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桩悬案

又一个英雄的故事

大凡在江湖上有点名头的人,都有自己的独门利器,很多时候,这些利器本身甚至比人更能让人印象深刻,小李飞刀之于李寻欢,灵犀一指之于陆小凤,就是这样的道理。

可是若是把这些利器从他们身上夺去,那侠客们还是他们自己吗?若是西门吹雪没有了剑、傅红雪没有了刀,是不是就成了另外的人?

不,英雄之所以被称为英雄,是因为他们足够强大可以驾驭这些利器,利器对于他们来说,仅仅是锦上添花。只有那些还不够强的人,才会依赖与手中的神兵利器,殊不知,神器并不能使他们更强,反而只能凸现他们的脆弱。

如果说江湖的黄金时代是沈浪李寻欢楚留香陆小凤的话,那么现在也许连青铜时代都算不上。你会发现每个大侠的对面,总有一个差不多水平的敌人。没有上官金虹,也许李寻欢就不会如此耀眼,这也就是为什么说黑暗与光明其实是相对的,光明有多温暖,黑暗就有多寒冷。

可是最近的江湖似乎太平静了,平静到一个突然出现的人,都能够引起一阵波澜。他披着厚重的铠甲,挂着一把剑,剑特别,剑鞘特别。

平静的年代里,大家总是会渴望英雄,于是在他带领着部队取得一场又一场胜利之后,人们给了他新的称呼:英雄。

英雄的消失和他的出现一样神秘。一场战斗之后,人们再也没有听到英雄的音讯,唯一知道的是,英雄的铠甲,在打扫战场的时候,被发现了。

后来,英雄再一次出现,当着将军的面,把自己的宝剑插入了土中。将军,也就是英雄最后一战的对手,默默收下了英雄的宝剑。

于是英雄的铠甲和宝剑都不再属于他了,所以又回到了前面的问题,这样的英雄,还是不是人们心中的英雄?

不,想让人们记住一个人很难,可是忘记一个人,又是一个陌生人,那是再简单不过了。只需要几个月时间,英雄就好像未曾来过一样,甚至连茶余饭后的闲聊中,都无法觅得他的身影。

不久之后,这个边陲小镇上有了一家新的饭馆,饭馆的秘诀就是味道,而这家饭馆就有特别的味道——家的味道。要知道来往小镇的大都是旅居的客商,所以在这个饭馆里,总是有人流泪。对于背井离乡为求生计的人来说,在这么一个小地方,能感受到家的温暖,恐怕能忍住泪水的,不多。

当一个人是真心实意想要做一件事情,并且能打动其他人的时候,那就没有不成功的道理。一传十十传百,这家饭馆来的人越来越多,人们也开始好奇,究竟是怎么样的师傅,可以做出这样温暖人心的菜肴。

可是似乎饭馆的老板从来没有出现过,甚至连做菜的师傅都不为人知,于是这成了小镇上的又一桩悬案。有的说这个做菜师傅原来是御膳房的,得罪了贵人,不得已逃到这里;有的说老板原来是江南的大官,后来被诬陷丢了乌纱帽,才来到这里;还有的说老板和师傅其实是朝廷的通缉犯,所以从来不敢出现在人们面前。

可是无论怎样,饭馆里的顾客却是越来越多了,一个饭馆若是味道不错、环境舒适又价格实惠,总是不愁生意的。

一晃十年就过去了。一个悬案若是十年都未曾找到谜底,那岂非太无趣?

人们这才发现,原来饭馆的老板和师傅,就是当年曾拥有铠甲和宝剑的英雄!

这到底是为什么?

英雄一口饮尽杯中酒,坐在桌子上淡然给出了答案:

『很多时候我们决定做一件事情,都有一个最初的目的,也许是少年的雄心壮志,也许是青春的爱恨情仇,不过更多的时候,是因为一个值得你去为之改变的人,忽然出现在你的生命中。当我带着这样的目的,开始一路前行的时候,走着走着我发现这个最初的目的慢慢模糊了,而我在做的事情的意义却慢慢凸现了,就好像是它在引领着我前行一样。甚至我连当时为什么要开饭馆都已不记得了,也许仅仅是想要为一个人做出最幸福的菜肴吧。现在我更愿意看到大家脸上因为我的手艺而流露出来的那种幸福的神情。』

『年轻时觉得只有战斗才能改变世界,后来才发现,很多时候战斗是盲目且无意义的。仇恨和鲜血并不能让这个世界更好,反而爱和宽容才可以。你要有一颗充满爱的心,才能做出打动人们的事情。』

所以现在我们知道,英雄的与众不同并不是因为神兵利器,而是因为侠义、勇气、爱与宽容。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