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染坊】读书笔记

多大的本事,多大的脾气。没脾气的,多数是些吃才


六子笑笑:“锁子叔,你放心,冻不死我。昨天不比这冷?我也没事。锁子叔,我走了,趁着天还没黑透,我再去要要。兴许再碰上苗瀚东苗少爷那好心人,再给个大白馍馍呢!”他说完昔日的美梦,笑着,就要走。

六子用坚毅的目光看着锁子叔:“叔,你别不信!说书的说了,‘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皇上轮流坐,今天到咱家’!我也是堂堂的汉子,我就不信我陈六子要一辈子饭!”

六子在门前听见院内有声响,立刻横躺在门前,抓起一些雪撒在身上,装作冻昏,两眼忽闪着,盼着院内早有人来……周掌柜卸门板时,见到了六子,先是向后退了一步,继而喊道:“柱子!柱子!”柱子和采芹一块儿跑来。周掌柜和柱子抬起六子,向屋里走。

周掌柜看着外边,想了想,摇摇头:“六子?六子?这名不行。你这孩子命大,这是大难不死,合一‘寿’字。”他又望一下外面,“这雪也停了。你以后就叫寿亭吧。”

早上,刘师傅关上门,然后用手拉了拉,再四下里打量一下,开始在料屋里称量颜料。这时,寿亭踩着凳子,偷偷地爬到窗户上看。他看秤砣系子压在什么位置,又看那颜料是从哪个口袋里舀出来的……

寿亭向前跨一步:“爹,这善和狠,你得分对谁。”周掌柜抬起手来制止:“让我再想想。”寿亭怏怏地出去了。周掌柜望着他关门时的背影,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自言自语地说:“才十五呀!”

柱子也乐:“六哥,你真行,哭也能弄来钱。”周掌柜笑眯着眼看寿亭怎么回答。寿亭让着周掌柜坐下,也拉柱子坐下:“柱子,这哭,是大本事。那刘备能把江山哭来,我弄几十块大洋还不行?”

寿亭惊异地摇摇头,然后眉毛渐竖:“叔,我陈六子是个要饭的,我都饿得快死了,也没偷过人家一个棒子;冬天脚都冻烂了,我去要饭,人家那棉鞋就晒在窗户台上,我也没偷来穿。我活得就是个直立,这种吃里扒外的事,陈六子今生不干!”寿亭说罢从裆里抽出凳子放回原处,站起来走了。院中,他见王掌柜的大儿子看他,就大声说:“兄弟,好好念,念好书,直直立立地做人!”

寿亭淡淡一笑:“兴他不仁,不兴咱不义。就这样吧。咱不告,满城的人都为咱传名。这一城的人都说他不仁义,他那买卖还能有个好?哼!土匪也算知道我陈六子是什么人了,谁再想雇土匪绑咱,那就得先想好了。这不是什么坏事。柱子,这两天我动不了,柜上的买卖你多盯着。”

寿亭不笑了,他攥着采芹的手说:“采芹,你记着,周村城里这些开染坊的,谁离得咱近,谁就得先关门。王家是头一个。我陈六子就是他灭门的灾星。早早晚晚,周村城里就只剩下咱通和。”采芹低下头:“六哥,咱过平安的日子吧。咱的买卖已经够好了,钱多了没用。我这想起来,咱那小的时候多好呀,也没有心烦的事儿。现在咱的买卖是大了,可你倒是让我整天揪着心。”寿亭说:“妹子,开弓就没有回头的箭,这买卖不是干大了,就是干没了。这也由不得我呀!”

卢老爷叹口气:“现在都看准了,这种地没有出路。博山赵家也在济南开了个染厂,叫三元染厂,也想请这陈寿亭。可这赵家和周家是连襟亲戚,周掌柜的觉得这陈寿亭脾气急,好骂人,怕弄得亲戚门里不好处,这才愿意让他和你上青岛。”家驹说:“噢?赵家也开了染厂?我和赵东初——就是他家的老三,是济南正谊高中的同学,这人挺能干。”卢老爷说:“他家一共俩儿子,哪来的老三?”家驹笑了:“爹,这你就不如我熟了。他就是兄弟仨,老二小时候生麻疹死了,这老三也就没改口。”

卢老爷深谙此道:“俗话说得好:多大的本事,多大的脾气。没脾气的,多数是些吃才。”

寿亭不客气:“我娘死得早,她老人家的话我还记着一句:这一等人不用教,二等人用言教,三等人用棍教。大少爷,有些人你就是用棍子打他,他学东西也是慢。他不是不上心,是不开窍。”家驹有点挑衅:“陈掌柜的,那你是哪等人?”寿亭眉头一挑:“大少爷,当着卢老爷,不能张开嘴就日娘操祖宗。我把话给你放在这里,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我看一眼,立刻就明白,否则就不是陈六子!”他已经急了。

周掌柜赞许:“嗯,好,好。那在厂里谁说了算?”寿亭说:“当然是咱。”周掌柜说:“你没立个字据?”寿亭笑笑:“不用,只要我干上,他就离了咱玩不转,只能咱辞他,不能他辞咱。爹,你放心吧,用不了三年两年的,咱就去济南或者天津,咱自家开工厂了。他就是叫咱爷爷,咱也没工夫陪他玩儿。爹,咱这是在家里说,我看他那大少爷是个败家子,留了一阵子洋,什么也没学会,连个机器都开不了。也就是他上辈子积了点德,碰上咱了,有咱帮他看着,兴许还能多撑几年,我看要是他自己干,这一万大洋兴许能扔到青岛。”

寿亭拍拍他的肩:“柱子,这通和要是你干,听我一句话,就是一句话:老实、实在。只要按着这条办,保证错不了。守住这一摊子就是头功。千万别想发展扩大,就是守住。你可千万别学我。你人太老实,学不了。要是万一学走了样,咱这通和就完了,你六哥就一点退路也没了。”柱子擦泪点头。他又转向周掌柜:“爹,就让柱子领着干。看着他实实在在地用料。一缸料,就染二十匹布,多一匹也不染。我那套一缸颜料用一年,天天加点新料的办法,千万别让他用。染砸了一回,咱的名声就坏了。这德国料酸大了不行,矾大了不行,你就看着天天刷染缸,天天换新料,一点毛病也没有。”

东初笑笑:“大哥,陈六子跟着卢家驹去了青岛。”东俊叹口气,看着天:“唉,是呀。咱爹嫌人家要的份子太多,放走了这个人。唉,可惜呀!”说时,神情怅惘。东初陪着哥哥往里走:“你觉得他俩能干好?”东俊觑着眼向前看:“不是干好干不好,咱应当想想他什么时候来吃下咱。”东初有些惊异:“陈六子这么能?”东俊轻轻叹口气:“三弟,这孝——是件好事,但这顺——就未必。这次我顺着咱爹,放走了陈六子,这早晚是块心病。”

兄弟俩来到一棵小枣树前,东俊抬手摘下一个黄叶,又说:“东初,你知道我从来不说狂话,但我心里不是不狂。咱这么说吧,除了苗瀚东——咱苗哥,我是斜着眼看山东省工商界的这些人物。陈六子——”他转向东初,“斜着眼看我。”东初疑虑:“他敢斜眼看大哥?连个字也不认,还反了他呢!”东俊转过脸来,停下说:“三弟,你是大学生,千万不要以为上学多,就自命不凡。你可以笑话陈六子不认字,但不能小瞧这个人。以后咱难免和他打交道,记着我的这句话,千万小心,千万别惹他。这个人虽然有知恩图报的一面,但他的另一面是有仇必报……”

明祖刚想高兴,转而思忖:“这陈六子怎么这么大方?不对,他准捣鬼,肯定捣鬼。我听赵东初说过,这陈六子脑子极快,贼心跟最多。不行,这事得慎重。” 贾小姐哼了一声:“慎重什么?咱又不是拿来就用,咱得翻来覆去地试,真行咱才用,不行咱还用呀!我说过了,家驹是东家,陈六子是掌柜的。东家说什么掌柜的能不听吗?家驹让着陈六子,是图省心,大事还是家驹说了算。”明祖摇摇头:“他这东家要真能这样干,我看这大华染厂撑不了几天。陈六子投错了主儿喽!”家驹回到寿亭办公室,眼里含着泪,嗫嚅道:“六哥,都怨我……”寿亭摆摆手:“嗨,事儿出了,说什么也晚了。我让老吴去叫王长更,人家不是还要个伙计吗,给他个好的。”家驹又想道歉,寿亭止住他:“家驹,以后看着谁好,咱直接娶过来,别招猫惹狗的,弄不好更贵。”

寿亭说:“你说得不对。是因为我先是碰见了好心人,后来碰上了明白人。没有这些人,我就是一堆狗屎!虎呀,我有些老了,回想这一辈子,觉得应当先做人,然后才能做买卖,做不好人,那买卖也做不好,就是做好也长不了。

见识篇

俗话说,思路决定出路。纵观大染坊众生,六哥的眼光应该是顶级的了。什么是见识?见识就是走一步能看三步,能分得清局势发展状况,春江水暖鸭先知的能力;有见识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在很短时间里快速看透他人性格特点,特长,想法,欲求等。他们洞悉人心的能力很强(靠直觉和经验判断),知道对手是谁,盟友是谁。知道哪些人有哪些能力,该怎么用。其实无论在企业还是政府单位,领导层的人见识是第一位的。

洞悉人心方面

我随便举几个例子,(大家如果找,可以发现很多例子)

六哥在吃下藤井坯布的时候,跟赵东俊来的那一手5000坯布。六哥早就看透了赵东俊的心思,所以下个套东俊就往里转。这种事孙明祖干不出来吧,可以说,这场戏里,六哥把孙明祖/赵东俊/赵东初/藤井几个当猴耍都不为过。他能这么干,就是因为他能看透他们几个脑子里想的是什么。这才是能力精髓的地方啊。你我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没这本事吧!

六哥跟赵东初,家驹在马路上遇见卖春药的药贩子。六哥见了就喊“这有个卖大烟的。”药贩子扭头就走。这小小的细节就体现了,六哥在短时间内就能看透药贩子怕什么,一声吆喝就吓跑对方。这点小事说明六哥的观察力,判断力和反应力都是一流的。这些跟读多少书是没关系的,都是在生活中摸爬滚打练出来的。我觉得这事六哥干得出,卢家驹和赵东初这俩留学生就做不出。

六哥在小时候伺候师傅时,很快就看出师傅好吃懒做,好色的本性。然后就投其所好,骗取师傅信任,然后拿到师傅染布的诀窍。柱子跟着干那么多年就拿不到。别小看这点,我们很多人都做不到这一步。比如你能看出你老师或者上司的爱好,然后通过一定手段获得他们的信任吗?

局势发展方面(一个人的格局感):

这样的例子也很多,我随便举几个

六哥在吃下虞美人的布后,沿着铁路往南卖,卖到南京就停了。这一举动保住了林家的根基,又给林家一个下马威。这一举动给林老爷子将了一军,吃了亏还万分感谢六哥。借着这个举动,收了林家的心,结成了盟友。这点小细节就体现了六哥对局势发展的拿捏非常精准,超乎常人!听起来好像是的饶人处且扰人,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搞模范染厂的时候怎么不饶了模范染厂,握手言和?因为他知道跟林家结盟的好处,跟林家搞起来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最多也就是两败俱伤!这点苗哥都佩服!而跟模范染厂结盟是不会有好处的!

六哥要卖厂,问孙明祖要不要。思雅要买,找到六哥。六哥给思雅分析了一大通,分析了青岛的局势,坯布来源等,然后让思雅把钱换成黄金。短短几句话把思雅说的心服口服,然后我们对比一下,孙明祖也是劝思雅,但是思雅就是不听,被六哥几句话说服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六哥对局势把握上,比孙明祖高几头!

六哥在周村被土匪截了,回来后没告他们,反而笑着脸陪人家吃饭。这就是六哥超人的格局感了!六哥狠着呢!他知道如果告了官,最多也就是让人家老三进局子,他们其实也得不到什么实际上的好处,说不定惹下俩家的巨大深仇。六哥不告官,老百姓都知道,会称赞六哥的人品,对他们的生意是又好处的。这点就反映出了六哥思维方面是很结果导向的。他也没学过这些东西,这些都是天生的,不用学,他本能的会用!

识人善任方面

这方面的例子就更多了,我在这里抛砖引玉,大家可以在剧里自己找。

先拿卢家驹来说吧,我敢说卢家驹在六哥手下能发挥十层功力,但是在赵东俊,孙明祖手下会比较惨。卢家驹此人缺点是,没担当,责任心弱,玩心重。优点是:懂外交,可以撑门面,懂语言,懂一些纺织知识等(别小看这些,当时的中国有这些优点的人真不多)。中性个性是:野心弱,不强势等等。六哥基本上让家驹做的也就是一些外交工作,做一些场面上的事(说白了,卢家驹更像是现在大型企业里的总裁秘书!),在一些战略上也发挥过家驹的作用(用Sn胶搞垮模范染厂),六哥圈子里认识的人多,但是唯一能真当亲兄弟的也就卢家驹了。(卢家驹这人做总裁秘书可以,因为他识大体,知道哪些事不能做,哪些话不能说。不抢总裁风头,不会跟林祥荣那样想着证明自己能力)

再拿吕登彪说吧。我还是蛮欣赏他的,这兄弟开始是做监工,六哥开始想辞了吕登彪,因为吕邓彪老骂工人。(其实我觉得吕这号人,最适合做监工了。)后来六哥让他去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比如在模范染厂那数布。这号人其实有点手段,能办成一般人做不到的事,得什么人用,六哥用的就很合适。一方面用,一方面不会重用。做大事的人要有这种能力,用人所长,特别是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人的所长!

再说开埠的周涛飞吧

六哥喜欢周涛飞,他看得出周涛飞的潜力和才华。我觉得六哥买下开埠就是为了买下周涛飞!

六哥连账房都不往开埠设,什么事都让周涛飞自己拿主意。给工人涨工钱,还要以周涛非的名义来涨。这明显是在栽培周涛飞,也就是现在说的栽培职业经理人!栽培后继CEO!赵东俊就没这种意识。因为赵东俊这人心胸较窄,容不下别人比自己强。所以赵东俊的染厂多少年也就那种规模。孙明祖也没这种意识,因为他的进取心不够强,另外也没这种远见。林祥荣就更没有这种意识了。他太年轻气盛,还在不断证明自己能力的阶段。剧里唯一有这方面远见的时林老爷子和卢老爷子。一个是大资本家,一个是大地主。他们人生阅历丰富,又都读书认字,看得出六哥值什么价。六哥难得就在于,年纪轻轻,就有这种见识。我敢断定,周涛飞如果没死,以后也是很牛X的人物!(我意淫一下,十五年后,六哥在纺织业成为巨头后,涛飞给他守业,他自己再进军其他行业)

再说孙明祖吧

六哥跟他过招后对他基本上是又防又拉,从吃藤井坯布的时候就能看出来。后来孙明祖对他产生不了多大威胁的时候,就基本上能拉就拉一把,最后把孙明祖的心都收了。最后孙明祖根思雅那句话就证明这一点:“男人跟男人之间的事你不懂!”孙明祖的能力六哥是又评价的,他说明祖更适合守业。评论的很到位,明祖是个能干的人(性格方面能屈能伸,手段方面很灵活),但在那种环境里,他见识方面偏弱。所以更适合让明祖抱六哥的大腿,后来六哥让他去做贸易行,明祖做了贸易行之后再之后跟模范染成打仗时也发挥了很大作用(所以六哥真是个走一步看三步的主)

在提下柱子,白金彪几个

六哥离开周村的时候,说柱子太老实,不能学他。让他老实干,柱子在周村是六哥最后的退路。他知道柱子适合干什么,所以一辈子也没有把柱子拉过去给他当帮手(我觉得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如果在青岛发达了,可能就开始动脑筋把亲人拉到身边搞东家了,一脚把卢家驹踢了然后自己独揽)

白金彪是东北来的汉子,人很正直,但是见识手段方面都很欠缺。所以六哥基本上把他定义为忠将,在一些很需要立场坚定的事情中交给他去办,比如给藤井一个空厂。但是不会让他去管理厂,他没那个能力。(有的朋友说,这个是当然了,要我我也会这样。我觉得不见得,你这样认为是因为咱们是事后诸葛亮,如果自己开个企业,发展壮大了,说不定会把白金彪调到开埠染厂做帐房!监视周涛飞的言行!这种事我们现在的民营企业多了去了)

手段篇

手段是连接欲望跟结果之间的桥梁。没有手段或者鄙视用手段的人,一般都是弱者。因为手段是一把双刃剑:用的好,会出奇效,用的不好,伤人伤己。有手段的人很多,但是成大事的人不多,这就是因为,手段需要见识来指导。

见识是该做什么,什么时候做。而手段是该怎么做。大凡历史上的政治强人,大商人都是手腕很强的主。六哥的手腕也是非常高明的

小六子要饭的时候就已经很有手段了。(很多出身市井的人,都比较有手段)小六子夜里睡在彩芹家门口,天亮了。他就装昏,最后进了门醒来就喊爹娘,愣是做了人家的干儿子。说白了就是假痴不癫。如果没有用装昏和认爹娘的手段,就没有以后的陈寿亭了。也就没有以后的反客为主了。

六子在搞他师傅的时候,先是投其所好,学到技术后最后落井下石,这也是手段。说白了就是老百姓常说的过河拆桥。

六哥在搞藤井坯布的时候让家驹把孙明祖支开去玩,玩的就是调虎离山。结果思雅想买坯布也买不成。

六哥高价卖个藤井大华,最后还把工人都抽走了。其实六哥无意中就用了金蝉脱壳。

还有六哥经常戏弄藤井,说给家驹家里放枪的下三滥。其实就是指桑骂槐。

六哥在办明祖的时候,先把配方给明祖。最后楞是放明祖相信配方然后受骗。这不就是欲擒故纵么,最后明祖赔了夫人又折兵。

手段这一节我就举这几个例子。大家找的话是非常多的。

最后我说下六哥使手段跟别人不同的地方。

先拿六哥跟赵东俊比较吧。赵东俊也是个会使手段的人,藤井坯布那一节他衬六哥就说明他手腕也高明。这点就体现东俊手段比东初强很多,东初基本上是跟着情绪走的。还有在济南给六哥选死过老板的厂,然后用激将法成功让六哥就犯。还有在六哥跟林家六合交战的时候,东俊两家都不得罪,辞了工人,他这么做其实是对的。因为谁也想不到六哥能干挺六合。(只能说六哥是在太强了)这也说明东俊的手腕是很高明的。

但是东俊这么回用手段的人为什么发展不大?关键在于他的见识不如六哥。前面说了,手段是配合见识来用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熟读各种管理学,厚黑学,三十六计。工作时仍然效果不明显。原因就在于见识不够,而见识很多方面是无法通过看书得来的。

当然我只是说东俊见识不如六哥,但他其实还是很有见识的。(我敢说,他比现在绝大部分的人都有见识)

在拿林祥荣和六哥比吧。林祥荣非常突出的特点是年轻气盛,而且很有手腕。这在一点上,,我很欣赏他。因为商业如同战场,就是你死我活的游戏。他挤死开埠,让六哥和赵东俊他们很吃力就说明这一点。他使手段让人去查六哥的税,单这一招一般人就吃不消。可以这么说,林祥荣其实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他输给六哥,死不认错不提坯布大家可能觉得他太孩子气。我觉得不完全是,他走的是非常强势的手腕路线,拒不认错。这么做是对的,因为林家家业很大,很适合走高端的强势路线。强势路线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不是一般人能玩的起的。需要很强大的实力。林祥荣采取这种强势路线,不就让赵东俊乖乖就怂了么,然后乖乖就范了。要怪只能怪林祥荣命不好,碰上六哥这号混世魔王的人物。

林祥荣和六哥其实是不适合作对比的,因为起点太不同了。林家几代经商,可以说从小就是贵族。在这种环境里长大,难免会蛮横狂妄。六哥从小要饭,自幼懂得人间冷暖,一路从周村拼杀出来,一是能力强,二是机遇好。其实林祥荣如果在见识上再高一点,有林老爷子那种高度,在跟六哥交手后就该想着把六哥收为己用。只可惜啊,人生走的太顺,格局比较单一。没有六哥那种格局感,最后守着这么大的家业也被六哥干挺了。

性格篇

性格是一个人成功的基石。见识和手段是高层建筑,那么性格就是地基。

一个人的性格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注意力集中的方向。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能走多远。

六哥成功的因素中,除了见识和手段,性格也是重要的一级。

敢担当

这一条就能秒挂很多人。敢担当是做领导的前提,卢家驹把配方丢了,孙明祖拿着配方完全可以办挺大华。如果六哥不是那种敢担当的人,在厂里窝里斗,把精力放在追究责任上,能有以后的发展吗?(我觉得很多人做不到这一点)

不怕吃苦

这点又能秒挂很多人。六哥在周村染厂做的很大,从小要饭的做到这一步已经很成功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出去村里的人见了面低头哈腰。但是六哥愣是跑到青岛去,冒风险不说(如果厂子没开起来,大洋酒全赔进去了),天天泡在场子里干活。身边也没女人暖被窝。卢家驹说的好:真是个穷要饭的。很多人想获得六哥的成就,但要先想一想这一点有多少人能做到?

性格强势

六哥管厂子的水平其实跟善战将军管理军队是一样的。六哥生气的时候破口大骂,把工人吓得屁滚尿流。这就是权威,有了权威厂子才能高校运转。将军也是一样,你听说过哪个将军脾气好的跟卢家驹似的?看到不爽的东西不能张嘴就骂(或者不怒自威)就没法做领导,没人听你的。六哥性格里有强势的一面,这个其实很多人都能做到。但最难得的是,六哥能伸还能屈,这就绝了。就跟将军一样,平时凶的跟狮子一样,下属受了伤,自己去舔下属伤口。下属能不卖命么?

精力集中

这点是最难得可贵的。俗话说十年磨一剑,六哥绝对是个技术男。技术扎实,善于研究,什么东西很快都能学会。其实很多人都可以有这种能力,但很多人都无法集中精力做某件事。

六哥发达之后没想着去讨个二房,也没想着和香槟逛夜总会吧。其实这些都是皮毛,我想说的是,六哥没把精力放在享受上。换句话说,精力没放在享受上,就是在事业上了。

片子里有句话说:家驹成天出去混搭,六哥在厂里没日没夜的干。我觉得不如这么理解,家驹脑子里成天想着这么玩,六哥脑子里成天想着这么把厂子搞大。这就是专注。

现在人成天QQ,新闻。放假想着旅游,女的想着逛街购物,男的想着洗脚泡妞。把很多精力放在享受上了。

或者是,今天郁闷,明天又郁闷,今天谁看不起我。明天哪个人我看着不爽。今天恨当官的太贪,明天怪社会浮躁。又是占用了很多注意力。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我只是说,要想有六哥那种成就,就必须牺牲很多享受(关键是不能让享受占用过多脑力)。

六哥性格因素里还有很多,比如正直,善良等等,我在这里就不多讲了。

资源篇

资源是办事的基础。没资源,办事是比较难的。每个人资源的多寡类型都不一样,有的人有很多资源,但是不懂得用。有的人只有某几项资源,但是用的很好。还有的人善于借用资源,无中生有。六哥就是这方面的高手。

我们采用倒叙的手法,先看看办模范染厂的那个时期,六哥都是有哪些资源。林祥荣不惜用家里的面子请求火车站长把六哥的布停下,原路返回,孙明祖帮着六哥卖模范染厂的地价布。家驹在德意志央行不干了,想回到六哥身边继续读报纸。东初东俊兄弟跟着六哥结盟干模范染厂,周涛飞在天津帮六哥顶着。霍长亭让济南的地痞们少跟六哥闹事。林老爷子要给六哥两层分子,让他去做CEO。柱子在家里守着爹妈,继续开染场,这是六哥的退路。要钱有钱,要人脉有人脉,一个人做到顶头也就这样了吧!

六哥一穷二白,连个亲人都没有。到最后花花轿子众人抬,何止是无中生有!

这得说六哥能聚财,能散财,能守财,更能揽“才”!其实资源说白了资源就是“人”和“财”

人就是人心,财就是大洋!

六哥在周村开染厂,越开越大。是聚财!养着梭子叔,是散财!得到的是人心!

六哥跟孙明祖打仗,这是守财!打完了合,帮明祖出主意赚钱,就是揽“才”!

六哥拿到军队的订单给东俊做,是散财!

六哥给家驹八十万,还给他留了一层股份,也是散财,揽的是“才”!

六哥那布给学生做横幅,就是散财,然后揽才,聚财!

六哥买下开埠,给周涛飞,不设账房,也是揽才!

六哥让柱子在周村,是给自己留后路,是守财!

六哥的布不进上海,也是散财换揽才!

六哥坑藤井,坑东俊明祖买坯布,这是揽财!

六哥用鱿鱼测水温,不用温度计,也是守财!

俗话说

财散人聚,财聚人散。只说对了一半。没有聚过财,怎么能散财啊?

六哥能就能在懂得什么时候聚财,什么时候散财,那些地方守财,那些方面聚才!

机遇篇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六哥一生,基本上就是在不断地抓住机遇。

快被冻死的时候,灵机一动。成了人家干儿子。这就是智慧。有知识的人知道该怎末做,有智慧的人知道该什么时候做。

学生闹游行,六哥拿着游行做广告。这不就是现在说的市场营销么。

藤井要运兵粮,六哥衬着乱劲打劫藤井。

借着六合挤垮开埠,把开埠买下来。

六哥的每一次重大进步基本上都是把握住了机遇。其实机遇这个词本身就太娇情。

机遇其实就是见识+手段+性格+资源的衍生品。

没有见识,是看不到机遇的,学生闹游行,孙明祖就怎么不懂得拿布做横幅?

没有手段,是抓不到机遇的。藤井贱卖坯布,六哥不来个调虎离山,能那么低价吃下藤井布?

没有性格,是不可能一直抓住机遇的。要不是六哥专注技术,能够在把配方给孙明祖的情况下还能办挺孙明祖?能够在周村挤垮别的染坊?说到底,六哥的成就都是技术打得底子

没有资源,是难以抓到机遇的。没有卢家的6000大洋,能到青岛开染厂吗?最后没有一群人在六哥身边,能办挺模范染厂吗?

所以说,人生如戏。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你能看到机遇,是因为你见识达到了。你能抓住机遇办成事,说明你手段,性格,资源利用的好。

六哥就是这样的一个近乎完美的人。我觉得大家可以学习他的一些品质,但没有必要变成他那个样子。毕竟这种完美的人太少了。

卢家驹和赵东初

卢家驹和六哥的搭档,东初时东俊的搭档。我们横向对比一下,就能看出来家驹这个搭档做的比东初好。

卢家驹在剧里有一个明显的成长过程。从最开始露脸的时候看不起六哥,到后来到青岛转变立场,然后跟六哥唱双簧偏明祖,后来基本上是跟六哥打下手,辅佐六哥。角色定位逐渐清晰,并且角色转变自然。这一转变看似容易,其实不见得。赵东初相比而言,从第一次出现到最后剧终,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始终都是情绪导向。

首先从家里说起。卢家驹有两个老婆,尤其是二老婆是不太好管的。但是卢家驹能在女人堆里娴熟的游走游刃有余,最后把两个老婆管得服服帖帖的,两个老婆能在家里很好的相处。这说明卢家驹是个情商非常高的人。赵东初只有一个老婆,但赵东初在家里明显没有卢家驹那种掌控能力。

其次在角色定位上,家驹比东初清晰。家驹知道自己见识手段上不如六哥,所以什么事听六哥指挥。东初立场和定位就不够清晰,首先东初的根基是三元染厂,所以他不能胳膊肘往外(跟项庄一样),同时东初在见识和手段上都是不如东俊的,但是东初却经常跟东俊争吵,干扰东俊的判断。我举个小例子,六哥吃藤井廉价坯布那一段,东俊最后还在坚持要衬一衬,这个判断是对的。但是东初被情绪笼罩,干扰了东俊的判断。东初其实是有点看不起哥哥东俊的。

最后在见识上,家驹也是比东初准的。家驹跟六哥说过,自己爹是不是中邪了,老爷子把钱都买成了地。包括到济南后,去了德意志洋行,没跟六哥继续干。后来见六哥在济南办厂办的不错,又回来了(我只是自己意淫)东初最后在生气的时候,不是帮着兄弟东俊想办法,而是要自己分出来单干。(他自己又没有这个能力)

卢家驹是个典型的社会人,见风使舵,八面玲珑,不会乱讲话。东初的书生气就浓了一些,是个理想主义者,情绪容易上脑,比较重情谊,要知道在商场上,要先谈利益,然后才是情谊。

想起陈寿亭评价家驹的话:他说男人往往毁在一个争字上,而家驹的优点恰恰就是“不争”

孙明祖和贾思雅

这两个也是一对搭档。我很欣赏这两位,他们两个都属于现实主义者,见风使舵,有手段的那种。相比较而言,孙明祖追求的是稳中求胜,能屈能伸。思雅追求的是浑水摸鱼,虎口夺食。可以说他们俩搭档是比较合适的。

孙明祖掌控元亨大权,让元亨立于不败之地。思雅出奇兵,出奇制胜,很好的辅助了明祖不足的地方。思雅用美人计从藤井那里获得廉价坯布,以及骗来六哥的方子就是一个证明。思雅看穿六哥计策,想买藤井坯布就说明,思雅可以是有手段和能力的。如果六哥对技术不精,思雅的美人计加上明祖的釜底抽薪就能干挺大华染厂。但是元亨被六哥用计之后,明祖的能力就体现出来了。明祖先是装孙子认错,然后认清青岛的局势,跟大华结盟,这才让元亨在青岛一直立足到日本兵打进青岛。

藤井和訾文海

这俩也是一对搭档。我很欣赏藤井的能力(当然我讨厌他日本侵略者的身份),有见识,善用手段,能屈能伸。訾文海也是个有手段的人,为达目的不折手段。虽说每对搭档都是为了相互利用。但是这对搭档之间的信任度是最低的。各怀鬼胎,一个是借鸡下蛋,一个是借刀杀人。

先说藤井,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商人,在青岛做坯布生意,一直做得不错。坯布卖出的时候能屈身求人,日本在华势力变强的时候能借机扩大势力。在时机把握上拿捏的很准。可以说,电视剧里,除了六哥在交手中能赢藤井,其他的人都玩不过藤井。六哥屡屡的吃下藤井,但是藤井在青岛办厂的时候还是想着跟六哥合作,这说明他能容忍别人比自己强,头脑是很冷静的,也是很有气度的,藤井变脸的能力很强,说明他把控情绪的能力很强。藤井强买大华的过程中手段用的很到位,在办模范染厂的时候,手段也很强硬。虽然看不起訾文海,但是还是选择跟他合作(跟一个外行合作,容易控制)都能体现藤井的眼光。综合看起来,藤井应该在剧中仅次于六哥。

訾文海在剧中更像个小丑,见识方面很弱,但是手段方面确实很强。他从劝业银行拿到巨额投资就能说明问题。(别小看这一点,现在有多数人能从银行拿到巨额贷款?)中国有句古话:厚德载物。没有一定的德行修养,是掌控不了巨额财富的。訾文海输就输在他见识太短,太缺德了,没人愿意真心帮他。(就算模范染厂能办起来,藤井也会断他坯布,把訾文海干掉)


陈寿亭用计,之所以比别人高明、高超,就是因为其思路自然而然、不留痕迹。

所谓自然,就是不刻意地去营造,而是等待外界的机会到来,趁着这个机会,合理地运用自己的谋划和智巧,借势借力借东风,这在外人看来既无懈可击又无法抗拒,只能甘拜下风。

反观藤井、林祥荣、孙明祖、赵东俊等人,则无一例外不是直来直去、大张旗鼓、痕迹毕露,把自己的意图写在脸上,傻子也能判断出其下一步该做什么;这些人所依赖者,不过就是自己的雄厚实力罢了,都是妄图用自己明显超出对手的实力去拍死对手,而丝毫不讲究策略和技巧,不追求高明。说到根子上,其实就是一种以力压人的笨熊式思路。

陈寿亭的思路,是智者的思路,完全对立于笨熊式思路,所以能给人耳目一新、由衷钦佩的感觉。但再好的思路,如果没有实力做基础,也不能发挥出来。

所以,所谓的自然而然,虽然是在等,却不是简单地、被动地、异想天开、痴人说梦地去傻等外界的机会到来,去傻等天上掉馅饼,而是审时度势,预估有利时机的必然到来,提前做足各种实力基础上的准备,一旦机会来到,马上扬帆启程。

这个“提前做足各种实力基础上的准备”,就是造势。周瑜火烧赤壁,提前做了很多准备工作,麻痹曹操、痛责黄盖、安排诈降、准备火料等等,这些就都是造势的工作。一旦造势完成,有了基础,就只等东风的到来,顺应自然、借势而起、无法抗拒、事必大成。先造势、后借势,顺流而下,势如破竹,对手完全无法阻挡,这才是高明的手段。

说到造势,更关键的前提是正确地审时度势,谋全局,充分预估到事情的发展和趋势的变化,超前一步看出矛盾变化的转折点。然后才能有的放矢地去造势,去做准备,而不是白忙活一场,到头来丧失掉机会。

而要想“超前一步看出矛盾变化的转折点”,那就不能被事物暂时的样子所迷惑。当下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孩童,将来条件成熟,就有可能变成强大无比的壮士,不能对其轻之如鼠、肆意欺凌;现在看起来粗暴蛮横的强徒,将来条件成熟,就有可能变成懦弱如虫的废柴,不必对其畏之如虎、百般谄媚。再差的企业,它也有优点;再强的公司,它也有软肋;白天你力大气壮、不可一世,晚上就昏昏欲睡、难防偷袭;今天敌手难以战胜,明天他就有所懈怠;天气晴好、食物充足,众人都跃跃欲试,暴风骤雨、缺水缺粮,人人都霜打茄子。所以说,无论是空间上、时间上、条件上,从来就不存在一成不变的事物,任何事物总在不断地发生改变(或剧烈或隐蔽,或急速或缓慢,但总在变),而且是在往自己的反面去变,把握住这一条,才能谋全局而不迷惑。

要造势,就离不开积累,任何强大的公司、团队、个人,都不是生来就强大的,都是从弱小慢慢变强大的,这就是积累的过程,全宇宙(包括星球、星云等)无一例外。大力士之所以有力气大这个“势”,是他长时间锻炼和饮食的结果;大公司之所以有资本雄厚这个“势”,是它长时间积累资本(或钱、或权、或人脉、或裙带关系等等)的结果。积累起来的“势”,就好比慢慢地推着一块巨石爬上山顶,虽然费力耗时,但却是实实在在、毫不虚假,一旦稍稍用力,巨石从山顶滚下的巨大力量将是无法抗拒的。所以说,不要怕吃苦,一旦成了势,别人就不能再小看你了。

要造势,就要下功夫造真的势(扎实培养自己的实力),而不是虚张声势,虚张声势只是在巨石面前挖了一个大坑,看似为势,实则为假势。一旦推下去,就再难上来了。

要积累,就首先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实体(哪怕再小再弱再微不足道,只要自己完全掌控),这才能进行积累。在强者云集的缝隙中抢得一个积累的环境,并不太困难。因为已经取得强势者所控制的,往往是热门中的热门、利好中的利好,正所谓“烈火烹油、鲜花着锦”,那些冷门、冷股、不起眼的东东是大量地存在着的,再强大的势力也不可能把世界遮个严严实实,总有缝隙存在着,将来的雄起者必将从当下的冷门弱势者中诞生,这是必然的规律。就看有志之人怎么去开动脑筋、利用条件地去运作。

所以,守冷,守住冷门、暗下心力,才能以弱集势。一旦成势,就难以抗拒了。当年蒋介石所愁者,不过就是对手成了势了,难以搞定了就。。。利用小缝隙,不引人注意地,慢慢搞、慢慢鼓捣,只要运筹帷幄、智谋得当,就必然能成大势,古今中外的大英雄大豪杰,那个不是走的这条路呢。。。。。。。

陈寿亭的成功之道

六哥是成功的,这就必然有其成功的地方,我们来分析一下他的成功之道,也许对我们是有益的。

一、技术基础上的管理和领导。

1、六哥是技术大拿,这是毫无疑问的,六哥也是商战奇才和管理奇才,这也是毋庸置疑的;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六哥的妙计都是以技术熟练为基础的。正所谓一切谋略的基础是实力,没有实力再好的主意也不能发挥作用,对于剧中这些工业家来说,技术就是实力。通观全剧,六哥与对手的较量可以归纳为以下几场重头戏:偷师学艺、智退土匪、张店谈判、抢客元亨、假方巧胜、藤井出血、六哥卖厂、上海讹布、智斗祥荣、智退藤井、干挺訾家。在这11场重头戏里,偷师学艺、张店谈判、假方巧胜、智斗祥荣、干挺訾家全都是因为技术上的熟练和在技术上巧施花招才拿下来的,没有技术上的实力做后盾,六哥绝不可能达到那样的成就。与其相比,孙明祖、贾思雅、赵东俊、訾文海虽然都曾经握有与陈寿亭一搏的经济实力,但是对于技术却完全玩不转,孙明祖依赖的是一个并不冒尖的伙计,赵东俊对挂浆(还算简单的技术)糊里糊涂,贾思雅和訾文海更是外行,他们比六哥差得不是一点半点,用赵东初的话说就是“六哥,你这么精到!”刘师傅、林祥荣、马子雄这些人技术上也很熟,可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六哥不仅对技术熟,对他们也熟,清楚地知道对手的技术弱点,这就是六哥独霸天下的关键。不仅术业有专攻,而且对对手了如指掌。

2、六哥不识字,但是技术水平却很高;卢家驹、赵东初的文化水平可算高的了,但技术水平比六哥差远了。这全是六哥干得多、常琢磨的原因,也就是说要想提高自身技术水平,关键还是要勤劳能干、悟性高超,与上多少学、读多少书关系不大。还在通和染坊当小学徒的时候,六哥就能把刘师傅的手艺偷学过来并摸熟了,这说明他悟性很高,虽然不识字但他能自己悟出是怎么回事,知道配料、染布、水温等这个干活过程的重点是什么,脑子里有那么个准确的概念,这才是做事情的关键。柱子干活也很努力,但是悟性不如六子,而且也没那个心思,所以同样不识字六哥就比柱子强。卢家驹脑子很聪明,悟性很高,但是这个家伙对本职技术根本不热心,做事情不勤劳,所以成不了大事。赵东初天天跑应酬扩大影响,却从来不静下心来琢磨琢磨技术以提高实力,在他看来只要有了关系有了影响力就有了买卖,殊不知恰恰搞反了,技术实力才是买卖的根基,影响力是实力结出的果子,如果没有技术实力,就是天天请人吃饭喝茶也不能把事情做大。如果东俊东初哥俩有六哥对技术关心程度的一半,那凭借他们早年打下的基础,三元早干大了。

3、六哥热衷上马新技术,创新思想很强大。别看他大字不识一个,但是对于新鲜东西从来不害怕不打怵,这一点实在异于常人。搁着普通人,如果连字都不认识,却在留学生(卢家驹)面前谈机器染,根本就不可能,没那胆气。但是六哥却说出了一句实话“这天底下没有太新鲜的事”,东西新、难度大这不假,可不代表咱搞不定,关键还是有没有切身体会和琢磨,不是有着长年实践经历和对自己的充分了解是说不出这个话的。因为六哥不怕新所以他就敢试新敢用新,但是新技术不像老技术,必须要依靠文字来传播,有时候不光要认识汉字,还得懂得外文才行。六哥当学徒的时候,可以通过干活和琢磨来掌握技术,用不着文字,但是对于国外的新机器,六哥的弱点就相当明显了。所以,这里必须要感谢家驹。六哥之所以一字不识而成为工业家,家驹实在功不可没。家驹的作用,不仅仅是当书面翻译,更关键的是要当意义翻译,要恰如其分地把一个东西给六哥描述出来描述准确,这就不仅要求家驹有英文能力更需要家驹有悟性,好在家驹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做得很好。后来訾家雇用马子雄玩机器挂浆,六哥曾说德国海德堡印花机的说明书上写得如何如何,这里可以看出家驹对六哥的帮助多么大。其实,不识字也有不识字的好处,那就是可以集中精力关心重点想办法,而不是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无关紧要的文字细节上,只要家驹翻译得准确,六哥就集中心思考虑实际操作就行了,反而减轻了脑力负担。

4、六哥不仅好学还喜欢自己创新,这一点在他为了打垮六和而想上马新的印版一事上可以完全看出来。观众可能容易忽视一个细节,就是开头六子辞退刘师傅一段,从六子的思维习惯和做事风格来看,这件事情绝不是辞退了就完了那么简单,六子所想到和所准备的可能远比电视上表现出来的多得多。如果六子只是偷学到了刘师傅的技术,那么六子其实也只是和刘师傅同样水平而已,在这种情况下把刘师傅扫地出门是不能保证通和一家独大的。因此,这个时候其实六子必然自己琢磨出新东西了,有了更可靠的保障。所以说,不识字但可以懂技术可以有水平,关键是看人聪明不聪明,能干不能干,敢不敢用新技术,能不能想出新主意。只有技术基础上的管理才是根本有效的管理,如果搞管理的不懂技术就算笼络人的技巧再高也有被人下蛆的缝隙。

二、宁失一子,莫失一先

弈棋之道,讲究“宁失一子,莫失一先”,抢占先机是取胜的关键,所谓后发制人也是事先准备充分,只是等待对手露馅而已,也是靠占有先机取胜的。所以,一切胜败,其实就在于一个谁先谁后,“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是条铁律。为了抢占先机,甚至可以故意舍去一个棋子,这就是大局观的体现。商场如战场,抛去技术因素,单纯看商业技巧,其实就是谁抢占了先机的问题。在前面提到的11场重头戏里,抢客元亨、藤井出血、六哥卖厂都是抢占先机的典型案例。

1、抢客元亨。抢客元亨其实分两场,一场是抢客户,变相地打价格战,一场是抢广告,变相地打品牌战。两场下来,陈寿亭赚的是盆满钵满,孙明祖完全是没有意识,正所谓“活路是抢出来的,死路是等出来的”,这一回合孙明祖败得无话可说。其实,抢占先机也分两种,一种是抢行动,看谁做得更快更迅速,一种是抢消息,看谁能先得到可靠消息从而占有先机。一般人总以为抢占先机就是比谁的动作快,其实消息也是一种先机,先知道消息即使动作慢也能占有先机。事实上,行动和消息是密不可分的,动作快的人往往是先知道了消息,有消息的人也必然是先前做足了“功夫”,要不然可靠消息不会轻易得到。所谓跑关系跑路子,其实目的就是想领有可靠消息的先知权。先知晓就能先行动,先行动才会先知晓。元亨与客户虽然关系很铁,但却存在一个时间上的缝隙可钻,结果就被大华利用,家驹在渤海大酒店“抢”走了客户。栈桥牌虽然在青岛很稳固,但是机会不巧,被寿亭充分利用了五四学生运动来做宣传,抓住了媒体。这些都算是行动上的“抢”。

2、藤井出血。藤井出血这一场就包含着消息上的“抢”。当陈六子知道日本坯布价格极低的时候,最早琢磨出了藤井急于出手坯布的原因,并且抢先一步进行了筹划和安排,才硬是老虎嘴里拔牙,拿下了低价布。孙明祖和贾思雅做事都雷厉风行,想了就做从不犹豫,在抢占先机这一点上不比六哥差,但是他俩正好被六哥用计策拆开,把风险规避到了最低,这是六哥操作方面的细致所造成的。六哥是快而不乱、急而不慌,这才是抢占先机的正确心态。

3、六哥卖厂。首先说,六哥考虑问题是相当长远的,卖厂一事他早就开始筹划了。一方面,他知道日本向中国扩张的野心不可遏止,另一方面,他知道他让藤井出血只是得意于一时,藤井是早晚要报复的,所以青岛绝不可久呆。之所以一直对外宣扬厂子不卖,是因为还没有调动全各种因素来把厂子卖个好价钱,也就是六哥说的“还不到时候”。六哥是很有谋略的人,他为了卖厂子,首先试探孙明祖买不买,当然也是间接地试探贾思雅买不买,但其实根本目的是想看看孙明祖到底卖不卖,只要不卖就好说,至于想买那就更没门了,六哥几句话就把大洋马给“劝”住了。六哥的真实目的是想把厂子卖给藤井,但为了卖高价先投石问路,让藤井没有压制自己的手段,从而他找到犹太人来压制藤井。这就是剧中一再提及的六哥是走一步看三步的关键所在。要想取胜,首先要立于不败,然后再利用对方失误的机会战胜。怎么立于不败呢?就是要打掉对自己不利的条件,如果明祖卖厂,藤井就会拿元亨来压大华,而这也是藤井当时正酝酿的一步棋,寿亭试探明祖,其实就是想稳住明祖让他别和藤井做买卖,打掉对自己不利的方面,自己好在空隙中行事。怎么利用对方的失误呢?藤井总是高傲地以为在青岛就日本一家独大,却没有想到寿亭利用德国的犹太人来压制他,这多少有点“以夷制夷”的感觉,当然藤井的手段就是“以华制华”了,反正大家都是联合盟友对抗敌手的。在卖厂这件事上,六哥抢占先机在哪里呢?三个地方。第一,抢先一步拉住孙明祖和贾思雅,让藤井陷入孤立;第二,抢先一步联络上济南的德国籍犹太人,并展开商业博弈,以较高的价格给藤井布下陷阱;第三,抢先一步争取到工人的感情,保证给藤井留下空厂和去济南后有现成的熟练工以对付三元。这三步抢先,其实都是巧妙的虚实结合。说的虽说是实话,但目的却是虚的,对明祖也好思雅也罢,说的都很实际,但其实目的根本不在于话上,只是拿他们当筹码,对犹太人,说的也不实际(藤井和明祖知道,大华顶多不到十万,忽悠的是犹太人),而目的就更不实了,也只是拿他当筹码。做的虽说很隐蔽,谁都没看出来(包括卢家驹、赵东初等跑前跑后的近身人也不知道其真实意图),但目的却很实在,就是把厂子以高价卖给藤井还让藤井捞个空厂,把厂子搬到济南还保证一开始就能站住脚跟。

这就是最高明的虚实结合招数,是阳谋与阴谋的高度结合。

三、抓住对手弱点,天不怕地不怕

六哥有胆有谋,天不怕地不怕,不是因为六哥痞性,而是因为六哥心里有数。面对强大的对手,一般人往往感到窘迫和压力,六哥却是从容有余,因为六哥清楚一点,再强大的对手也有弱点,也不是没有机会可乘。所以说,六哥的胆量来源于智慧,不是那种拼命一搏的胆量。在智退土匪、上海讹布、智退藤井三节中,六哥抓住对手弱点巧施计谋的办法,不仅赢得了局面而且壮大了自己的声势。

1、智退土匪。大昌染坊濒临倒闭,百般无奈雇佣土匪绑架寿亭,目的无非是想吓唬吓唬六子,让六子顺从;土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目的也无非是吓唬吓唬他。要是一般人,估计早吓得连哭带喊、屁滚尿流了。但是六哥一点不害怕,为什么?因为六哥很清楚大昌和土匪的意图,很清楚他们其实并不希望六子受到伤害(不想把事情弄大),而只是想让六子自己软下来。不是要害人而是以想吓唬来达到目的。六子想到了对方这个弱点,所以不吃那一套;当把土匪逼急了,要动手的时候,六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机灵来了,但就这么个眼前亏六哥也不白吃,而是索性把亏吃到底,自己把香摁倒胸口上。从前的土匪是讲规矩的,比的就是一个狠,如果遇见更狠的就等于败了(何大庚割肉一段也是),六哥自己伤自己,就是和土匪硬扛,让土匪欠了自己一个情。所以,整个事情反而彻底变了,吃亏吃到底反而会赚一把,这就是反反得正。

2、上海讹布。林家实力雄厚,可以说真的是无懈可击,但也不是没有弱点,什么弱点?就是买卖做大了的人,要面子、讲道行、讲规矩、不敢乱来(就讲规矩这一点,连寿亭的老丈人周老爷也是天天挂在心里,所以才听说和卢家**分账的时候说到“这不合规矩啊”),这些就是弱点。因为他自己不乱来,所以就想不到别人要和他乱来,这样一旦别人跟他乱来他就没有抵抗之力只有招架之功;因为他要面子,所以就容易死要面子活受罪,吃了亏硬撑,有时候为了招牌,甚至会打掉牙往肚里咽。这些就注定了六哥假扮做讨饭的买布一事能成为事实。不仅讹布一事,智斗祥荣一节中,六哥还抓住六合厂急于压垮开埠的急功近利心理,抓住六合厂为了在压价的时候保住成本而降低产品质量这个弱点,大打媒体舆论牌,把长江以北的虞美人牌子彻底搞臭。这就是巧妙利用对手的弱点的典型案例,当然前提是要充分了解对手,像六合这样的大企业,技术、资本、市场、价格都是响当当的,唯有品牌和质量是一块最容易被忽视的短板,如果林祥荣不是意气用事从长计议,没准六哥真办不了他,但可惜的是他又死要面子,这一点被六哥摸准了。

3、智退藤井。藤井为了霸占山东市场并打垮六哥,掌控了两个傀儡(贾思雅、訾文海)搞倾销,藤井这个算盘打得太得意了,他认为,这回你陈六子该没有牵制我的办法了吧?可是令他想不到的是,仍然有办法,那就是日本人内部的矛盾。如果藤井旗下的品牌被走私进了东北,破坏了日本在关外的专卖制度,这藤井就得吃不了兜着走。这一招确实很厉害,一般人想不到,就算想到了也做不到,但是六哥却做得既隐蔽又有节,彻底抵御住了藤井的疯狂进攻(还没有惹他报复),这种思维、这种谋略、这种境界真的是不佩服不行。六哥第一次耍藤井,利用的是列强之间的矛盾;第二次耍藤井,利用的是日本内部的矛盾,这充分说明再强大的对手也有弱点,也有缝隙可钻。就看你有没有高超的智慧,首先
是发掘这种弱点,其次是利用这种弱点,最后是避免这种利用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总结的这三点六哥的成功之道:技术基础上的管理和领导;宁失一子,莫失一先;抓住对手弱点,天不怕地不怕。其实后两者算是商战的内容,第一个完全是基础的夯实。要做成事情,首先不是与对手斗,而是与自己斗,先过得了自己这一关才行,勤劳刻苦、培养实力,这就是成功的最大基础。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