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老虎】读书笔记

因为这就是人生,有些事你留也留不住。你一定要先学会忍受它的无情,才会懂得享受它的温柔。


他们之间,虽然并没有什么条件和誓约,但是分离毕竟总是难免要令人悲伤。他一直希望他们在离别的时候还能笑一笑。

也许他们并没有战胜的把握,可是只要战端一起,他们就绝不再问生死胜负!

她一向很懂得约束自己。她知道只有一个懂得约束自己的女人,才配做赵家的媳妇。自从她第一次看见赵无忌的那一天,她就决心要做赵家的儿媳妇。从那一天开始,她就为自己这一生订下了个努力的目标。她学女红、学烹饪、学治家。现在她做出来的菜已经可以比得上任何一家酒店的名厨。她做出来的衣服,无论任何人穿着,都会觉得舒适合身。就算最会挑剔的人,都不能不承认她的确是个理想的妻子。她的努力也并没有白费。现在她总算已经进了赵家的门,已经成了赵家的人。

无忌一早就出去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最担心的人就是她。因为只有她才知道他去干什么。他们兄妹一向没有秘密。“我要去还债,一定要去还,可是有些债我未必还得了,如果我天黑没有回来,很可能就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她没有拉住他,也没有劝他。因为她了解他,知道一个真正的男人,如果决心要去做一件事,别人拉也拉不住,劝也没有用。她心里一直在为自己有这么样的一个哥哥而骄傲。

他们本就是生死之交,不但能共患难,也一样能共富贵。所以他们之间,从来也没有争权夺利的事发生过,只有一心对外,扶弱锄强。

主人道:“你的脸色苍白憔悴,眼睛里都是血丝,表示你心里不但悲伤,而且充满仇恨。”他叹了口气,又道:“悲伤和仇恨都是种疾病,你已经病得很重。”

主人道:“直到现在你还没有倒下去,只因为要复仇,所以不能倒下去。”无忌握紧着双拳,说道:“你没有看错!”主人道:“复仇这念头,就是你的架子,没有这个架子,你早已崩溃!”

只要是他认为并不一定要拒绝的事,他就会很痛快的说“好”!他一向很少拒绝别人的要求。

学剑着重敏悟,内力着重根基,两者虽然殊途同归,学剑的进度,总是比较快些。可是不管学什么的,在交手时都不能生气。生气就会造成疏忽,不管多么小的疏忽,都可能致命。

萧东楼忽然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他们永远也不会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司空晓风道:“为什么?”萧东楼道:“因为他们太聪明。”司空晓风道:“聪明有什么不好?”萧东楼道:“要做天下第一高手,除了剑法胜人外,还得要有博大的胸襟和一种百折不回的勇气与决心,那一定要从无数惨痛经验中才能得来。”他苦笑着道:“太聪明的人总是禁不住这种折磨的,一定会想法子去避免,而且总是能够避得过去。”司空晓风道:“没有真正经过折磨的,永远不能成大器。”萧东楼道:“绝对不能。”

他冷冷的一晒,接着道:“无论是谁若打断了你的剑,无论他是为了什么,你都不能放过他,你就算要死,也得先杀了他。”白小孩挺起胸,大声道:“我明白了,我一定能做到!”——剑,就是剑客的荣誉。——剑客的荣誉,远比性命更重要,不管是谁的性命都一样。这就是僵尸要给这小孩的教训。

无忌道:“你不肯出手,只因为你根本没有把我看在眼里,人生在世,被人如此轻贱,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僵尸道:“你不怕死?”无忌道:“大丈夫生而有何欢?死有何惧?”

萧东楼叫人替无忌泡了壶武夷铁观音,微笑道:“这不是奇迹,世上根本就没有奇迹,如果有,也是人造成的。”他的言词中总是带着令人不得不去深思的哲理。“只有人才能创造奇迹,”他说:“用他们的恒心、毅力、智慧;用巧妙的方法、严格的训练、用……”无忌道:“用金钱造成的。”萧东楼大笑,道:“不错,金钱当然是永远不能缺少的一样东西。”

廖老八赔笑道:“她赌得比我还凶,只不过她总是赢的时候多。”焦七太爷忽然叹了口气,道:“赢的时候多就糟了!”——一个人开始赌的时候,赢得越多越糟,因为他总是会觉得自己手气很好,很有赌运,就会愈来愈想赌,赌得愈大愈好,就算输了一点,他也不在乎,因为他觉得自己一定会赢回来。——输钱的就是这种人,因为这种人常常会一下子就输光,连本钱都输光。这是焦七太爷的教训,也是他的经验之谈,他们八个人都已经听了很多遍,谁都不会忘记。

女人输了钱就会心疼,心疼了就想翻本,遇见了高手,就一定会愈输愈多,输光为止。“翻本”本来就是赌徒的大忌,真的行家,一输就走,绝不会留恋的。“一输就走,见好就收。”这两句话一向是焦七太爷的座右铭,真正的行家,从不会忘记。

一个人如果要讨厌一个人,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好像一个人如果喜欢一个人,也不需要任何理由一样。有时候没有理由就是最好的理由。

曲平终于忍不住道:“别人喜欢她,只因为她心地善良,不管她长得有多美或者是难看都是一样!”

虽然这世上真的有鬼魂,也只有无忌的鬼魂才会对她这么好,难道无忌已死了?难道这个鬼就是无忌?她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敢在千千面前提起,她发觉她们之间已有了距离。这也许只因为她们本来就不是亲密的朋友,她们之间的关系,只因为无忌才能联系。千千本不了解她,也不信任她,人们如果不能互相了解,又怎么互相信任?

也许就因为童年那一段顽皮的生活,她发育得一向很好。她的腿修长笔挺,乳房饱满结实,只不过因为很久没有晒过太阳,所以看起来显得有点苍白柔弱,却更衬出了她女性的柔媚。这正是一个少女最值得骄傲珍惜的,她从未让任何人侵犯过,甚至连她自己都很少去看。她自己看了也会心跳。

人身上最软的是头发,最硬的是牙齿,可是一个人身上最容易坏,最容易脱落的却是牙齿,等到人死了之后,全身上下都腐烂了,头发却还是好好的。人身上最脆弱的就是眼睛,可是每人每天从早到晚都在用眼睛,不停的在用,眼睛却不会累,如果你用嘴不停的说话,用手不停的动,用脚不停的走路,你早就累得要命。所以我想,“脆弱”和“坚硬”之间,也不是绝对可以分别得出的。

深深吸了口气,心情忽然觉得很愉快,很久以来都没有这么愉快过。他一向是个有原则的人。他从不愿勉强别人,也不愿别人勉强他,他从不喜欢欠别人的,也不喜欢别人欠他的。这就是他的原则。就像是大多数有原则的人一样,了清一件债务后,他总是会觉得特别轻松。

人生本来就是这样子的,有时候倒霉,有时候幸运。幸运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太得意,倒霉的时候也绝不会太生气。

他的态度沉着冷静,“因为现在我已经知道,痛苦和冲动根本不能解决任何事,你越痛苦,你的仇人越愉快,你越冲动,你的仇人越高兴。”

现在他才明白,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有勇气,平时是看不出来的。平时懦弱无用的人,面临生死关头时,往往会显出过人的勇气来,慷慨赴死。平时总是拍着胸脯说不怕死的人,到了这种时候,反而会临阵脱逃了。

看到乔稳的尸体时,赵无忌既没有流泪,也没有呕吐。悲伤使人流泪,恐惧使人呕吐。他心里只有愤怒。

每个人都常常会为一些自己喜欢的人,去做一些自己并不喜欢做的事。

人生就是这样子的,你得到某些东西时,往往就会失去另外一些。所以他从不后悔。

半面罗刹道:“如果你想骗人,就一定要记住,你骗人的时候绝不能完全说谎,你一定要先说十句真话,让每个人都相信你说真话之后,再说一句谎话,别人才会相信!”

中原的四月,正如三月的江南,莺飞草长,正是春光最艳,春色最浓的时候,只可惜这时候春又偏偏已将去了。夕阳最美时,也总是将近黄昏。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尤其是一些特别辉煌美好的事。所以你不必伤感,也不用惋惜,纵然到江湖去赶上了春,也不必留住它。因为这就是人生,有些事你留也留不住。你一定要先学会忍受它的无情,才会懂得享受它的温柔。

一个能够把握机会的人,就一定是个运气很好的人。

一个人心情愉快的时候,总是会显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

一个处女,对她第一个男人,总是会有种特别奇妙的感情。到了生米已经成熟饭时,女人通常都认命的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一个人要做大事,就不该在这些小事上面说谎,其实你根本用不着把那小孩带走,我还是会交你这个朋友,你来找我,也根本不必说是为了避仇,可惜你偏偏要自作聪明,反而弄巧成拙了。”唐玉沉默着,过了很久,居然也叹了口气,道:“一个人要做大事,就不该在小事上面说谎,这句话我一定会记住。”

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的,只要你一开始,就无法停止。

道路太崎岖,行路太艰苦,能有机会享受片刻安逸,谁都不愿错过。人生亦如旅途。在崎岖艰苦的人生旅途上,又有几人能找到这样的歇脚处?有时你就算能找到,也没有法子歇下来,因为你后面有根鞭子在赶着你。生活的本身就是根鞭子,责任、荣誉、事业、家庭的负担、子女的衣食、未来的保障……都像鞭子般在后面抽着你。你怎么能歇下来!

一个人为了生活而不得不说一些让别人听了可笑,自己觉得难受的话,就已经是种悲剧。他要骗的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一个人到了连自己都要骗的时候,当然更是种悲剧。

他知道有些女人看来虽然像是个仙子,却总是要把男人带下地狱。

小宝又笑了笑道:“可是,你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我怎么能眼看着你身份暴露?”无忌看着他,心里充满了歉疚、感激,和佩服。直到现在他才相信,世上的确有不惜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人。就因为世上有这种人,所以正义和公理才能永远存在。所以人类才能永存。

一个以杀人为业的人,确实要有一种擅于观察别人的能力。不但要能察言观色,还要能看透别人的心——这就是看相。一个能够卜卦算命,能够说出别人过去和未来的术士,所倚仗的也就是这种本事。

如果你是一个商人,你就绝不会放下你的算盘,如果你是个文人,就绝不能放下你的笔。因为那是你的根。如果你忽略了这一点,不管你有多聪明,不管你的人缘多好都一定会失败的。

他很想好好睡一觉,睡眠不但能补充体力,也能使人松弛。可惜他偏偏睡不着,越想睡,就越睡不着,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

无忌沉默着,过了很久很久,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上官刃这个人?”雷震天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一向看不起这个人。”无忌道:“为什么?”雷震天冷冷道:“因为,他出卖了大风堂。”无忌诧声道:“大风堂岂非是你的死敌?”雷震天道:“那是另外一回事,我一向认为,一个人宁可去卖屁股,也不该出卖朋友。”

无忌道:“我既然要杀你,你当然也可以杀我,这本来就是天公地道的事。”怜怜说道:“你至少可以跟我同归于尽。”无忌笑了笑:“我跟你之间并没有仇恨,上一代的仇恨,跟下一代完全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你陪我死?”

他的笑容看来还是很镇静:“我这次来,本来就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现在我已尽了力,虽然没有成功,我死而无怨。”

“白玉老虎”这故事,写的是一个人内心的冲突,情感与理智的冲突,情感与责任的冲突,情感与仇恨的冲突。我总认为,故事情节的变化有穷尽时,只有情感的冲突才永远能激动人心。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