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刀记

我为灰色产业添砖加瓦

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之所以选择写下来,一是因为不会再去做这样的事情,二是想让大家了解一下,文凭到底是怎么混的。也许看完之后,你会对国内的大学研究生有些失望,可是路都是自己选的,即使注定只是一颗流星,在闪耀的那一瞬,依然能够照亮天空。

可能大家在检索中文论文期刊资料的时候都有这样的感觉:看起来洋洋洒洒十来几十页,读完之后才发现都是假大空,真正有价值的内容,没有。以前我奇怪,这些期刊会议的评阅人到底是怎么想的,稍微有一点基础的人,都应该看得出来这些文字完全可以直接烧掉。现在我明白,所有人,包括那些想要改变的人,都只是雨中浮萍,雨打风吹一点点一丝丝磨灭了梦想和棱角,随波逐流,随风飘零。

我们又有一个值得“骄傲”的“第一”,世界上最大的论文制造工厂。一篇论文也许是这样做出来的

  1. 想一个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题目
  2. 找找市面上有没有接近或者类似的产品
  3. 有的话,找人编造一些具体的技术细节;没有的话,找人做一个大致的壳子,然后编造一些具体的技术细节
  4. 再找一个人,根据导师返回来的修改意见进行修改并制作答辩的PPT
  5. 答辩完成,论文通过,文凭到手。

也就是说,其实只要有钱,一切调研思考撰写修改都变成了流程,唯一需要自己动手的就是走一遍过场,这还真是一个高效的解决方案。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整个故事的各个环节已经连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相当的专业。如此的专业程度,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合理解释是:部分老师或者教授,也参与其中并从中获利。每一篇论文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模样(换了题目),每一份答辩PPT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模样(换了模板),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模样(麻木而现实),每一张文凭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模样(虚假而单薄)。

这居然还是一所比较不错的大学的研究生文凭,一想到这儿,才意识到,研究生这三个字,其实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想想我们平日的课程,更多的时候老师在混,学生也在混。我们冥冥之中达到了不约而同等级的默契,大家都以省事儿为原则,多快好省为纲领,台上的在演,台下的也在演。时间到了,作业交了,测试过了,这一幕也就结束了。

一个不一样的结果,一定有一个不一样的过程。假如我们平日生活学习中偷懒省事不愿意下苦工的想法做法不改变,就一定还有那些捉刀人,就一定还有毫无意义的论文生产流水线。

我不奢求改变,只是想尽可能逃离。这是第一次捉刀,亦是最后一次。

对不起。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