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农庄】读书笔记

全体动物皆属平等,但是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


第一章

同志们,你们必须永远牢守这个决心。任何雄辩都不可引你们走入歧途。总不要去听那些花言巧语,如说人与动物有共同利益,一方的繁荣,也就是他方的繁荣。那些都是谎言。人类除去他们自身之外,是不顾其他动物的利益的。让彻底的团结和友爱,充溢我们动物的奋斗吧。凡人皆是仇敌。凡动物皆是同志

第二章

七诫

一、凡属两腿行走者,都是敌人。

二、凡属四腿行走者,或有翅者,都是朋友。

三、动物不可穿衣。

四、动物不可睡在床上。

五、动物不可饮酒。

六、动物不可杀害任何其他动物。

七、全体动物皆属平等。

第三章

“同志们!”他叫道,“你们并不以为,我希望,我们猪的此举,是出于自私和特权吧?我们之中有好多个,实在并不喜欢吃牛奶和苹果。我自己就不喜欢吃。我们吃这些东西,唯一的目的,乃是为了保持我们的健康。牛奶和苹果(这是经科学证明了的,同志们),含有一些于猪的健康所不可少的物质。我们猪是用脑筋工作的。这个农庄上全部的治理和组织,都是靠了我们。我们日夜不息的注意着你们的福利。是为了你们的原故,我们才饮那牛奶,吃那些苹果呀!你们知道,如果我们猪松弛责任,什么情形会发生吗?老钟就会回来!是的,老钟就要回来!绝对的,同志们,”尖喉差不多哀求的叫喊,左右蹦跳着,并且摇摆着他的尾巴,“你们之中是绝对没有一个愿意看老钟回来的吧?”

第五章

“勇敢是不够的,”尖喉说道,“忠心和服从更加重要。而至于牛棚大战,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发现雪球的功绩是经过了大大的夸张。纪律,同志们,铁的纪律!这是今日的格言。一步踏错,我们的敌人便会回来。绝对的,同志们,你们是不要老钟回来的?” 这一来,是无法回辩的了。当然,动物们是不要老钟回来的。假使星期日早晨的辩论会,可能将他弄回来,那么这些辩论会便必得取消了。拳王,他已经有时间思索了一阵,现在便代表公众的意见说道,“如果拿破仑同志那样说,那一定是对的。”从现在起,他又采取了一个箴言:“拿破仑是永远对的”,加在他自己固有的格言“我将更加努力!”之上。

第六章

就在这段时期,猪们忽然搬进正房去,在里面住了下来。再度的,动物们似乎记得早日曾经通过了一条反对此等行为的决议;而再度的,尖喉也做到证明给他们,实情不是如此。

他说,猪们既是农庄上的用脑者,使他们有一个安静的地方去工作,实在是切需的。而至于领袖(他近来讲到拿破仑,已加上了“领袖”二字)的尊严一层,住在一所房子里,也比住在一个猪圈中合宜些。虽说如此,但有几个动物仍是感到不宁,因为他们听说猪们不但在厨房吃饭,把起坐室用来做了娱乐间,而且还在床上睡觉。拳王照例的说了一句,“

拿破仑是永远对的”,便随它去了,但是苜蓿却觉得她记得一个反对床的条例。于是她走到大谷仓的尽头去,想试试认出写在那里的七诫。当她发现自己只认得几个笔划的时候,她便去将慕俐请了来。

他说,“同志们,那么你们是已听到,我们猪现在睡在正房中的床上了?为什么不这样做?你们不以为,我相信,曾经有一个反对‘床’的条例吧?床不过代表一个睡觉的地方。

正确的看来,马厩中的一堆稻草,也是一张床。条例上所反对的是‘被单’,那才是人类发明的东西!我们已经把正房里面床上的被单去掉了,只用毛毡裹着睡觉。那几张床非常适意!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并不比我们所需的还要适意,同志们,为了我们每天耗去的脑力!你们不会夺去我们的安息吧,同志们,你们不愿意叫我们疲倦到肩负不起责任吧?

你们绝对是不愿意看见老钟回来的了?” 关于这一层,动物立刻便向他担保。而对于猪在房子内的床上睡觉的事,谁也不再说什么了。过了几天,当猪们宣布从今以后他们将比其他动物迟起床一小时的时候,也没有动物发生抱怨了。

第七章

一个星期日的早晨,尖喉宣吿道,母鸡们——她们正要开始孵蛋——必须牺牲她们的蛋了。由万柏做中人,拿破仑已经承受了一个合同,每星期缴出四百枚鸡蛋。她们的代价,将可以换来足够维持农庄到夏天的米粮;而到那时,情况也将容易些了。 当母鸡们听到这话时,激烈的高叫了起来。她们早日也曾得到过警吿,说这个牺牲可能变为必须;但她们却一直相信它不会真成事实的。她们正在准备着春孵,她们抗议道,现在把蛋拿走,就等于谋杀。这是自从老钟被驱逐以后,第一次又充布着像要反叛的空气。由三只黑色米诺卡种的年轻母鸡领导着,全体母鸡便开始坚毅的决心去打断拿破仑的心愿。她们的方式是:一齐飞到梁上去,在那里生蛋;让它们跌到地上,打得粉碎。拿破仑于是采取了急速残暴的行动。他下令停止母鸡们的食粮配给;同时严令,凡是敢拿多至一粒玉米给鸡的动物,必以死刑处罚。那些狗监视着这些命令的实行。母鸡们坚持了五天,才投降了,回到了她们的窠中去。在这段坚持时期中,已有九只鸡死去。她们被埋葬在果园中,散出话去说她们是死于细菌症的。万柏一点不曾听到这件风潮,鸡蛋按时齐备;一个肉蔬店的大车,每星期开到农庄上来一次,将它们取走。

第八章

那一整年中,动物们工作得比前一年更辛苦。要重建那风车,要把它的墙造得两倍厚,要在原定的日子完工,再加上农庄上日常的工作,实在是繁重的劳工。有些时候,动物们竟觉得以现在较诸老钟的日子,他们甚且工作得久许,而吃得则一样的坏。在星期日早晨,尖喉用蹄子握住一长条的纸张,便会把一一的数字表读给他们听,证明各类食粮的出产已经分别增加了二百倍,三百倍,或者五百倍不等。动物们觉得没有理由不信他,尤其当他们已不能清晰的记得反叛以前的境况了。不过有些时候,他们真觉得不如少来点数字,多来点粮食好。

现在,当拿破仑的名字被提起时,已不是单单的说“拿破仑”了。他永远是很正式的被讲到,“我们的领袖,拿破仑同志。”猪们并喜欢给他发明一些衔名,如:全动物之父,人类之恐怖,羊群的保护者,小鸭之友,以及类似的等等。尖喉在演说的时候,尤会眼泪汪汪的称颂拿破仑的智慧与善心,以及他对于各地的所有动物的热爱,尤其是对于住在其他的农庄上那些奴役无知的可怜虫。现在,把每一件成功的事绩,每一点好运,都归功于拿破仑,已成为事理之常了。你常可以听到一只母鸡对另一只说,“在我们的领袖,拿破仑同志领导之下,我六天中生了五枚蛋。”;或者两头母牛,在池边饮水,会叫道,“多谢拿破仑同志的领导,这水的味道多好呀!”

第九章

同时,生活是艰难的。这个冬天正如上次一样的冷,粮食则更加缺乏了。食粮配给再度的减低,但猪和狗的是例外。尖喉解释道,食粮配给若是太严格的平等,便将与动物主义的原则相背了。无论如何,他不难证明给其他动物们,不论表面上如何,他们在实际上是并不缺乏粮食的。现在暂时是真的,他们必得将食粮配给重新调整一下(尖喉永远用“调整”这两字,从来不说“减少”),不过以现在与老钟的日子相较一下,已经有了巨大的改进。用着一副尖利、急促的声调,他便把许多数字表读出来,仔仔细细的证明给动物们,较诸老钟的日子,他们已有了更多的麦子,更多的干草,和更多的萝卜;他们工作的时间已缩短了,他们的饮水的质料已改良了;他们的寿龄已延长了,他们的婴孩死亡率已降低了,他们的圈厩中有了更多的稻草,他们的跳蚤烦扰已减少了。动物们一字一句完全相信他。说实话,老钟和他的日子的一切,原也差不多从他们的记忆中消逝完了。他们知道目前的生活是残酷的,他们知道他们常在挨饿与挨冻,他们也知道他们只要不在睡梦中,多半总是在做工。不过无疑的,旧日是更加坏些。他们很高兴这样相信。此外,在往日他们是奴隶,而现在他们已自由了;这就是一切的不同,正如尖喉也不曾忘记说的。

不过苦难虽然须得忍受,至少有一个安慰来抵当,那就是,现在的生活已比以前的有身份得多了。歌唱,演讲,排队,都加多了。拿破仑下了命令,每星期须举行一次叫做什么“自动表示”的,目标是要庆祝动物农庄的奋斗与成功。到了指定的时候,动物们便须放下工作,排成军事的队伍,绕着农庄的边界游行一周:猪是领队,马继之,母牛继之,羊继之,最后才是家禽。狗在队伍的两旁。在一切的最前锋,则有拿破仑的黑色雄鸡。拳王与苜蓿永远合举着一把绿旗,那上面是一只蹄子和一个角,以及那“拿破仑同志万岁!”的标语。接着,有为拿破仑所作的诗的朗诵,尖喉又有一个演说,新增加的一一细节,有时更要鸣枪一响。

三天以后,据宣布说,虽然受到了一匹马可能有的各种照料,他仍是在威林顿的医院中去世了。尖喉跑来将这消息宣布给大家。他说,拳王临终的时候,他在他的身边。 “那是我生平所见最感人的一个情景!”尖喉说着,还举起爪子来抹掉了一滴眼泪。“在最后的一刻,我正在他的床边。到了临终的时候,虚弱得几乎不能说话了,他还在我耳边微声的说道,他唯一的悲痛,就是在风车完成以前先死了。‘前进,同志们!’他微声的说道,‘为了反叛的名誉前进罢。动物农庄万岁!拿破仑同志万岁!拿破仑是永远对的。’这些就是他最后的话了,同志们。”

再一个星期日的早晨开会时,拿破仑亲身出现了,并且朗诵了一篇纪念拳王的演说。他说道,要把他们哀惜的同志的遗体运回农庄来安葬,已是不可能了。不过他已下了命令,用正房花园中的月桂编一个大花圈,去放在拳王的坟上。为了表示追念拳王,在日内猪们还打算开一个大筵席。拿破仑说到最后时,更提出了拳王最珍贵的两个箴言,就是“我将更加努力!”和“拿破仑同志是永远对的”。他说,每个动物将这两句箴言引为自用,都会有益的。

第十章

不知为什么,好像这个农庄是富足些了,却没有使动物自己富足——当然猪和狗除外。也许一部份的理由是因为猪和狗太众多了吧。这两种动物并不是不做工,在他们的范围内说来。正如尖喉永远不倦于解释的,在监督和组织这个农庄一方面,正有着无穷无尽的工作呢。其他的动物们太无知了,这些工作的一大部份都是他们所不能懂的。譬如说吧,尖喉便讲给他们听,猪们每天都须耗费艰多的精力,在那些叫做“档案”,“报吿”,“记录”,“备忘录”的神秘东西上。它们都是大张大张的纸,上面必须密密的写满了文字;而等它们一被写满,立剥便被扔在大火炉中焚去。它们对于农庄的福利,有着最大的重要性,尖喉说道。但是无论如何,猪和狗们并不自己下力来出产任何粮食;而他们的数目又那么众多,胃口也永远是好的。 至于其他动物们的生命,照他们自己所知,只是和一向的一样。他们普遍的挨饿,他们睡在稻草上,他们从池中饮水,他们在田中劳作。他们在冬天须得挨冷受冻,在夏天须得忍受苍蝇之扰。有的时候,他们中间的年老的竟去寻索他们模糊的记忆,想看看在反叛之初,当老钟初被赶走之时,那时的情况是比目前好些抑或坏些,但他们记不起什么来了。他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拿来与目前的生活相较:他们没有任何凭靠,只除掉尖喉一纸一纸的数字表,这些表只是显示着样样事正在一天好于一天。动物们觉得这个疑团颇不可解;不过,他们现在已很少有闲暇来推究这些事了。只有老本吉明承认他记得他长长的生命中的每一细节;他说他知道,一切情况自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比现在更好或是更坏——因为饥饿、困苦、和失望,原是生命的不变的原理,他说。

这是第一次,本吉明打破他的规则,将墙上所写的读出给她听。那上面除掉单单一条诫文之外,已经一无所有了。它是:“全体动物皆属平等,但是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