,偷别人的男人,捡别人的现成,这样的爱情注定被鄙夷,包括她自己。

她只想不寂寞,却不知道怎样才能不寂寞。

贪是普世的真相。该贪,还是不该贪?贪多少是个好?做不到四大皆空的红尘男女,就算思量得像小青一样清醒,又怎么耐得过寂寞?

寂寞是与生俱来的渴,爱情是止渴的鸩。渴,还是喝?这是人间无解的题。

那就先贪着吧!只是要记得,一切都有代价。然后,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