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 武士 祭司 诗人】读书笔记

你的才华,勇气,纪律,爱心,祝福,都是天赐之物,并不是你作为一个凡人可以拥有的。而是他依靠你不懈的努力,让自己的肉体成为这些能量的通道才能达成的。


我们经常会听到一些男人”把握不住“自己。这是因为,他的心智凌乱不堪,不同的内心组成部分七零八落。一个把握不住自己的男人,通常是因为他还没有机会经过一次成人的洗礼,去体验作为男人最深处的结构。于是,他仍旧是个男孩 -这并不是因为他还想当个孩子,而是因为没有人在他的生活中出现,向他展示一条由男孩气质到男人气质的转换的路。没有人出现,指引他去开启内心成熟雄性的所有可能性。

根基于荣格心理学,《国王,武士,祭司,诗人》可以算是20世纪第一本有关男人的科普读物,他很好的把社会上表象的男人问题,清晰的投射到了荣格原型中,用一个易懂又毫不乏深度的系统来向我们阐述了“成熟”需要什么样的外部条件,和我们每个男人需要如何去认识自己的内在心智。

阅历丰富的男人知道,生活是一场持续的搏斗。它的目标是获得内心的安宁,以及毫无畏惧的给与和接受爱的能力。

不管现在我们内心的声音究竟如何,我们应当对驯服它们充满了信心,相信,我们完全有能力让它们从嘈杂的喧嚣变成悦耳和谐的歌唱。而本书所使用的符号和象征,是我认为从全球人类文明,和当代生活角度上最贴切的,它集合了荣格和他大量的跟随者的研究。我们现在将要深入的了解这些原型:国王,武士,祭司,和诗人。

现在在舞台上、影视里、书本里,乃至生活中被塑造的成功男人的形象无不根植于对性、名声、金钱和权力的追求,他们的价值所在都来源于这些不安定的外在因素。人们被误导,被迷惑,变得越来越看重身外物的价值,在乎别人眼中的自己,追寻名利,而真正重要的东西则被丢弃在一旁无人问津。这就引出了对男孩的定义中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一条:男孩是他自我中心(ego)的奴隶

男孩往往会受到自身的束缚而不能自如的掌控自己,他们将全部的精力都耗费在追求无意义的感官享受和戏剧式的刺激体验上。男孩的典型表现是:他们无法安然久坐,享受沉默,在面对专注的、长久的眼神接触时往往落荒而逃。他们容易感到被冒犯和被激怒。他们千方百计的想要吸引,亦或是逃避他人的关注。他们没有耐心等待真爱,处处留情却又容易受伤。他们的生活起伏不定,乱七八糟。尽管口口声声要做一个品德高尚的好人,却很难在朋友有难时真正地站出来两肋插刀。并不是处在男孩阶段的他们不愿意去做好的、正确的事情,而是他们还没有能力去做到这些。大多数男孩阶段的人甚至没有办法去收拾好自身杂乱无章的生活,只习惯于被别人照顾而不是照顾他人。

男孩阶段的四个原型分别是神圣男孩(The Divine Child),早熟男孩(The Precocious Child)和恋母男孩(The Oedipal Child),以及最后一个,英雄男孩(The Hero)。

我们说过,男孩和男人的根本区别就在于,男孩是自我中心的奴隶,而男人则是自我中心的主人。男人已经降服了他的自我中心,让它成为了他的战友。相比于男孩,男人的特质可以如此描述:

  • 他们沉稳,处事不惊。能够在危险中保持镇定。
  • 他们不容易被冒犯,却很容易能给人带来安全和可靠感。
  • 他们从不寻求关注和爱护。他们生活的趋势是给于他人认同,给于爱。
  • 他们习惯于慷慨的给于他人帮助。他们深知,助人强者无不自强。
  • 他们的生活有确定的使命,行动和思维从不混乱。
  • 他们能够忍耐痛苦,但依旧敞开心活着。他们不怕被骗,被看不起。
  • 他们从来不为自己辩解,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谁。

只有在男孩经历过最深的痛苦和挣扎并最终在煎熬中觉醒和重生之后,他的这种从奴隶到主人的蜕变才成为可能。任何一个男孩在成长为男人的过程中都必须经历,指责生命的毫无意义和质疑自己存在的目的的痛苦。而事实是大多数人沉溺在死水一般庸常的人生里,并对此感到舒适而安全,没有人愿意去承担痛苦,接受改变,所以他们永远停留在男孩时期无法自拔。

男孩的四个原型会随着年龄和认知的成长逐步上线:从神圣男孩的降生,到初步发展智力的早熟男孩,和早年性意识觉醒的恋母男孩,再到青春期,渴望破蛹而出的英雄男孩。

神圣男孩 The Divine Child

最早形成的原型是神圣男孩。他的出生是一个奇迹,不仅人类,而且大自然也会注意到他。

神圣男孩代表了生命的源泉,代表了创造力的原始动力。你在看到孩子的时候的那种说不上来的欣喜感。是这个神圣孩子能量的最初表现形式

所有神圣孩子共享一个旋律:他们会在成熟之前会不断遭受迫害。因为他们一旦长大成人,必将会成立一番大业,对现有的政权和势力造成威胁。耶稣,摩西,佛陀,克里希那,都无一不遭到迫害。还有一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经典:西游记中的唐僧。

神圣男孩的正极:暴君(The Tyrant)

他是整个宇宙的中心,所有人存在的原因都是去为了满足他的需求。他狂妄自大,对他人和自己不负责任。心理学家会把这个叫做Pathological Narcissism (病态自恋)。

暴君的问题在于,他意识不到他并不是整个宇宙的中心。世界万物的存在,并不是去为他而服务的。这种暴君阴影,会随着我们的成长,在进入成年生活后,继续在国王的阴影里作怪。

暴君对别人的要求是无穷无尽的。你内心的暴君,对你也有无穷无尽的要求。暴君的内心是完美主义的内心。他要求你不能犯错误,必须把事情做到完美,从不对你完成的任务感到满意。一个男人很容易会变成他内心的这个小暴君的奴隶,他必须取得别人都有的物质财富,车,房,手表,只要是世界上存在的,他都想要。

神圣男孩的负极:懦弱的王子(The Weakling Prince)

懦弱的王子在外在形象和暴君是完全相反的。他会显得毫无性格,没有生活的激情。他看起来虚弱,无助,他需要被抱着,被安抚,被裹得严严实实的抱来抱去,轻拿轻放。

但实际上,他的这种懦弱是伪装的。他装成一个无助的受害者,去欺骗他的父母,这样他可以得到他想得到的,例如,比他的兄弟姐妹能得到更好的待遇。而且每当有冲突发生,父母都会去惩罚他的兄弟姐妹。

懦弱的王子实际上是一个戴着懦弱的面具的暴君,或者,我们也可以说暴君是一个装腔作势的懦夫。这是因为,所有的阴影症状都会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强势型的,一种弱势型的。懦夫在关键的时候爆发,会立即转向暴君极,变的异常暴力。一个在学校经常被欺负的懦弱孩子,会突然带刀到学校捅死他所有的室友。

早熟男孩 The Precocious Child

早熟男孩是我们好奇心的源泉,他代表了我们探索与猎奇的本能。他带领着我们去尝试新鲜事物,对未知世界探索。他不仅让我们对外部世界,还有对人的内心世界都充满了好奇:为什么有些人会做有些事?为什么有些人会有某些感觉?

他可能会是内向的,喜欢反思的。他可以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事物之间的联系;他也可能会有外向的脾气,迫不及待的给周围的人展示它的洞察力与才华。

如此的好奇心,探索的精神与源动力,继续推动的这个男孩的智力,直到他成年后成为一个成熟的祭司(The Magician)。

早熟男孩的正极:博学的骗子 The Know it all Trickster

博学的骗子最大的特点是:自作聪明。你是否在论坛上看到那些咄咄逼人的留言?他们很会展现自己的聪明,但丝毫不懂得如何提供价值:“这不就是xxx嘛”,言外之意:我早已知道。看,我多聪明。

他们是创造表面假象的专家,通过欺骗的手法得到自己想要的,而当你最终意识到被骗 -为时已晚。他正躲在远处嘲笑你。有些还在上学的孩子们喜欢举手发言,不因为他们想回答问题。而是他们想让别的孩子明白:我比你们更聪明。

他不愿意去付出努力,不愿意诚实的依靠劳动得到某些东西。它只想什么都不用做,去得到更多,得到本不属于他的。他不愿意承担任何责任,但他想得到承担责任所得到的报酬。

他只想努力一点点,只要能破坏别人就足够了。他在赛跑的时候不去想自己跑的怎样快,而去想着如何去绊倒对手。他深深得嫉妒别人的才华,别人的好奇和学习的能力。每当他看到别人也可以很优秀,他会想尽办法阻拦别人比他变得更聪明。

早熟男孩的负极:天真的蠢货 The Naive Dummy

天真的蠢货就像懦弱的王子一样没有生机,没有力量。他显得很笨,经常听不懂一些笑话,学习成绩不好,身体失衡。在学校的运动场上经常因为笨拙被人取笑。别人都学会了乘法表,代数公式。而他总是最后一个,他显得比别人慢很多。

但是这是一种假象。他知道的要比他表现出来的更多 -他想让你看到他愚笨的假象,让你根本就不会想到是他。单纯的会计窃取公司的存款,无知的学生故意错过考试日期,不上心的朋友故意忘记给你捎信。-藏在无辜的背后,是一个狡猾的骗子。

恋母男孩 The Oedipal Child

母亲是每个人出生后最初的世界。我们和妈妈是一个人 - 直到开始出现意识。直到青春期,男孩还不会和母亲拆分开,就像钻在妈妈口袋里的袋鼠一样。男孩需要母亲的无限的连接感,无限的美,无限的得到滋养,被关怀,被照顾。

这样在我们心智中,初步产生了一个抽象的,象征意义的终极母性 - 希腊神话中的Aphrodite:女神。恋母男孩,是相对于女神存在的。于是,恋母男孩是温暖的,和别人相处融洽的,富有情感的。是我们的博爱的精神境界的源泉。

恋母男孩的正极 妈妈的宝贝 The Mama’s Boy

如果孩子早年这种情节没有得到正确引导,这个恋母情结变的异常强大。他长大后所有的感情将会被渲染上类似寓意的悲剧:对所有的男孩来讲 母亲是女神,父亲是上帝 - 当男孩和母亲的关系太亲密,一定会被惩罚。

妈妈的宝贝长大后,会无休止的追寻母亲(女神)的折射体-现实社会中的女人,永远得不到满足。比如,西游记中食色性也的典型:猪八戒

现实生活中,携带者妈妈的宝贝的男人,永远不能被一个女人满足。他可能经常手淫,看黄片,试图使用这种淫欲来满足自己对女神的幻想。而当他真的得到了一个女人之后,你会发现他在交往中什么都不愿付出,不想担负责任。因为现实中的男女关系有很多复杂的感情,麻烦,和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现实中是没有女神的。

恋母男孩的负极:梦幻宝贝 The Dreamer

对于Dreamer来讲,他和这个世界的关系是梦幻般的,一段关系只存在于他脑海里。别的男孩都在尝试结交女朋友,他坐在那里幻想一切。

于是,他什么都不想做,也什么都做不成。他对生活,和现实中的人没有真实的感情。看起来有种淡淡的忧伤和抑郁。他的幻想会非常的脱离现实。当别人都一步步踏入生活,了解人的真实情感,了解这个真实的世界的时候,The Dreamer会躲在他自己的梦幻世界中。“真实”对他来讲,太丑陋,太冷酷,永远都没有他的“妈妈”
好。在和母体分离之前,他不会真正的接受这个世界。

如果你还记得,所有的阴影品质实际上都是一个面的两极反应。所以在极端的情况下,当欲望的满足到手即来的时候 - 毒品,色情,金钱,会有机会激发梦幻宝贝跳闸到另外一个阴影中,宅男一夜之间成为色情狂,成为带头淫乱的花花公子的故事,在当今的感情世界中比比皆是。

英雄男孩 The Hero

英雄是这四个依赖机制原型中的最后出现的,最顶级的,能表现男孩雄性顶峰的原型。

男孩子在青春期的时候,就开始学会表现自己这方面的“气概”了。上中学的时候,篮球场上正在比赛的他,在碰到女同学来做拉拉队的时候,不管他认识不认识,他会突然跑的更快,跳的更高,更加勇猛。他变成了一个所向无敌的英雄,至少在他自己眼里。

我们经常听到各种英雄的故事,英雄杀掉了不可战胜的敌人之后和漂亮的公主结婚了。但故事总会到这里停下来,我们永远不知道英雄和公主是如何在一起生活的。这是因为英雄,作为一个依赖机制原型,并不知道如何和女人相处。他只知道如何征服一个女人。

英雄男孩的正极:恶霸 The Bully

恶霸总想去通过他的力量来显示自己,他喜欢在周围的人中争夺霸主的地位。如果他的地位被挑战了,他一定暴怒,立即出手打击敢于挑战他地位的人。

当别人指责他的时候,他总会用以牙还牙的办法攻击对方。他不喜欢团队工作,他总是喜欢一个人。他对自己的实际能力有一种自我膨胀的意识。他认为自己可以打败最不可能的敌人,完成最不能完成的任务。然而恶霸的最终结局,是他会被自己的傲慢击败。

英雄男孩的负极:懦夫 The Coward

当面临冲突的时候,懦夫最希望的,是找借口逃脱。在平时,他习惯于让自己被其他人欺负:无论身体上或者心智上。他也和恶霸一样不合群,因为他秘密地认为,其实他还是最强的。当他面对比自己个头小的孩子的时候,他恶霸的一面就展现出来了。


英雄的阴影可以被总结成一句成语:欺软怕硬。

英雄原型不仅不会退化掉,而且他的出现预示着男人成长的重要一步:激活男孩强烈自我认知,让其具备和母体剥离的初步条件。英雄原型调用了男孩所有的雄性能量储备,去推进到他心理的边缘地带,帮他暂时切断他体内存储的大量的雌性能量,去成为一个独立的,在心理上能够自生自灭的雄性个体。只有当这样的个体形成后,他才会被激发出来他个人的使命,去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的创造。

英雄本身,也许本该鲁莽,愚蠢,冲动。而且正是这种冲动,让他认为能打败一切,让他眼高手低的去闯出一条血路,让他接受最残酷的打击:心理上的死亡。我们可以认为,英雄原型的出现,是为了预备男孩的依赖机制的死亡,而进一步迎接男人的诞生。

男人的成熟过程和女人是完全不同的。女人的成熟随着月经的到来,会自然的由时间来积累。而男人的成熟,则是需要男孩经历一系列考验,痛苦,折磨之后被转化而成。男人的成熟是不会“自然” 发生的,需要这样一个象征意义上由死到重生的过程。

男孩变男人的过程,由原来的外在形式内化了。也就是说,心理上男孩仍旧是需要死亡的,在这之后才能迎来心智独立的男人的重生。

而男孩死亡的条件,就是英雄原型(The Hero)的彻底战败:死亡。

当这个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的英雄,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却又是真正的难题的时候,我们拿一条巨龙来比喻 - 他勇敢的冲上前去,天真的认为,“屠龙”是理所当然的时候,他被巨龙一口活吞了。

相爱多年的女友跟其他男人跑了,创业惨败后落了一身债,高学历的海归被开除,新上任的主管被降职…这都是生活中的英雄被巨龙活吞的投射。

有时候,这个过程是突然的,但更多的时候是缓慢的,多次的挫折。不管怎样,英雄逐渐死去。这个男人会经历一段匪夷所思的变化:他的傲气被削弱,每一步,仿佛都是拖着虚弱的身体走出一个沉睡已久的洞穴。他看看周围的世界,发现一切都还没变,但一切又都不一样了。

他不再感到自己需要逞能,他也不再认为自己的幻想可以被依赖,他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其实非常有限,人生中的问题远远要比他想象得大得多。他开始明白,为什么很多成年的男人都那么低调和谦虚。每当他回想起过去的自己,都会含着羞愧的苦,一笑而过。

此时此刻,男人重生了。

男人的重生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内心迅速成长,由首先出现的武士(The Warrior)
带领,逐步唤醒所有的其他男人内在结构:祭司(The Magician),诗人(The Lover)和国王(The King)。

当这些原型被开启后,男人的内在心态和外在生活会和前面的男孩截然不同。在他的世界开始被放大之前,武士至高无上的纪律,是一切的开端。

武士 The Warrior

男性启动仪式结束后,一个生活在依赖心理机制的男孩,开始走向了以责任机制为主的男人。随着英雄的死亡,武士第一个上线。

传统的武士形象,是充满攻击性,战斗性的。很多人认为,武士的这种攻击性能量另女人感到不安。睁眼看看全球范围内的暴力和犯罪,人类历史的绝大多数时间由战争书写,就不难知道,攻击性能量在人类社会中无处不在。

攻击性是武士的阴影,并非他中心位置的能量。武士的中心地带,是战斗地带,他是推动男人为目标行动的最基本元素。他把我们从被难题带来的的被动位置,转向主动位置。而恰当,适宜的战斗,是有建设性的。

同时,武士也是一个战术家,他能够适应变化作出最好的判断和战术。他知道自己占上风还是下风,是否能击败敌人,完成任务,是否应该临时隐退,是否需要独辟蹊径。

和英雄的最大不同是,武士非常清楚自己的能力范围。英雄从来不知道天高地厚,他对自己的能力抱有一种浪漫主义的幻想。而武士了解现实,没有丝毫的妄自尊大。他对自己的能力和要完成的任务,有脚踏实地的作风。他的行动从来不“过头”,从来不显摆自己。武士从来不用过分的行为来试图证明给别人或者自己,他具备有他所希望的能力。

由于武士的上线是英雄之死的直接结果,你可以认为,武士是死过后重生的英雄。因此,他拥有一个英雄不曾拥有的宝藏:直面死亡的能力。

一个英雄是从来没有正视过死亡的。相比之下,武士能够感觉到死亡随时都有可能降临,因此,一个被武士能量引导的男人知道他生命的短暂 - 这并不让他感到悲伤,反而让他充满了生命力。而这种强烈的内心体验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且从不外露。因为他知道,那些男孩们是不会明白的。

他用这种对生命的激情,引导他做每一个选择,一个武士把每一件事做的程度,就像是他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天一样。“犹豫”这个词在武士的词典里不存在。因为犹豫会产生怀疑,怀疑会产生麻痹。麻痹就会导致最终的失败。他100%得投入到生活中,从不犹豫不决,从不麻痹。

武士的中心能力是他的行动力。-这种行动并不是盲目的,它背后的强大的支撑来自于训练。而训练,则要求武士具有至高无上的纪律。纪律不仅指时间,还有方法,力量,准确度,控制。内在外在,身体上的和心智上的。武士深知,他必须先控制自己的心智,然后身体才会跟随。

武士的纪律性,让他着眼于长期建设性目标,并能够忍耐身体上和心理上的痛苦,去得到自己需要实现的目标。因此,武士原型的出现,是从这个男人降生以来,第一次开始拥有“超越个人的责任感” 。

当周恩来总理日理万机,为国家鞠躬尽瘁的时候,他不得不牺牲大量的个人需求,爱情,婚姻,财产,他失去了很多人都能够得到的一切。在外交和内政方面的策略和效果,显示出来的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品质。周恩来总理,可以被认为是一个真正的武士。

武士用一腔热血抚摸这个世界的同时,却从不陷入个人的感情之中。当一个男人在强烈的武士能量的占领之下,必定会导致他在感情上会显得疏远。这并不意味着他是没有感情的,而是,他生命中重要的决策从不建立在感情之上。这样的男人对女人来讲是巨大的挑战,一方面是他的成熟所带来的吸引力,另外一方面,是他对使命的投入危及到的个人感情。大多数女人只能望洋兴叹,只有心智非常成熟的女人,才有能力去辅佐一个成熟的武士,共度此生。

武士的正极:虐待狂 (The Saddist)

由于武士本身在感情上是疏远的,这种疏远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虐待狂面对性的态度。女人对虐待狂来说,并不是去亲密的,而是玩物。

心理学家相信,武士驱使自虐的能量,来自于深深的焦虑和不安和找不到自我价值。当一个武士没有国王(The King)的命令去服从的时候,他生命变得毫无方向,能量无从释放,于是会开始到处施展他们的战斗能力,攻击他人,攻击自我。

武士的负极:受虐狂(The Masochist)

当武士的能量指向自己的时候,他倾向于自我的暴力,让他不仅自己自虐,而且还喜欢受虐。尤其是当这个男人感到自己无法拥有武士的能量,他会自然而然的把这样的能量投射到别人身上。

于是,你会发现他们什么工作强度都能忍受,上司说什么都说答应,允许别人持续得冒犯,侵犯自己的权利。他感到自己没有能力,抑郁,没有目标,得过且过。活在别人的虐待中似乎是唯一的让他能感到“还活着”的方式。

然而,就像其他原型的阴影一样,受虐狂实际上是一个面具。如果权利落在他的手中,他很有可能会突然爆发,自己突然变成一个经常压迫员工,以摧残别人生命为乐的虐待狂。

祭司 The Magician

由早熟男孩(The Precocious Child)成长起来的祭司,仍旧没有失去他的本性。他仍旧充满了好奇:什么是时间?它会去哪里?它会重复吗?宇宙的起源是什么?它最终去哪里?什么是存在,什么是不存在?我们看不见的第四维度,是什么样的?什么是爱?为什么我们的生活充满了痛苦?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那样的感受,什么是道德?理性和感性的绝对区分是什么?我们人既然都要死去,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最具有代表性的中国历史中的祭司是三国时期的诸葛亮。诸葛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仅在军事战术上足智多谋,未仆先知,而且在内务和外交上游刃有余,神机妙算。

祭司用他人生的智慧,去引导年轻人思考,去构建一个不仅是物质上,而且精神上丰富的世界。自古以来全世界就不乏精神领袖,思想家,教育者。从数千年前的孔子,老子,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到近几个世纪的歌德,乔伊斯,尼采,康德,弗洛伊德,荣格,等等。他们用他们人生的智慧,领导着人类的内心文明前进着。在外在世界里,从古时候的占星师,先知,道士,巫师,到今天的发明家,科学家,工程师,都是祭司的代言人。

在人们忙碌在飞速的外在世界中的时候,内心的领地早已荒废。当今社会中大量缺乏成熟的祭司,不再有人领导年轻人在内心世界中走向成熟。不仅男性启动仪式早已远离我们,而且现在社会的主流关注,也从一向是长者创造的丰富的艺术和文化世界,转向了由年轻人推进的快速,刺激的科技和消费世界。

祭司的正极:残酷的专家 The Manipulator

残酷的专家求知的目的并不引导别人,帮助别人。他希望通过了解别人不了解的知识而强大起来,用来攻击别人。他藏匿信息,摆布他人,阻止他们拥有更强健的心智。他经常主动误导他人,污蔑,嘲笑他人,并从中取乐。他这样对别人的伤害,同时也在伤害自己。因为,当他不去帮助别人的时候,他用知识让自己更了不起,让别人崇拜他的同时,他的思想会因此固化,让他也不能正常的,积极向前生活。最终,他自己也不能得到提高。

祭司的负极:无辜的阴谋家 The Innocent One

阴谋家想得到祭司的身份地位,但不想去付出祭司所要付出的努力。他认为,求知不需要很多,能超过别人就足够。

这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太聪明,太优秀了,因此他不应该付出任何努力。他相当的懒惰,没看过几本书,真正钻研过,却喜欢吹嘘自己的知识成就。而实际上他所知道的东西只是皮毛。于是,不想付出努力,又要去标榜自己的聪明才智,他不得不攻击别人。其他的有见地的学说,学者的著作,他都喜欢批判一下。尽管他自己还不明白那里面在说什么。他认为那些都是值得怀疑的,都没有他聪明。

因为,更重要的不是需要帮助的人能得到什么。更重要的是,他在别人眼里是不是最聪明,最完美的。

他也因此嫉妒,害怕那些真正努力成长的人,他期望去阻止其他人的成长。在他“足够”的努力之间,如果能够绊别人一脚,减缓别人的成长速度,就更完美了。他会因为别人的失败而偷乐。

被这些阴影祭司控制了的男人,很难走向真正的成熟和成功。古人云,聪明反被聪明误,针对的就是被阴影控制了的祭司能量。

诗人 The Lover

人世间有不同形式的爱:母爱,友谊,兄弟一般的爱情,性爱,柏拉图式的爱,等等。古罗马对浪漫的爱的理解是:完全身体和灵魂的结合。

诗人能量的基础,来自于对万物的感知,和爱的能力。他具有多彩缤纷生活的激情,他充满了生命力,对食物,性爱,情绪的渴望。当他面临生活的艰难时拥有无限的创造力,让他能够毫无障碍的进行情感的联结与表达。诗人的存在,是去满足我们对情感的饥饿。

荣格认为,诗人原型的功能主要是感知:外部世界的颜色,声音,味觉嗅觉,触感,和内部世界,情绪,情感的千变万化。那么诗人原型的存在,对男人来讲是什么意义?

诗人提供给男人健康的,和大自然,世界万物联结在一起的身体和一颗心。被诗人能量引导的男人,对周围的人,事物带有无限的情感:当他看到树叶落下,美丽的夕阳,晴朗的天空的时候,会发出无限的感慨。

你可以认为,诗人生活在这个庞大的深海中,他不仅是理智上明白,而且能感觉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诗人对生命的热情不是通过认知的,而是通过感受。诗人渴望,身体上的和心灵上的触摸和被触摸。在诗人的世界里,没有规则,没有道德伦理,没有任何边界和约束,他强烈的生活在万物皆一体的感受中。诗人是我们能够博爱的基础。

也正因为如此,诗人往往站在和其他原型的对立面。对于武士,祭司,和国王来讲,边界,规律,纪律,规则,约束,是他们统一的战线。

我们可以认为,艺术家都生活在诗人的能量中。他们生活在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我们脑海中的各种规则,概念,约束等,在他们看来都是一种对深海下意识的麻木。一个画家可以很容易的感到画中人物的温暖,寒冷,悲伤,欢乐,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这样敏感的诗人能量下创作,能让作品拥有独特的生命。

诗人是我们每个男人最陌生的,却又都拥有的原型。不管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你有多么忽略他,在某些人生感动的时刻,他的作用在你身上是不可忽略的。

比如,仅仅因为你喜欢某个女人,你就会为她做很多你平时不会做的事情。即便是你知道你们没有什么结果,她一旦开口,你就感到无比的动力。

在现实中,男人的生命在大多数时候是被捆绑起来的。在闲暇之余,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寻找自己的诗人:在游戏中,在小说中,在故事中,在爱情中。

诗人的正极:瘾君子 The Addicted Lover

当诗人缺乏国王引导的时候,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需要约束我的这些无尽美妙的体验?

于是,一个缺乏自我约束的诗人,也具备了成瘾性的人格。他很容易会落入毒品,香烟,酒精的魔掌中。他会频繁的手淫,贪吃,懒惰,玩电脑游戏,甚至以性爱为生活目标。

在瘾君子阴影下的男人,一种表现形式是对更多性伙伴的渴望。在一个又一个情人来到他生活中后,他仍旧不停的在寻找完美的爱人。

当男人能够满足与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而且,不是因为社会规则限定的,而是由他心智稳定和成熟的结果的时候,我们可以认为,这个男人的诗人原型终于成熟了。

诗人的负极:麻木情人 The Impotent Lover

麻木情人精神萎靡,生活没有激情。他对周围环境中的颜色一点都不敏感,仿佛世界是黑白的一样。他经常失眠,或者早上起不来,说话无精打采,吃饭没有味道。

他感到和周围的人情感上的分离,包括家人,甚至最亲近的朋友。他感到没有任何动力和兴趣去联系他们。抑郁,是麻木情人的最终结局。

我们需要让我们的诗人原型更健康。他让我们对生命更有胃口,更能够体验别人的感受。他是我们共情的基础,是我们感动别人,或者被感动的源动力。诗人让我们更团结,更相互给于爱,而不是更仇恨,划清界限。

诗人会让武士和祭司更具有情感,具有人文精神,而不是一味的追求目标和知识。反过他来也需要他们的帮助,他需要武士的果断来铲除无控制的享乐,他需要祭司的才智来让自己从情感的纠缠中脱身,对待人生更客观,更长远。

国王与他的土地 King and his Land

对大多数男人来讲,国王往往是最后一个上线的原型。

当国王原型上线的时候,我们看到了神圣男孩从降生之日的惹人注目,发展到了具备成熟能量和能力来去改变世界的现有格局。他有强烈的方向感和勇气去带领武士作战,过人的智慧去和祭司一起治理臣民,和一颗向善的心和诗人一起让他的领土充满爱。

国王拥有主权去界定他国度的边界。在国界之内是祝福与繁荣,在国界之外是无秩序与混乱。他坐在大地的中心,将他的能量释放到国界内的各个角落,保护臣民免受外来侵袭,
并且,如果有必要的话,支配武士来到边疆,进入战斗状态。

我们可以认为,国王的男人的使命感的最终载体,他是一个从神圣世界带给现实世界中男人能量的大动脉。在国王原型的上线之前,一个男人不会知道他的使命究竟使什么。而当它出现在一个男人的心智中时,他就会像是一个有威望的父亲,他在给女人带来一个令人向往的世界的同时,让她们感到权威,稳重,与信赖。

这也意味着,国王的第一夫人将不会是他的王后,而是他的土地。在国度繁荣之前,他的任何个人利益都可以被牺牲。

对于还走在成熟道路上年轻人来讲,得到国王的祝福显得非常重要。

也许你记得,在自己的生命中有那么一两位男性长者,曾经给你的祝福和鼓励:也许是你中学,大学期间的老师,也许是一个许久未见的亲戚,也许是和一位社会上有威望的男人的短暂接触,他们的一两句不经意的话,却让你感到自己的生活充满了希望。

当一个年轻人被成熟的国王祝福的时候,他的内部结构会发生奇妙的变化。杂乱的思绪会突然被平伏,怀疑和焦虑会在那一刻烟消云散。因为,国王的远景为他拨开了云雾,用祝福的力量送他上路。

不幸的是,今天年轻人严重缺乏长者的祝福。大部分坐在权威位置上的年长者,自己还未成为一个成熟的国王,他们完全做不到这一点。

但王权永远会存在。凡人只是这神圣力量的载体,不管其他人是否能承载,王权的力量都能找到我们当中,每个人的潜在的国王潜质,至少让我们对开始对自己的心智土地拥有主权。

国王的正极:暴君 The Tyrant

和处在中心能量位置的国王不同,暴君不希望去祝福,不愿意创造,而且,由于惧怕新生力量(其他神圣男孩)威胁他的国度,他必定要扼杀新生。

暴君从不感到未定,也不想为他的国度繁荣而牺牲个人利益。他仇恨所有的美,所有的天真无邪,所有臣民的天赋,乃至所有的生命力。因为他为自己缺乏主权的能力而感到恐惧。

被暴君霸占了的男人,往往会对自己的家庭成员宣战。每当子女有生命力发芽时,他不但不表示赞赏,而且还会找机会扼杀:公开侮辱其子女的天赋,或者,刻意得忽视,装作没有兴趣。每当子女有一个创造性想法,父亲不仅不表示支持,还要打击。有时候他还会选择施暴,甚至强奸自己的女儿。

国王的负极:庸君 The Weakling

一个庸君会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他只知道享乐,任其国度混乱,民不聊生。他平时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胁,而一旦被挑衅,他的暴君本质会突然跳出来,做出毁灭性的决定。

实际上,庸君和暴君的本质一样,他们仍然在寻求“被看到”,来爱我吧,崇拜我吧,看我有多重要!

国王的阴影,其实就是由早期神圣男孩的阴影携带过来的。每个人,每个原型都有阴影,区别是,有些人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中心位置,有些人则生活在阴影中。

早年家庭对一个男孩的过度溺爱或过度严厉,歪曲的母爱,和父亲不加以引导(缺乏祭司能量)或者施暴,那么孩子就会从幼年期开始经历扭曲的心理:他要么感到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么,他就一无是处,来到这个世界完全是多余的。这为孩子的未来埋下了暴君/庸君的种子。甚至,懦弱的他,会连越过男孩英雄阶段的机会都没有。

正确的引导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父母应当让孩子感到自己是被宠,被爱的同时,逐渐认识自己并不是一切,虽然他很特别,但每个人都很特别。这个世界并不围绕着他转。父母需要让孩子明白,他们拥有一种天赐的神圣,但这天赐必须要靠他个人的努力去邀请到他的生活中,而不是他本身携带的。


认知性距离 Cognitive Distance

认知性距离是指原型能量和自我之间的距离。即,你可以展现这些精神品质,但你本身不是这些能量。这些天赐的精神品质只存在于每一刻的你的疏通当中,而你永远都不能成为这些能量本身。你只能通过每时每刻行为的选择,来让这些能量通过你散发到这个世界中来。

这意味着,你的才华,勇气,纪律,爱心,祝福,都是天赐之物,并不是你作为一个凡人可以拥有的。而是他依靠你不懈的努力,让自己的肉体成为这些能量的通道才能达成的。

真实的伟大,并不是因为你做一个令人敬仰的人,而是你此时此刻选择去做令人敬仰的事情。不管你在人生中的任何位置,你取得了任何成就,都应该把自己看做一个动脉而不是心脏。国王是一个传送王权的渠道,而不是王权本身。做一个国王,并不是为了当国王所带来的利益,而是为了你的土地,臣民的繁荣。

最后,我们还需要知道,我们的原型既是一种外部的,也是一种内部的投射。拿国王做例子,我们的外部世界的稳定与繁荣,首先要来自我们内部世界的稳定与繁荣。我们的土地就在身边的每一寸土壤中,我们的臣民,就是身边的所有人。这个世界需要我们去创造一个更公平,更有创造力的国度,一片土壤。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