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当年的小玩家长大了

当我和水王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电脑城时绝不会想到曾经是电玩游戏机聚集的四楼竟已换了一副面孔,大多曾经的电玩铺子都改卖手机,仅存的店面不是缩小了一半,就是搬到了偏僻的角落。不禁有些唏嘘,虽然说风水轮流转,但是依然不曾想到,时间仅仅过去了四年,堂前燕竟已不见。我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离开的,就是有种失落感,感觉自己已没有了大后方,即使他们曾经是我口中的奸商。

还记得高二那年偷偷拿着压岁钱来到电脑城买下PSP是的情景,那时候可能正是家用机和掌机的浪潮之巅吧。来买各种游戏机的玩家经常把小小店面围得水泄不通。在以利益为导向的电脑城,各种电玩店就开了起来。

06、07年正是游戏机更新换代之后的发力期,一时间PS2、PS3、XBOX、XBOX360、WII、PSP、NDS群雄并起,虽然说三足鼎立之势早已形成,但是那一阵子新旧家用机掀起的风潮真是让人心潮澎湃。卖了超过1亿台的PS2,拥有数不尽的经典大作;作为继承人的PS3,虽然比XBOX360晚发布一年,但依然因为可以模拟地球还是地球仪有了“神机”的称号。而在XBOX上尝到甜头的微软更是早早推出了XBOX360。至于任天堂,则是另辟蹊径,用体感来笼络了许许多多的非核心玩家。PSP和NDS则各有千秋,各有各的粉丝群体。你玩你的怪物猎人,我玩我的口袋妖怪。

但是就在PS4和XBOX ONE即将上市的时候,却看不到商家的身影了。他们转过身去,卖起了苹果和三星,卖起了平板和手机。商人是要追求利益的,在这个游戏机尚未合法的国度,坚持家用机和掌机本不是易事,但是大家的集体退场,依然让我始料未及。门可罗雀的店铺中,甚至连本年度的超级大作(The Last of US)都买不到。我知道游戏机将来需要以某种形式进化,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觉得现在无论是手机还是平板游戏,都特别简单粗暴,毕竟真正认真玩游戏,把游戏当做艺术品的玩家已不多。但是我依然觉得游戏其实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远远不是现在的休闲弱智风格所可以承载的。我决定我宁可作为一个核心玩家看着游戏消亡,也不愿意沉迷于休闲游戏中。

但是时代的步伐终究还是在向前,明天谁又知道会如何?

捧个钱场?