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桩悬案

一个英雄的故事

起风了。

江湖人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会凭空出现这样一个人。不比其他人的布衣布鞋,他总是披着厚重的铠甲,腰间挂着一把剑,剑特别,剑鞘特别。

那个年代早已没有小李飞刀,没有沈浪,更没有西门吹雪。

于是这成了我们要说的第一桩悬案。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敢跟他交手,所以说神秘有时是最强大的武器,就像小李飞刀未出手时才是最可怕的一样。

可是他却出手了,以江湖人都未曾想到的方式出手了。

那一年国家南征北战,皇帝颁发诏令,任何人都可以来参加比武,能够获得皇帝的首肯,就可以成为将军。

风吹过沙场。

朦胧中出现两个人影,另一个是谁不重要,他的出现让江湖沸腾。终于,他必须要出手了。

可是谁也没有看清,另一个人影是如何消失的。他依然握着那把剑,剑特别,剑鞘特别。

那一场战斗之后,人们对于他的印象更多来自于捷报。一座城池又一座城池,原本被侵占的土地竟也夺了回来。

于是人们给了他新的称呼:英雄。

战争永远是残酷的,他也不止一次倒下过,但是每一次只要他手里握着那把剑,他就总能站起来。

而那把剑却不是他的武器。至少从来没有人看到他在战场上使用过。

他的铠甲也不像当初那样明亮,鲜血和拼杀留下的痕迹代替了昔日那独特的光芒。也许想要成为英雄,注定要失去很多东西。

英雄的最后一场战斗,就是我们要说的第二桩疑案。

最后一场战斗并没有战斗,没有流血也没有伤亡,英雄解散了自己的部队。

于是那个能征善战的英雄从此在江湖上消失了,有的人说他战死了,有的人说他归隐了,还有的人说他去了其他地方。

后来人们在战场上找到了英雄的铠甲,却没有找到英雄的剑。

唯一知道的是,边境很长一段时间都保持了安定。

东风吹。

又到了将军出征的时刻。

那谜一般的最后一战之后,将军就成为了新的传奇。

所以说揭开一个谜团后,往往又会有更大的谜团。

将军附近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倘若不是那把剑,无论是谁,都难免会认为他是刺客。

但是没有人认为他是,因为没有人认不出那把剑,剑特别,剑鞘特别。

一样的剑鞘,一样的剑,已经在江湖中消失了很久很久,久到新加入武林的晚辈们都未曾见过。但是因为这把剑太过不同,无论是谁第一眼看到,都不会认错。

英雄不动,将军也不动。

英雄双手托起一直在腰间的剑,又连着剑鞘插入土中。

转身,离开。

于是这又成了江湖上的一桩悬案,也就是我要说的最后一件悬案。


第一桩悬案

后来人们知道,英雄原来与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布衣布鞋,玉佩挂剑。一个没有特点的人,要想得到江湖的注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英雄原本就不打算成为他人茶余饭后的话题,他吃饭喝酒游历睡觉,仅此而已。

所以人们更好奇,他们好奇原本泯然众人的英雄,为何仿佛一夜之间拥有了成为英雄所需要的一切?

我们先来说那把剑,剑特别,剑鞘特别。

小李飞刀之所以传奇,因为李寻欢出手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杀人,救命的飞刀与夺命的飞刀相比,岂不是传奇?

英雄的剑之所以特别,因为英雄出手从来不用这把剑,一名剑客的剑永远挂在腰间,岂不是特别?

很多人都想看一眼英雄的剑,就像很多人都想试试看是不是能躲过小李飞刀一样。但是没有人敢,因为大家都知道没人能躲过小李飞刀。

没有人见过英雄拔剑。

即使是英雄,也不可能拔出这把剑。

因为严格说来,这并不是一把剑,剑与剑鞘一开始就是一体的,剑就是剑鞘,剑鞘就是剑。

这就是剑的秘密。

接着我们来说说铠甲,锃亮的铠甲。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倘若穿着铠甲穿过大街小巷,都会被大家视为异类。

英雄不会。

铠甲仿佛是英雄出生时就穿着那样合身得体,英雄让铠甲有了生命,铠甲让英雄更加坚强。

于是人们好奇英雄的铠甲是谁打造的,他们都认定,只要那位工匠愿意现身,即使要价黄金万两,也会有人愿意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像英雄的一样合身的铠甲。

没有人见过那位工匠。

即使是英雄,也无法请求那位工匠再打造一套铠甲。

因为严格说来,这并不是一套铠甲,工匠与铠甲一开始就是一体的,工匠就是铠甲,铠甲就是工匠。

这就是铠甲的秘密。

所以第一桩悬案背后的秘密,是朋友。

朋友是那特别剑,又是那合身的铠甲。

朋友像剑一般给英雄力量,又像剑鞘那样并不让英雄锋芒毕露,无论是谁,都能感受到英雄身上那含蓄但又充盈的能量。

朋友像铠甲一般给英雄庇护,又像工匠那样并不让英雄呆板无趣,无论是谁,都能感受到英雄身上那强大而又柔软的坚定。

英雄遇到了他一生的朋友,得到了剑与铠甲,最终成为了英雄。

第二桩悬案

对于任何一个成名已久的人来说,放下一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他们往往承载着过多的期待与希望,所以你会看到英雄最终总是选择消失,无论是战死或者是归隐。

于是我们故事里的英雄也消失了,关于这件事的传言从来没有断过,就像大家想知道英雄是哪里来的那样,大家又很想知道英雄到哪里去。

这成了第二桩悬案。

没有人知道英雄在最后一战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人们唯一知道的是英雄的部队像从未出现过般消失了,人们唯一见到的是英雄的铠甲。

就好像一块磁铁的南北极那样,英雄消失了之后,将军率领的部队也从边境撤离了。有好事的人猜测是不是英雄和将军达成了协议,但是老百姓要的是安宁,管他协议还是阴谋,安居乐业的生活对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这是一场很奇怪的战斗,参与战斗的双方没有伤亡,战斗的结果是和平,更奇怪的是有一方的主将—英雄消失了。

对于习武之人来说,以一场战斗作为结局,反而是好事。李寻欢与上官金虹,叶开与上官小仙,走的都是这个路线,于是大家觉得英雄应该也是这样的。

但是英雄为什么要留下铠甲?

“你为什么要来见我?”
“因为我想确认一件事情。”
“你可能会死。”
“我想确认一件事情。”
“说。”
“假如我就此消失,成就你的功与名,你愿不愿意。”
“为什么”
“我一直在害怕和逃避,却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知道答案。”
“你要多长时间。”
“直到下一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
“剑和铠甲你必须留下来一件。”
“明天,战场中央。”

第三桩悬案

有这样一个说法:武林的第一个十年属于沈浪,第二个十年属于李寻欢,第三个十年属于叶开。叶开之后,虽然江湖上仍有楚留香与陆小凤,但是却再也没有新的十年人物。

于是人们仿佛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武林,英雄的出现与消失,也仅仅是茶余饭后新的话题。是啊,为什么要去关心一个可能一辈子都与自己没有交集的人呢?

所以没有人知道英雄消失了多久,英雄自己也不知道。一个人若是踏上寻找自己内心的旅程,那时间想必不会太短。

而江湖要忘记一个人,往往比要记住一个人快得多。

后辈们可能只有在长辈们的闲聊中知道有这样一个人:他被人称作英雄,披着铠甲,拿着宝剑;在一场大战之前忽然消失了,只留下了铠甲;那一战之后,作为对手的将军声名鹊起,与此同时,边境的战事仿佛也随着英雄消失了。

又一年,东风吹。

将军终究要出征。

于是英雄出现了,人们也许忘记了英雄,但是却不曾忘记英雄的那把剑,剑特别,剑鞘特别。

无论是谁,见到这一把剑,即使不认识英雄,也不敢太过放肆。

所以画面好像定格了,英雄不动,将军不动,其他人也不动。英雄不动是因为他坚定,将军不动是因为他不想,其他人不动是因为不敢动。

时间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上一次,英雄放弃了自己的铠甲。而这一次,英雄放下了自己的剑。

剑连着剑鞘插入土中。

边境依然保持了安定。

于是我们知道英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有些时候我们最害怕的东西,往往并不在别处,反而就在身边。我们想要逃避的也许并不是那些我们不擅长的,反而是我们的一技之长。

所以英雄放下了自己剑,将军也在那个瞬间,理解了英雄。

这就是第三个悬案,也就是最后一个悬案的秘密。


悬案之后

《三桩悬案》系列是我第一次尝试把自己的想法糅合到故事里来进行表达。问过不少朋友,普遍的反应是“一篇比一篇难懂”(by诚哥)。考虑到这是第一次故事创作,所以实际上整个写作的过程中,思路都不恒定,这也导致了大家的理解困难。在这里把我整个的写作思路以及想法的变化过程作为补充材料跟朋友们分享一下,希望能对大家的理解有些帮助。

当然我要特别感谢愿意看《三桩悬案》系列并且给我反馈的朋友,我想我会继续坚持写下去的。

安装时间顺序来说,这四个故事是这样的:

三桩悬案、第一桩悬案、第二桩悬案、第三桩悬案

其实大致写每一个故事的时候,都有一个思路,但是后来发现,其实有些想法,因为风格的关系,其实是难以表达出来的。尤其以最后两篇为甚,在《第二桩悬案》中不得已使用了对话来发展故事,《第三桩悬案》中甚至直接忽略故事风格来解释悬案,所以要我自己来说的话,其实是第一篇《三桩悬案》整体的意思表达更加流畅完整,这也说明了以我目前的水平还没有办法驾驭稍长一点的故事。

《三桩悬案》

这其实是我自己心理变化的故事化描述,在写这篇之前其实有写一篇更加直白的描述,后来我根据这个描述,改成了《三桩悬案》这个故事。

之所以选择武侠题材,是因为前一段时间看了不少武侠,我很喜欢古龙的这种风格,所以在古龙的忌日,以这样的方式来向古龙致敬,也算聊表心意。

先来说说这个故事中的一些意象指代的具体事物:英雄指的是我自己,将军指的是EX,而剑指的是回忆。

所以这个故事的实际要表达的是英雄与将军相遇,但是后来英雄选择了逃避,最后英雄终于能够放下回忆,转身大步向前。

现在来看,这三个小故事节奏不合适,有点头重脚轻,没有重点表现出英雄与将军之间的联系,有些情节也比较勉强,例如一个江湖人为什么会去带兵打仗,为什么皇帝会有这么奇怪的诏令,当然因为篇幅的问题,也有很多东西没有交代清楚,例如英雄是如何成名的。

但是其实也有一些比较满意的地方,比如三桩悬案的设定以及一些场景的感觉(至少我自己能够想象出)。不过我估计整个的场景感不强,这也是以后需要注意的地方。

《第一桩悬案》

这一篇的问题在于,和前一篇的思路跳跃太大了,因为写作当天是老大生日,所以实际上我是想用这样一个故事,来祝贺老大生日快乐,顺带歌颂一下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所以如果按照前面的英雄将军宝剑的具体所指来带入,就会出现冲突。

所以其实想要表达的东西很简单,可能因为前面的惯性容易想太多,就不容易理解了。

要说的其实就是朋友,英雄之所以能够蜕变,是因为他遇到了一生的朋友。我觉得真正的朋友在于不但给你前进的勇气,还让你不会冲过头;而友情又好像是一层铠甲一样能够在你危难时候保护你。

于是可以这么理解剑与剑鞘一体,朋友会给你不至于锋芒毕露的能量。而铠甲的贴身和无法再造,是因为朋友的友情已经不能再给更多。

《第二桩悬案》

这一篇写起来的时候有种处处掣肘的感觉,因为第二桩悬案的内容已经定下来,就是英雄的消失,而至于英雄为什么要消失,我没有办法直接交代出来,经过权衡我选择了对话。

英雄留下了铠甲,指的是英雄为了追寻内心的决定,不得不放弃一些非常宝贵的东西(因为英雄实际上只有铠甲和宝剑)。而英雄到底要追求什么,实际上源于朋友问我的一个问题。

那天我说每次我分手之后,总是选择逃避(删好友、取消关注那些)。于是这样一个问题来了:我这么做,是想要逃避什么,是在害怕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因为一直以来我就是本能般逃避,也从来没有思考过各种的缘由。

所以这一篇里,想要表达的是英雄去追寻自己内心的答案,去找寻过去的伤疤。

《第三桩悬案》

这一篇其实是按照目前我对前面问题的思考,给出的解答。这里的剑又重新指的是最初那篇的意象——回忆。所以绕了半天,终于第一篇和最后一篇里面有一些意象是重复的,难为大家了。

这里想要表达的其实是这样一个道理:很多时候我们想要去逃避,却没有意识到我们就像在逃避自己的影子一样,永远不可能成功。回忆其实就是这样一种东西,我想每个人都有美好的回忆和不想提起的回忆,哪怕这些回忆再特别,这些回忆给了我们再多的力量,哪怕是像英雄的宝剑那样,也终究有需要放下的一天。

因为只有放下,才能继续。

额外的絮絮叨叨

其实心中有一个想法,然后通过把它故事化讲给大家听,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在写的过程中,实际上这个想法已经被打磨了很多很多次,对于一个问题的想法也会有很多的不同。

我觉得这其实才是最重要的,不停去想,不停去思考。

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