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智力】读书笔记

真诚和积极地展露自己,是打造个人品牌的最好方式。


一无所有

任何一个人,站在这个星球上,站在历史的长河中,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你的肉身、你的皮囊,可以用经度、纬度、高度和时间这四个维度来定位,但是还有一样东西,无法被这四个维度定位,这就是你的灵魂。灵魂是你的「第五维度」,是可以在根本上定义你的东西,它独立于时间和空间,当然地,也独立于金钱、权力和地位。

世事艰难,任何自怨自艾或者洋洋自得都是一种轻佻。一个人,应该为自己的才能,为自己是宇宙中唯一的坐标负起责任,而不是左顾右盼、随波逐流。如果你抱怨自己出身不佳以及资质平平,那么就应该义无反顾地努力赚钱,拼尽全力,为自己更为自己的家人,使之过上有尊严、有保障的生活;如果恰巧你发现自己身上有那么一点天才,那么你还可以考虑,为这个世界贡献点什么美好的东西。

模式切换

在实践中,你会自行产生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困扰你、折磨你,让你焦灼不安。于是你非常迫切地试图解答它,在这个求解问题的过程中,旧的知识被激发、调用、重组,而新的知识也一点点萌芽。而在游乐场模式中,你遇到的问题是由老师提出来的,而不是源于你自己内心的渴求,你缺少足够的动力去自行解答它,你只是在搬抄某一个答案。当然,你需要了解这些答案——这些人类文明历程中的精华。但是,你更应磨砺出「从对现实的悉心观察中挖掘问题,又对问题进行独立和系统的分析甚至构建出新的理论,以最终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你更应知道,当你失去了所有的拐杖和火把,当你面对一个前所未有的崭新问题,当你查了无论多少文献都找不到答案的情况下,在一片漆黑中,你如何活下去。这就是荒野求生模式。它从观察和分析现实问题开始,经过一番(也许是理论层面上的)分析和探索,又回归到现实。

失败者思维

我想,一个成熟的人,当然懂得这个世界的暗面,也懂得妥协和退让,但他也懂得,如何用自己的实力,去护卫一些需要坚守的东西。他可以选择,不去做一个天真和莽撞的理想主义者,但他也可以选择,去做一个有能力与这个世界共赢的长期幸存下来的人。

成为很厉害的人

一、学会在现实和理论之间交错思考

没有必要清晰地划分现实的世界和理论的世界,而是更应该相信现实和理论之间潜在的千丝万缕的关联,只不过这些关联等待我们的探索和发现。有两种思考的取向特别值得尝试:

  1. 在现实世界中思考理论问题
  2. 在理论世界中思考现实问题

在现实世界中思考理论问题,可以让我们比其他的实践者思考得更加深刻和系统,然后又反过来助益我们对现实问题的分析和解决;在理论世界中思考现实问题,可以让我们能更好地理解理论的适应范围和界限,然后又反过来优化和完善我们的理论。更重要的,是这种思考的过程,敦促我们去建立理论和现实之间的联结。

二、了解和洞察现代世界运行的规律

这个世界是怎么运行的?为什么人们可以各司其职、各安其位地工作?为什么会产生形形色色的经济现象和文化现象?是哪些因素在暗流涌动推动着这一切?这些问题,由于学校教授的是以「过去式」的、专业分隔式的知识为主,所以在大多数人所受的学校教育中并没有被解答,但对每个人却是至关重要的。了解和洞察现代世界的运行规律,需要从对重要现象的观察和剖析开始,就像塔勒布对历史上极端事件的分析一样,也要带着这样的问题从对形形色色的消费产品和文化产品的解读中,从各种媒体、与他人的交流和书本中的信息中寻找蛛丝马迹,然后像拼图一般拼出潜藏的轮廓。不仅如此,了解和洞察现代世界的运行规律,需要提升对现实世界的敏感度,要用一颗孩童之心去观察周遭的世界,包括以前未曾注意的细节,重新去提「是什么?」「为什么?」这样根源性的问题,然后尝试着去回答。了解和洞察现代世界的运行规律,必须充分认识到现实问题的复杂性、动态性和不确定性,学会从多因素、多视角,更为审慎地去分析和判断,拒绝想当然,拒绝对现有理论的削足适履式地简单运用。

三、 广泛地阅读,涉猎多学科知识,不为自己划定专业的边界

在校学生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用自己所在的专业框定自己。以为既然学了这个专业,那么我的所学所思所想所用,必须在这个专业的领地之内施行,才能体现我的「专业性」。这种想法,已经在《穷查理宝典》中被查理·芒格批得体无完肤。因为你再怎么为自己框定边界,也奈何不得现实中的问题不受专业界限的拘束。人类历史上那些最有智慧的人,无不是如八脚章鱼,四处伸展开来,不受限制地去吸收各方面的智慧。更重要的是,这种多学科的知识背景,结合到一起,就可以塑造成你独一无二的、别人轻易无法击败的核心竞争力。

四、一边学习一边工作

这是一个更具实施性的建议,就是说如果你还是在校生,就一定要想办法去公司里找一份实习的工作(如果你有志于科研就去钻实验室),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如果你已经是一位职场人士,就不要忘了,在你的业余时间,拿起书本(最好是那些特别聪明的人写的经典之作),好好捧读,在工作之余不忘读书。让学习和工作永远并行地展开,这样的设定,就可以激发你在理论和现实间穿梭的激情和思维的火花,促使你在两个世界里找到共振的结点。虽然这看上去会辛苦一些,但是一定会大大加速你的成长,所谓「怎样努力」,这即是最简单的可实施的方案。

为何平庸

内心坚定的人,从来不忌惮做一些不寻常之事。那些在别人看来疯狂的举动,对自己来说却可能是最好最安宁的选择。逃脱献媚于他人的牢笼,才能真正获得自由。

精益人生

『精益创业』模型告诉我们,不要一开始就追求完美,因为你不知道怎样才叫完美。你必须去实验,去测试,去把东西做出来,和这个世界产生交互后,你才可能知道一丁一点可能正确的方向。

「精益创业」模型告诉我们,获取反馈是学习和改进的前提。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是善于吸纳批评建议。我认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一定是乐于听取批评的人,因为批评者就像是在帮他找 bug,然后他不停地修 bug,bug 修完了,他就成了无敌的存在。当然对批评的虚心接受,不等于无脑接受,重点在于,始终保持心态的开放性。

「精益创业」模型告诉我们,要在「变」与「不变」之间找到最佳的契合点。一个成熟的人,必定懂得大时间周期的积累,懂得优势资源的保持和承袭,但是也必定懂得根据外界反馈的变化来做出必要的改变。就像物种的进化一样,基因的遗传和变异,在适应环境的过程中,找到最佳的配比。

当「精益创业」的思想指导我们的人生行动时,我们还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获益:

  1. 让拖延症去死!拖延症的一大成因是,我们准备去做的那件事,太重要又太庞大了,就像一个怪兽一样让人心生恐惧。可是如果一开始我们给自己的目标,仅仅是做成一个最小可行性的产品,十分钟、二十分钟,或者一个晚上就能完成,你为何不去试试呢?
  2. 在早期就获得激励!你不需要在坐了十年冷板凳之后再获得鲜花和掌声,当你的第一个作品发布之后,你一定会收到一些人的肯定和鼓励,这些正向的反馈可以激励你去完成下一步。只要你一直以一种认真和反思的态度去做,那么这种激励就会伴随着你奋斗的整个过程。
  3. 这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当你把最小化可行产品发布出去以后,你等于完成了一个宣言,告诉世界:我来了!

实用「成功学」

当我们评价一个事情值不值得去做、应该花多少精力去做的时候,应该抛弃单一的视角,而是分两个不同的维度来看,一是该事件将给我带来的收益大小(认知、情感、物质、身体方面的收益皆可计入),即「收益值」;二是该收益随时间衰减的速度,我称为「收益半衰期」,半衰期长的事件,对我们的影响会持续得较久较长。

这两个维度正交以后就形成了一个四象限图。我们生活、学习和工作中的所有事情都可以放进这个图里面。这里我举几个例子:

  1. 高收益值、长半衰期事件:找到自己的真爱、学会一种有效的思维方法、完成一次印象深刻的旅行、与大牛进行一场意味深长的谈话;
  2. 高收益值、短半衰期事件:买一件时髦的衣服、玩一下午手游、吃一顿大餐、看 AV 撸管;
  3. 低收益值、长半衰期事件:练一小时书法、背诵一首诗、背牢十个单词、看一本经典小说、读懂哲学著作的一个章节、多重复一次技能练习、认真地回复一封友人的邮件;
  4. 低收益值、短半衰期事件:挑起或参与一次网络掐架、漫无目的地网上闲逛刷微博、使用微信陌陌知乎等进行成功率很低的勾搭。

尽量少做或不做「短半衰期」的事情。除了字面意思外,这个法则暗含两层含义:

  1. 收益值的高低无关紧要,只要不是「短半衰期」的事情,只要这个收益可以被累加,你就尽管去做,这个可以破除「选择无能」;
  2. 你不用去做那些宏伟高大的事情。即便是去做那些不重要不紧急的事情,比如你现在抽一分钟出来练几个字都可以,这就赚到了,就这样开始,没错!这可以破除「执行无能」。

常识积累

几年以前,我和所有的心理学研究生一样,一天到晚埋头看文献,钻在一个窄小的知识领域做着与世隔绝的认知心理学研究,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发 paper。心理学有什么用,不是我关心的;或者,让我自豪的就是,心理学是无用之学,正如很多人骄傲地说「数学是无用之学」、「物理是无用之学」、「哲学是无用之学」一样。后来,我在网络上相继了解到了三个人,虽然他们都不是心理学科班,但是对心理学的认识和领悟却让我震撼,让我这个所谓的心理学博士自惭形秽,促使我不住地思考:如何才能真正地掌握心理学?什么才是值得我探究的心理学?

这三个人分别是刘未鹏、陈星汉和张小龙。刘未鹏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开始对心理学、对思维和学习的方法感兴趣,在一年内集中读了很多思维领域的著作,一下子成为国内对此最有钻研的人,他的一系列博文改变了包括我在内很多人的思维方式;陈星汉求学期间接触到了心理学家契克森米哈的《心流》(Flow)一书,立即把心流理论和他醉心的游戏创作结合起来,不仅他的硕士论文和发表在 Communications of the ACM 的论文提出了独创性的游戏设计理论,而且他的处女作也是以 Flow 来命名,其独特的游戏理念大获成功;张小龙在锻造微信时,思考的是人性的本源,人类的历史,何以为人,何以为女人(比如他推荐大家看《女人的起源》),他用这种穷究本质的对人性的思考创造了一个让人欲罢不能的微信。

成功的学习,必须放置在一个特定的问题情境下。当有一个你热爱的东西、你迫切渴求的东西牵引着你、困惑着你、折磨着你、逼迫着你的时候,你才能非常高效地去学习,去不顾一切地掌握能够化解这个问题情境的任何可能的知识。刘未鹏学习心理学的时候,每天折磨着他的问题,是到底怎样才能正确地思考;陈星汉学习心理学的时候,折磨他的,是怎样才能创造一款与众不同的伟大游戏;张小龙学习心理学的时候,折磨他的,是怎样才能打造一款征服世间男女的产品。

这种学习的威力,不仅由于其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动机,更是由于它在你和你想学的知识之间构建了一种强有力的关联。知识的本质就是相互关联的事实,学习的本质就是理解和创造关联。在你学习的时候,你应该清楚地意识到,这些知识和你有着什么样的关联,它们能怎样地推动你,帮助你获得真正的智慧,或者解决真正的问题。

这是最清楚也最明白的道理,告诉我们为什么专家的教育养成,不能狭窄专注,而该宽广博大。尤其是政治人才的养成,更是如此。政治不能被视为一门专门的学科,不能用政治学或法律知识培养政治人才。道理很简单:政治学与法律,是现实当下的知识,可是政治领袖,却必须面对各种未来变量。

光是等政治人才能培养到领袖层级,现实就已经变动不一样了。更何况众人之事集合累积的变量变化更多更快。国家的状况随时可能被从原有的轨道抛离开来,就像威特拉维斯反复讲的「海难」般的情境。没有以前既成的条件可供依循,那怎么办?

只好靠更深更广的知识与能力,一种综合性的智慧。这种智慧不可能从狭窄的专门训练中取得,必须更根本地理解世界事物之所以然,也就是回到哲学、文学、音乐,乃至医学、天文学的总和思考里。

东北大乱炖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提升自己的信息分析能力需要修炼以下几点:

  1. 缜密、开阔的信息侦查能力;
  2. 日积月累的知识沉淀,注意广度与深度的结合;
  3. 避免思维固化的意识和能力,包括横向思维的训练;
  4. 对理性和直觉的合理运用。

多线程工作

我自己工作中有一个习惯,就是拿到一个任务后,势必要先去找那个任务的核心思考区间,找到那块硬骨头,去啃下来,而不是先去做那些周边的打扫性的工作。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现在接到一个做 PPT 的任务,你第一步准备做什么?是先挑一个漂亮的主题模板吗?不是。是马上去百度谷歌查资料吗?也不是。正确的答案是:设计 PPT 的架构。即你要分析你的受众,他们的知识水平、理解水平以及兴趣点、关注点,在此基础上设计你的内容以及展现内容的顺序,先讲什么、占比多少,再讲什么,占比多少,以及讲的时候采取什么风格、策略,然后,PPT 的架构就出来了。这个实施过程就是该任务的「核心思考区间」,你不需要任何辅助,你只需思考,非常专注的思考,你要的工具,仅仅是一张纸和一支笔(你需要把你的灵感快速地记下来)。等你完成了这个过程,你可以选择继续填充具体的内容(「支持性思考区间」),也可以 break 一下,也可以去做别的工作,都无所谓。之后,等你在为这件 PPT 选择模板、寻找配图或者调整字体的时候(「操作性动作区间」),你并不大会介意被打断,因为你知道,这个任务在某种意义上,你已经完成了。

这些高手的诀窍,与我的个人经验类似,都指向了多线程工作的秘诀,也就是说,你需要尽量挤出一段时间,能够进行专注不受干扰的、甚至达至「心流」状态的思考,以把最关键的「硬核」搞定。

这就是我一直对「时间管理」及其方法不大感冒的原因,我认为它并没有击中问题的本质。事实上,我们要管理的并非是物理学意义上的时间,我们要管理的,是心理学意义上的运用心智的意愿和能力。

无用之学

「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的祈望,是矗立在远方一座影影绰绰的灯塔。人类学家克利福德·格尔茨(Clifford Geertz)在他的学术自传《追寻事实:两个国家、四个十年、一位人类学家》一书中,写自己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从事人类学研究时的心智构建过程,一开始只是一个初步印象,这个印象「不是精心编制的理论或提炼的事实」,但正因为此,「才为我们设定了感知和理解的框架」。而在之后绵延多年的研究中,他无法「完全摒弃这一框架」,而是「对其加以批评、发展、充实、赋予内涵,纳入更多准确的事实经验」。仔细想想,人类学研究这种对异域文化从一无所知到知根知底的过程,和我们追寻理想自我的过程又是何其相似。一开始,我们像是听到了一个遥远的呼唤,它只构成了一个模糊的印象,感官的、直觉的,甚至我们完全无法描述它。但是随着生活的继续,知识、视野、经历的逐步累积,我们不断地「批评、发展、充实、赋予内涵」这个初始的框架,目标一步步清晰,方法一点点成型,信念也一步步坚定,随着更多事实经验的纳入,我们就已经不知不觉地走上了追寻理想自我这个灯塔的征程之中。所以,归根结底,关于「应该学习什么、不学什么」的思考,与我们人生体验的延展同步,与思想和视野的日益增长同步,这种元思考本身,就是学习和成长的重要组成。这座远方的灯塔,无法为我们指明一条最短、最优的路径,却可以让我们在反复迂回的求索中停靠到理想的彼岸。

剪除枝蔓

最后我想说:思考是一种训练,表达也是一种训练,「剪除枝蔓的思考和表达」需要长期地、有意识地操练才可能达至一定的境界。这是一个精神诉求日益精致和挑剔的过程,也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深度与宽度

正如伟大的史怀哲所说:「人不能只为他自己而活。我们必须认知所有的生命都是珍贵的,而我们和所有的生命是结合在一起的。这种认知指引了我们心灵和宇宙的关系。」这就是格局。

洞察隐藏世界

忘记那些你以为你已经知道的东西,去洞察那些隐藏的世界,那里有无尽的可能性,那里有崭新的自己。

避开软性洗脑

在人类历史上,洗脑(brainwashing)总是伴随着强权。被洗脑者常常失去人身自由,被迫吸收单方面的信息灌输,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甚至被恐吓和折磨。这种经典意义上的洗脑,除了邪教组织、恐怖组织和恶性传销组织之外,在现在这个文明社会已经并不多见,至少离我们的生活已经比较遥远。但是在商业社会中,软性洗脑却无所不在。所谓「软性洗脑」,就是不采用限制自由、强制灌输这些强力手段,而是采用某种隐性的、潜移默化的欺骗性手段,诱发人们对某项事物的深度的内心遵从,从而达到控制人心的目的。

在我看来,软性洗脑有一通行的操作原理:就是通过唤起人们强烈的情绪反应来控制人们对信息的选择性注意,而这种效应又反过来加剧人们对情绪化内容的持续关注。在这个原理里,有两个核心的关键词:「情绪反应」和「选择性注意」。

那么情绪反应和注意选择有什么样的关联呢?很简单,当一个人出现比较强烈的情绪反应之时,爬行动物脑和哺乳动物脑会让人只聚焦在与这些情绪直接关联的信息之上,而忽略掉那些需要深入细致思考的内容,以便快速地作出反应。也就是说,情感的唤起实际上起到了注意控制的作用。这类机制中最经典的例子就是演讲。演讲有这么几个特点:

  1. 它是单方面的信息传达。大多数时候,就是一位(或多位)演讲者输出信息,观众只接收信息的过程,虽然有些演讲末尾会有一些互动,但毕竟只是附带的环节。而演讲者对于演讲的内容总是有完全的决定权,他可以自行选择披露哪些信息和不披露哪些信息。
  2. 演讲厅或会场构成了一个相对独立和封闭的环境,人们在听演讲时一般不会接收其他外部来源的信息,至少不会接收与演讲内容相冲突的信息。
  3. 演讲者的姿势、动作、表情、语调乃至穿着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而相比之下,演讲的内容本身可能并不是最受关注的。
  4. 演讲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听众必须跟上演讲者的节奏,他们并没有时间停下来,细细思考、反复咀嚼这些内容。
  5. 演讲可以利用一些技术手段,制造出魅惑感,如设计精良并且在超大屏幕上展示的 PPT,华丽的声光效果,视频节目播放,以及现场表演等。因此,演讲在今天就是一种舞台秀。
  6. 演讲的成功体现在观众们情感上的共鸣和理念上的认同,演讲不需要严谨性,不需要给出观点的证明过程。有些人可能有切身体会,他们在演讲结束一段日子之后,再回忆演讲的内容,通常只能清楚地记起演讲的第一句和最后一句。

自由探索者

杰夫·拉斯金(Jef Laskin)在 20 世纪 80 年代就是硅谷的一位传奇人物。他是苹果公司的早期员工,曾开创和领导著名的「麦金托什」电脑项目,后来又创办信息设备公司(Information Appliance Inc.),任 CEO。在此之前,他曾任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视觉艺术教授,并曾任旧金山室内乐团的指挥。他本科就读于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同时攻读数学、物理、哲学和音乐,后来又拿了一个计算机科学的硕士学位。他曾经试图攻读哲学和音乐的博士学位,不过后来又转移了方向,最终以计算机为业。他的绘画作品,曾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洛杉矶美术馆展出。他还是一位发明家,设计过飞行器、新型钢琴和数控机床,更别说计算机领域的发明了。他自称不是一名「程序员(programmer)」,而是一名「元程序员(metaprogrammer)」,因为他总是在思考如何创造革命性的信息系统,从根源上改变人们与信息交互的方式。

拉斯金是一位典型的「自由探索者」。他不让自己的视野局限在一个专业里,而是任由自己的才能在不同的领域穿梭滑翔;他不循规蹈矩,不遵从任何权威的意见,他在苹果公司任职时,经常和乔布斯有理念上的分歧,但一直坚持己见;他是一位坚持自己所爱的人,作为信息领域里的艺术家,他毕生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让人们更加简单、优雅地使用信息产品,使这些科技前沿的产品能够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可惜的是,今天的学生,很少有人有像这位前辈一样的锐气。虽然很多人以独立、叛逆甚至非主流作为自己的标签,但在学习的意识和行动上,却乏善可陈。在大学校园里,有两种最为典型的角色,「学霸」和「学渣」,这两个词生动地描绘了两种极端的学习者的形象。所谓「学霸」,就是一贯以来的课业高分保持者,要保持高分,他们必定要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花在完成学校规定的课程上,他们对学校制定的学习路径一丝不苟地执行,然后滴水不漏地完成一门又一门的考试,概括地讲,他们是学校教育体系的高度认同者和重度依赖者。而「学渣」,则完全相反,他们是学校教育体系的高度怀疑者和重度叛逆者,学渣之中,完全因为智力原因而成绩落魄的并不多,大多数人是出于对学校以及老师的失望,以及对游戏等更有吸引力的事物的沉迷,而主动放弃对学校教育体系的遵从。但是,不论是学霸,还是学渣,都不是「理想的学习者」。

一种是完全地依从,另一种是完全地抗拒,看上去站在了两个极端,却又在一点上非常相似,就是他们失去了学习的自主性,都没有回答好自己到底要学什么、应该学什么的问题,而究其原因,不外乎一是没有机会认识好自己,二是没有机会好好地认识外面的世界。很多人参加完高考,就稀里糊涂,夹带着各种凭空的想象,就选择了一个专业,无从考虑适配的问题,而在路径依赖之下,这个专业就成了陪伴他一辈子的护身符;待在学校的象牙塔之内,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又无法领略到社会的瞬息万变,一成不变的教育体制下,只学会了用静态的视角去观察过去或理想中的世界。台湾心理学家金树人老师在《生涯咨询与辅导》一书中就写道,「知道你是谁,比知道你要去哪里更重要」。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M. Christensen)在《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How Will You Measure Your Life)一书中说,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你所真正热爱的东西,找到让你感受到意义和价值的事业,而面对变动不居的世界,则应把握好周密计划和偶然机会的平衡。克里斯坦森是一位创新管理领域的世界级权威,也是《创新者的窘境》这部名著的作者,他于 2010 年被查出患有淋巴癌,之后应邀在哈佛演讲,题目就叫「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后来就有了这本同名书。他说,他有很多同学,攀上了事业的巅峰,或者成为大企业的高管,或者成为成功的投资人,但是他们过得并不快乐,因为他们每天做着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只是为了赚钱,才硬着头皮做下去。而之所以这些人不得不去做他们不喜欢的工作,就是因为在他们年轻时,只看着短期的利益,却没能找到自己所钟爱的事业。相比之下,本文开头提到的杰夫·拉斯金则要幸运得多,作为一名自由探索者,他尽情地在自己所热爱的领域里遨游,倾尽全力去解决自己亟待探索的问题,同时也使自己的才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

在《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一书中,创造了网络教育奇迹的前对冲基金交易员萨尔曼·可汗对美国的基础教育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他说美国的学科细分、固定课时、标准划一的教育制度是从 18 世纪的普鲁士人那里迁移而来,近一两百年来没有任何根本性的革新。而普鲁士式教育体系的初衷「并不是教育出能够独立思考的学生,而是大量炮制忠诚且易于管理的国民,他们在学校里学到的价值观让他们服从包括父母、老师和教堂在内的权威,当然,最终要服从于国王。」这种教育体系潜移默化的影响是,「那些无法了解到第一手信息的学生以及那些只被灌输了抽象、片面信息的学生往往会很顺服,并且缺少主见。」再回看我们国内,这种标准化教育的弊端更为明显,它使学生成为一个个没有个性的人,一个个只知道被动接受知识而不会主动探索知识的、丧失了好奇心和冒险欲望的个体。顺从的学霸和叛逆的学渣都不值得称颂和效仿,我们应该去寻找更好的第三条道路:自由探索者之路。

专业性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后果就是,每一个人都只对自己所研究的一小块领域感兴趣,而对本专业其他的方向和课题,却和普通人一样无知。可是,这样的人往往会丧失创新能力(虽然他们也许成绩很好),因为创新往往来源于不同领域的「异花授粉」。就拿心理学专业来说,心理学是一个分支非常多的大学科,主流的就有认知心理学、发展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管理心理学、临床心理学这些分支,但是通常心理学的研究生甚至本科生只对某一个分支感兴趣,这被视为是理所当然的。在此之前,学生们可能只有两年甚至更少的时间来了解心理学的其他分支,而一旦方向确立以后,也许他们一辈子都再也不会去了解心理学的其他分支了。这是一种悲伤的现象。这种专业内的过度分割,虽然简单化了教学,甚至有利于催生低水平的论文发表,却阻碍了原创性的学术思想和成果的产生。为人们所熟知的心理学家马斯洛,以他的需求层次理论和人本主义心理学闻名于世,可是他并不是一开始就确立了这个研究思路的,而是经过了漫长而纷繁的学术经历之后逐渐摸索形成的。他硕士阶段的研究,遵从的是铁钦纳的行为主义路线,做的是纯粹的实验室研究;后来他博士阶段又师从哈里·哈洛,从事灵长类动物的心理研究,他曾经花了数年时间在动物园观察猿猴的交配行为。

博士毕业后,他又有一段时间跟随教育心理学大师桑代克从事教育心理学的研究。不仅如此,他还是美国性学研究的先驱,曾做过女大学生的性经历的一系列访谈,这在当时的美国十分罕见,十多年后著名性学家金西还想找他合作。后来,他在纽约接触到了许多因躲避纳粹而远渡美国的欧洲心理学家,包括精神分析大师阿德勒、卡伦·霍尼,格式塔心理学家韦特海默等人,从他们身上吸取思想。他还曾去印第安人部落从事过人类学研究,与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过从甚密。他曾受自己的兄弟们的邀请,在家族企业马斯洛制桶公司从事管理工作,从而开始思考如何把心理学和管理实践相结合。后期他又接触了法国的存在主义和东方的禅宗思想。面对各种各样的知识和思想,马斯洛可以说是百无禁忌,他从不把自己限定在某一个学术或者实践领域中,没有任何门派之见,而是不停歇地去接触和了解各种不同的观点,然后力求推陈出新。可惜的是,马斯洛的这种治学路径,在心理学界并非主流,现今大多数的心理学研究者都满足于在自己狭窄的小天地做研究,心理学系的学生们在说到马斯洛时,也只记得起他那个著名的理论,却不再知道,他开放和多彩的学术历程。

其次,就是要学会主动试错。很多人都苦恼的一件事是: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那当然,如果你什么事情都没有尝试过,你怎么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呢。很少有人一开始就明白自己的兴趣和天赋所在,那些有幸找到的人都是在一次次的尝试和摸索中才逐渐发现的。在这一过程中,他们会遇到一些失败,发现自己并不适合某些东西。这些失败并不是没有用的,它们至少说明,你也许以后可以避开这些领域,而去做新的尝试。这里蕴含着一个基本的道理:错误是包含信息的。甚至在很多情况下,失败比成功所包含的信息量更大,因为成功常是由多因素的合力促成,你无法找到确切的因果关系,而从失败中找到因果关系就要容易很多,就像一辆自行车没法骑了,你总能找到它的问题出在哪里。因此努力成为一名「悟败者」,从自己乃至他人的失败和错误中学习,而不是简单地掩饰自己的错误和嘲笑别人的错误,是快速成长的极好方法。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写过一篇著名的文章,叫《自我管理》。在这篇文章中,他介绍了一个亲自实践了二十年的方法,叫「反馈分析法」。这种方法很简单,就是自己做出一个选择的同时,写下自己期望的结果,然后等待若干个月后,再跟实际的结果与之前期望的结果相对照。主动试错就是主动获取反馈的方法。德鲁克认为,人们就可以发现自己的优势,同时也可以了解到「哪些工作是他们尤其不能胜任的」,从而确定他们「不具有优势和不能涉足的领域」。

第三,就是要充分利用学校的平台资源。

自由探索不等于和学校「决裂」。相反,自由探索意味着根据你的目标和选择,尽可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你所在的学校,是你获得资源最便利的平台之一。这些资源包括学校的图书馆,包括良师,也包括优秀的同学和学长。这其中,逃课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逃课的学生总是会说自己逃课是因为老师课上得太差,这个当然是部分的事实,有些老师在教学上并不肯投入,敷衍了事,照本宣科,让学生觉得学不到什么东西,这种情况下逃出来,把时间自己支配,自主学习,当然是一种更好的选择。但是有些学生却走到一个极端,认为大学里的课程全部没有用处,即便勉强上课也不过是为了挣取学分,这种想法就过于武断了。毕竟院系设计的课程计划、教学安排均是由有经验的老师制定,这些课程本身就是一种宝贵的资源,即便部分课程让人失望,也不能全盘漠视学校教育的价值。特别是,有些学生在考虑这个问题时忽略了三点:

  1. 不能以「有趣」作为评价一门大学课程是否值得听的标准。因为大学毕竟不是小学,「寓教于乐」纵然不错,但却不是必要条件。当一个领域往纵深学习时,所讲授内容的深度和难度,都使得保持「趣味性」变得很艰难。另一方面,这也与老师的教学风格甚至个性禀赋有关,有些学术大牛生性内向,行事严谨,不苟言笑,他们上起课来可能一板一眼,枯燥乏味,但是又是干货满满,如果对这些课愤而逃之,岂不可惜?学习本来就是一件费力艰难的事情,不要为了一时的懒惰或者畏难的情绪而错失好机会。
  2. 一个领域的初学者并不具备评价一门课程是否有价值的专业能力。特别是低年级学生,逃课尤其要慎重。如果把逃课当成一种决策,那么低年级学生作为某个领域的初学者,其实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评价一门课的价值和优劣,那些确实烂到家的老师除外。在这种情况下,做一种积极的预设判断要优于消极的预设判断。除非你有完全的把握,以及靠谱的替代学习计划,否则,还是遵从学校的安排来学习,才是最佳策略。但是到了大三以后,当你对这个专业的了解变得比较深入,也渐渐形成了一些专业眼光之后,你可以更加自主地去决定自己想要学什么,不要学什么。
  3. 与其选了自己不上的课,不如多选几门的公选课。既然很多学生认为选的课不够好,那么为什么不多尝试,选几门公选课换换口味呢?如果公选课的学分数量有上限,那也没关系,直接旁听就好,甚至连其他院系的专业课,是否也可以试着去听听呢?学数学的为什么不去听听文学课?学经济的为什么不去听听历史课?学心理学的为什么不去听听哲学课?偌大一个学校,难道你还找不出几门你愿意听、又听得懂的课?偌大一个学校,难道你还找不出几位尽职尽责、才华横溢的好老师?

一、保持对自己的掌控力

在无外界约束的自由探索的过程中,可能有人会失去对自己的掌控。就像很多学生通常会以「为了有更多的时间来自学」而逃课,最后却把这些时间花在了玩游戏之中。始终保持对自己的掌控力,才能在不断的试错中保持清晰的头脑,使得自己从错误中学习,而不是把错误一直继续下去。

二、培养高辩识度的才能

很多毕业生在自己的简历中会写上这样一句废话:「精通电脑操作,熟悉 OFFICE 各软件的使用」。也许他们都知道这句话毫无意义,但是他们又无可抗拒地把它写上,因为他们会觉得自己并没有特殊的才能可写,只能写上这句填补空白。实际上,这句写上以后,可能在 HR 眼里反倒会起到反效果,因为这些毕业生没有特殊才能的事实反倒被凸显了出来。在今天这个时代里,信息的获取变得异常容易,各种创新的想法也被轻而易举的复制,大学生也早已不是天之骄子,而仅仅是普通劳动者。在很多用人单位眼里,大学生都是「差不多」的,都是一张白纸。自由探索的一大意义,就是摆脱这种「人才同质化」的魔咒,努力地 be different,通过自己的探索,去锤炼一至两项具有高辨识度的才能,才可能让自己在求职竞争中脱颖而出。

三、打造个人品牌

在今天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如果你不把自己的才能展示给别人看,那么别人绝不会主动去关注你一点点。「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句话已经过时,因为今天再香的深巷美酒也会被大马路上的劣质香水味所掩盖。如果你确实通过自己的自由探索,成长为一名具有独特才华的个体,那么你就要考虑积极地塑造自己的个人品牌,让更多的人认识你、认可你、认同你。高调并不是一种应该被鄙视的姿态,关键是,你的内在与你所展现出来的东西必须相互匹配。真诚和积极地展露自己,是打造个人品牌的最好方式。

信号与噪声

如果说最后,我们需要设定一种总的策略的话,那也许可以由以下部分组成:

  • 具有主动识别和过滤噪声的意识,尤其对订阅和推荐的内容保持审慎;
  • 通过长时间尺度、明确目标和主动获取的方法来提升信噪比;
  • 对所钻研的领域保持专注,但也要避免完全地沉浸其中,可以采用杠铃策略,在专注的同时保持对新事物的敏感;
  • 对基础课程和经典作品的重视应超过时髦的课程,在主题阅读的同时也可以结合随机性的阅读,这两种情境下都可以采用杠铃策略。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