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爷的剑】读书笔记

这世上永远有两种人,一种人生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存在,而是为了燃烧。燃烧才有光亮。哪怕只有一瞬间的光亮也好。另外一种人却永远只有看着别人燃烧,让别人的光芒来照亮自己。


我想写一系列的故事,每篇故事都以一个典型的代表人物为中心。我想写他们的快乐,也要写他们的痛苦。我想让他们来做一面镜子,让大家都可以从这面镜子中看出自己应该怎么做。无论如何,他们总是可爱的人。因为他们敢爱敢恨,敢哭敢笑,因为他们讲义气、有原则。人生毕竟也是可爱的。

人活着,就应该懂得怎么去享受生命,怎么去追寻快乐。一个人脸上若是脏了,是不是要去照照镜子才知道怎样去擦掉?我只希望这面镜子也能做到这一点,能够帮助人擦掉生命中的污垢。我真的希望每个人的人生都能变得很快乐。

江湖中不认得这柄剑的人并不多,不知道他这个人的也不多。他的人与剑十七岁时就已名满江湖,如今他年近中年,他已放不下这柄剑,别人也不容他放下这柄剑。放下这柄剑时,他的生命就要结束。名声,有时就像是个包袱,一个永远都甩不脱的包袱。

他慢慢的接着道:“一个人要学剑,就应该诚心正意,绝不能太骄傲,骄傲最易造成疏忽,任何一点疏忽,都足以致命。”这的确是金玉良言,燕十三当然在听着。谢王孙笑了笑,道:“可是我那孩子并没有这种毛病,他虽然少年时就已成名,可是他从来没有轻视过任何人。”燕十三忍不住长长叹息,道:“只凭这一点,就难怪他能天下无敌了!”谢王孙忍不住又叹了口气,道:“可惜这也是他的不幸。”燕十三道:“为什么?”谢王孙道:“就因为他从不轻视任何人,所以他对敌时必尽全力。”他没有再说下去,燕十三已明白他的意思。——一个人对敌时若是必尽全力,剑下就一定会伤人。他早就知道三少爷的剑下是从来没有活口的。谢王孙又在叹息,道:“他平生最大的错误,就是他的杀戮气太重了。”

谢王孙道:“你很诚实。”燕十三道:“杀人的人,一定要诚实,不诚实的人,通常都要死于别人剑下。”——学剑的人,就得诚心正意,这道理本是一样的。

他忽然问燕十三:“你是想默默的过一生,还是宁愿像他这样活三年?”燕十三没有回答,也不必回答。——你是愿意做流星?还是愿意做蜡烛?——流星的光芒虽短暂,可是那种无比的辉煌和美丽,又岂是千万根蜡烛所能比得上的?

一个人只要还有一点希望,生命就是可贵的。希望永远在人间。

他想活下去。近来他才知道,一个人要活着并不是件容易事。谋生的艰苦,更不是他以前所能想像得到的,一个人要出卖自己诚实和劳力,也得要有路子。而他没有路子。

厨房后有个破旧的小木屋,木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一张椅。这就是哑巴厨子的家,虽然肮脏简陋,对他们说来,却已无异天堂。他们劳苦工作了一天后,只有这里可以让他们安安静静的躺下来,做他们想做的事。就在这张床上,他们度过了这一生中最甜蜜美好的时光。她的丈夫虽然粗鲁丑陋,他的妻子瘦小干枯,但是他们却能尽量使对方欢愉。因为他们都知道只有这才是自己真正拥有的。他们能有什么,就尽量享受什么。他们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现在他们夫妇就并肩坐在他们的床上,一双手还在桌上紧紧相握。

韩大奶奶道:“你自己应该知道今天不该喝酒的,为什么还要喝?”阿吉道:“因为哑巴是我的朋友。”韩大奶奶叹了口气,道:“朋友,朋友一斤能值多少钱?难道比自己的命还珍贵?”阿吉没有回答,也不必回答。任何人都应该看得出,他将友情看得远比生命更珍贵。——生命本就是一片空白,本就要许许多多有价值的事去充实它,其中若是缺少了友情,剩下的还有多少?

被他自己的力量击碎。阿吉若出了力,这股力量很可能就会反激出来。穿过枯枝,穿过手臂,直打入他的心脏。——高手相争,斗的不是力。铁虎明白这道理,只可惜他低估了阿吉。——你已变了,已不再是那天下无双的剑客,这一战你已必败无疑。骄傲岂非也像是酒一样,不但能令人判断错误,也能令人醉。

看着他走远,哑巴目中的热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他的妻子却在嘀咕:“他带给我们的只有麻烦,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他?”哑巴心里在呐喊:——因为他没有看不起我,因为他把我当做他的朋友,除了他之外,从来没有人真正把我当作朋友。这一次他的妻子没有听见他心里的呐喊,因为她永远无法了解,“友情”这两个字的份量,在一个男人心里占有多重。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老人黯然道:“谢晓峰一死,天下还有谁是我的对手?我又何必再去寻找?”他长长叹息,道:“所以我不但沉剑,埋名,同时也将寻找这最后一种变化的念头,沉入了湖底,从那天之后,我连想都没有再想过。”谢掌柜沉思着,缓缓道:“也许就因为你从此没有再想过,所以才会找到。”这一剑本就是剑法中的“神”。“神”是看不见,也找不到的,神要来的时候,就忽然来了。可是你本身一定得先达到“无人、无我、无忘”的境界,神才会来。这道理也正如禅宗的“顿悟”一样。

这世上永远有两种人,一种人生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存在,而是为了燃烧。燃烧才有光亮。哪怕只有一瞬间的光亮也好。另外一种人却永远只有看着别人燃烧,让别人的光芒来照亮自己。哪种人才是聪明人?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悲伤并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自己

在黑暗笼罩大地之前,苍天总是会降给人间更多光彩,就正如一个人在临死之前,总会显得更有善心,更有智慧。这就是人生。如果你真的已经能了解人生,你的悲伤就会少些,快乐就会多些。

铁开诚道:“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毁了自己。”谢晓峰道:“他想毁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那一剑。”铁开诚道:“那一剑既然是登峰造极,天下无双的剑法,他为什么要毁了它?”谢晓峰道:“因为他忽然发现,那一剑所带来的只有毁灭和死亡,他绝不能让这样的剑法留传世上,他不愿做武学中的罪人。”他的神情严肃而悲伤:“可是这一剑的变化和力量,已经绝对不是他自己所能控制的了,就好像一个人忽然发现自己养的蛇,竟是条毒龙!虽然附在他身上,却完全不听他指挥,他甚至连甩都甩不脱,只有等着这条毒龙把他的骨血吸尽为止。”铁开诚的眼睛里也露出恐惧之色,道:“所以他只有自己先毁了自己。”谢晓峰黯然道:“因为他的生命骨肉,都已经和这条毒龙融为一体,因为这条毒龙本来就是他这个人的精粹,所以他要消灭这条毒龙,就一定要先把自己毁灭。”这是个悲惨和可怕的故事,充满了邪异而神秘的恐惧,也充满了至深至奥的哲理。

青青已经走了,走出了很远,忽然又回头,盯着谢晓峰,道:“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很不要脸的女人?”谢晓峰道:“我不会。”青青笑了,真的笑了,笑得就像婴儿般纯真无邪。谢晓峰却已笑不出。他知道世上还有许许多多像她这样的女人,虽然生活在火坑里,却还是可以笑得像个婴儿。因为她们从来都没有机会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么可悲。他只恨世人为什么不给她们一些比较好的机会前,就已经治了她们的罪。黑暗而潮湿的屋子,现在居然也有阳光照了进来。无论多黑暗的地方,迟早总会有阳光照进来的

只有在他身边,我才会觉得安全幸福,因为我知道他需要我。对一个女人来说,能知道有个男人真正需要她,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了。也许你永远无法明白这种感觉,可是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他。

谢晓峰道:“我不知道。”他的声音平和安详:“我只知道一个人心里若不平静,活着远比死更痛苦得多。”他当然有资格这么样说,因为他确实有过一段痛苦的经验,也不知接受过多少次惨痛的经验后,才挣开了心灵的枷锁,得到解脱。

生活在江湖中的人,虽然像是风中的落叶,水中的浮萍。他们虽然没有根,可是他们有血性,有义气。他们虽然经常活在苦难中,可是他们既不怨天,也不尤人。因为他们同样也有多姿多采、丰富美好的生活。谢晓峰道:“有句话你千万不可忘记。”铁开诚道:“什么话?”谢晓峰道:“只要你一旦做了江湖人,就永远是江湖人。”铁开诚道:“我也有句话。”谢晓峰道:“什么话?”铁开诚道:“只要你一旦做了谢晓峰,就永远是谢晓峰。”他微笑,慢慢的接着道:“就算你已不再握剑,也还是谢晓峰。”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