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铃中的刀声】读书笔记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真正的去爱一个人,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被爱却是那么幸福。可是直到现在为止,他仍然宁愿爱人,而不愿被爱。


可是等他走过这一扦黄土时,他就将这一缕情思和乡愁完全抛开了。在生死决战之前,是不应该想起这些事的,情愁总是会让人们软弱。软弱就是死

这时候丁丁的右手已握住刀柄,谁也没法子看出他是在什么时候握住刀柄的。他的手掌握住刀柄时,就好像一个多情的少年,握住了他初恋情人的乳房一样,他的心立刻变得充实而温暖,而且充满了自信。

花错从小就希望他的掌中能够握有一柄无坚不摧天下无双的快刀。花错最错的就是这一点,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一把这么样的刀。——“无敌”这两个字根本就不存在,那只不过是某些自大狂妄的人,心里的一种幻觉,他们迟早都必将死在自己的这种幻觉中。花错也不例外。

慕容秋水黯然叹息:“为什么喜欢刀的人,通常都会死在刀下?为什么让你伤心的人总是你喜欢的人。”“这大概是因为只有你喜欢的人才能伤害到你。”因梦说。

有知识的人都了解天下绝没有一夜成名的事,因为在那个人成名的那一夜之前,已经不知道受过多少考验和多少折磨。

只有真正的高手,才会这么稳,这么静,不到必要时,是绝不会动的。——有时候不动比动更可怕。

对江湖中人说来,一剑单骑,快意恩仇,无求于人,无愧于心,就是真正的男儿本色。可是要你去杀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人,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这种事是大多数人都做不出的。

“恨也有很多种,有一种恨总是和爱纠缠不清白的;爱恨之间,相隔只不过一线而已,爱得太强烈,忽然间就会变为恨,恨得太强烈也可能忽然变成为爱。”伴伴说:“因梦对丁宁的恨就是这一种。”一个独坐在风铃下的寂寞女人,一个浪迹天涯的江湖浪子,他们在一起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如果没有生出一点感情,那才是怪事。

丁宁静静的坐在靠窗的一张椅子上,最少已经有一个时辰没有开口说过话,也没有移动过。姜断弦就坐在他对面,也和他同样安静沉默。他们都是当世的绝顶天才,对于刀的了解和热爱,近百年来,恐怕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人能比得上他们。所以他们也是不能并容于当世的大敌,正如一山之中不容两虎并存。可是在这段时候,他们两个人之间,却好像完全没有敌意,反而有一种极深挚的了解和尊敬。——能让你的仇敌这么样对你,绝不是件容易的事,你至少先要学会尊敬自己。

对某些人来说,有些事是死也不敢做出来,有些话是死也不肯说出口的。——你认为我是这样的人,我就是这样的人,如果你一定认为这件事一定是我做的,那么这件事就算是我做的又何妨。这种人的骨头当然其硬无比,丁宁无疑就是这种人。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真正的去爱一个人,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被爱却是那么幸福。可是直到现在为止,他仍然宁愿爱人,而不愿被爱。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样的折磨,比情感上的折磨更让人痛苦。肉体上的折磨,是别人在折磨你,情感上的折磨,却是你自己在折磨你自己,虐待自己,甚至会把你自己当作你自己最痛恨的仇人,因为你恨你自己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为什么要去爱一个根本就不值得你去爱的人。

“刀法到了某一种境界后,不用身体也可以练的。”丁宁说。“不用身体练,用什么练?”“用思想,在思想中寻找刀法中的变化和破绽,寻找出一种最能和自己配合的方法。”丁宁说:“而一个人在肉体受到极痛苦的折磨时,思想往往反而更敏锐。”姜断弦的态度忽然变得非常严肃,而且充满尊敬,甚至用一种弟子对师长的态度对丁宁说:“谨受教。”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