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德尔 艾舍尔 巴赫 - 集异璧之大成】读书笔记

跪着看完这本书,更多偏向理论,但是作者的跨界能力简直要逆天,等我修炼几年再回来重新拜读。


前言

在计算机科学界,大家都知道这是一本杰出的科学普及名著。

巴贝奇、计算机、人工智能

巴贝奇,差分机,分析机。『我发明分析机的思维过程大概是人类曾经有过的最复杂和最令人困扰的过程』

谁也不知道非智能行为和智能行为之间的界限在哪里。事实上,认为存在明显界限也许是愚蠢的。但是智能的基本能力还是确定的,它们是:

  • 对于情境有很灵活的反应
  • 充分利用机遇
  • 弄懂含糊不清或彼此矛盾的信息
  • 认识到一个情境中什么是重要的因素,什么是次要的
  • 在存在差异的情景之间能发现它们的相似处
  • 从那些由相似之处联系在一起的事物中找出差别
  • 用旧的概念综合出新的概念,把它们用新的方法组合起来
  • 提出全新的观念

这遇到了看起来像是悖论的东西。计算机的本性恰恰就是极不灵活、没有欲望、照章办事。尽管它们可能是速度很快的,它们仍然是无意识的东西。那么,如何能给需要智力的行为编出程序呢?这不是最明显的自相矛盾吗?本书的一个主要论题就是讲这里根本不存在矛盾。本书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鼓励每一个读者,直截了当地面对这个表面上看来是矛盾的东西,尝一尝它的滋味,摆弄摆弄,拆开来看看,沉浸于其中,以使读者最终得以重新认识存在于形式化的和非形式化的、有生命的和无生命的、灵活的和不灵活的事物之间的哪些表面上看来不可逾越的鸿沟。

这便是人工智能所要研究的全部。人工智能工作的奇异之处就是试图将一长串严格形式化的规则放在一起,用这些规则教给不灵活的机器如何能灵活起来。

描述的层次和计算机系统

我们都知道人体是由大量的细胞所组成的,因此我们所做的一切原则上都能在细胞水平上被描述,或者说它们甚至可以在分子水平上被描述。我们几乎无法把关于我们自身的微观描述和我们的自我感觉联系起来,因此我们很可能是把关于我们自身的不同表示存储在我们心智的不同『格子』中了。我们几乎从不在这些概念之间转来转去,纳闷『这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同一个我呢』?

人工智能研究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要指出如何跨越这两种描述间的鸿沟,即如何构造一个系统,使它可以接收一个层次上的描述,然后从中生成另一个层次上的描述。

就下棋来说,在正常的对局过程中,会有某种多次再现的局面——也就是某种模式——而大师正是对这种高层次的模式十分敏感。他和新手在不同的层次上思考,他们的概念集是不同的。几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发现是,大师在超前搜索时很少比新手走得更远——更有甚者,大师往往只检查屈指可数的几种可能着法!

当一个计算机程序在运行的时候,可以在若干个层次上观察它。在每一层上,描述都是用计算机科学的语言给出的,这使得所有这些描述都多多少少地彼此相似——然而不同的层次上得到的见解仍然是极其不同的。在最底层,描述会复杂得就像对电视屏幕上光点的描述一样。但就某些目的而言,这是最重要的视角。在最高层,描述极大程度的模块化,给人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尽管事实上许多概念都是最底层和最高层所共有的。高层描述中的模块类似于下棋大师的模块,也类似于屏幕图像的模块化描述:它们以简略的形式概括了若干在底层看来是不同的东西。

跪着看完这本书,更多偏向理论,但是作者的跨界能力简直要逆天,等我修炼几年再回来重新拜读。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