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读书笔记

小方没有流泪。一个人如果胸中已有热血沸腾,怎么会流泪?


在灾祸来临时,在生死决战中,“镇静”永远都是一种最有效的武器。

小方微笑道:“有很多别人想不通的道理,我都能想得通,所以我活得一向很快乐。”

光明也正如黑暗一样,总是忽然而来,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但是你一定要有信心,一定要相信它迟早总会来的。

他忽然发现一个人和一只食尸鹰,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有分别的。人的尊严,人的良知和同情,都是他抛不开的,他忘不了的。他将这袋水给了这个人,这个一心想要他命的人。虽然他也曾经想要这个人的命,但是在这一瞬间,在人性受到如此无情的考验时,他只有这么做。他绝不能从一个垂死的人手里掠夺,不管这个人是谁都一样。

过了很久,他才慢慢的接着说:“因为真正的剑客,都是无名的。”这句话也同样已接近“禅”的意境,小方还年轻,还不能完全领悟。所以他忍不住要问:“为什么?”卜鹰也要思索很久才能解释:“因为真正的剑客,所求的只是剑法中的精义,所想达到的只是剑境中至高至深,从来没有人能到达的境界,他的心已痴于剑,他的人已与他的剑联为一体,他所找的对手,一定是能帮助他到达这种境界的人。” 他自觉他的解释还不能令人满意,所以又补充:“这种人既不会到江湖中去求名,甚至会将自己的名字都浑然忘记。”小方也替他补充:“最主要的是,他们根本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因为一个人如果太有名,就不能专心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了

他一定要尽力为自己和波娃争取到生存的权利,不能不死的时候,他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去求死,能够活下去时,他也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去争取。

波娃光滑柔软的身子已贴近他,他不但能感觉到她的温暖,也能感觉到她一直在不停的颤抖,也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悲伤。她看得出他需要安慰,所以她就给了他。不管她自己的心情怎么样,只要她能够给他的,用不着他要求,她也会给他。这世界上如果有一个女人这么样对你,你会怎么样对待她?小方忽然发现自己也开始在颤抖。他们互相接纳时,已不仅是情欲的发泄,情欲已升华,他从未想到这种事也会变得这么美。

你是个浪子。”他道:“有的浪子多金,有的浪子多情,有的浪子爱笑,有的浪子爱哭,不过所有的浪子都有一点相同。”“哪一点?”“空虚。”卜鹰强调:“孤独、寂寞、空虚。”他慢慢的接着道:“所以浪子们如果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觉得不再孤独的人,就会像一个溺水者抓到一根木头,死也不肯放手了,至于这根木头是不是能载他到岸,他并不在乎,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很安全的感觉,对浪子们来说,这已足够。”

卜鹰道:“可是你抓到的那根木头,有时非但不能载你到岸,反而会让你沉得更快,所以你应该放手时,就一定要放手。”小方握紧双拳,又慢慢松开:“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话?” 卜鹰道:“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朋友。

不易醉的酒,醉了就不易醒,最可爱的人,往往就是最可怕的人。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

高手出招,通常都不会尽全力,因为他们一定要先为自己留下退路,先立于不败之地。卫天鹏绝对是高手,他这一刀未留退路,只因他认为根本不必留退路。

班察巴那却已闭上嘴,退到卜鹰身后。他有力量,但却从不轻露,他有权力,但却绝不滥用。到了应该闭上嘴时,他绝不开口。

我不管你怎么想,只要你明白一点。”卜鹰道:“敌我之间,就像是刀锋一样,既无余情,也无余地,我若败了,我的下场一定更惨。”他慢慢的接着道:“何况这一次本来就是他们来找我的,我们既然不能不战,要战,就一定要胜;要战胜,对敌人就绝不能留情。

小方没有流泪。一个人如果胸中已有热血沸腾,怎么会流泪?

大地无情,荒寒、冷酷、酷寒、酷热,可是这一片无情的大地,也有它的可爱之处,就像是人生一样。人生中虽然有许许多多不如意的事,许许多多不能解释的问题。但是人生毕竟还是可爱的。

如果有人说,真正的爱情只有一次,没有第二次,那么他说的就算是句名言,也不是真理。因为爱情是会变质的,变为友情,变为亲情,变为依赖,甚至会变为仇恨。会变的,就会忘记。等到一次爱情变质淡忘后,往往就会有第二次,第二次往往也会变得和第一次同样真,同样深,同样甜蜜,同样痛苦。可是死只有一次,绝不会有第二次。人生中所有的事,只有死,才是真正绝对不会有第二次的。

为什么一个人在被“美”所感动时,反而更不能忘记他一心想忘记的人?为什么人们还是很难忘记一些自己应该忘记的事?

剑锋下的朱云居然还能保持镇静,却忍不住要问小方:“你真的相信阳光绝不会害你?”“我相信。”“你为什么如此信任她?”小方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从未欺骗过她。”

在这一刹那间,不但剑锋停顿,世上所有的一切变动仿佛都已停顿。因为他们都已发现,不管别的人别的事在怎么变,他们还是没有变。他们还是朋友。真正的朋友,永远都不会变为仇敌。

“他是我的大哥,他当然是我的大哥。”阳光轻轻的叹息:“只不过我却不是他的妹妹。”“你不是?”小方很意外:“你是他的什么人?”“我是他未婚的妻子。”阳光道:“我们已经有了婚约。”小方怔住。“阳光”也沉默了很久才说:“他一直不让你知道这件事,因为他一直认为你很喜欢我,他不愿让你再受刺激。”小方苦笑。阳光又道:“而且他一直觉得自己老了,觉得自己配不上我,一直希望我能找个更好的归宿,所以……”小方替他说了下去。“所以他才要你送我,送到江南。”“他就是这么样一个人,总是替别人着想,从来不肯替自己想想。”阳光也苦笑:“可是他的外表却偏偏冷得像冰一样。”她的笑容虽黯淡,却又充满骄傲,为卜鹰而骄傲。“他为了你,不惜跟他的伙伴争吵,甚至不惜以他自己的性命来保证你绝不会泄漏他们的秘密。”阳光叹了口气:“可是这些事他宁死也不会对你说的,因为他不愿让你心里有负担,不愿让你感激他。”小方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生怕自己胸中的热泪会忍不住要夺眶而出

看着他的背影,“阳光”也忍不住叹息:“你从未想到他们是这么好的朋友,也许只因为你自己从来没有朋友。”班察巴那慢慢的点了点头。“也许是的……”

他也不能忘记班察巴那说的那句话。——现在我才明白卜鹰为什么肯让你走了。卜鹰很可能已经有预感,已经知道有强敌将来,所以不但让他走,而且还要他带着阳光一起走。不管他自己遭遇到什么事,卜鹰都绝不肯让他们受到连累或伤害。“可是你自己也说过,如果连卜鹰都不能对付他们,别人去也没有用。”阳光柔声道:“你既然已完全脱离了我们,谁也不能再勉强你回去送死,如果你不想回去,谁也不会怪你。”“不错,我也知道谁都不会怪我的。”小方说:“可是我自己一定会怪自己。”“你宁愿回去送死?”小方握紧双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就算那里已经变成个地狱,我也要下去

独孤痴剑法中最巧妙的一点,就是他运气的方法。——气从绝不可能发出的地方发出,剑从绝不可能出手的地方出手。——气劲在腕,一剑穿胸。这就是技巧。

爱情并不是历久不衰的,历久不衰的爱情少之又少。爱情是很容易消失的。山高水长,河川阻隔,会使爱情慢慢褪色,消失于无情之中。

你知不知道我最大的长处是哪一点?”吕三又问。苗宣还在考虑,吕三已经先说了出来:“我最大的长处就是公正。”他说:“我不能不公正。跟着我做事的人最少时也有八九千个,如果我不是公正,怎么能服得住人?”苗宣承认这一点。吕三确实是个处事公正的人,而且绝对赏罚分明。

命运也常常会使人落入某种又可悲又可笑的境遇中,使人根本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只不过真正有勇气的人,是永远不会向命运屈服的。他们早已在困境中学会忍耐,在逆境中学会忍受。只要一有机会,他们就会挺起胸膛,继续挣扎奋斗。只要他们还没有死,他们就有抬头的时候。

这世界上确实没有“绝对”的事,他的计划虽然精确周密,可惜他毕竟还是人,还是无法将人类的思想和感情计算得完全准确。尤其是小方和独孤痴这种人。他们虽然“痴”,却不“蠢”。如果有人认为可以将他们像傀儡般摆布,那个人就无疑犯下了致命的错误。等到班察巴那眼看着他要做的每件事,都几乎已按照他计划完成时,忽然发现小方和独孤痴并没有死,而且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他才知道自己犯下的错误多么可怕。可是他并没有怨天尤人。他临死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这是我自己找的,我死而无怨。”是自己做错的事,自己就要有勇气承担。既不必怨天尤人,也不必推诿责任。就算错得没有别人想像中那么多,也不必学泼妇骂街,乞丐告状般地,到处去向人解释。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