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读书笔记

欢乐的人希望时光能停住,寂寞的人希望时光能够快快流逝。在同样的时间里,有人生,有人死,有人快乐,有人忧愁。


花满楼道:“你能不能活得愉快,问题并不在于你是不是个瞎子,而在于是不是真的喜欢你自己的生命?是不是真的想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除了有一张美丽的脸之外,她居然还有一颗能了解别人、体谅别人的心——这两样东西本来是很难在同一个女孩子身上找到的。

只有最聪明的女人才知道,体谅和了解,永远比最动人的容貌还能令男人动心。

陆小凤皱眉,道:“你平时一向很想得开的,一遇到她的事,为什么就偏偏要往坏处去想?”花满楼沉默了很久,才长长叹息,道:“这是不是因为我太关心她?”是的!若是太关心了,就难免要想,若是想得太多,就难免要钻牛角尖了。所以愈是相爱的人,愈容易发生误会,在分离时也就愈痛苦。

“云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要爱,也得要有勇气。

薛冰瞪了她们一眼,红着脸道:“多嘴的丫头,谁说我在想着他这个负心贼?”她亦嗔亦笑,似羞似恼,满天艳丽的夕阳,都似已失却了颜色。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只要活在这世界上,就有很多事是他非做不可的,无论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去做都一样。

他又想起了很多事,想起了每日晨昏,从无间断的苦练,想起了他的对手在他剑下流出来的鲜血,也想起了那碧海青天,那黄金般灿烂的阳光,白玉般美丽的浮云……他想死,又不想死。一个人的生命中,为什么总是要有这么多无可奈何的矛盾?

叶孤城闭上嘴,凝视着他,脸上的寒霜似已渐渐在融化。一个人到了山穷水尽时,忽然发觉自己还有个朋友,这种感觉绝不是任何事所能代替的。甚至连爱情都不能。

这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答复,却已足够说明一切。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命中注定了就要一较高下的,已不必再有别的理由。两个孤高绝世的剑客,就像是两颗流星,若是相遇了,就一定要撞击出惊天动地的火花。这火花虽然在一瞬间就将消失,却已足够照耀千古!

“你走的时候,我也许不会送你,可是你若再来,无论刮多大的风,下多大的雨,我也一定会去接你。”他勉强笑了笑,“我一向不喜欢送行。”离别总是令人伤感的,他虽然轻生死,却重离别。

陆小凤道:“看来他这双巧手并不是天生的,而是练出来的。”其实那不但要苦练,还得要有一种别人无法了解的狂热与爱好。无论什么事都一样,你要求的若是完美,就得先对它有一种狂热的爱好。就像西门吹雪对剑的热爱一样。

仇恨也并不是非报不可的,世上有很多种情感,都远比仇恨更强烈、更高贵

生命本就是可爱的。人生本就充满了希望。西门吹雪的眼睛里,又露出那种温暖之意。这并不是因为火光在他眼睛里闪动,而是因为他心里的冰雪已融化

“救人好像真的比杀人愉快些。”陆小凤在微笑,他只希望杀人的人,以后能变成救人的人

陆小凤看到欧阳情温柔的眼波,心里也在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也该有个家了?”现在当然还太早。可是一个男人只要自己心里有了这种想法,实现的日子就也不会太远。

她走过去,握住了西门吹雪的手,柔声道:“因为女人像羚羊一样,是要人去追的,你若没有勇气去追她,就只有看着她在你面前跑来跑去,永远也休想得到那双宝贵的角。”

幸好他总算知道,一个女人若是真的讨厌一个男人,绝不会用这种眼色看他,更不会拉他的手。她的手冰冷,却握得很用力。因为她也直到现在才了解,一个女人失去她心爱的男人时,是多么痛苦和悲哀。

“像这种气质的女人,十万个人里面也没有一个,错过了实在可惜得很,你若不追上去,一定会后悔的!”陆小凤在心里劝告自己。

“我不是苍蝇,也不叫臭虫,我姓陆,叫陆小凤。”先开口的当然是他。冰山笑了,这次是真的笑:“我姓冷,冷若霜。”

流浪也是种疾病,就像是癌症一样,你想治好它固然不容易,想染上这种病也同样不容易。所以无论谁都不会在一夜间变成浪子,假如有人忽然变成浪子,一定有某种特别的原因。

陆小凤又叹了口气,在心里骂了句:“他妈的!”每当他发觉自己已不能抗拒某种诱惑时,他都会先骂自己一句。然后他就已准备接受诱惑。

不管怎么样,假如你知道有个人在你的屋子里等着你,那么你心里总会有种温暖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孤独的猎人,在寒冷的冬天回去时,发现家里已有人为他升起了火,他已不再寒冷和寂寞

陆小凤迟疑着——不相配的姻缘,总是会造成悲剧的,这一点他并不是不知道,但他却宁愿让她自己说出来。

艰苦的经验,岂非总是能使人生更充足、更丰富?要得到真正的快乐欢愉,岂非总是要先付出艰苦的代价

假如你跟一个女人有了某种不寻常的关系,就算她做错了事,你也只有原谅她,还得想法子安慰她,就算她对不起你,你也只有认了。

一个人肚子里的秘密若是装得太多,就像是干柴上又浇了油一样,总是容易引火上身的。

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也正是最接近光明的时候。人也一样。只要你把这段艰苦黑暗的时光挨过去,你的生命立刻就会充满了光明和希望。

假如你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就绝不会想死的,因为你的生命已有了价值,你就会觉得它可贵可爱。假如你真正全心全意地去帮助过别人,就一定会明白这道理,因为只要你肯去帮助别人,就一定是个有用的人。

陆小凤笑了,道:“我要你替我做事,我没有谢你,你反而谢我?”赵君武道:“就因为你没有谢我,所以我才要谢你!” 陆小凤道:“为什么?”赵君武眼睛里发着光,道:“因为我知道你一定已把我当作朋友!”朋友!这两个字多么光荣!多么美丽!

你若也想和陆小凤一样,受人爱戴尊敬,就一定要先明白一件事。——真正能令人折服的力量,绝不是武功和暴力,而是忍耐和爱心。这并不是件容易事,除了广阔的胸襟外,还得要有很大的勇气!

孤松道:“言多必失,占尽上风,抢尽攻势的人,也迟早必有失招的时候!”

陆小凤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自信,可是太自信了,也不是好事。”孤松道:“就因为他们认为你已必死无疑,所以你才没有死。”陆小凤笑了笑,道:“一个人最接近成功的时候,往往就是他最大意的时候。”孤松道:“因为他认为成功已垂手可得,警戒之心就松了,就会变得自大起来。”

西门吹雪冷冷道:“我的剑就在你手里,你的剑就是我的剑。”

孤松道:“剑本就是永恒不变的,他的人就是剑,怎么会变?”

一个人若已迷失了自己,那么除了他自己外,还有谁能找得到他呢?

陆小凤慢慢地接着道:“我总觉得,一个人只要还会笑,就不能算是六亲不认的人。”

勾魂使者冷冷地看着他们,眼睛里带着种说不出的憎恶。他憎恶友情,憎恶世上所有美好的事,就像是蝙蝠憎恶阳光。

别人若有事求他,他只要肯答应,就从不问别人是为了什么。就因为这一点,他已应该有很多朋友

有位西方的智者曾经说过一段话,一段老年人都应该听听的话。——年华老去,并不是一个逐渐衰退的过程,而是从一个平原落到另外一个平原,这虽然使人哀伤,可是当我们站起来时,发现骨头并未折断,眼前又是一片繁花如锦的新天地,还不知有多少乐趣有待我们去探查,这岂非也是美妙的事?

一个人心里的痛苦和悲伤,若是已被隐藏抑制得太久,总是要找个人倾诉的。

陆小凤忽然觉得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刺痛——你刺伤别人时,自己也会同样受到伤害。

无论你要找的是什么,只有肯去找的人,才会找得到

慎重周密的计划,迅速准确的行动,只要能做到这两点,无论什么事都会成功的

陆小凤心里有点酸,也有点疼。 可是一个人若是要做一件对很多人都有好处的事,总不能不牺牲一点的。

只要他听话,无论他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可惜他要的并不是享受,而是一种完全独立自主的生活,完全独立自主的人格。

“孤独”有时本就是种享受,却又偏偏要让人想起些不该想的事。太多伤感的回忆,不但令人老,往往也会令人改变。

他相信自己对于痛苦的忍受力和应变的力量,总比别人强些。最重要的是,他有种不屈不挠的求生意志,也许就因为这种坚强的意志,才能使他度过无数次危机,活到现在。他还要活下去。

无论遇着什么样的灾祸苦难他都不怕,他忽然发现世上最可怕的,原来是寂寞。

他相信一个人只要有决心,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打出一条出路来的。能死在光明中,至少总比永远活在黑暗里好得多。

一个人若是已经在往下堕,不管是身子往下堕,还是灵魂在往下堕,再想拔起来,都不是件容易事。

这位智者说:友情是累积的,爱情却是突然的,友情必定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爱情却往往在一瞬间发生。这一瞬间是多么辉煌,多么荣耀,多么美丽。这一瞬间已是永恒。

他聪明,洒脱,勇敢,坚强,果断。他热爱生命,喜欢冒险。他并不是别人想象中的那种混蛋,可是他有个最大的缺点。 他的心太软。

一个人若是不能和自己真心喜爱的人在一起,那么就算将世上所有的荣耀和财富都给了他,等到夜深梦回,无法成眠的时候,他也同样会流泪。即使他眼睛里没有流泪,心里也会流泪。一个人若是能够和自己真心喜爱的人在一起,就算住在斗室里,也胜过广厦千万间。

这种情感你若是说给那些聪明人听,他一定会笑你是呆子,是混蛋,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女孩子放弃一切? 他们却不知道,有时一个女孩子就是一个男人的一切。就算世上所有的珍宝、财富、权力和荣耀,也比不上真心欢悦。这种情感只有真正有真情真性的人才会了解,只要他能了解,就算别人辱骂讥笑他,说他是呆子,是混蛋,他也不在乎。

一个并不笨的人,一个没有根的浪子,一个沉着而冷静的侠客,一个挥金如土、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个已拥有别人梦想不到的财富名声和权力的成功者,为什么会做这种事?因为他是陆小凤。他若不这么做,他就不是陆小凤。他就是个死人!

判断正确的人,本就通常都会有好运气的。因为只有判断正确的人,才能把握住机会。机会就是运气。

陆小凤忽然冲过去,拿起了鞭子。别人侮辱他,他也许还不会如此愤怒,侮辱他所爱的人,却是他绝对无法忍受的!任何人都无法忍受。

陆小凤绝不让别人去涉险。危难的事,他只会奋不顾身地自己去解决,这是陆小凤的脾气。

在面对敌人时,假如还婆婆妈妈,还留恋旖旎的爱情,这个人绝对会被敌人击败。陆小凤未被击败过。陆小凤只有在该谈爱的时候才谈爱,该缠绵的时候才缠绵。现在是该作分析敌情的时候。所以沙曼虽然不在身旁,陆小凤并不感到遗憾。

西门吹雪道:“你惹的麻烦不小。”陆小凤道:“所以我才来找你。”西门吹雪道:“我知道怎么应付,你最好好好睡一觉,以便赶路。”陆小凤道:“我能不能说两个字?”西门吹雪道:“不能。”陆小凤道:“为什么?” 西门吹雪道:“因为我知道那两个字是什么。”陆小凤道:“你知道?”西门吹雪道:“我知道。”喝了一口酒后又道,“我宁可你把那两个字记在心里。”陆小凤道:“那我就把‘多谢’两个字放在心上吧!”

朋友,还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愉快的东西。 友谊,更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缺少的东西。陆小凤和西门吹雪的友谊,只是君子之交般地淡如水,但是,陆小凤有危难的时候,西门吹雪总是会拔刀相助的

西门吹雪道:“我只不过是说,任何一栋房子,都是无价的。”陆小凤道:“为什么?”西门吹雪道:“因为房子里的人,也许有一天也会名动四方的。

陆小凤拿起桌上的筷子和碗,用筷子敲在碗上,高声唱道:

誓要去,入刀山!浩气壮,过千万!豪情无限,男儿傲气,地狱也独来独往返!存心一闯虎豹穴,今朝去,几时还?奈何难尽欢千日醉,此刻相对恨晚。愿与你,尽一杯!聚与散,记心间!毋忘情义,长存浩气,日后再相知未晚。

时间,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对于勤奋的人来说,时间总是如箭般飞逝,总是不够用。对于懒散的人来说,时间总是如蜗牛般慢行,总是太长。欢乐的人希望时光能停住,寂寞的人希望时光能够快快流逝。在同样的时间里,有人生,有人死,有人快乐,有人忧愁。

陆小凤道:“你错了。你知道人生还有什么吗?”老实和尚道:“还有什么?”陆小凤一字一字地道:“道义、仁爱、良心。”

一个人之所以能够成功,就因为他往往能够凭着一股超人的意志力和求生力,超越他自己体能的极限。一个在别人眼中认为随时随地都会死的人,之所以能够不死,道理也是一样的

有一次在微醺之后,他曾经问过他的一个好朋友,他问老实和尚:“你知不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不等老实和尚开口,就自己回答:“我是个骗吃骗喝的专家,就凭我的名字就可以吃遍天下。”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女人,一种女人走路的时候就好像一块棺材板在移动一样,另外一种女人走起路来腰肢扭动得就像是一朵在风中摇曳生姿的鲜花。

总是喜欢去揭发别人隐私的人,就好像一条总是喜欢吃大便的狗一样,谁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总是喜欢去探听人家的隐私,也正如谁都不知道为什么狗总是要吃大便。

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自古以来,这就是人类杀人最强烈的动机之一。

陆小凤从来不肯随便下判断,就算他明知道一个人是凶手,在没有找到证据的时候他也不会动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愿冤枉好人。江湖中有很多人都说,他和从前那位在活着的时候就已成为神话般传奇人物的楚香帅有很多相同之处,其实他们相同的地方并不多

楚留香风流蕴藉,陆小凤飞扬跳脱,两个人的性格在基本上就是不同的,做事的方法当然也完全不同。他们两个人只有一点完全相同之处。——他们都是有理性的人,从不揭人隐私,从不妄下判断,从不冤枉无辜。所以他们这一生做人都做得心安理得,因为他们问心无愧。

“超越”绝不是件简单的事,更不容易,无论你要超越什么,都一定要付出代价。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