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十年】读书笔记

火车站是一个城市最复杂的地方,也是一个城市最混乱的地方。


火车站是一个城市最复杂的地方,也是一个城市最混乱的地方。各色人等,怀揣心思,将自己的想法紧紧包裹;将自己的钱袋偷偷捂紧;每个人都把自己的身体压缩到最小;每个人都把对方当成了敌人。

乞丐群落里,等级森严。 帮主的身份是最神秘的,刚入伙的小乞丐是无法一睹帮主大人的尊容的。就像传说中的武侠高手一样,帮主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莫测,行踪诡秘。有的乞丐即使加入组织几年了,还是无法了解帮主,无法知道帮主的背景;有的甚至还没有见过帮主,不知道帮主居住在哪里。而在我打入的这个乞丐帮会里,帮主更是诡秘。

我相信在这座城市里,除了见过帮主的有限的几个乞丐,再没有一个人会知道,也没有一个人会猜到帮主的居住地。 帮主的下面是几位老大,老大就相当于小组长,他负责乞丐们的工作安排和日常事务。谁在哪条路上乞讨,谁负责监视,谁负责望风,这些都由老大安排。老大还有一个工作内容,就是协调这些乞丐之间的矛盾。 老大的手下有几名打手,打手们都是乞丐群里身体强健、身手矫健的青年。他们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就是打人,遇到钱不上缴的人和他们认为不听话的人、看不顺眼的人,就会大打出手。他们是乞丐群落里的“督察”。

打手的下面是乞丐,而乞丐又分老乞丐和小乞丐。早进入帮会的,就是老乞丐;晚进入的,就是小乞丐。这有些类似于江湖上的弟子排名,不以年龄论,而以拜师早晚论。我是一名小乞丐。

如何消灭城市里的职业乞丐?几年后,我在采访一名救助站管理人员的时候,他说,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滥发慈悲。

为了了解妓女的生活现状,我开始打入了妓女群落。 据说,这种职业非常古老,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这种职业。 按照我10年来多次对妓女的暗访,我觉得妓女可以分成这么几类:第一类的营业场所在的酒店,环境幽雅,收入丰厚,她们不会出台,只在酒店里做生意。第二类妓女在桑拿房里,环境较好,收入比第一类少很多,也不会出台。第三类在发廊里,环境较差,收入略少于第二类,一般不会出台。最后一类就是俗称的“站街女”,风险最大,收入又最少,而凶手盯上的也是这类妓女。我的暗访对象也只放在第四类妓女身上。

此前,我看过很多描写妓女的书籍,都把妓女写成被生活所迫,有的甚至是大学生,为了支付学费才来卖淫的。我经过多次暗访后发现,这些书籍都是扯淡,是一些无聊文人坐在家中拍着屁股想出来的。 还有的书籍把妓女写成了古代小说中的杜十娘和国外小说中的玛格丽特,什么看淡金钱,义字当先,为了爱情,水深火热也敢闯,这更是扯淡。当代绝大多数妓女早就丧失了做人的标准,还谈什么忠义?妓女阅人无数,那颗心早就不会对某个男人动情,只会对钱动情。曾经沧海难为水,和无数男人有过肌肤之亲的妓女,又怎么会对某一个男人动真情?

将尊严和人格彻底摔在地上碾为齑粉的人,你还希望她会有人的感情吗?因为她没有了尊严和人格,她就没有道德底线,她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这些都是我多次暗访妓女后的感悟。

这个妓女群落中,有太多我们想不到的事情。我们不能用常理来判断这个群体,因为这是一群没有道德底线、没有善恶标准、没有是非观念的人。我们的不可思议在她们的眼中很正常,我们的正常在她们眼中反而匪夷所思。

每个妓女都有男朋友,嫖客满足她们的生理需求,而男朋友则是她们的心灵慰藉。正常生活的女人会将肉体和心灵合而为一,她们会在心灵接受后,才会和这个男人有鱼水之欢,也就是说有了感情后,才会有身体的需求。但是妓女不是这样的,因为妓女不是正常的女人,妓女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她们的欲望是无底洞,包括身体的和物质的。只要给钱,她们不会考虑是否爱,是否心灵愿意接受,是否需要激烈的思想斗争。 妓女也有爱,但是她可以把爱分成很多份,见到每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都送给一份,见到每一个有钱的男人也会送给一份。她们的思维你无法理解,而她们可以理解。拥有很多个男人,在她们看来是天经地义的。 别对妓女动心思,谁动心思谁是傻子。

那天午后,血奴们卖完血后,卡车又拉着他们回到了三层楼房里。他们争先恐后地来到厨房,大口大口地吞吃着白菜萝卜,喝着像洗锅水一样的黑色菜汤,然后就满意地躺在了床板上。这趟卖血,每人400毫升,血站支付200元,扣除血头和血霸的20%,他们每人可以得到160元。 也是在那天我才知道,血奴的上方是血头,血头的上方是血霸。那个呵斥光头的就是血霸。一个血头下面有几十名血奴,一个血霸下面也有好几个血头。血头都是当地的地痞流氓,而血霸则是手眼通天,黑白两道都玩得转的人。

文化馆其实也是一个是非单位。 文化馆里的这两种人经常会有矛盾。有才华的看不起有后台的,有后台的更看不起有才华的。在这个小城市里,有才华的都有些神经质,他们常常会在正说话的时候就唱起来,常常会在正唱的时候又哭起来;他们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明珠暗投,凤凰落在猪身上,鲜花插在牛屎旁。而有后台的人最他看不起这些落魄的人。有后台的人都趾高气扬、志得意满,她们喜欢用鼻子说话,视周围人如草芥,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又最让有才华的人受不了。两种人在这个文化馆里水火不容。每当这两种人之间有了矛盾,矛盾反映到了张馆长这里,他总是微笑着说:“淡定,淡定。”

我在小房间里坐着,想着此前会有多少男人像我一样坐在这个房间里,坐在这张椅子上,像在桑拿城里挑选即将交媾的妓女一样,挑选着这些代孕的女子。想着这些代孕女子曾经像走马灯一样,来到了这一间小房里,打开自己的隐秘,让人观看,让人挑选,我就感到很痛苦。这里是一个妓院,是一个自愿组合自愿媾合的妓院,而它却还要冠冕堂皇地顶着一个为别人着想为别人服务的幌子。一边在卖淫,一边在修建贞节牌坊。 我又想着这些所谓的代孕妈妈,这应该是一群没有正常思维的女人。她们只有女人的结构和功能,却没有女人的思想和感觉,没有女人应该具有的温柔、善良、娇羞、纯洁、端庄、智慧、聪颖、婉约等等特征和责任心,她们是男人、女人之外的第三种人。 就像当初暗访妓女一样,我此前想着妓女一定是一些为生活所迫的女子,后来才发现妓女都是邪恶的。此前我以为代孕妈妈都是些穷苦人家的孩子,现在才知道代孕妈妈都是些脑残。脑残会遗传。你会让她代孕吗?你会让你的孩子像孕育他的这个女人一样脑残吗?

代孕妈妈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标准来理解的。从我暗访过的几类女人中,我总结出了:妓女没有感情,酒托没有道德,代孕妈妈没有母爱。

“房地产”章节揭露了房地产潜规则,并总结出买房租房独家秘笈: 买房子的时候,一定要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相信售楼小姐的说辞,也不要相信媒体上的广告。每一个楼盘,在广告中都像天堂一样美妙,但是现实中总会有或大或小的问题。每一个售楼小姐,都会以种种借口让你赶快交定金,交完定金后,你就被套牢了。每一个楼盘,先卖的都是户型位置不佳的房屋,房源并不像售楼小姐说的那样供不应求,排队等候。不要相信墙壁上的销售进度表,说卖出去的其实并没有卖出去;房产商提供的价格表也不要相信,那肯定高于实际交易价格,你不说打折,就当了冤大头。顶层房屋如果结构相同,一定会低于顶二层的价格。

而最关键的是,一定要查看房产商是否有预售证,没有预售证的楼盘,绝对不能买。 租房信息一般在网络上查找。租房时一定要房东提供房产证和身份证,避免原租客骗取你的钱财。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中介所租房子。中介所提供给你的价格,一般都高于房主的要价,中介所从中牟利。看房时要打开所有门窗,看看是否有灰尘噪声污染,检查所有电器,看看是否有安全隐患。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